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10 念真閣


  五公主上前拉住九皇子的衣袖,贊嘆道:“我至今才知道原來九皇兄是長這個摸樣。”
  應旭問道:“五皇妹,我以前長什么樣?”
  五公主想了很久然后小聲道:“我以為九皇兄從出生時就有胡子。”此話一出惹得應旭哈哈大笑,藍寄柔也跟著眉開眼笑。
  應旭看著藍寄柔問:“我這樣的打扮不失皇家體統了吧?”
  藍寄柔被提醒著才想到說不定是自己的話傷到了這個大將軍,不免的跪下道:“若是藍寄柔有什么沖撞了九皇子還望原諒。”
  “呀,藍寄柔,原來是你讓九皇兄改變的啊,你可真是功臣,以前我母后怎么說他都不聽,你快告訴我,你跟九皇兄說了什么?”五公主瞪著眼睛很是好奇,這讓藍寄柔覺得很難為情。
  應旭忙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這么多年來我也剛剛知曉我到底是什么摸樣。”
  此時窗邊盆景里梅花被風吹散了下來,正巧落在藍寄柔的頭上,應旭上前扶起藍寄柔并且替她從頭頂拿下了那朵飄落的梅花,應旭第一次用飽含深意的眼神看著藍寄柔,這時五公主像是看出了端倪,也不敢做聲,反倒把藍寄柔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能感覺到九皇子那灼熱的眼神,還有他撲撲跳的心臟,因為藍寄柔的個子至及到九皇子的心臟,血液的流速在九皇子的體內飛快的流轉著,他殺人的時候都沒有如此的心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見藍寄柔的時候似乎自己是得了某種怪病,心跳加速,腦充血,喘不上起來,許久他才反應過來,慌忙放開扶住藍寄柔肩膀的大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九皇子像是丟了魂一樣,就連出門的時候都忘記低頭,最后腦袋重重的碰在門框上,不僅又惹得五公主竊笑不止。
  九皇子手中還捏著剛才從藍寄柔頭上取下來的那朵梅花,他把它放在自己的懷中......
  五公主拉著藍寄柔的手說:“我覺得九皇兄像是對你一見鐘情。”
  藍寄柔心中大喊不妙,九皇子的怪異舉動她也感受的到,藍寄柔還沒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魅力:“五公主別亂說,九皇子比我小了很多呢。”
  五公主皺著眉頭問:“小很多就不能喜歡么?我記得皇祖母的比我的皇爺爺大了十一歲呢。”藍寄柔知道在古代尤其是帝王之家妻比夫大是沒什么的,但是藍寄柔是現代社會的人啊,她是很不喜歡姐弟戀的,因為姐弟戀似乎跟生理相悖,當大妻成為黃臉婆的時候小夫卻是精力正盛,而且藍寄柔覺得大妻經常要充當媽媽的角色,不過想到這里藍寄柔又使勁晃了晃腦袋,她在想什么呢?她的老公只有一個就是方文宣。
  藍寄柔堅信只要自己不亂想,別人怎么想也不該自己的事情,況且九皇子是個粗野之人,一定是他平日里見到的女子太少所以才會對自己產生好奇吧,如果他以后在這宮中呆的久了,久而久之也就對自己沒什么感覺了。
  藍寄柔提醒自己來皇宮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她說:“五公主,不如明天我們出去走走,這樣對你的病也有好處。”
  五公主搖搖頭說:“母后不允許我出去,母后最多讓我在春天的時候出門,平日里我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藍寄柔聽后不免的要翻白眼,難道這就是古代的宅女?她說:“五公主出門的事情不要讓皇后知道就好啊,我們偷偷的出去,再偷偷的回來,沒有人能知道的,而且,我知道附近有一個新建的閣樓,說是念真公主的,我想五公主一定沒見過她吧?不如我們去偷偷看看她,聽說她花容月貌,國色天香,難道公主不好奇么?”藍寄柔引誘著五公主。
  五公主點點頭說:“我知道念真公主,她是替我們皇家的女兒嫁到吐蕃的,我也聽說她之前相貌很是丑陋,不過父皇找了名醫替她醫治,現在也是傾國傾城之貌了,說實話我也想見見這個新公主呢。”
  藍寄柔問道:“我們明天就去吧?”
  五公主想了想:“被母后知道了怎么辦呢?”
  藍寄柔打著包票說:“不會知道的,我們換上小太監的衣裳,不會有人認出我們的。”
  “真的,太好了,一定很有趣。”五公主就這樣被藍寄柔拉下了水。
  第二天,藍寄柔準備了兩套小太監穿的衣服,和公主換上,果然兩人穿在身上還真分不清誰是誰了,五公主欣賞著自己的樣子說:“原來我變成太監是這樣的。”
  藍寄柔那還有心思欣賞五公主的新造型,便拉著她說:“快走吧,不要被人發現。”
  天真的五公主只覺得這是一場刺激的游戲,藍寄柔早早的打聽好了路線,便去了離五公主住所不遠的念真閣,這是專門給念真打造的府邸,但是這里卻是重兵把守。
  剛到門口兩人便被守門的侍衛攔下了:“你們是干什么的?”
