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7-15)      人物簡介待續(07-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7-15)     

跟著老公去穿越99 念真公主

絲絲回想起那日,她受了傷被黑護法帶回了月蓮教,黑護法焦急的喊:“行大叔,快來看看絲絲。”
  行真急忙走了出來,他的手掌內還有一灘血跡,黑護法又問:“行大叔你這是怎么了?”
  行真替絲絲把了脈說:“她不礙事,我給她扎兩針就好了。”說著行真掏出一副針來,取出兩根,一根扎在絲絲的手臂上,一根扎在絲絲的肩膀上,頓時絲絲覺得自己的氣暢通了很多。
  行真說:“我還要去看教主,你帶她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順過氣來的絲絲問道:“教主她怎么了?”
  “她有些走火入魔,我正替她療傷,剛才她又吐了一口鮮血
  。”說著行真擦了擦手上的血跡又進了大堂去了。
  黑護法跟絲絲對視一眼道:“這月已經是第三次走火入魔了,若是這功如此難練不如叫教主放棄吧。”絲絲聽了也點點頭,回想起教主在一年前偶然得到了一本秘籍,便開始日夜鉆研,說是學得了這套秘籍,世上就沒有她的對手了。經過了半年多的鉆研,終于在一個月前準備修煉,可是修煉過程中有兩次走火入魔,加上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了,黑白護法都為教主擔憂,并且對那本所謂的秘籍產生了疑慮。
  說著兩人就待行真穩住了教主體內的一股斜火便去勸說教主放棄此功法的修煉。
  “胡鬧,我潛心研究了一年怎么可能因為幾次走火入魔就放棄呢?若是神功如此好練,那還叫什么神功?”教主對此秘籍深信不疑。
  “可是教主您已經走火入魔三次了,這怕是會壞了您的元氣啊。”絲絲擔心道。
  “壞了我也要練,只要我還活著,我就一定要練這神功,我要讓皇帝老兒死在我的手里。”教主那帶著仇恨的目光萬般的堅定。
  此時一直不說話的行真突然發話了:“教主是因為體虛,再加上對于神功還無法把握,所以才會走火入魔,若是迅速的增加元氣方才能低得住神功的強大內力。”行真道。
  “那怎樣才能增加元氣?”教主問道。
  “增加元氣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藥補、一種是讓別人把元氣輸給教主。”行真道。
  黑護法說:“我把我的元氣輸給教主吧。”
  “那你的武功就要費了。”行真道。
  聽到這里教主堅決反對說:“不行,我怎么可以吸取我們月蓮教護法的元氣,萬萬不能。”
  行真又說:“別說你一個人的,就是十個黑護法把元氣輸給教主也是沒有效果的。”行真的話不免讓黑護法有些難堪,這不就是說黑護法的功力不行么?
  絲絲聽完說:“行大叔所說的藥補又是什么?”
  “這世間補氣之王就是那千年的人參,只有千年人參才能為教主補元氣,而且還能讓教主的功力大增
  。”
  “那快去挖啊,人參山上不是都有的么?”絲絲急道。
  行真看看絲絲不免捋著胡子發笑道:“你可知這千年的人參世上沒有幾個,如果那么好挖,我早就替教主挖來一籮筐了。”說道這里大家都笑了。
  絲絲又道:“沒有幾個?那說明還是有的,它們在那里?我去取來。”
  “這人參都在王侯將相的府中哪有那么容易取到手呢?不過我道知道在方家老夫人那里有一個二十年前皇帝賞賜給她的千年人參。”說道這里,大家的眼睛都亮了。
  “我去偷來。”絲絲說著就要走。
  “等等,你這樣去只會打草驚蛇,你已經受了傷,教主更是傷重,我看不如叫你那個姐妹藍寄柔去偷倒來的輕松些。”行真道。
  “寄柔姐姐?她才不會做這些事情呢。”絲絲否定了行真的想法。
  “你不試怎么知道,而且她也是月蓮教的人,為教主做這些小事那里還能推辭呢?”行真似乎心中早就有了人選。
  “不行,她跟月蓮教感情不深,而且她也不會偷東西啊。”絲絲說道這里,行真又是大笑:“笑話,誰說那是偷東西了,那只是取,取東西難道她還不會么?”
