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11 受傷


  一柄鋼刀惡狠狠的就要往五公主的腹部刺去,藍寄柔不知哪來的力氣掙脫了侍衛跑上前去,甚至連話都來不及說,就用手擋住了鋼刀,瞬間藍寄柔覺得手心一陣撕裂的疼痛殷紅的鮮血順著潔白的手掌流了下來,念真大喊:“她是五公主,你們不能傷害他們。”
  侍衛們愣了一下,但始終不相信念真的話,不過他們也不敢傷害這兩個小太監了,只是用手綁住她們,藍寄柔的手心在往下滴血,而五公主正頭疼欲裂,藍寄柔根本顧不上自己的手傷,只叫道:“公主忍住啊。”
  “你們快放開她們。”不知什么時候藍寄柔的那混沌的世界里發出了一聲巨響,他那粗獷的聲音告訴了藍寄柔他是誰。
  幾名侍衛轉頭一看,九皇子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但是手中還束縛著五公主說:“九皇子,他們是蒙混進來的刺客。”
  “放肆,你們知道她是誰么?還不趕快放開我皇妹!”侍衛這次可是相信了自己抓住的正是當今皇后的女兒,他們趕忙放開手中的小太監,跪在地下請求贖罪。
  九皇子瞥了一眼藍寄柔的手,但還是把自己的五皇妹抱了起來,沖著下了念真閣,喊道:“快去找太醫。”
  藍寄柔只能用眼神跟驚慌的念真告別,藍寄柔想:那也許就是永別。
  九皇子出了門跟守門的侍衛說:“今天的事情不許亂說。”
  守門的侍衛連忙稱是便看著九皇子抱著五公主疾步而去。
  藍寄柔顧不得手中的傷,連忙跑去找了太醫。
  年邁的太醫甚至還沒藍寄柔跑得快,急的藍寄柔直催促著,老太醫跑得氣喘吁吁邊摸汗邊跟著藍寄柔跑。
  太醫給五公主扎了針,五公主才安靜下來,又昏昏沉沉的睡去,藍寄柔早已忘了自己手中的傷剛想用手提提五公主的被子,卻被九皇子拉住,九皇子什么也沒說只是拉著她的手,藍寄柔知道自己蠱惑利用公主罪責難逃便要跪下祈求九皇子的原諒。
  九皇子從懷中掏出一小瓶藥,把藥粉撒在了藍寄柔的手心,一震鉆心的疼痛讓藍寄柔喊了出來,太醫問道:“九皇子,要不讓老夫來給她上藥?”
  “你的藥不如我的好用,我這些藥粉都是在異域采的,對這種刀傷很有效果,皇妹沒事的話,你就下去吧。”說著九皇子從懷中掏出了一根手絹,綁在了藍寄柔的傷口上,或許是剛才疼的火辣,現在藍寄柔倒感覺沒那么痛了,只是覺得自己流血過多,十分虛弱。
  藍寄柔要請罪,不過九皇子還是把她扶著坐在了凳子上,九皇子說:“我本以為我莽撞誰知道你比我還莽撞。”
  這句話讓藍寄柔無地自容,她看著躺在床上的五公主,自己知道是犯了殺頭的大罪,現在她還心有余悸。
  不過九皇子又說:“我本以為我勇猛,誰知道你比我還勇猛。”
  聽到這話藍寄柔在心里打鼓:他說的是我么?
  九皇子說:“為了就五皇妹你才受傷的對么?”
  藍寄柔點點頭,九皇子說:“算了功過相抵,以后好好照顧五皇妹。”
  九皇子這次又用了命令的口氣,不過藍寄柔像是犯了錯的小朋友,只能點頭接受。
  “皇后娘娘駕到。”聽到這一聲通傳,藍寄柔和九皇子都心中一驚。
  藍寄柔現在還是小太監的打扮,她可不能讓皇后見到她,皇后是認識她的,藍寄柔慌了神,九皇子一把抱住藍寄柔的腰,還沒等藍寄柔反應過來,九皇子就把藍寄柔高高的送上了櫥頂,藍寄柔那一刻覺得自己像是一只行李箱,被乘客塞到了柜子的頂上。
  “兒臣叩見母后。”九皇子半跪著迎接她的母親。
  藍寄柔悄悄的往外張望著,皇后見到自己的兒子也竟然沒認出來:“你是應旭?”
  “正是。”九皇子應著。
  不過作為母親,皇后也沒有那功夫欣賞自己的兒子的英偉,她跑到五公主身邊說:“她怎么樣了?”
