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108 赤膽忠心


  九皇子腰間一柄大刀并不顯得臃腫,反而更加威猛,他是啟朝唯一一個可以佩戴武器上殿的將軍,并不因為他是皇帝的兒子,在啟朝無論是誰,除了皇宮的侍衛之外沒有一個朝臣可以佩戴武器上殿,只有九皇子,這個戰功赫赫的威武將軍,九皇子半跪在龍椅之下道:“不知父皇找兒臣來商議何事?”
  九皇子的聲音震得殿上文武百官不免為之精神抖擻,就連剛才昏昏欲睡的老臣也馬上睜了睜眼,站的筆直,皇上說:“如今找你來是想與你商議與吐蕃和親之事。”
  “父皇,你別說和親就是你讓我在戰場上少殺幾個我都不肯,我與他們征戰多年,他們總是用詐降來欺騙我們,這樣的當我們上過多少回了?父皇,你給兒臣十萬大軍,我準能讓他們滅族。”說著九皇子瞪圓了眼睛,他心里恨極了吐蕃人,吐蕃人十分狡詐光是用歪門邪道的手段就讓九皇子的士兵死傷萬余人。
  “應旭啊,你可不能以暴制暴,這次和親是吐蕃提出來的,我們一向是以和為貴,只要他們肯退兵我們吃點虧又如何。”老皇帝捋著發白的胡子,似乎很想趕快與吐蕃修好。
  “父皇,你難道忘記前幾天兒臣剛剛大敗了吐蕃么?他們如今是兒臣的手下敗將,我們正應當趁他們士氣低落的時候趕快進攻,可是父皇卻硬要把兒臣給召回宮來......”九皇子還想說什么,此時丞相一腳邁出打斷了九皇子的話。
  丞相道:“九皇子不可怪罪皇上,皇上也是為了大啟著想,兵不好勇將不戀戰,皇上此舉乃是為天下人著想,若是憑我們一時占了上風,就忘記吐蕃人的狡猾那我們是要吃虧的,況且這次多虧皇上把九皇子召回若是您再戀戰再往前十里可就是吐蕃人設下的陷阱。”
  “丞相怎知十里之外便有陷阱?”九皇子一問,群臣也都開始議論紛紛。
  呂棟不慌不忙的說:“其實皇上早令我們的探子混入吐蕃,但是因為勢單力薄只能艱難的傳些消息出來,若是這次和親一來可以放松吐蕃的戒備,二來可以讓和親過去的公主培養自己的勢力,只要我們里應外合,不用十萬大軍,只憑一只精銳便可降服那些蠻夷。”呂棟說完群臣嘩然個個贊不絕口,海夸皇上英明。
  可是九皇子依然聽不進去,他說:“就是有陷阱,憑我的功夫恐怕也羈絆不住我,父皇,你怎么能想到用女流之輩來完成統一大業呢?若是傳了出去那不是勝之不武么?”九皇子依然執拗。
  老皇帝并不做聲只聽兩人之間舌辯,呂棟又道:“九皇子,您光說用武力,可是你可知道全啟朝的百姓要養活這十萬的大軍得用多少年的勞力么?這些年為了和吐蕃抗戰百姓連年賦稅沉重,現在啟朝國庫空虛啊,若是再打下去,恐怕仗是贏了,我們的百姓就要沒飯吃了。”呂棟動用了老百姓這讓群臣不免為將來的百姓疾苦發出擔心的嘆息,有的甚至還小聲說:“還是和親好,不要打仗。”
  “父皇,和親就代表我們軟弱了,父皇,若是我們打敗了吐蕃,百姓以后再也不會擔心戰爭了,父皇,你去看看那些靠近吐蕃邊境的百姓,他們燒殺搶掠我們的百姓別說沒飯吃,就是連死都衣不蔽體啊,父皇若是怕百姓賦稅沉重,那就不要叫百姓賦稅了,讓文武百官他們家里有的是銀子,據兒臣所知單單呂丞相家的古董花瓶就能抵一萬戶的賦稅,還有王大人......”九皇子還沒說完,呂棟和王大人雙雙跪下道:“這是萬萬沒有的事情啊。”
  文武百官也都戰戰兢兢,沒想到這個九皇子為了打仗竟然連自己的舅舅都擺了出來,他口中的王大人正是王皇后的親生哥哥,老皇帝只是聽也不做任何發言,似乎是在坐山觀虎斗,他當然了解自己兒子的秉性,也自然了解群臣的家底。
  “應旭啊,父皇知道你是為了這江山社稷,父皇答應你,父皇一定讓你鏟平了吐蕃,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你懂得什么叫厚積薄發么?現在我們把和親的公主嫁過去只是緩兵之計,你已征戰多年,你不累,你的將士也該累了,這些年你損失了將近一萬兵力,現在正是重新招募的時候,培養一個過硬的軍隊恐怕要幾年的時間,這段時間我們也需要充實國庫,為了將來的最后一戰打下基礎,各位文武可有異議?”皇上問向群臣。
  九皇子再笨也聽得明白,現在并不是不讓他去打,而是緩一緩再打,況且皇上都答應了九皇子一定會讓他鏟平吐蕃,所以九皇子也不說什么了。
  呂棟和王大人終于明白,皇上為什么要坐山觀虎斗了,他太了解自己的兒子了,知道九皇子一定會扯出群臣的老底,這樣一來想保官的一定不會再袖手旁觀了,呂棟忙跪著上前道:“吾皇英明,微臣向來潔身自好,現在遇到國家危難,微臣要第一個站出來,臣決定將微臣的三年的俸祿全部充實國庫,并且臣愿意帶頭三年不辦宴席,一切節日從簡而行。”聽到這里王國舅也連連磕頭道:“老臣也愿意,老臣愿意捐出老臣東邊的宅子作為犒賞有功之臣的獎賞。”
  此時文武百官紛紛下跪個個都開始表忠心,九皇子道:“父皇,你有這等的臣子,啟朝何以不強大?”
