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25 懷孕


  陳秀好曾經拿過王碧瑤的首飾,并且答應過王碧瑤不會讓藍寄柔活著回去,如今藍寄柔已經收拾了包袱準備啟程,陳秀好便裝作姐妹情深拉著她的手依依不舍。
  陳秀好盡量拖延藍寄柔出宮的時間,這時候皇后來了,藍寄柔還以為皇后娘娘對她不薄還來為她送行,藍寄柔忙跪下謝恩。
  可是皇后娘娘卻一臉慍怒,她指著藍寄柔顫抖道:“把她給我抓起來。”
  藍寄柔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么,她問:“皇后娘娘不知奴婢做錯了什么事?”
  皇后輕蔑的看著她道:“哼,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都不知道么?你做的可是天大的錯事。”
  藍寄柔覺得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藍寄柔委屈道:“奴婢剛剛送念真回來,奴婢還能做錯什么事?”
  藍寄柔被兩個嬤嬤控制得無法動彈,再看看皇后的臉,藍寄柔覺得這件事情一定非同小可,藍寄柔著急得問道:“皇后娘娘,奴婢到底做錯了什么事,您到是說啊,藍寄柔沒有做錯事,為什么要讓這兩個嬤嬤把我抓起來?”
  皇后說:“你自己做的事還不承認,你這個陽奉陰違的東西,難道你忘記了馨貴妃是怎么死的么?”
  藍寄柔聽了猶如晴天霹靂,馨貴妃的慘死跟自己有什么關系?
  皇后娘娘指著藍寄柔說:“本宮一直在著手調查這件事情,本宮知道這件事情發生之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本宮,本宮忍辱負重派人暗中調查,終于讓本宮查出誰是真正的兇手。”
  藍寄柔搖著頭說:“不是我,不是我。”
  皇后也不做聲,她一甩袖子走到前面,連個嬤嬤惡狠狠的壓著藍寄柔跟在皇后后面,藍寄柔認得這條路是通往皇上寢宮的。
  藍寄柔一路上大喊冤枉:“不是我殺的,馨貴妃不是我殺的。”可是沒有一個人能站出來救她,陳秀好心下想到藍寄柔一死,自己便有大筆的金銀財寶,當然這不只是王碧瑤的,還有那個神秘的男人,前幾天神秘人從宮外傳給她消息,讓她馬上干掉藍寄柔不許讓藍寄柔回方家,若是此事一成,便將千兩黃金重謝,而此時皇后也擔心藍寄柔出了宮,應旭的心便不在宮里了,而且她覺得應旭跟自己吵架也是藍寄柔挑唆的,應旭喜歡一個小小的宮女這始終不和章法,若是應旭娶得不是名門閨秀,那是會阻礙他做太子的道路的。作為一個母親,她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墮落,拱手把皇位讓與別人,而且應旭已經得罪了皇上,他不能再落人口舌了,應旭也不可以再為這個女人分心了,那日藍寄柔說要走,皇后看見應旭居然關上門自己獨飲到很晚,皇后知道藍寄柔在應旭心中的分量,她不能讓藍寄柔毀了自己的孩子,在藍寄柔毀掉應旭之前,就先要毀掉藍寄柔。
  皇后便跟陳秀好設計如何加害于她,陳秀好正好可以借皇后的手除掉藍寄柔,便出了主意說是之前馨貴妃的事一直是一樁懸案,不如栽贓嫁禍給藍寄柔,正好皇后也脫了干系。
  藍寄柔被拉扯到了皇上的寢宮,皇上看見這般架勢便問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在殿上說么?”
  說著皇后跪下道:“皇上臣妾處理后宮不利還望皇上恕罪,此乃我們皇家的家事,臣妾只能把罪犯押到這里來聽皇上發落。”
  皇上看著一臉驚恐的藍寄柔道:“藍寄柔你又犯了什么錯?”
  藍寄柔搖搖頭:“奴婢沒有犯錯沒有殺人。”
  聽到殺人這兩個字,皇上十分驚訝,他的眼里藍寄柔雖然時常犯點傻,可也不至于是大奸大惡之徒。
  皇后說:“皇上,您還記得馨貴妃么?”
  提到馨貴妃,皇上心中一悸:“朕怎能記不得她?她是朕的愛妃,朕一雙兒女的母親,朕曾經說過要查出她的死因,可是朕一直沒有頭緒,朕沒法給兒女們交代啊。”
  因為沒有查明原因,皇上也沒讓十皇子和六公主進宮,怕這些沒娘的孩子再遭人毒手。
  皇后也哭道:“皇上,馨貴妃的死都說是臣妾做的,臣妾愿望,可是臣妾知道,臣妾單憑口說是無法叫人相信的,所以臣妾忍辱負重,臣妾叫人去查,終于臣妾查出,害死馨貴妃的真正兇手。”
  “哦?兇手是誰?難道是藍寄柔么?”
