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04 送袍子

就這樣,藍寄柔送走了李穆慈。
  老夫人醒來之后又是一頓捶胸大哭:“我對不起文宣他爹啊,我對不起穆慈的爹啊。”
  此時站在一旁的王碧瑤送上一條手帕輕輕得撫著老夫人的肩膀:“還有兒媳在,婆婆莫要傷心。”
  老夫人皺著眉頭看著這個女人,心想:難道是她用計趕走了自己的好兒媳?對,一定是她蠱惑的,要不穆慈怎么會想到休夫呢?”
  王碧瑤心下正得意著,她覺得自己大少奶奶的位置指日可待。
  方文宣并未覺得李穆慈的離開對自己有任何的影響,反而他覺得很是輕松,沒有了李穆慈就沒有了小尾巴,如此便可以廣明正大的把王碧瑤提升為正室。
  方文宣和王碧瑤是想到一塊去了,還未等王碧瑤旁敲側擊,方文宣便說:“如今李穆慈走了,你就是我們方家的大少奶奶。”
  老夫人的病剛有起色時,方文宣便帶著王碧瑤去找老夫人,王碧瑤滿心歡喜的站在老夫人的床邊,老夫人見方文宣跟王碧瑤似乎是有事要說,老夫人自然明白他們想要的是什么,還沒等方文宣開口,老夫人便由婉兒扶著走到窗下,老夫人指著窗外已經凋零的參天大樹道:“文宣啊,大樹雖然凋零了,但是她的根還在泥土里,穆慈離開了方家但是但是大少奶奶的位置還在,如果你要把一株野草硬要變成大樹,世人肯定是要笑話的,文宣啊,我們能讓野草生長在大樹的傍邊已經對她不薄了,我想她也應該自己的身份吧?”此時老夫人寓意很是明確。
  方文宣還想說什么便被王碧瑤拉住,搖搖頭示意方文宣不要再說,老夫人一直看著窗外,直到方文宣被王碧瑤拉走。
  老夫人轉過頭去對這婉兒說:“還算她識大體。”
  雖然是被王碧瑤拉了出來,兩個人進了房間之后,王碧瑤便坐在床邊嚶嚶啼哭,方文宣只得安慰到:“母親向來注重身份,或許她老人家還有所顧忌,你放心,只要你做的好,母親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王碧瑤摸著眼淚又說:“剛才婆婆的話明明就指的是要再給你娶一個正室,穆慈姐姐走了,還有別人來代替,我,我這個妾侍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你方文宣的正室。”說到這里王碧瑤可是把所有的怨氣都哭了出來。
  方文宣說:“哪里還有什么別的人,除了你,我誰都不娶了,你就是我方文宣今生唯一可以白首的女人。”方文宣的話讓王碧瑤稍稍寬慰,但是想到老夫人又怎么會允許方文宣不娶正室?她又哭的委屈,說道:“算了,你也就是現在騙騙我,到時候婆婆一搗那拐杖,你嚇得什么話都不敢說了。”
  方文宣聽到這里,便升起一股男兒的豪勇,他對天發誓道:“就是母親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會答應的。”看見方文宣發了誓,王碧瑤也就破涕為笑了。
  李穆慈走后,藍寄柔倒也沒什么人要她伺候了,再加上很快藍寄柔就要離開方家去做宮女了,所以老夫人也沒給她安排什么差使,她倒也閑不住,每日都跑去李婆子那里替巧兒幫她做事,雖說藍寄柔沒做過什么針線活,但是她現在倒是被李婆子教的很有一套手藝,李婆子看著藍寄柔繡的荷花說:“之前你說你不會針線我還不信呢?開始你笨手笨腳,現在卻心領神會,寄柔啊,你還真是一個做裁縫的好材料,不如別去那宮中了,跟我學學,我會把所有的手藝都交給你的,憑你的資質過不了三年,你肯定在我之上的。”聽到李婆子的話,藍寄柔并未答應,雖說這些天她學得也是得心應手,但是她明白什么事才是最重要的。
  藍寄柔跟著李婆子學了不到半月,便學得了她的一半真章,藍寄柔回到房間,才發現箱子里露出了袍子的一角,這才想到麟王交代給自己的事情都還沒做,看見那紅黑絨面的袍子,藍寄柔覺得倒是象缺了些什么,便自作主張的在袍子上繡上了金絲做邊的中國結的圖案,那時候啟朝那里還知道什么是中國結啊?繡好后,藍寄柔用香草熏了熏袍子,不免的一陣清香襲來,是那種干凈又溫馨的味道。
  王府門口,藍寄柔抱著懷中的袍子不知如何送去,門口的侍衛自然認得她,便找了一人去通傳,留下的侍衛開玩笑道:“小貴子,最近過的可好?”
