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4)      人物簡介待續(08-04)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4)     

跟著老公去穿越118 比武招親


  皇上看看皇后說:“皇后仁德啊。藍寄柔只有你嫁了人才能安份,朕看你年齡也不小了,不如我就給你找戶好人家,你去相夫教子吧,眾位在坐的都是富戶,你還怕找不到好人家?朕倒是覺得皇后的提議很有意思,只要今天找出你的夫婿來,我便對你們出逃的事情既往不咎,在座的都是朕的臣子,憑你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傅佐你的相公,朕雖然很賞識你,可是藍寄柔你是女兒之身朕無法讓你做官,我看你嫁給我的臣子倒是不錯的選擇。”
  此時眾人議論紛紛,方萬鴻跪在地上說:“藍寄柔,皇上和皇后娘娘對你不薄,你還不趕快謝恩,若是再做推搪,小心牽連念真公主。”
  藍寄柔一臉茫然,她站在眾人之前猶如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來啟朝是為了找到自己的老公,如今老公結婚了還有了小妾,自己再在啟朝找個人嫁了那么這也太可笑了,她想逃,她想跑,她想搖頭,可是念真就在自己身邊,剛才方萬鴻明明提醒自己若是自己不從,念真說不定真要受罰,還有方家的上上下下恐怕也逃不掉。”藍寄柔本以為自己就是一個人,可是沒想到關鍵時刻方文宣居然跳了出來,古代的誅連九族藍寄柔也聽說過,這讓藍寄柔無所適從。
  “眾位大臣沒見過她的女裝打扮吧?來把藍寄柔帶下去換上女裝,讓朕的大臣們好好看看,至于念真公主先押回宮里聽后處置。”接著上來四個姑姑,她們惡狠狠的拉開了兩人,念真哭藍寄柔喊,好一個姐妹離別的場面倒是讓人揪心。
  藍寄柔被推進了麟王府的一間臥室,眾位姑姑使勁的給藍寄柔打扮著,說使勁是因為眾位姑姑的手都很重,藍寄柔總想反抗,可是她的手腳都被姑姑們壓得動彈不得,就連化妝的時候都有一個姑姑按住藍寄柔的下巴頦,就這樣,藍寄柔梳了頭化了妝,穿上了一身紅色的錦緞,頭上就差戴個鳳冠準備嫁人了。
  藍寄柔被姑姑們推了出來,皇上笑呵呵的說:“藍寄柔,朕也是第一次看你女裝打扮,你跟念真公主還真不愧為姐妹,一個閉月羞花一個沉魚落雁,一個嫁到吐蕃和親為我大啟黎民休養生息,一個嫁給朕的大臣傅佐他們為啟朝效力,眾位卿家,朕的想法可好?”藍寄柔看著原來還算和善的皇上,可是自己越看那老頭越不正經,都年紀一大把了,還喜歡搗鼓這些事情,還真是君心難測啊。
  眾位大臣見了藍寄柔的女裝打扮不由的動了心,要娶藍寄柔就要參加比武這基本上沒有文官什么事,但是他們依然拍著馬屁喊道:“皇上英明。”
  憑皇后的眼力其實她早就看出來藍寄柔就是小貴子,而皇上也跟自己說過,藍寄柔就是一個宦官否則一定提升他為大臣,而應豐一直喜歡藍寄柔皇后更是查的一清二楚,所以皇后篤定應豐一定會參加比武招親,為了讓應豐上鉤,皇后布下了天羅地網,一步步周密的計劃只為讓應豐的功夫敗露在皇上面前,而應旭的酒里早被人被人下了藥,只要一運功就會手軟腳軟,皇后把一切部署好后就叫了自己的心腹方萬鴻去籌辦此時,從方萬鴻的自圓其說中還能讓應旭解脫干系。
  藍寄柔的自然沒見過什么鳳凰,她的鳳凰圖是從陳秀好那里得來的,陳秀好奉命在圖上做了手腳更改了皇后御用的鳳凰圖,所以一連串的事情都被皇后牢牢的掌握著。
  看見應豐蠢蠢欲動,啟文濤悄悄走到應豐面前說:“忍住啊,一定不能在皇上面前敗露,要不我們的計劃就會功虧一簣了。”
  看著臺上的藍寄柔又看看身旁的啟文濤,應豐不知該如何選擇。
  應豐的生辰變成了藍寄柔的比武招親大會,兩條紅色的絲帶瞬間讓戲臺變成了戰臺。
  心里最著急的還是方文宣,他一屆文人那里還會什么功夫,而王碧瑤就坐在自己身邊也不好露出難色,只是希望出點什么狀況讓這個皇帝趕快打消念頭,可是隨著一個都尉的上場,藍寄柔的招親大會正式開始了。
  那是一個年輕的都尉,他身長七尺手握利劍目光兇狠,他喊道:“有誰愿意上來跟我比試?”
  此時大家都還比較低調,許久都沒有人上臺,皇后見此情景喊道:“最終獲勝者我獎黃金萬兩。”
  皇上也湊熱鬧喊道:“獲勝者升官一級。”此話一出沒過一秒鐘眾人便開始摩拳擦掌,接著跳上一名驃騎將軍他手持長槍,英姿颯爽,只是年齡已經快過不惑之年,都尉笑道:“將軍已經有了家世怎么也上來比試?不怕將軍夫人吃醋么?”