  九皇子拽了拽五公主的被子,不讓五公主那身太監打扮露在皇后的面前,可是五公主卻偏偏不配合,自己突然把一只手伸到了被子外面,被眼尖的皇后發現,突然她拉起被子,看見五公主身上穿的是一身太監的衣服。
  “這是怎么回事?”皇后突然大怒。
  九皇子說:“沒,沒什么,我跟皇妹玩呢,她說想試試小太監,小太監的衣裳。”應旭突然變成了結巴,藍寄柔皺著眉頭想如果古代也有COS就好了,那么皇后一定不會起疑心了。
  “應旭,你向來不說謊的,說謊一定會結巴,快說,她是不是被人叢勇了?”皇后像是知道了什么似地。
  九皇子知道自己的弱點,只是搖頭也不說話。
  “快說,我早就知道了,說是今天嘉華去了念真閣,還差點被當做刺客?別以為母后在宮里什么事都不知道。”看來皇后是有備而來。
  應旭還是不說話,只是搖頭,他知道自己說謊就會結巴,那樣母后也不會相信自己了。
  藍寄柔在櫥頂|緊張的直冒汗。
  皇后又指著地上的血跡問:“這是誰的?嘉華也沒受傷這是哪來的,還有為什么嘉華從來不出門,而這次這么大膽竟然穿了太監的衣裳去了念真閣?她一個人肯定干不出這種事來。”皇后質問的語氣咄咄逼人,藍寄柔在心中大感不妙,感覺自己說不定馬上就要死在皇后的手里。
  九皇子長吸了一口氣,說:“是我帶她去的,我想看看送去吐蕃的公主是不是真心想去那蠻荒之地,我不想讓父皇害了人家,我一個男人去又不好,所以帶了五皇妹去,都是兒臣不好,沒考慮周全。”應旭說完竟然沒有一點結巴。
  聽完后,皇后也知道應旭一直反對公主嫁去吐蕃,他這么做也合情合理,再加上剛剛回宮許是忘記了公主的病情,他的性格本來就不計后果,這么說倒也讓皇后相信了,皇后又說:“你做事怎么從來不考慮后果,難道那念真閣的新封公主不想去的話,你還真要把你五皇妹送去么?”
  “兒臣不是這個意思,兒臣,就是想看看她,如果她真不愿意再找別人。”應旭道。
  “那這血是怎么回事?”皇后還有些疑問。
  應旭伸出手來說:“這是兒臣不小心劃傷的。”藍寄柔在櫥頂看見九皇子的手心也在流血。藍寄柔心中更加忐忑了。
  送走了皇后之后,應旭自嘲的說:“我竟然不結巴了。”
  藍寄柔爬到櫥邊自己要跳下來,可是她竟然沒覺得這個櫥柜實在很高加上自己的手又受了傷,手中一緊便掉了下來,本以為自己會摔個大馬趴卻發現自己正被應旭抱著,應旭慢慢的把她放了下來說:“沒事了。”
  藍寄柔看著九皇子這么維護自己很是感動,她問:“九皇子的手心為什么也受傷了?”
  想到這里應旭哈哈的笑著:“讓自己受傷還不容易么?”
  聽到這些話,藍寄柔更覺得自己對不起五公主和九皇子,甚至她覺得對不起整個皇家。
  應旭看著藍寄柔自責的表情寬慰道:“沒事了,我要走了。”
  “等等。”藍寄柔從懷中抽出了一根白色的絲帕,也系在了九皇子的手心,看著藍寄柔低著頭認真的樣子,九皇子的心中又是按耐不住的心跳......
  皇后回宮之后便召了陳秀好,陳秀好眉開眼笑的以為皇后要給自己打賞,誰知道,皇后說:“以后沒頭沒腦的事情不要往我這里來報,若是再有下次小心你的腦袋。”
  陳秀好一聽連忙下跪道:“奴婢不敢。”
  陳秀好并不知道原委,只是她知道,這次讓藍寄柔逃過一劫了,而且自己還因為藍寄柔受了皇后的指責。
  想到自己一直盯著念真閣,今天終于看見了一個打扮像藍寄柔的小太監進了念真閣,知道她離著死期不遠了,便回稟了皇后說是有人帶著五公主去了念真閣,所以皇后聽到了風聲便去了五公主的住所,所以她才看到了剛才的事情。
  陳秀好萬萬沒想到宮中竟然還會有人幫藍寄柔搪塞過去,這讓陳秀好大為惱火,知道藍寄柔不能小覷,而且自己已經不是因為收了王碧瑤的好處要至藍寄柔于死地那么簡單了,她還要為自己報仇,要知道作為一個宮中的姑姑,受了皇后的訓斥傳出去是要讓別的宮女們笑掉大牙的,并且還有可能因為這件事在眾位姑姑中的地位不保,本和藍寄柔沒有深仇大恨的陳秀好,現在已經把藍寄柔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可惜藍寄柔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皇宮樹了敵人。
  不過陳秀好知道要害一個人還要先把這個推到高處,不久宮里果真要給念真公主制作嫁衣裳了,藍寄柔也在奉命縫制嫁衣的宮女之列,這次也是因為陳秀好的極力推薦,藍寄柔得知這一消息后只是覺得自己是中了獎而沒覺得自己已經步入了別人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