  “可是。”絲絲又要說什么。
  這時候在一旁支著腦袋皺起眉頭一臉虛弱的教主說:“就讓藍寄柔去做吧,我們絲絲把她救出來,她還沒報答我們呢,現在也是讓她向月蓮教表衷心的時候了。”
  絲絲見教主發了話也就不敢多說什么了。
  行真又說:“啟稟教主,其實絲絲說得也對,藍寄柔跟月蓮教的感情并不是很深,若是說感情她跟白護法的關系倒是值得利用的。”聽了行真這話,絲絲心理很不舒服。
  “怎么利用?”黑護法問道。
  “方才我已了解絲絲的受傷過程,我想藍寄柔也應該知道絲絲受傷是為了她,何不利用這一點,讓她去心甘情愿的偷來千年人參?”行真說出自己的想法
  。
  “不行,我怎么能欺騙姐姐呢?”絲絲不同意,她知道如果被藍寄柔知道她利用藍寄柔去方家冒著危險偷來千年人參的話藍寄柔一定很傷心,說不定到時候都不認她這個妹妹了。
  “白護法,現在是為了教主好,我們是為了月蓮教,是為了全朝的百姓,不要因為一時的感情而壞了大事啊,若是藍寄柔偷來了人參,那教主稱霸的日子就不遠了,若是她因為這個受了罰,我行老頭第一個帶著我們月蓮教的人去救她出來。”行真說得動情,好像所有的大仁大義都從他口里說了出來。
  絲絲不好再否決什么了,只得點點頭,配合著行真的主意欺騙了藍寄柔的姐妹感情。
  每每想到這些,絲絲心里總是感覺對不起藍寄柔,認為自己不應該把那么純潔的感情污染了。
  所以藍寄柔托絲絲打聽念真的事情她也毫不推辭,況且她也和念真曾經在大牢里呆過,而且如今這個弱女子景然讓麟王都知曉,那她一定和皇室多多少少的有些關系,說不定自己還能打探到什么秘密。
  三日后經過絲絲多方打探終于探得一個大天的秘密。
  當晚絲絲潛入方家,藍寄柔正準備睡覺,聽到絲絲的暗號趕忙跑到院子里,在樹叢后面看見了一襲黑衣的絲絲。
  “絲絲,你打聽到念真的下落了么?”藍寄柔焦急的問道。
  “恩,打聽到了,姐姐,原來那皇帝老兒竟然為了不把自己的女兒嫁出去便在牢里選了一個女囚犯代替自己的女兒和親到吐蕃,他選的正是念真。”絲絲悄聲道。
  “什么?念真?她要嫁去吐蕃。”想到這里藍寄柔突然恍然大悟,這個主意不正是自己出的么?沒想到自己的出的主意竟然害了自己的姐妹。
  “可是念真她有病啊,而且她的臉......”藍寄柔想到作為堂堂啟朝的公主去和親怎么也不可能叫一個面貌有傷的人去吧?
  “據說啟朝沒有一個女人愿意嫁去吐蕃,只有念真,所以皇帝找了一個高人,把念真的病給治好了不說,還讓她恢復了容貌,據說念真恢復容貌之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說是長得比公主們還漂亮
  。”絲絲道。
  “她的病好了?”聽到這里藍寄柔不免為念真高興。
  “是啊,真不知道是福是禍,據說吐蕃把女人不當女人看的,他們每日都虐待自己的女人,哎,念真也真是的,怎么愿意嫁過去呢?如果是我,我寧愿丑一輩子,你看我們大啟朝傻女人也有的是,人家都不去,就她同意了,真不明白她怎么想的。”絲絲惋惜到。
  “吐蕃沒有那么可怕吧?”藍寄柔努力的思索著歷史上有沒有一個叫念真的公主,可是她突然想到這啟超都在歷史上不復存在哪里還能有什么公主的記載,不過吐蕃似乎也沒有大家謠傳的那么可怕。
  “不可怕?告訴你吧,十年前我們啟超有個女人跟一個吐蕃人相愛了,后來戰事爆發,吐蕃知道了她是啟朝人,連她的皮都剝下來了,然后里面裹著豬草送來啟超示威,自那以后所有的女人見了吐蕃人都嚇得要命,而且據說那女人的丈夫才是活剝了她皮的人。”說到這里,夜色中的兩個女人不停的打著哆嗦。
  藍寄柔聽了這些更為念真擔心了,她說:“我們一定要把念真救出來,不能讓她葬送了性命。”
  “她現在在皇宮里,據說光看守她的侍衛就有百余人,生怕她反悔跑掉。”說著絲絲皺著眉頭,因為她知道就算是余華山上的所有教眾也無法從皇宮把她救出來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她救出來,我不能害了她。”藍寄柔此時又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她現在很后悔為什么當初要給皇帝提那個建議,沒想到自己的主意竟然害了自己的姐妹。
  “姐姐,你瘋了?你又不會功夫,恐怕你還沒見到念真就被人萬箭穿心了,既然這是念真自己選擇的路,你就讓她走下去吧。”絲絲勸道。
  “好吧,我知道了,我出來很久了要回去了。”藍寄柔此時已打定了主意要救出念真,絲絲在她耳邊說的話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那我走了,有事的話發暗號。”說著絲絲遞給藍寄柔幾個煙火。
  藍寄柔拿著煙火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她心意已決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能看著念真步入火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