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3)      人物簡介待續(0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3)     

第十章做了方家的奴才

老公走在前面,藍寄柔跟在后面,看見他趾高氣昂的樣子她好想揪住他問個明白,不過方文宣裝的很像不曾認識過她,難道是他要給她個驚喜?或者他有難言之隱?想到這里藍寄柔突然安慰了許多,對!老公一定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所以他才不能認自己,她看到他耳廓上還有自己咬的牙印,她突然覺得對不起他。
  那個老頭也跟著他們,以至于藍寄柔不能跟老公說話,她想萬一老公正被這老頭監視呢?她可不能做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老婆,她環顧四周,這里的確像是大戶的人家,亭臺樓閣,花園小湖應有盡有,長長的走廊都是雕梁畫棟,鏤空的欄桿別具一格,對面的水榭更是在陽光下熠熠生輝,藍寄柔看著老公的背影想:如果你有難言之隱那該是什么呢?你生活的這么好,還是方家的大少爺?而她只是從小乞丐升級到了小書童?你竟然過的比我都好?
  她們還在走廊的中央,對面便沖出來一個小孩,他大約三四歲的樣子,他跑上去就撲在老公的腿上,半坐在老公的腳上喊:“舅舅,舅舅陪我玩。”
  藍寄柔想:什么?舅舅?太能扯了,我老公可是獨生子女。
  可是她看見老公一只手就把他提起來抱在懷里,小孩像是跟他很熟絡,揪著老公發冠上的緞帶擺弄著,方文宣親了他一下說:“舅舅帶你去找外婆。”
  藍寄柔想:老公在啟朝竟然還有一大家子莫名其妙的親戚?短短兩天他能認識這么多人?
  藍寄柔繼續跟著他們,那小孩趴在方文宣的身上總對藍寄柔出怪樣,藍寄柔也嚇唬他,她拽著鼻子,用手提起嘴巴裝作小狐貍的樣子逗他,誰知那小孩這么不經嚇馬上哇的哭起來了,方文宣轉頭看看她,說:“你別搞哭他,他可是我們家的寶貝。”藍寄柔心想:你竟然兇我?藍寄柔委屈的不知怎么辦好,旁邊的老頭也瞪著藍寄柔,她暗自想: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錯?
  最可惡的是剛才那孩子就是裝哭,見藍寄柔被數落了一番馬上破涕微笑,藍寄柔覺得奧斯卡獎是非他莫屬了。
  終于他們看到了堂前,門口掛著‘將相之家’的匾額十分氣派,鎏金的四個大字一看就價值不菲。
  堂上,左右各擺放著四把椅子,兩兩中間放一張小桌,小桌后面便是與人齊高的七彩花瓶,兩側站著丫鬟仆人,個個低頭不語,十分規整,藍寄柔被這氣派嚇到了,她抬頭看著屋頂,上面都繪著彩繪,雖然里面的人物她不認識,但她想都是些神仙之類的吧,畫中的人個個騰云駕霧,眉清目秀,很像藍寄柔的老媽看探索頻道里面那些陪葬的畫卷,這不僅讓藍寄柔打了個冷戰。
  “乖外孫,你來了?”從堂里走出一個老態龍鐘的老太婆,看起來也有七十多歲了,兩鬢的頭發都已花白,她穿著湖綠暗花的比甲,拄著龍頭拐杖,旁邊的一個小女孩攙扶著她走出來。
  “外祖母。”那小孩說著就撲上去,老太太撫著他的頭,老公叫道:“母親大人,我已經找到書童了。”
  藍寄柔想:什么?母親大人?這老太婆跟你姥姥年紀都差不多了,你媽才五十二歲,你竟然叫一個七十多的老太太做媽?
  藍寄柔正驚訝,突然那老頭猛的拽了一下說:“還不快跪拜老夫人?”
  方文宣也說:“快跪下。”
  藍寄柔下意識的撲通一聲就跪下了,她撲在地上說:“拜見老夫人。”
  那老太太問:“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大漢。”藍寄柔是男裝打扮自然不能說出自己的真實名字,更何況她的名字已經在通緝令上給征用了。說自己就是藍寄柔?那她真是傻了。
  老太太看看藍寄柔說:“這個名字不適合你,宣兒你給他起一個吧,以后他可就是你的書童了。”
  方文宣在堂上踱步,他看看藍寄柔又搖搖扇子,藍寄柔看見他那把扇子就想給他折斷,整天拿個扇子在自己面前晃悠,天又不是很熱,他還扇來扇去都扇不出一點風,那扇子對他來說就是個擺設。
  方文宣一合扇子說:“有了!”
  藍寄柔也激動的睜大眼睛等他給自己取個好名字。
  “阿貴!”方文宣從嘴里蹦出兩個字,他自己又點點頭說:“這個名字正合適。”
  藍寄柔懵了:不會吧?叫我阿貴?我又不是澎恰恰,你又不是何莉莉,憑什么給我起這么土的名字?藍寄柔頓時耷拉了腦袋想:老公你不閑丟人我還閑你給我丟人呢。
  “阿貴這個名字好,一看就是大富之家的奴才。”那老頭竟然這么會怕馬屁?而且他竟然說自己是奴才?
  藍寄柔氣得全身發抖,阿貴?阿貴?這么老土的名字?
  “那好吧。以后你就叫阿貴了。”老太太一搗拐杖就給藍寄柔把名字定了下來。
  她說:“你起來吧,別跪著了。你看你這身衣服,元正,去帶他換書童的衣服去。”老太太顯然覺得藍寄柔不適合穿書生的衣服。她想:一定覺得我穿著太帥了,已經強過她那便宜兒子了。
  原來那老頭叫元正,看得出來他一定是個老奸巨猾的管家了。
  只是令藍寄柔臉上潮紅的卻是老太太身邊的那個小丫頭,她不停的向藍寄柔發電,藍寄柔都招架不住了。
  那丫鬟也算是嬌俏佳人了,只是年齡嘛,藍寄柔看也就十六七歲,小孩子家家也想學人家暗送秋波?藍寄柔正要跟著元正出門,突然被一個女人給沖撞了一下,撞得藍寄柔差點翻倒,肩膀像是要掉下來似地。
  藍寄柔只是跟她打了個照面,她穿著鵝黃色的羅裙,頭上的步搖發簪插了一后腦勺。她撞了藍寄柔不但不道歉還白了她一眼,她扭著腰肢奔向老公,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藍寄柔終生難忘,他上前拉住周俊豪的手叫道:“相公我看上一對玉鐲你給我買吧。”
  藍寄柔看呆了:相公?相公?他只有我一個老婆好不好?這是怎么回事?雖然藍寄柔看到方文宣臉上有一抹無奈和厭惡,但是他卻沒有否認,也沒有甩開她的手,他竟然在藍寄柔面前出軌?
  藍寄柔想:不行我得問個清楚,藍寄柔扭頭就要跑過去,可是被元正那老家伙一把揪住,說道:“不要亂跑,跟我去傭人房。”就這樣藍寄柔被拖出了前堂,她眼前的畫面永遠定格在那女人的手上——她正拉著老公的長袖索要那庸俗的玉鐲。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