  藍寄柔說:“我們兩個是奉皇上的命令來給念真公主制作出嫁衣裳的,現在要給念真公主量量尺寸。”
  五公主低著頭也不做聲,守門的侍衛仔細了看了看并未覺得有什么異樣便把她們放了進去,五公主還是一次做這么刺激的事情,她十分興奮,她那種緊張和刺激的感覺是自己從未體會的。
  順利的進了念真閣,轉而兩人輕輕的走上樓去,整棟念真閣竟然沒有一個宮女,藍寄柔心下替念真難過:你這跟坐牢有什么兩樣?最多是一個壞境好點的監獄罷了。
  念真閣很大,里面卻很冷清,藍寄柔帶著五公主偷窺了很多道木門才找到有人影晃動的屋子,那屋子的門是沒上鎖的,念真知道這棟念真閣的住戶只有自己一人,藍寄柔看見念真背對著自己坐在屋外的廊上,看見念真的那熟悉的背影藍寄柔很想上去抱著她,可是礙于五公主在身邊只能裝作不認識。
  五公主撅撅嘴小聲說:“啊呀,只能看見她的后面,都看不到她的臉。”
  或許是這念真閣太安靜了,五公主的動靜很快就被念真察覺了,她警覺的轉過頭來問:“誰?”那一霎那,念真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念真驚奇的叫道:“藍寄柔?”
  藍寄柔看著轉過頭來的念真,她真的不認識這個原本披頭散發的獄友了,她臉上的疤消失了,她原本散亂的頭發也整齊的盤在了頭頂,加上朱釵首飾的渲染,讓她格外熠熠生輝,還有那身綾羅綢緞,她現在的樣子簡直可以說是最漂亮的公主,藍寄柔見到故友不免眼淚在眼睛里打轉,看見藍寄柔的念真揉揉眼睛,發覺自己不是在做夢,就這樣兩人抱在了一起痛哭起來,卻看的旁邊的五公主好不心酸。
  后來藍寄柔把實話告訴了五公主,希望她能原諒自己,五公主也見到了沒有血緣的姐妹,便也不做追究,并且心中還暗暗羨慕于念真有一個這么好的姐妹,三個人便坐下說話。
  藍寄柔得知了念真答應皇上去吐蕃的原尾,原來當時審判藍寄柔的大老爺因為貪污受賄被判了死刑,里面的牢頭自知自己也罪責難逃,便準備逃跑,可是逃跑需要銀子,他便喪盡天良的想要把幾個女犯人賣掉,給別人做老婆,因為念真臉上的疤所以念真要被獄卒賣給一個瞎了眼睛的老翁,念真看到牢獄里的獄友都嚇得慟哭不已,念真想到前幾日聽獄卒們談論啟朝準備與吐蕃和親的事情,便找了牢頭說自己愿意去吐蕃和親,而且愿意認牢頭為哥哥,這樣的話牢頭也就免了罪責。而且念真還有條件,就是不許把牢里的姐妹賣掉,如果能得到一份安生不必東躲西藏牢頭也自然愿意,只是覺得念真這樣的長相實在難以冒充公主,在念真的再三請求下,牢頭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以哥哥的名義推薦了妹妹念真。
  果然皇上正為全啟朝沒有一個女人愿意升為公主嫁去吐蕃而犯愁的時候,推薦念真的奏折遞了上來,當即決定提升念真為公主,并且找了名醫替她醫治疾病,并且恢復了她的容貌,藍寄柔大加贊嘆原來啟朝也有這么厲害的整形醫師,不但外表能醫治就連念真的精神疾病也醫治好了。
  藍寄柔這下明白,念真為何會選擇嫁娶吐蕃了,藍寄柔拉著念真說:“走,我帶你出去,我不能看著你萬劫不復。”
  念真卻搖搖頭說:“既然選擇了的事就不能反悔,我是啟朝的子民,我只求等我死了之后吐蕃人能把我送回啟朝安葬。”念真說的悲涼,讓藍寄柔和五公主低低的抽泣。
  藍寄柔正想告訴念真其實這個餿主意是自己出的時候,旁邊的五公主突然頭疼病發作,她抱著腦袋大喊大叫,這驚動了門口的侍衛,他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了上來,用自己手中的兵器把她們團團圍住,可是五公主那里還管什么兵器不兵器,劇烈的頭疼,疼得她只往士兵的身上撞去,機警的侍衛以為扮成小太監的五公主要襲擊自己便抽出了大刀要把這個‘刺客’正}法,五公主命懸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