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101 開戰

藍寄柔想到這里便不免的獨自傷感,此情此景在絲毫沒有半點記憶的方文宣看來,藍寄柔在月下顯得格外嫵媚,他突然有種沖動,就是捧起她的臉,然后俯下身去......可是他那激情澎湃的心情被自己的理智控制住了,方文宣握緊了拳頭告訴自己不能那樣做,但是他又心生疑問:為什么自己如此不想讓她離開,而卻偏偏要掩飾?
  藍寄柔輕聲說:“我走了以后,少爺要照顧好自己。”這句話聽起來是大有一番臨終遺言的意味。
  “知道了。”方文宣嘆了口氣道,因為他覺得此時的告別似乎特別壓抑。
  “還有,大少爺......”藍寄柔還要說什么。
  “什么?”聽到‘還有’這兩個字的時候方文宣突然變得很興奮。
  “還有,其實大少奶奶是很寂寞的,如果您有空該多關心一下她。”說道這里方文宣突然瞪了藍寄柔一眼,藍寄柔馬上想到自己的身份道:“我多嘴了。”
  其實方文宣并不是怪她多嘴,只是原本方文宣希望藍寄柔跟自己說些別的話,可是沒想到藍寄柔這個傻丫頭凈給別人說話去了。
  方文宣說:“知道了,還有什么要說的么?”
  聽到這話,藍寄柔很想把肚子里的話統統說出來,可是這時突然一只黑貓不知從什么地方竄出來,擾亂了兩人的心境,這只黑貓本是爬在小樹林里睡覺的,被王碧瑤用一顆石子狠狠的打在黑貓的爪子上,黑貓便受了驚嚇尖叫著劃過了兩人的身旁逃走了。
  而方文宣和藍寄柔并不知道此時還有第三個人的存在,只是清了清嗓子,像是緩解那尷尬的氣氛。
  藍寄柔看看遠處的屋子,這群小丫頭們又把燈給滅了,藍寄柔說:“很晚了,我要回去了,少爺也快回去休息吧。”
  方文宣撓撓頭說:“是,很晚了,你回去吧。”方文宣只是說話并不動作,兩人又僵持了一會,藍寄柔才肯移著步子慢慢的走了,方文宣就站在那里看著藍寄柔進了屋子才轉頭要走。
  王碧瑤此時心中早已沖上一股怒火,她很想上前去甩藍寄柔一巴掌,可是想想自己的身份,又不能出手,畢竟藍寄柔也是有她的把柄的,王碧瑤心中又恨又氣,她沒想到方文宣剛剛娶了自己又這么快勾搭上一個小丫鬟了,王碧瑤還是自己安慰道:“她也呆不了多久了,我量她也翻不出多大的浪來。”
  藍寄柔一夜都沒有睡去,她似乎總在考慮兩個人,一個是方文宣一個是于念真,藍寄柔給自己出了一道選擇題:念真和老公中間選一個。
  她考慮了很久,最終還是選擇了念真,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去試試救出念真可能自己下半輩子都不會好過......
  第二日,方文宣吃飯的時候并沒有看見藍寄柔,便問道:“藍寄柔去那里了?”
  “哦,我有些訂做的首飾,我讓藍寄柔去給我取來。”說話的正是王碧瑤,方文宣剛才是問一直默默吃飯的李慕慈,可是沒想到李慕慈還沒來得及答話,另一邊的王碧瑤就搶先了。
  “藍寄柔也沒跟我交代,原來是給你拿首飾去了。”說這話的時候李慕慈是有些怒氣的,因為現在藍寄柔明明是自己的丫鬟卻要讓王碧瑤指使,不免覺得窩火。
  王碧瑤自然是聽出來了,她說:“姐姐,我今日約了朋友去游山,今早發現我的首飾跟我這件衣服很不配,想到前幾日訂做的首飾還沒取回來,正好碰見藍寄柔就讓她去取了。”
  “藍寄柔現在是我的丫頭,我今早還有事要找她,卻叫了半天都沒人應我,以后你使喚我的丫頭也要跟我說一聲啊。”李慕慈聽到王碧瑤又是衣服又是首飾的便氣不打一出來,她的衣服都是方文宣托朋友從外地帶來的,都是尚好的布料,可是方文宣只記得王碧瑤卻不記得自己,李慕慈聽了不免有些生氣,其實王碧瑤也就是想炫耀一番。
  “我可沒不叫她跟你打招呼的,這丫頭也真是的,怎么說也應該支應姐姐一聲,況且我也不是很著急,我要過了午時才出去呢。”王碧瑤如今把責任又推在藍寄柔的身上,又說自己是晌午之后才出門,李慕慈聽了更是冒火,她一拍桌子喊:“藍寄柔肯定是被你逼急了才沒跟我知會,你離出門還有好幾個時辰就不能找別的丫鬟給你拿么?方家那么多丫鬟你偏偏找我的,你安得什么心?”李慕慈氣得拍了桌子,方文宣和老夫人看了不免勸道:“有事好商量許是誤會呢,等藍寄柔回來問問她便是了。”
  “姐姐,你這話說的怎么跟我要和您對著干似地?別忘了藍寄柔曾經也是我的丫鬟,我使慣了,一時想找人,這身邊也沒個丫鬟正巧遇見她了,我這不就習慣的叫她去做了,她走了以后我還后悔來著,真不應該叫您的貼身丫鬟去做。”王碧瑤一臉的委屈把李慕慈襯的好像是一只母老虎。
  “你什么意思,你在提醒我藍寄柔是你給我的么?你若是想要回去何必這么拐彎抹角?大大方方的直說好了,我李慕慈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大清早的叫她去做事,她連飯都沒吃,你要見的那些姐妹別以為別人不知道,不都是跟你一起做那齷齪之事的青樓女子?我告訴你,你不怕臊我們方家還怕呢。”李慕慈把憋了許久的怨氣和看法統統說了出來,王碧瑤也不答話只是握著一條手絹委屈的抽泣。
  老夫人還是第一次見李慕慈發火,她說:“別說了,我不是說過,王碧瑤之前的事情都不準拿出來說么?”