  “不是奴婢,奴婢沒有殺過人,是皇后誣陷我。”藍寄柔努力的辯解。
  可是皇后的哭聲越來越大了,她對著藍寄柔說:“藍寄柔你只是從犯,但主謀卻不是你,而且憑你一人之力能在這皇宮作威作福也是不可能的。”
  聽到藍寄柔背后還有更大的陰謀,皇上大怒道:“皇后快說,誰是主謀?”
  藍寄柔此時有口難開,自己竟然被污蔑是殺人犯,而且背后還有指使者。
  皇后嚶嚶道:“臣妾不敢說。”
  “快說!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朕不允許在朕的宮里出現這等事情。”
  皇后吐出了三個字:“昭貴妃。”
  “什么?昭貴妃?”皇上問道,藍寄柔也納悶,這個昭貴妃在宮里都是很少見到,她芳華正茂,她雖不多言語頗為犀利但也能看出她是一個善良的女人,藍寄柔記得那次在花園里見過昭貴妃之后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她,如今把她說成自己的主謀,那也太可笑,藍寄柔現在要想起她的某樣都是很難的。
  “皇后,你可有證據?皇后可不要亂說啊。”似乎皇上也不太相信。
  皇后道:“皇上,臣妾沒有證據是不會亂說話的,皇上臣妾愿意跟昭貴妃對質。”
  皇上聽了,便派人把昭貴妃去找來。
  可是派去的人回報說:“昭貴妃抱恙,不能來見駕。”
  皇上聽了覺得事有蹊蹺,而且皇上最近正處理吐蕃和親的事宜,他想想自己也已經有五個月沒有見到過這個貴妃了。
  皇上說:“她抱恙,你們抬也得把她抬來。”
  沒過多久,昭貴妃便被人抬進了寢宮,藍寄柔看見昭貴妃依然一襲白衣,但是似乎胖了許多,而且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昭貴妃的肚子居然隆了起來。這種體態叫誰看了都知道昭貴妃已經懷孕了。
  皇上看見昭貴妃的時候龍顏大怒,他掀翻了桌子并且叫左右兩側的侍衛宮女統統下去,寢宮內,只有藍寄柔、皇后、陳秀好、昭貴妃還有勃然大怒的皇帝。
  皇上看見昭貴妃指著她的肚子問:“你這個不知羞恥的東西,說!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
  昭貴妃也不求饒,只是慢慢的扶著肚子跪下說:“皇上,我肚里孩子的父親你就別問了,你問了我也不會說。”
  皇上氣的全身顫抖,他一巴掌打在了昭貴妃的臉上,頓時昭貴妃臉上一只紅掌特別明顯。
  皇后斜著眼睛看著皇上似乎在思量什么,皇上說:“你做了霍亂后宮的事情,朕是絕對不會饒你的,你就等死吧。”
  昭貴妃道:“皇上,我不怕死,我只求把我的孩子留下。”
  皇上聽了昭貴妃如此不知羞恥,自己的顏面在這眾人之中也不復存在,皇上說:“還想讓朕留下這個孽種?朕一定會抓出那個奸夫,現在朕還有一件事情問你,你快說,你是怎么害死馨貴妃的?”
  昭貴妃本來那視死如歸的眼神聽到了馨貴妃的事情,馬上疑惑道:“馨貴妃?我沒有害死馨貴妃,皇上為什么這么說?”
  皇上說:“你死到臨頭還嘴硬,你這個賤人。”
  昭貴妃說:“我做錯了事,我自己有擔當,但是皇上不能冤枉我,我根本沒有殺馨貴妃。”
  皇后搖著頭說:“昭貴妃,你就承認了吧,如今你已經懷有身孕,是不會那么快被發落的。”
  皇后似乎在提醒著什么,在啟朝對于犯人是有寬大對待的,一般懷孕的婦女是不能問斬的,罪大惡極的也是將孩子生下來再等到秋后問斬,可是昭貴妃依然搖頭:“不是我,我沒有害死馨貴妃。”
  皇上轉過身去:“皇后已經掌握了你們的證據,你們自己對質吧。”
  昭貴妃看著皇后問道:“我沒有殺害馨貴妃,皇后娘娘為什么誣陷我?”
  皇后皺著眉頭說:“難道你真的要我說出來么?那好,我就說出事情的經過,那日你看見小貴子也就是藍寄柔之后,便想要跟應豐聯合起來對付我,你知道,應豐的母親是先皇后,應豐對我有所誤會,所以你就想和應豐聯合起來對付我,你就去找藍寄柔商量,藍寄柔做你們的傳話筒,藍寄柔鬼主意多便出了主意,說要對付我就要用馨貴妃來對付我,我和馨貴妃在宮人的眼里就是死對頭,別人總以為是我搶了她的孩子。”
  說到這里皇后偷偷的看來一眼皇上,從皇上的臉上看出他也這樣認為的,只是皇上覺得后宮爭寵的事情自己也不便多管,只要不鬧出大亂子也沒事。
  昭貴妃和藍寄柔都覺得冤枉,可是如今的昭貴妃已經不比從前,所以皇上寧愿相信從未出軌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