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24 撤職


  念真剛要說:“其實我就是......”突然丹杰央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念真,上下打量著她。在那一刻,念真知道,對面的這個人,也許已經變了,他的眼神已經沒有了當年的純真善良,念真又忍了回去,丹杰央問道:“你剛才在說什么?”
  念真羞澀的笑道:“其實我也很想見到那個女孩,看來她在你的記憶力是不可磨滅的。”
  丹杰央聽了笑道:“當年都只是還是孩子,我想如果是現在的這個年齡,或許她就會成為我的弓下亡魂了。”
  念真聽到這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她想剛才自己不說出來也是對的,現在的丹杰央也許已經成為一個屠夫,一個屠戮中原的屠夫。
  就這樣,念真在羞澀糾結和一點點興奮之中,成為了吐蕃真正的太子妃,跟丹杰央成婚的第二天,她便進入了丹杰央的宮殿,吐蕃人很是謹慎,在成婚的當日,念真都沒有見過丹杰央真正的臥房,因為他們怕偷襲、他們怕念真心懷不軌、念真知道這些種種的猜疑都是對大啟的不信任和這次和親的政治目的,但是念真倒平衡了些,因為她的目的只有一個,保證三年的民族大團結,保證兩國不再有戰亂,保證人民不再遭受傷害殺戮和掠奪。
  這些民族的大義,在念真看來是至高無上的,跟已經變了質的丹杰央在一起,念真始終保持著自己的立場,雖然她知道那曾經是救過她的小男孩,那個也是她日思夜想,想要報恩的人,可是恩人一旦到了面前并且成了自己的夫君還和自己說的那些話,念真明白自己將永遠是啟朝的人。
  念真在吐蕃慢慢的適用了下來,她每日喝羊奶吃羊肉跟吐蕃的居民載歌載舞,念真倒也過得快樂......
  話分兩頭,藍寄柔在路途中跟著袁長虎和應旭回到了啟朝兩天后,念真的吐蕃使者也趕到了,他向皇帝闡明了一切說,吐蕃是多么多么喜歡這個念真公主,吐蕃人都會擁戴念真公主的不會讓她受到欺負。
  聽了這些話,啟朝的一國之君更是笑的合不攏嘴,當初他沒有選錯念真,念真也沒有讓他失望。
  安靜的朝堂上,只有他們幾個人,皇上也開始論功行賞,可是卻藍寄柔提出了要求:“感謝皇上分給我這么多金銀珠寶,可是藍寄柔并不想要,因為藍寄柔永遠都只是一個下人,我只是想回到方家繼續做我的丫鬟,希望皇上可以恩準。”
  應旭看著身邊的藍寄柔,他不知道為什么藍寄柔非得回方家,以她現在的財富,她大可以拿著這些金銀珠寶找一塊地方買下來,過自己地主般的生活。
  袁長虎也勸道:“有這么金這么多銀你不要,偏偏要去做伺候人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藍寄柔不聽兩人的勸告,依然跪在大堂之上,等著皇上發落,皇上說:“朕之前答應過你,只要你把念真送去吐蕃,我便會對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既然你不想要這些,那么我也可以收回,你自然可以去繼續做你的丫鬟,沒想到方家這等人家,竟然比皇家還會籠絡你的心。”
  藍寄柔聽了滿心歡喜,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回到方家了。與方文宣時隔幾日,如同生死分離,她以為再也見不到方文宣,雖然她要救出念真的計劃失敗了,可是她將功將錯的,多多少少也彌補了一些負罪感,回到方家也是藍寄柔唯一目的。
  應旭看著藍寄柔知道她將要離開自己除了傷感之外也不好再做挽留,看著身邊的袁長虎便上前一步對皇上說道:“父皇我身邊的這位就是型山的袁長虎,他英勇過人威猛無比、仗義執言、劫富濟貧,現在他愿意歸順我們大啟,希望父皇可以允準。
  袁長虎也上前一步道:“皇上,我袁長虎愿意為啟朝效力,我要在三年之后消滅吐蕃立下戰功。”
  皇帝聽了袁長虎這三個字,自然對他是了解的,袁長虎的罪狀已經羅了一籮筐,怎么還能讓他再做大將軍,皇上一拍桌子道:“來人吶,快把他抓起來。”
  應旭驚恐道:“父皇不要,我答應過他......”可是還沒等他說完一隊侍衛已經上前準備攻擊袁長虎,袁長虎哪里肯束手就擒?上殿是不允許帶刀的,袁長虎自然要把自己的刀卸下以表忠心,可是如今啟朝皇帝這般對待自己,袁長虎更是急紅了眼,他搶過一個侍衛的刀,頓時便廝殺開來,十幾名的侍衛根本不是袁長虎的對手,三下五除二他們便倒在血泊之中,皇帝大驚失色趕忙喊道:“來人吶,來人吶快護駕,快護駕。”
  應旭站在一旁并不動作,皇上指著應旭:“趕快護駕,你還站在那里做什么?”
