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12 兄弟相見

藍寄柔被推薦去趕制念真的嫁衣,不免要離開五公主幾天,除了五公主不舍之外,最不舍的還是九皇子,藍寄柔在五公主那里當值這讓九皇子還是很愿意找機會去跟自己的五皇妹玩的,而且五公主的住所也熱鬧了起來,現在藍寄柔要被派去給念真做嫁衣,九皇子覺得這幾天怕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看藍寄柔,宮里的事情就是這么奇妙,尤其是任人擺布的宮女太監,或許今天你在這里做工,明天又要派去別處做工,更有的今天你的腦袋還在脖子上,或許明天就被搬了家。
  宮外的方家,沒了藍寄柔,方文宣總感覺少了些什么,有時候他還會為藍寄柔擔心,擔心她看沒看到念真,又擔心她會不會出事。說到打聽,老夫人在宮中也有些人際的,老夫人很是喜歡藍寄柔這個丫頭,所以她也關照了宮里熟識的人幫忙傳個話之類的,至少老夫人知道藍寄柔目前還在人世。
  對面的偌大的麟王府,更是顯得寂寞,六公主和十皇子被接到了江寧的舅舅家,比起京城的冬天那里的冬天相對于要溫暖些,而啟文濤依然馬不停蹄的為應豐打理好上下關系,甚至應豐覺得讓啟文濤做這個七皇子要更合適,應豐還沒跟他說兩句話,啟文濤就會告訴自己今天又打著麟王的旗號給某某官員送去了薄禮。
  應豐已經很久沒見到藍寄柔了,他覺得能陪伴自己的只有那件一直掛在床頭的袍子,終于還是安奈不住的應豐,敲開了方家的大門,說的很好聽:“我是來看看方老夫人的。”
  然后應豐被恭敬的請到了大廳,老夫人見到麟王喜笑顏開,可是話說不了兩句應豐就答非所問了,精明的老夫人自然知道這個麟王可不是因為敬老才來見自己的,老夫人問正四下張望的麟王:“麟王在找什么東西?”
  應豐剛剛回過神來,他自己竟沒發覺自己的不經意間的心思已經這么明顯讓老夫人都看出來了,應豐本想遮掩,不過他還是說:“前些天,本王從遠方來了朋友,見了本王袍子上的圖案很是喜歡,所以他求我把給我繡袍子的人找來,也給他繡上些圖案。”
  老夫人笑笑道:“麟王的袍子是藍寄柔繡的吧?”
  “是。”這一個字麟王咬的特別清楚。
  老夫人裝起了糊涂邊說:“藍寄柔的手藝只抵李婆子的一半,她是李婆子教出來的,這樣吧,我讓李婆子給你朋友去繡。”
  應豐聽到后便泄了氣拱拱手無精打采的說了句:“謝謝。”然后又說:“本王也不便打擾,本王先回府了。”說著垂頭喪氣的正要出門。
  老夫人突然喊住麟王:“她現在不在方家。”
  麟王轉過頭去他知道老夫人口中的她就是藍寄柔,麟王忙問:“她出事了?她去那里了?”
  老夫人思量了一會邊說:“藍寄柔去宮里做宮女了。”
  “宮女?”麟王想到藍寄柔曾經說過皇宮是多么險惡的地方怎么她還會以身犯險?
  不過老夫人還是把藍寄柔的初衷告訴了麟王,一來可以讓麟王不必總找借口來給自己敬老,二來,讓麟王知道藍寄柔在宮中也好對她有個照應,最近老夫人心中很是惦記藍寄柔,而且總感覺她會出什么事。
  麟王得知藍寄柔去了宮中,便立馬進了宮去,若是皇子想知道那個宮女在那里當差還是很容易的,沒多久應豐就找到了藍寄柔。
  藍寄柔看到應豐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還沒等藍寄柔跟他打招呼,應豐就拉著藍寄柔要走,藍寄柔使勁掙脫,卻怎么也掙脫不開應豐那強有力的大手,藍寄柔大叫:“我不走,你放開我,我要救念真,我不能看著她死。”
  麟王一味的拉著藍寄柔竟然也走出了很遠,藍寄柔像是孩子一樣被應豐拖著就要往宮外走,藍寄柔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藍寄柔不想自己就這樣跟念真永別。
  “放開她。”又是那道渾厚的聲音,擋在了應豐的面前,應豐看著這個比自己高出一個頭來的巨人倒也絲毫不害怕,他也大喝道:“走開,不管你的事。”
  藍寄柔看見兩個兄弟見了面好像根本不認識,便覺得好生奇怪。
  九皇子說:“看你衣冠楚楚竟然敢在皇宮擄人。”說著抽出腰間的大刀。
  應豐也不甘示弱:“我認識她,我要帶她走,沒你什么事,一邊呆著去。”
  “要走,先問過我手中的刀吧。”說著那把大刀就劈了上去,這時應豐才把藍寄柔推開,藍寄柔大喊:“你們不要打啦。”
  可是兩個熱血的青年似乎誰都不服誰,應豐手中也沒有武器,只是奮力的躲閃,一會躲到假山處一會躲到冬青處,而那來自九皇子的蠻力竟然在假山上鑿出了一條長長的刀印,那些冬青更是被削的慘不忍睹。
  藍寄柔喊道:“你們是兄弟啊,不要打了。”聽到這里兩人才住了手,應豐問:“你是?”