  這句話聽的藍寄柔面紅耳赤,守門的侍衛想了想:人家現在畢竟還是姑娘,已經不再是那個活潑的小太監了,便也不做玩笑。
  麟王聽到藍寄柔正在門口,心中一陣歡喜,可是見了藍寄柔卻假裝嗔道:“你怎么現在才來,不知道本王沒了袍子是要挨凍的么?”說著麟王在藍寄柔的面前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藍寄柔抱著袍子一臉驚慌,她舉著袍子說:“都怪藍寄柔一時忘記了,惹得麟王感染了風寒,還望麟王恕罪。”
  藍寄柔的一臉無辜又驚慌的樣子讓麟王暗自得意,不由的露出了笑容道:“算了,既然你都拿來了我也就不追究了。”
  說著自己接過袍子聞到一股撲鼻的清香,麟王像是得了寶貝小心的展開袍子,見上面繡了喜人的圖樣更是覺得藍寄柔對自己應該還是有些什么的。
  藍寄柔說:“我見這袍子太單調,所以自作主張在袍子上繡了圖案。”
  麟王說:“不錯,不錯,看來這件袍子還是我大啟朝獨一無二的。”
  藍寄柔道:“謝麟王夸獎,麟王您感染了風寒,快回去休息吧,寄柔也要回方家了。”
  麟王還想說什么的時候藍寄柔已經欠了欠身子走了。
  這幾天麟王并沒有穿那件袍子,說是不許任何人碰那件袍子,只是掛在自己的床邊,每日每夜的欣賞,而且不時的傻笑道:“傻丫頭,堂堂的王爺怎會只有一件袍子呢?”
  藍寄柔還有半月便要離開了,她除了幫李婆子做活,平日還幫其它的丫鬟做事,有人幫忙那些丫頭們自然樂意,也就忘記自己的小黨小派了,這些丫頭見利忘義讓一直厭惡藍寄柔的小祥和婉兒覺得她是惺惺作態,沒事便拋出一兩句話來刺激一下藍寄柔。
  藍寄柔并不跟這些小丫頭們當真,在藍寄柔眼里,她們還是一群孩子,在現在的社會里只能算是高中生。
  “寄柔姐姐,今天我的手扭傷了,你幫我打幾桶水好不好?”一個小丫鬟支著手懸在半空一副痛苦的樣子。
  藍寄柔心中明白她們的小九九也不戳穿她,問道:“辛兒,要幾桶?”
  “寄柔姐姐真好。”說著小丫頭興奮的跳著拍手道,看到小丫頭把手拍的啪啪響只覺得好笑,這哪里像是把手扭傷的樣子?
  而小丫頭卻完全沒有察覺自己的破綻,伸出了五根手指說:“五桶。”
  冬天的井水特別涼,藍寄柔大水的時候難免不會把水濺到手上,濕漉漉的雙手冬的又紅又紫,方文宣剛巧路過,便問道:“怎么是你打水?”
  “辛兒手受傷了,我幫她打幾桶水。”藍寄柔剛要用力的搖動井口的轉軸,方文宣突然把手壓在藍寄柔的手上面,他說:“剛才我還看辛兒跟幾個小丫鬟嬉鬧,一點也不象受傷的樣子,她們是不是總愛戲弄你?”
  方文宣雖是方家的大少爺這種下人們之間的事情自然不必去管,可是方文宣卻覺得藍寄柔并不只是下人那么簡單,尤其看到藍寄柔凍得通紅的雙手時,方文宣心中一陣憐惜。
  藍寄柔卻笑笑道:“沒關系,還有一桶就打完了,反正我在方家也沒什么事做,以后離開了方家也沒機會做了。”說著便要繼續去搖轉軸,此時方文宣才發現自己的手是壓在藍寄柔的手上,便慌忙拿開了手,默默的看著藍寄柔提著一桶水走向廚房。
  或許是水裝的太滿,藍寄柔提得太重,水花在左右搖晃的瞬間濺了出來,淋濕了藍寄柔的棉群,方文宣趕忙上前提起水桶,藍寄柔只覺得手中的水桶輕了很多,又見了方文宣還沒來得及說什么,方文宣便道:“你的衣服濕了,快去換下吧,不然會風寒的,別是你還沒進宮,自己先病倒了。”方文宣的話讓藍寄柔聽了很是溫暖。
  藍寄柔看著一襲錦衣的方文宣提著毫不相稱的水桶進了廚房,不由的微微揚起了嘴角。
  方文宣給藍寄柔打水的事情很快傳到了王碧瑤的耳中,在她看來現在任何一個女人都可能給自己造成威脅,何況藍寄柔原本就和方文宣的關系非比尋常,她在考慮自己是應該坐以待斃還是積極進攻,在王碧瑤的眼里似乎自己的路永遠充滿了曲折,所有的人都會和她做對,王碧瑤覺得自己的幸福不容許任何一個人去破壞、干涉或者介入。
  直到王碧瑤遇到了自己兒時的玩伴陳秀好的時候,她覺得整治藍寄柔便不必自己動手了,陳秀好是宮中的老宮女,雖然她的年齡和王碧瑤一樣,可是她的資歷卻很老,她六歲進宮,在宮中已經十多年了,如今已經成為了掌管小宮女的姑姑了。
  這天陳秀好從宮中出來采辦些東西恰巧碰到了在街上閑逛的王碧瑤,兩人憑著兒時的記憶相互呼喚出了對方的名字......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跟著老公去穿越豆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