  方文宣見自己的心愛的小妾被人數落,便厲聲道:“我還沒說什么,你倒來勁了,你,回房去!”方文宣指著李慕慈道。
  李慕慈眼圈也有些紅,她料到方文宣會如此對她,只是沒想到平日最維護自己的老夫人也這樣對自己,她覺得那一家人都變了,方文宣變得更討厭她了,老夫人變得更喜歡王碧瑤了,李慕慈忍住自己的眼淚,疾步的回了屋去,站在旁邊的大小丫鬟們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情景,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沉默了許久,王碧瑤還是在哭,像是有萬般的委屈,方文宣沒想到自己問了一句‘藍寄柔去那里了’,竟然招來了一場女人之間的戰爭,他安撫著王碧瑤說:“別哭了,她是氣你使喚她的丫鬟沒支應她,以后我再給你找兩個丫鬟,這樣就不會沒人使喚了。”
  老夫人嘆了口氣站起來就要走,婉兒趕忙上前扶住老夫人,還沒走幾步又輕輕的扭了頭說:“碧瑤啊,你以前的那些姐妹不見也罷,李慕慈說的不是沒有道理。”老夫人被扶著走遠了,王碧瑤聽了這話更是一邊跺腳一邊撲在方文宣的懷里哭:“我不去了,我再也不出門了。”
  方文宣心疼的撫著王碧瑤的頭發說:“大戶人家的規矩是比較多,她們都不是有意的,只是提醒你,你聽了便罷,不要放在心上,李慕慈心直口快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后別招惹她便是,母親還是挺喜歡你的,才會對你說那些話,她是希望你永遠做好我們方家的兒媳。”方文宣現在很是后悔自己剛才的那個問句,想到這或許是兩房之戰的開始他不僅打了個冷戰,有時候女人的淚比戰場上的刀劍還叫人招架不住。
  王碧瑤咬著嘴唇撲在方文宣的懷里,她何嘗不知道,自己早上是故意支開藍寄柔的,因為昨晚的一段朦朧的感情,王碧瑤是絕對不會讓方文宣還回味著昨天的味道再看見藍寄柔的,因為那時候方文宣是不理智的是沖動的,只有盡量讓方文宣遠離藍寄柔才會讓他們那短暫的感情變得枯萎無力......
  藍寄柔老老實實的站在金鋪外面等店主開門,其實王碧瑤是知道的,那家赫赫有名的金鋪是要很晚才開門的,所以一大清早她就支走了藍寄柔替她去取首飾,而且交代給藍寄柔說自己著急要戴。
  藍寄柔在門口打著哆嗦,她以為很快就會取回首飾,沒想到左等右等就是不見老板的影子,這時候天上便飄起了雪,并未加穿外套的藍寄柔搓著雙手輕輕的哈著氣,遠處一頂轎子正走過來,轎上的人叫了一聲:“藍寄柔,站在這里做什么?”說話的正是剛剛下朝的應豐。
  藍寄柔欠欠身子說:“回麟王的話,奴婢在等這店家開鋪。”藍寄柔見有外人在便變得恭敬了許多,她已經的凍得雙頰緋紅,猶如一朵嬌美又孤冷的梅花。
  “停轎。”轎子停了下來,應豐從轎子里走出來,他揮揮手說:“你們先回去吧。”
  聽到這里藍寄柔瞪著眼睛看著轎夫抬著空轎子走遠了:“這里太冷了,麟王還是快回王府吧,要不會凍壞了。”說著藍寄柔打了一個噴嚏卻正好噴在了麟王的臉上,藍寄柔慌忙下跪道:“麟王奴婢不是有意的,還望麟王原諒。”藍寄柔跪在一層薄薄的雪地里,應豐忙提起藍寄柔說:“給你說了沒有外人的時候不要叫我麟王。”說著便把自己的袍子解下來披在藍寄柔的身上......
  本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