  “你又是誰?”九皇子不肯先回答。
  藍寄柔跑上來指著應豐說:“他是七皇子,皇上冊封的麟王。”又指著應旭說:“他是九皇子。”
  藍寄柔覺得自己的話恐怕是古代最牛的介紹了,兩個兄弟竟然還要讓外人去介紹。
  九皇子收起大刀,說:“你也不早說,我還以為你是小混混進了皇宮。”
  應豐聽后氣的直翻白眼:“本王的打扮像是混混么?我看你倒像是山賊。”
  九皇子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胡子,那明明是被刮干凈的,而后兩人又對視一眼便哈哈的大笑起來。
  藍寄柔這才放下心來,她正拭著頭上的汗,就看見對面正有一隊步兵趕來,領頭的跟兩位皇子行完禮問道:“這里有人打斗過么?九皇子和麟王受傷沒有?”
  這一問倒是激怒了九皇子:“我還用你們救么?就你們這些人我一盞茶的功夫就能叫你們腦袋搬家,堂堂的大將軍還要你們皇宮里的侍衛來救么?”
  麟王也不甘示弱:“我們像是受傷了么?”聽完領頭的侍衛知道自己的話觸怒了兩位皇子,他只得灰溜溜的帶著自己的部下又小跑的折返了回去,到底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就皇子說:“你功夫不錯,竟讓能抵擋我那么多招。”
  麟王道:“最近不太練功了,若是回京之后還繼續練功,就不會只是被你打的只守不攻了。”
  九皇子說:“好,那你趕快回去練練等哪天我們切磋切磋。”
  應豐也像是找到了知音點著頭說:“好。”
  見到兩人相見恨晚的,藍寄柔正要偷偷的溜走,卻被麟王叫住:“站住,你想去那?”
  藍寄柔翻著白眼轉過頭來,馬上笑道:“呵呵,沒想去那。”
  “皇兄為何要把她帶走?”九皇子看得出來藍寄柔跟七皇子也是認識的。
  “她在這里太危險,她想做的事情恐怕你還不知道,我是為了她好所以才想把她送出去。”應豐解釋道。
  “我知道,她要救她的姐妹,那個要嫁去吐蕃的公主。”聽了九皇子的話,應豐倒是一愣,看來這個剛剛回朝的大將軍竟然比自己還要了解藍寄柔所做的事情。
  “既然你知道了,你也別管了,我帶她出去,省得皇宮里又多了一具尸體。”說著就要拉藍寄柔走。
  藍寄柔還是不情愿的掙脫著:“放開我,我不走,我要救念真,或者你讓我再看看她也行。”
  “我不在皇宮,到時候你出了事誰能保得住你?九皇弟,為兄還有事先走了,以后一定跟你切磋。”應豐就這樣拉著藍寄柔從應旭的眼前閃過。
  “等等,七皇兄不在還有皇弟,皇弟一定不會讓她出事的。”應旭這一聲很像是一句誓言。
  應豐聽到后愣住了,應豐知道這個小皇弟也喜歡上藍寄柔了,否則堂堂的皇子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應豐停了下來,他說:“她要去救念真公主,這事連我都辦不到她怎么可能辦到?”
  “皇兄,你不覺得她比男人還有勇氣么?世上能有幾個人為了自己的朋友這樣不顧生死的?難道你還要阻止她么?這樣的人我不會阻止我還會盡力去幫她。她是比男子還有情義的人。”九皇子說出了藍寄柔在自己心中的印象,作為豪氣干云的他似乎更喜歡和自己同樣很有義氣的人,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能讓自己心動的女人。
  應豐松開了藍寄柔的手,他突然覺得自己在這個大義凜然的皇弟面前似乎自私了很多,他指著藍寄柔道:“藍寄柔,你做事莽撞,以后你在皇宮里面一定小心點,不要做了刀下亡魂都不知道。”
  藍寄柔聽后興奮的點著頭:“恩,我一定會小心的,麟王放心。”
  看看藍寄柔再看看應旭,應豐覺得他們似乎是站在一條戰線上的,應豐說:“如果藍寄柔犯了錯,麻煩皇弟通知一聲,我還有事要回府了,皇弟有空可以來我府上玩。”說罷,應豐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本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