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7-15)      人物簡介待續(07-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7-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05 宮女

陳秀好從王碧瑤那里得知,那個在王碧瑤口中極為不規矩的丫鬟馬上就要入宮了,陳秀好聽完藍寄柔進宮的真實目的,引得陳秀好一陣狂笑,陳秀好輕輕的擦著眼角笑出的淚花道:“那丫頭也真夠傻的,怎么好事全她們家的啊?還想把公主帶出去?別說公主了,就是皇宮的一只螞蚱都別想帶走,她不但帶不出去,我看連她自己也要老死宮中,你放心,她只要進了皇宮有她的苦日子,若她真有這種想法,我想她沒過多久恐怕連皇宮的路都沒熟悉自己就身首異處了,她以為宮中的侍衛是吃干飯的么?”
  王碧瑤并不知道陳秀好所謂的皇宮有多險惡,可是她不出這口惡氣始終不會罷休,不管藍寄柔在方家當丫鬟時跟自己對著干還是藍寄柔不知廉恥的去勾引麟王,這些她都不管,想到藍寄柔連方文宣都要勾引還有如果藍寄柔那天在宮中過得不痛快了,從宮中傳信給方文宣告訴他,自己肚里的孩兒根本不是他的......王碧瑤想到這些便摘下了那對李穆慈送給她的手鐲說:“秀好,我們很久沒見,如今我也算是嫁入了望族,這個你收下。”
  陳秀好雖然也是個宮女,但是她可見識過好東西,對玉器還是有一定鑒賞能力的,一看便知價值不菲,虛偽的推了幾下之后便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開心的飲了口茶道:“不就是折騰一下那個叫藍寄柔的么?那簡單。”
  “不,我要讓你幫她。”
  “幫她?”陳秀好聽了之后一口茶突的咽了下去,嗆得直咳嗽。
  “你幫她接近那個叫念真的,給她們制造逃跑的機會,不要讓她退縮,她不是要當好人么?我就讓她當好人,皇宮的侍衛不是吃素的,她敗露了以后恐怕她就要當一只可憐的刺猬了。”王碧瑤說的眉飛色舞似乎真是看到了心中所想的一切。
  陳秀好聽得連連叫好,她又問:“不過,刺猬是什么?”
  “萬箭穿心不是刺猬是什么?”說著兩人對視一眼,都呵呵得笑了起來,見過宮廷斗爭的嬪妃,見過偷奸耍滑的太監,也見過打動干戈的文武百官,可是陳秀好卻不知道在這坊間竟然也有比自己狠毒百倍的女人,陳秀好吸了一口涼氣。
  王碧瑤覺得遇見陳秀好是上天要早早的給藍寄柔安排身后事,她不免的心情舒暢起來,倒也不管方文宣最近去了那里,藍寄柔最近做了什么。
  藍寄柔一點也沒察覺有人給她在宮中設置了陷阱,她把自己的一些物品都分給了別的丫鬟,準備輕裝上陣,只是獨留了方文宣給她的那把折扇。
  很快第一批新宮女就要入宮了,呂棟派人來通知藍寄柔她已經在入選宮女的名單之中了,藍寄柔就這樣跟著新進的宮女又一次進了皇宮。
  新宮女入宮前并不是安排房間,而是要經過很仔細的詢問,她們還要一絲不掛的接受檢查,宮中的姑姑個個沒有笑容,不是眉毛長到了頭頂就是鼻子長到了頭頂,總之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這讓那個剛進宮的宮女們個個心驚膽戰生怕做錯了什么事情。
  藍寄柔自然是看過古代宮女的故事,她們是統治階級下最沒有人權的人,她們大多是在被欺辱被打罵之中度過余生的,藍寄柔知道這些宮女最終所分配的地方是不同的,有的分到御膳房打雜,有的分到各處嬪妃的宮里,還有運氣的好的去伺候皇后皇上。
  藍寄柔打聽到念真住的地方離五公主的住所很近,這批宮女將在半月之后根據各位姑姑的總體評價從高到底的分配到各處的宮中服侍主子,藍寄柔心想五公主可是皇后的女兒,一定要資質尚好的宮女才可以。
  可是想歸想,目前能做的就是小心謹慎,盡量做好每件事情。
  姑姑帶著宮女們繞了皇宮一圈告訴她們那些地方該去哪些地方不該去,告訴她們見了什么人要行什么樣的禮,藍寄柔一一記在心頭,直到傍晚,幾個姑姑才帶著她們分配了房間。
  此次入宮的宮女一共六十名,藍寄柔和其它的九名宮女被分配到一個房間,藍寄柔看著這群小宮女,她們有的甚至還不滿十歲,在她們之中藍寄柔可謂是年齡最大個子最高的一個了。
  幾個小宮女都很敬重這個最為年長的姐姐,可是幾個姑姑卻看不慣藍寄柔如此的年齡竟然還想在皇宮混飯吃,她們的年齡甚至都沒有這個新進的宮女大,當然這里面還包括陳秀好。