  驃騎將軍笑道:“小子,我拼死沙場的時候你還是個吃奶的孩子,我想做的事沒人能阻攔。”臺下一陣嘲笑之聲,其實大家心知肚明有黃金萬兩有未來的仕途還能抱得美人歸恐怕是家中有妻管嚴的也不能放過這次機會。
  聽了驃騎將軍的譏諷,都尉揮著利劍沖殺過去,刀光劍影叫人看的好不過癮,驃騎將軍始終經百戰的大將軍,他那里會怕一個小小的都尉,三下五除二便把一只長槍頂在都尉的脖頸上,都尉只得扔下長劍認輸了。
  第三個跳上來的人更是已過花甲之年,他是曾經屢立戰功的威武將軍,只是因為他的老父活的時間太久了,直到三年前,八十三歲的老父親才離去,當時已經快過花甲之年的他回家守孝三年,最近剛剛孝滿卻遇到天下太平之兆,皇上說:“你還是回家頤養天年吧。”
  可是威武將軍還想回到戰場再立戰功,皇上又說:“你已經守孝三年,恐怕功夫也丟了一半,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要再去沙場帶兵了,不如給你太守做做,倒也安穩。”
  如今威武將軍上臺就為了給皇上證明一點——我還沒老,我還可以帶兵打仗!藍寄柔看見比武的一個比一個老心都涼了,她自嘲道:“不會這么快就要守寡吧?”
  威武將軍果然威武,他三兩下就把驃騎將軍扔到了臺下,這讓皇帝站起來拍手道:“你果然沒老,果然沒老。”
  當藍寄柔看見臺上門牙都老掉兩顆的老頭朝著自己媚笑的時候,藍寄柔已經開始想怎么在自己的衣服里藏一把剪刀,然后......
  威武將軍站在臺上勝利的向臺下揮手,藍寄柔覺得天昏地暗,應豐見此情景,他就要沖上臺去,一只手突然扯住了應豐的手,應豐轉頭一看啟文濤正跟自己使眼色,他說:“一定要忍住,千萬不要壞了大事啊。”
  應豐看著孤獨無依的藍寄柔,他還是打消了念頭,皇上正在興頭上,他說:“老將軍果然有大將之風。”
  而皇后卻不甘心沒見到應該上臺的人,她大喊:“沒有人上臺應戰了么?沒有人了?”
  臺下只是為老將軍拍手叫好的聲音,并沒有人再站出來,看來大局已定,皇上說:“那好,下面朕就要恭喜老將軍了,我宣布......”
  眼看藍寄柔的夫君就要選定,突然有人大喝一聲:“且慢!”
  皇后看見此人的時候,都驚呆了,跳上臺去的正是自己的皇兒應旭。
  他手持明晃晃的大刀喊道:“老將軍是前任的威武將軍,我也是現今的威武將軍,老將軍可愿意與我一比高下?”
  老將軍一拱手說:“我能與當今大名鼎鼎的九皇子一比高下,乃是老夫之幸。”
  皇后喊著:“應旭,你快下來。”皇后扯扯身邊的皇上說:“皇上可不能讓應旭上去,他可是皇子啊。”
  聽見臺下的叫好之聲皇上的情緒更是高漲,他對皇后說:“應旭是皇子,他也是朕的大臣,藍寄柔做皇家的兒媳我也不會反對。”
  皇后一下子跌倒在座位上,沒想到自己千算萬算景然把自己的兒子給算進去了,她心下狐疑的是:明明應旭已經被侍衛看守在房間而且已經昏倒,怎能像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看他手握大刀氣宇軒昂的樣子根本不像是中了迷藥。
  應旭果然,沒用多少功夫便把上一任威武將軍逼到了臺下,老將軍知道應旭對自己手下留情,他說:真是英雄出少年。老夫謝過將軍點到為止,恐怕這啟朝還沒有能比得過將軍的人了。”
  皇上說:“我的九皇子驍勇啊。”
  這時九皇子突然跪在地上說:“父皇,請還藍寄柔自由之身,兒臣不會娶藍寄柔,兒臣不會強人所難,兒臣什么都不要。”
  聽到應旭的話,皇后真想上去給他一耳光,應旭破壞了自己的計劃也就罷了,如今應旭贏了他還可以晉升一級至少是一個護國大將軍,而現在這個傻孩子竟然什么都不要,皇后感覺到皇上有些不悅,皇后說:“應旭不圖名利沒有色心,倒是一件好事。”
  聽了皇后的話,皇上也就沒多想什么了,他說:“既然威武將軍不愿娶藍寄柔,那朕就答應他的請求,不過該賞還是要賞的,朕封應旭為黎王,兼任威武將軍。”
  應旭也被封了王,皇后心中更是忐忑,如今應旭跟應豐算是平起平坐了,可是封王了就很難封太子,沒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皇后心想:看來應旭的大業真要毀在自己的手里了。比武過后藍寄柔依然是一名大齡剩女,而皇上皇后擺架回宮去了,藍寄柔穿著紅色的錦緞被姑姑壓著一起回了宮,比武招親的短短幾分鐘里卻讓藍寄柔虛驚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