  應旭說:“他是兒臣的兄弟,兒臣不能抓自己的兄弟。”
  袁長虎聽了便是一愣,此時應旭的立場已經鮮明的擺在皇帝的眼前,應旭拋去父子君臣之情也要維護自己,袁長虎頗為有些感動,接下來的侍衛沖了上來,袁長虎也不再讓他們流血,只是點到為止,讓他們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袁長虎說:“我就是想為大啟做點事情,為什么啟朝的皇帝要這樣為難我?”
  藍寄柔也勸道:“皇上千萬不要把袁長虎抓起來,袁長虎可是有功之臣,若不是他我們也無法走出型山,而且袁長虎乃念真公主的親生哥哥,他把自己的妹妹都送去吐蕃了,難道還不能表示他的心意么?”
  皇上見了袁長虎這般英勇,如今自己的侍衛已是下風,自己再為難與他恐怕自己的性命之憂,而且自己的兒子和藍寄柔都竭力的維護袁長虎,念真又是袁長虎的親妹妹,想到這些,皇上馬上下令:“住手。”侍衛散開,袁長虎跪在地上,皇上呵呵大笑道:“朕方才只是在考驗你,朕這么多侍衛哪一個不比你勇猛,只是朕叫他們手下留情的。”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都心知肚明,皇帝是在給自己找臺階下,袁長虎倒也不戳穿,只是跪著道:“謝皇上不殺之恩。”
  皇帝看了袁長虎也不算憨呆,便說:“袁長虎,朕接受你的歸順,現在你去陜西做你的驍騎都尉吧!”
  聽了這個封職,應旭大為不滿,他道:“父皇,兒臣答應過他,他就是將來的威武將軍,如果沒有他,恐怕吐蕃很難滅亡,聽了應旭的要挾之詞,皇上雖有些不滿但也強壓下心中的怒火。”
  皇上說:“他曾是草寇,我能讓一個草寇驍騎都尉就不錯了,現在還要將他提升為威武將軍?那應旭你呢?你的威武將軍不做了么?”
  應旭答道:“兒臣愿作他的麾下,兒臣一樣可以為大啟效力,兒臣不愛那些虛名,兒臣只想推薦有能之士。”
  皇上聽了覺得自己騎虎難下,不免對應旭還是有些不滿,道:“好,既然你不想做你的威武將軍,那么朕就撤了你的職,讓袁長虎做,到時候你可別怪父皇不給你這個兒臣情面,你真愿意做一個小小的士兵么?”
  本以為應旭會失落,沒想到應旭開心的對著袁長虎說:“袁大哥,我答應過你的事,終于做到了。”
  袁長虎說:“我不要什么威武將軍,我也不懂你們的規矩,我只想讓吐蕃滅亡。”
  此時的忠肝義膽,皇上又能再說什么呢?他說:“就這樣吧,散了吧,散了吧,你們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皇上有些不悅大家也是能看出來的,可是應旭那管得了這些,他只顧自己的袁大哥是不是能作上威武將軍,皇上悻悻的回到宮里,皇后見了問他:“皇上為何如此不悅。”
  皇上嘆氣道:“我怎么養了一個這樣的兒子?整天針對我,而且還把自己的威武將軍拱手讓子,自己還愿意做一個小小的士兵,他愿意去做就讓他去。”
  皇后聽了知道自己的兒子又得罪了皇上,本來應旭在走之前就和皇后頂撞了一番,可是皇后現在只能靠這個兒子了,雖然自己跟兒子有些過節,但那也自己的血親也是自己以后唯一的依仗,皇后邊說:“皇上又不是不知道應旭的直爽,像他自己被人家利用了還不知道。”
  皇上聽了皇后的勸導想想也是,應旭本來就是大公無私之人,而自己兒子這樣憨直,是不是應該高興呢?可是這樣的人實在不適合做太子,皇上心下已經把應旭在心目中的位置退居第二了,皇后看出皇上的心思,她一直擔心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會惹事,他以為只憑自己的武功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可是政治永遠都是這樣,想要站穩必先除去眼前的障礙
  藍寄柔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再回方家,結束她的第二次進宮的歷程,可是宮中的眼睛眾多,卻沒有一個是真心祝福她的,這樣的幾雙眼睛里面包括皇后的也包括陳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