  “好一個啟朝何以不強大?那朕就等著三年以后,應旭凱旋了。”皇帝的總結性語言才把群臣的虛汗撫干,此時他們那里還想著打仗能不能勝利,他們現在只希望把自己的財產捐出去圖一個安生......
  英明的皇帝總是最大的贏家,他擺了架回宮去了,卻讓跪在殿下的大臣們個個如釋重負,作為舅舅的王大人立馬跑到皇后那里告狀去了。
  皇后召了應旭進宮,應旭見了舅舅也行了舅甥之禮,王大人道:“哼!老臣可沒有你這樣的外甥,那有拿舅舅往槍口上撞的?”
  應旭似乎還不明白舅舅是為什么生氣,他問道:“舅舅可是因為今日殿上的事情?”
  說道這里,王大人更是拿著白眼珠瞪著應旭,九皇子呵呵一笑道:“舅舅怎么這樣小氣,您家中的宅子有的是也不差那東邊一溜。”聽到這里王大人更是氣不打一出來指著外甥道:“皇后啊,您看看您的兒子吧,這官我是真做不下去了,我不知道那天老臣的腦袋就要毀在九皇子的手里。”
  皇后見哥哥真是氣得發抖,便說:“旭兒啊,你這些年光打仗去了,母后讓你讀的那些書你倒是讀沒讀啊?”王皇后還記得她當時讓應旭回宮,誰知道他呆了兩天竟然憋出了毛病,沒辦法,皇后只得搜羅了一些國家政治的書籍給交給他囑咐他讓他抽空就看看。
  “母后,那些書上沒有一個講兵法的,只要不是戰場上的事情,兒臣一律不看。”應旭說著,皇后也不免嘆道:“我的兒啊,難道你只想做大將軍么?”
  應旭嘿嘿一笑道:“當然不是,兒臣要做的是一個名流千古的將軍。”聽完氣得皇后直翻白眼,她苦于自己的國母身份所以也只能把氣往肚子里咽,便揮揮手說:“你下去吧。”
  “兒臣告退。”說著便提著大刀疾步走了下去,這時王大人小聲道:“妹妹啊,別說哥哥沒跟你打算,你生了兩個兒子,一個膽小如鼠一個膽大包天,你看看應旭他也就是生在帝王家,若真是憑一腔的熱血他頂多做一個都尉,本還指望他能成就一番大業,看來他只能是給他人做嫁衣裳了。”王大人一邊搖頭一邊嘆氣。
  “哥哥,我何嘗不知,我也不知自己怎么生了這么一個兒子,犟的像一頭蠻牛,不過他再無謀也是我的兒子,我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只有我的兒子才能坐上皇帝的寶座。”王皇后低聲道。
  “妹妹啊,你看皇上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他又把那個應豐給叫了回來,還封了王,你別忘了,他母親是怎么死的,他也算是皇后的兒子,他......”還沒說完,王皇后使使眼色,像是有萬般的秘密就要被王大人抖露了出來,王大人四下看了看,便不再多言了。
  “趁早打算,我不能多呆,我先走了。”悄聲和皇后說了之后,便又大聲道:“微臣告退。”看著哥哥離開,王皇后心中像是被萬針穿心,她額頭上冒出了冷汗,自言自語的說:“我不能讓我的兒子把皇帝的位置拱手讓人。”
  應旭被母親趕出了門后,便無聊的走在御花園里,卻聽到稀稀疏疏的聲音,他握緊了大刀,輕聲移了過去,卻看見一個宮女正在采摘梅花,宮女是背對著他的,應旭被在梅花間來回游走的細白的玉手吸引住了,在微微的日光下那雙手格外透白,像是一塊完美的朱玉,應旭腦海里回憶著自己和藍寄柔接觸過的感覺,又滑又嫩又溫熱,這時那宮女似乎感覺到了一個龐大的身影,便轉過頭來問:“誰?”
  應旭抬頭一看:“你不就是剛才的那個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