  陳秀好自然知道藍寄柔是想去五公主的的住所,她在另外幾位姑姑當中極力的推薦藍寄柔去五公主的住所服侍,幾位姑姑基本上沒有什么異議也就同意了陳秀好的推薦。
  藍寄柔得知自己要被分配到五公主的住所時,她以為自己的運氣可以好到隨心所欲。
  藍寄柔被陳秀好帶到了五公主的處所,陳秀好告訴藍寄柔五公主脾氣不太好,倘若冒犯了她那跟冒犯了皇后無異,若是皇后怪罪下來恐怕沒有人能逃過此劫,藍寄柔早早的就聽說過五公主了,而六公主也是因為要替五公主嘉華出嫁而導致失語,至今還遠離著皇宮。
  還未進門,便聽到有一沙啞的女孩喊道:“都給我滾出去,我不喝藥。”
  藍寄柔看著幾個宮女被推搡了出來把那朱玉穿成的門簾碰的一陣亂響,緊接著一碗有著濃重中藥味的綠瓷碗滾在宮女們的腳下,幾個宮女雙雙跪下低頭不語,門里那女孩還是喋喋不休:“給我滾,我死也不喝。”
  幾個宮女相互看了一眼,一個大膽的宮女道:“公主有病在身,倘若不喝這藥恐怕難以復原。”
  “本公主,十幾年沒復原過了,死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喝,你們給我滾,不要讓我見到你們。”女孩的聲音好似歇斯底里,藍寄柔皺了皺眉頭知道這個主子一定很難伺候。
  宮女們慌忙收拾干凈了地上的碗和藥渣,然后逃也似的碎步走了。
  “哼!”見宮女們落荒而逃五公主也甩甩袖子坐到床上去了。
  “五公主,奴婢給您請安了。”陳秀好,跨到門里跪在門口,藍寄柔見狀也跟著跪了下來。
  “你是誰?”五公主問道。
  “回公主的話,今天是分配新進宮女的日子,這不,我身后的丫頭就是新來的宮女。”陳秀好甩甩袖子示意藍寄柔答話。
  藍寄柔道:“寄柔參見公主。”
  五公主聽到宮女這兩個字就一陣厭惡:“走走走,我這里不要宮女,她們就夠煩的了,再加上個你,都走。”五公主擺擺手把頭扭到一邊,嘟著嘴似乎在生氣。
  藍寄柔輕輕的抬起頭來看了公主一眼,那一眼讓藍寄柔終生難忘,一個細胳膊細腿瘦的皮包骨頭的公主,臉上沒有血色一陣黃一陣白,像是病入膏肓,她大口的喘著氣像是說話都會累得要命,雖然是坐在床上,但是一根淡綠色的絲帶讓她的腰圍顯露無疑,經過藍寄柔的目測,藍寄柔覺得她的腰圍恐怕連一尺五都不到,一雙枯瘦的手指垂在床上,似乎剛才只是推搡了宮女們幾下便讓她累得不輕。
  陳秀好終于展開了藍寄柔從未見過的笑顏道:“這是皇后娘娘派奴婢給您送來的,若是不喜歡您再退了她也不遲。”陳秀好把藍寄柔說得好似是貨物一般,五公主看自己母親的面子便抬眼看了一眼藍寄柔,藍寄柔正打量著她,她忽的皺了皺眉頭,陳秀好馬上暗示藍寄柔快低下頭,因為跟主子對視是很不禮貌的,五公主道:“她怎么這么大年紀了,還當宮女。”
  “回公主的話,許是她在外生活不下去了,無依無靠所以才想來宮里尋個安生吧。”陳秀好道。
  “你別說話,你讓她說。”似乎五公主很好奇藍寄柔來皇宮的目的。
  藍寄柔低了低頭道:“回五公主的話,寄柔的有一失散的姐妹,尋覓了很久方才知道是進了宮中,所以寄柔才想來宮中做宮女的。”藍寄柔毫不避諱,她只是想探探五公主的脾氣。
  “大膽,你竟然敢這么說話,我們能進宮做宮女那是感念皇上的隆恩,讓我們有幸侍候主子們,你竟然說你是逼不得已來找姐妹的?”陳秀好聽了藍寄柔的話不禁怒氣沖沖,她若是因為這句話讓五公主告發到皇帝那里去會因為藍寄柔的動機不純牽連到自己和眾位姑姑的,陳秀好覺得這個藍寄柔也是個燙手的山芋。
  “得了吧,你們進宮的目的瞎子都看得出來,你們不是自幼被父母家人賣進來的,就是自己想進宮撈點好處的,進來找姐妹的還真是少見,什么皇上隆恩?你們做宮女又不是我父皇批準的。”見陳秀好數落藍寄柔,五公主頓時覺得藍寄柔跟其他人不一樣,陳秀好說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話,心里還指不定怎么想自己這些金屋之下的皇親國戚呢,倒是像藍寄柔這樣為了尋人而來的果真是不多見的。
  “奴婢該死。”陳秀好無故的惹來一通指責心中不甘,可是她在皇權面前只能說自己該死。
  “你下去吧,她我要了。”五公主指著藍寄柔,藍寄柔心下一陣歡喜,她覺得自己很快就會見到念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