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17 世事難料

皇后說:“是一個叫藍寄柔的新進宮女,臣妾聽說她的繡工很好所以就讓她為臣妾繡制了這鳳凰圖。”
  “藍寄柔在那?速速上來。”
  “皇上,今天早上藍寄柔周身長滿了紅點,所以臣妾不敢把她帶來,她現在還在宮里修養。”皇后解釋道。
  “來人吶,速速把那個叫藍寄柔的宮女帶來。”看來皇上為了自己老婆的面子勢要找藍寄柔問個清楚。
  “啟稟父皇,今日是兒臣的生辰,不如看在兒臣的面子上就讓這件事情過去吧,她是新進宮女必定有些事情不明了,犯錯也是情有可原的,母后雖然穿的是幼鳳,可是母后在兒臣的心目中猶如那高高在上的火舞鳳凰。”應豐替藍寄柔說情,希望能將這件事情壓下來。
  “要不是有人提醒,皇后和我都還不知道,這有失皇家體統,自古至今衣服上的繡紋就是身份的象征,就算是她不懂事理,那也應該當著所有人的面給皇后請罪,此時可大可小,應豐且不要插手。”皇上看著心愛的皇后在眾人面前失了體統不免怕皇后委屈,勢要把那個叫藍寄柔的宮女教訓一頓。
  “父皇,讓兒臣去吧,兒臣一定把她帶來。”應旭上前一步道。
  “一個小小的宮女讓侍衛去帶來便是。”
  “父皇,這名宮女把我母后的鳳凰繡錯了,兒臣愿意跑一趟。”
  “那好,念在你孝心一片就讓你去吧,來大家不要為了這些事情失了興致。”說完皇帝一飲而盡,一曲升平歌舞又開演了。
  可是剛才發生的事情卻牽了三個男人的心:應豐、應旭和方文宣。
  方文宣自然不知道應旭和藍寄柔的關系,他看到這個五大三粗的皇子氣勢洶洶的要把藍寄柔拿來的時候,方文宣心下慌了神。
  藍寄柔如愿以償的穿著侍衛的衣服進了念真閣,籠中的念真只是呆呆的坐在窗口,冬日的陽光輕揚的灑在念真的臉上,那是一幅靜謐的美人圖。
  藍寄柔在門口發出嘶嘶的聲音,念真見了藍寄柔興奮道:“上次你沒事吧?你的手都受傷了。”
  “沒事,念真放心,這次我來是要勸你的,你跟我走把,我給你準備了一套兵服,呆會兒你換上它,等九皇子來接應我們,我們就可以出去了。”藍寄柔把衣服塞給念真。
  “可是,如果我們跑了,會不會連累九皇子?而且我們畢竟是老百姓,從皇宮里逃出去可是欺君的大罪。”念真猶豫著。
  “念真,我一定要把你帶走,其實提議皇帝從民間找公主頂包的事情是我想出來的,沒想到我卻害了自己的姐妹,念真我來皇宮就是要把你帶出去的,你快換吧再不走來不及了,吐蕃的野蠻你不是沒聽說過,難道你要過去受苦么?”藍寄柔焦急的推著念真讓她換上衣服。
  “沒想到這個主意是你想出來的,真是世事難料啊,如果不是你的注意說不定我早就自盡了。”
  “現在不是分析問題的時候,念真抓緊時間被外面的侍衛發現我們都跑不成。”藍寄柔火急火燎等著應旭來接應。
  念真換上了侍衛的衣服被藍寄柔帶到門口躲了起來。
  沒多久應旭果然來了,他帶了兩個安排好到侍衛去換回了藍寄柔和念真。
  待走出宮門,應旭一聲口哨一匹駿馬便飛奔而來,應旭牽著韁繩說:“藍寄柔你還是把念真救出來了,你們快走吧,以后你們就是通緝犯了,一定不要讓別人認出你們。”應旭對于宴席上的事情只字不提。
  藍寄柔感激的看著應旭,她點點頭,然后扶著念真上了馬,正當兩人要逃走的時候,包括應旭在內被士兵團團圍住,藍寄柔心理咯噔一下,她知道事情敗露了。
  應旭抽出大刀對領頭的人說:“你們休想抓住她們,我是啟朝的皇子也是威武將軍,識相的你們速速讓開一條道路,否則你們講回成為我刀下的亡魂。”
  侍衛并不因為應旭的身份而有所退縮,他們也統統抽出大刀對著藍寄柔和念真,兩人在馬上不知如何是好,念真只喊:“讓藍寄柔走,我留下,他們就不會追藍寄柔了。”
  “她也不能走。”此時從侍衛身后走出了方萬鴻,他尖笑道:“藍寄柔我們又見面了。”
  藍寄柔看見這只公鴨嗓就覺得全身發麻,應旭說:“方公公,你什么時候統領三軍了?是誰給你這么大的權利?”
