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19 送行

回到皇宮,藍寄柔和念真雙雙被帶到皇上面前,皇上對念真說:“嫁去吐蕃是為了啟朝百姓的安居樂業,而且你身負使命,你將會是啟朝的功臣,朕現在再問你一次,你可愿意去么?如果不愿意去朕也不能勉強,就算你去了恐怕也心不甘情不愿反倒挑起新的戰亂。
  皇上的一番話念真聽了毫無異議,她說:“皇上念真的病是皇上治好的,念真的容貌也是皇上給的,念真愿意去吐蕃了,念真一定為了兩族的友好竭盡全力,請皇上原諒念真和寄柔的莽撞。”
  皇上點著頭說:“恩,那朕對先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藍寄柔你想通了么?”
  與其說想通不如說心涼,皇上那里還會考慮別人的感受,剛才藍寄柔差點就要嫁給一個老頭子了,藍寄柔道:“藍寄柔知錯了,藍寄柔離開皇宮以后一定安守本分,不給皇家添亂了。”
  “莫非你還想離開皇宮?”皇上的疑問讓所有的人都震驚了,難不成皇上還要把藍寄柔留在皇宮?
  藍寄柔說:“我本是方家的丫鬟,請皇上允許奴婢回到方家伺候老夫人。”
  皇上說:“呵呵,藍寄柔,你以為皇宮是你說進就進說出就出的么?”
  藍寄柔聽了不免冒了一頭冷汗,難道這個皇帝還要將自己老死宮中?
  “藍寄柔等念真公主嫁出去的時候你去送她一程,之后朕任由你選擇去處。”其實皇上心中還是擔心念真會改變主意所以把藍寄柔也放在身邊看著就當是給念真一種警示。
  就這樣,藍寄柔和念真相處的日子只有短短的幾天時間了。
  皇后回到寢宮,她問道:“應旭你太讓母后失望了。”
  應旭說:“母后是國母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兒臣沒想到母后做事景如此不坦蕩。”
  聽了應旭的指責,本就一腔怒火的皇后狠狠的抽了兒子一巴掌,可是應旭人高馬大,似乎并沒有任何反映只是跪在地上好讓母親繼續責打。
  皇后說:“母后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難道你就不能為了你的將來,哪怕是為了母后的將來考慮么?你的父皇已經年老,他現在急需要找出一個繼承人,難道你想拱手讓人么?麟王是何等狡猾的人,他今天竟然都不敢出來,只有你,兒啊你太傻了。”
  應旭說:“先是母后設計陷害,沒陷害成怎么反倒埋怨了別人?”
  皇后聽后起的渾身哆嗦,她被宮女攙扶著說:“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給我滾。”
  應旭確實不理解她的所作所為,應旭得知母后給自己下了迷藥之后,心中無比的憤慨,要不是五公主偷聽了皇后和方萬鴻的對話也不會偷了解藥去救自己出來。
  那日五公主去皇后的寢宮看藍寄柔,路過房間的時候便聽到了皇后和方萬鴻的陰謀,便偷偷的偷了解藥準備把這件事情告訴九皇兄,誰知回到住所就發了病,因為發病所以就沒有去麟王的宴席,等她醒來回想起這些事情的時候應旭已經被關在屋中失去了知覺,五公主趁看守松懈的時候,偷偷的潛進房間,去給九皇子喂了藥告訴了九皇子關于皇后的陰謀。
  當應旭聽到皇后又是對人下迷藥的時候,他想到了小時候聽到的事情,他很小的時候偶然聽到有宮女議論自己的母后還為了坐上皇后的位子也是用這等卑劣的手法害死了七皇子的母親,以至于七皇子的母親慘死,七皇子遠離京城。
  應旭看不慣母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處處設置機關陷阱,而應旭和皇后的關系也立馬緊張了起來......
  眼看念真出嫁的時候就要到了,吐蕃的使者也趕來了,當吐蕃使者看見念真公主的時候大贊念真公主的美貌,還說念真公主嫁過去一定會永世修好互不侵犯,且先不管使者說的是不是真心話,但是啟朝這邊就準備三年之后把吐蕃給滅了,聽到使者的話啟朝的大臣們只是一笑了之。
  應旭請纓護送念真三十里路程去吐蕃,這樣既可以顯出啟朝對吐蕃的重視也顯示出念真公主的重要性,其實應旭也真是在京城憋壞了,他發現自己只是外貌改變了一些但是內心還是極其向往戰場上那令人振奮的號角聲,還有母親的行為讓他心中十分困擾卻不能對外人說。
  就這樣念真穿著紅色的嫁衣浩浩蕩蕩的從啟國出發趕往吐蕃。
  藍寄柔也在送行的隊伍里,她跟念真坐了同一頂轎子,轎子里藍寄柔眼淚汪汪的看著念真說:“都是我不好,本想把你救出去,可是還是......”
  念真拉著藍寄柔的手說:“好姐妹不要難過,既然注定念真要嫁去吐蕃那我想我們也改順從上天的安排,而且我是身負重任的,如果因為我一個人能讓兩國修好三年也是念真的福氣了,藍寄柔或許你沒經歷過戰亂,其實小的時候我就是生活在邊疆,吐蕃人燒殺搶掠我也是見過的,記得我五歲那年,因為自己貪玩差點就被吐蕃人殺了,還好吐蕃人里有一個孩子救了我,他還送給了我這個。”說著念真從懷中取出一只奇怪的牛骨,泛黃的牛骨上面刻著奇怪的文字,藍寄柔想那應該是吐蕃文吧。
  念真說:“這次我嫁到吐蕃,我希望能找到當時救我的孩子,大家都說吐蕃人陰險、狡詐、野蠻、殘暴,但是那個孩子就不是這樣的人,他救了我,他那善良的眼神讓我永遠難忘。”
  藍寄柔沒想到念真小時候還跟吐蕃人有些緣分,或許這就是天意,她和吐蕃似乎有著某種糾纏不清的情愫。
  走了一天的山路,一行人又累又乏,便找了個樹林安營扎寨,篝火升起應旭才和藍寄柔說了第一句話,應豐遞過一塊干糧問:“累么?”
  藍寄柔說:“不累。”然后咬了一口干糧輕輕的嚼著,兩人坐在篝火旁也不說話,應旭只是看著火光輕輕的跳躍在藍寄柔的臉上。
  藍寄柔說:“謝謝你那天救我,要不然我真要嫁給那個老頭了。”藍寄柔這句感謝話已經憋了很久只是一只無法開口。
  應旭說:“其實那天我真想娶你,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那樣做,你會反感我的。”
  藍寄柔蹙眉道:“其實我只把你當弟弟看,我比你年長許多,我們不適合。”
  應旭只是笑并不說話,藍寄柔還以為她會反駁可是他沒有,此時的威武將軍竟像一個害羞的姑娘,只是笑。
  ‘嗖’的一聲一只冷箭射了過來,應旭下意識的把藍寄柔撲到在地,藍寄柔躲過了那只弓箭,弓箭牢牢的插在了樹上,應旭看見那棵大樹竟然被穿透了,應旭知道他遇到對手了,接著山上火光四起,應旭忙推著藍寄柔說:“你快躲進去,我們遇到山賊了。”
  藍寄柔果然看見山頭上站滿了騎著野馬的山賊,他們呼喊著要沖下來,藍寄柔馬上躲進帳子,和念真依偎在一旁。
  應旭喊說:“這可是皇家的軍隊,你們竟感來冒犯,你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接著聽到山上一人喊:“我們劫的就是你們,你們這群窩囊廢,連小小的吐蕃都解決不了,老子看不起你們,與其把公主嫁給吐蕃人還不如嫁給老子,老子今天就是來搶親的。”
  “剛才射箭的可是好漢?”應旭順著聲音隱約看見一個騎在馬上的壯漢。
  “正是我,你就是躲得快,要不你早變成兩截了。”那大漢揮舞著大刀,應旭知道弓箭還不是他最拿手的。
  應旭說:“閣下果然功夫了得,有什么話我們不能好好說么?”
  “好好說?我跟啟朝的皇子沒有什么好說的,虧你還是大將軍,景然讓吐蕃人欺負到頭上來了,還得把公主嫁給吐蕃人,你愧為大將軍!”
  “請問壯士尊姓大名?”
  “我乃型山袁長虎。”
  聽到袁長虎這個名字應旭早有耳聞,他也算是劫富濟貧的山大王,應旭早就想認識他了,據說他功夫了得一刀能把人劈成四瓣,而且動作極快,相傳那被劈的人分成四瓣后竟然還眨了一下眼睛,他雖武功蓋世卻從不劫良民只劫官府,若是遇到了清廉的官反倒不會去劫他,還會好酒好肉好相送,大開方便之門。只是近年來清官越來越少貪官越來越多,死在袁長虎刀下的貪官污吏不計其數,作為皇子的應旭,還是很賞識他的氣概,雖然他是落草為寇的盜賊可是他卻是有血腥的男兒好漢。
  應旭問道身旁的侍衛:“這里是型山?”
  侍衛說:“正是型山,我們只為聽了吐蕃的使者趕快趕路景忘了這里還有型山的劫匪。”
  應旭大喊:“有什么話下來說便是,聽說你功夫了得我也很想跟你一較高下,你且放心,我應旭對天發誓絕對不會讓士兵傷害于你,若是我死在你的刀下我也死而無憾,只求今日跟你一決高下。”
  這話讓袁長虎身邊的小羅羅說:“大王不要聽他的,他們根本不會是大王的對手,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而已,一定是他想設計把你引下去,然后讓你步入他們的圈套。”
  應旭又喊:“袁大哥你放心,若是我應旭說話不算數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這話是你說的。”說完袁長虎也不管身邊的小羅羅說了什么,一鞭子抽向烈馬便往山下跑去了。
  道歉:今天差點犯錯誤啦,昨天竟然沒點定時發布,今天晚了一個小時,大家原諒我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