  “啟稟九皇子,老奴是受皇后娘娘所托,知道近日會有人出逃,所以皇后娘娘派老奴在這里恭候著。”方萬鴻像是知道了他們的計劃,詭異的笑著。
  “是母后?”應旭覺得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被掌握在母后的手中。
  應旭看著驚慌的藍寄柔,他不能斷送了她的性命,應旭決定為了藍寄柔背叛母后,他提著刀四面沖殺,侍衛應聲而倒,個個爬在地上呻吟,可是他覺得自己的手越來越無力,自己的腦袋似乎裝滿了糨糊,自己的腳象踩了棉花,后來天旋地轉便倒在了地上,看見應旭倒在地上藍寄柔擔心的喊:“九皇子,你怎么了?”
  可是應旭卻再也沒有回答她,應旭被幾個侍衛抬走了,方萬鴻更加囂張,他笑著說:“現在你們都是負罪之人,還不快跟老奴去見皇上!”
  方萬鴻捆住二人,在眾侍衛的押解下踉踉蹌蹌的進了林王府,藍寄柔和念真被捆綁著仍在皇上的面前。
  皇上問:“這兩個人怎么了?”皇上還不解怎么宮女沒抓來反倒壓來了兩名侍衛。
  方萬鴻說:“啟稟皇上,這兩人正準備逃跑九皇子馬上把她們束手就擒,九皇子一會便來,說是先讓老奴押來,讓皇上治罪。”
  “你們兩個侍衛為何要逃跑?難道是外敵的奸細?”皇上還是沒認出來她們是什么人。
  “皇上她們可不是侍衛,她們一個是念真公主一個是宮女藍寄柔,宮女藍寄柔正準備帶念真公主逃走的時候被九皇子發現,便將兩人的身份識破把她們拿下了。”方萬鴻扯謊道。
  “哦?念真公主?你們都抬起頭來。”皇上命令道。
  念真和藍寄柔雙雙抬起頭來,在場的人無不驚嘆念真的美貌,盡管她穿了侍衛的衣服但是還是遮掩不住她的閉月羞花。
  皇上自然是見過念真的,一看便想起來了,可是當他看到藍寄柔的時候發覺藍寄柔好生面熟,象是在那里見過,便問道:“朕可曾見過你?”
  被皇上這么一提醒,皇后也覺得藍寄柔像是在那里見過,一思量馬上道:“皇上,這不是麟王身邊的小貴子么?”
  “小貴子?果然是他!”皇上記起來之前小貴子的事情,讓平民代替公主和親還是她出的主意便問:“小貴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擄走念真公主。”
  “啟稟皇上,我本名藍寄柔,只是開始由于種種原因便男兒打扮,陰差陽錯的做了小貴子,奴婢實在無心冒犯,因為奴婢和念真是姐妹,后來知道因為當時我的提議竟然害了自己的姐妹,所以奴婢決定冒死救出念真,可最終還是被抓住了。”藍寄柔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應豐馬上上前替藍寄柔求情道:“父皇兒臣也知道藍寄柔的事情,只是覺得她大仁大義為了姐妹甚至愿意以身犯險所以兒臣隱瞞了下來,兒臣愿意替她承擔所有責任。”
  皇上聽完也不說話,他仔細打量著這個叫藍寄柔的女人,念真跪在地上哭著給皇上不停的磕頭道:“皇上,是念真的錯,是念真想要逃走,都是念真指使藍寄柔帶我出來的,念真愿意馬上回宮,再也不逃了。”念真滿眼的淚花哭的傷心。
  皇上皺著眉頭說:“你們二人都犯了欺君的大罪,朕怎能當作沒事發生?”
  而一旁的皇后正欣賞著自己導演的這場戲,或者說她正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情。
  方文宣突然站起來說:“皇上藍寄柔曾經是方家的丫鬟,如果她有什么錯,我們方家愿意一力承擔。”方文宣的話讓坐在一旁美滋滋的王碧瑤傻了眼,老夫人也沒想到方文宣景然為了一個丫鬟連方家的基業都要搭上,皇上看著藍寄柔問:“怎么有這么多人替你求情,你究竟有什么能耐?”
  藍寄柔搖著頭說:“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擔,與任何人都無關。”
  此時出現了僵持的狀態,大家都爭著往自己身上攬。
  眾位大元也都默不作聲,看著皇上如何處置。
  突然皇后說:“皇上,臣妾倒是有一個想法,藍寄柔曾經也對皇家做了些貢獻,不如讓她將功抵過,給藍寄柔來一個招親比武大會,贏的人便娶了藍寄柔,這樣有人能管住她必然她不再亂來,而且今天是應豐的生辰,不如讓這里更熱鬧些,至于臣妾的比甲我看就這么算了吧。”皇后此時說得更加彰顯出一國之母的風范,對藍寄柔不但不加以責備,反而為她的婚嫁考慮。
  藍寄柔聽說自己要嫁人,她驚呆了,她看著方文宣搖著頭說:“皇上,我不嫁人,我不嫁人!”(下載本書請進入或者搜索“書名+哈十八”)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跟著老公去穿越哈十八”查找本書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