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26 死牢

皇后又說:“馨貴妃被害過程是這樣的,六公主出事之后,馨貴妃就日夜照顧他們,后來馨貴妃收到一封信,這信正是昭貴妃寫的,說是要告訴馨貴妃關于臣妾的陰謀,便約了馨貴妃去了自己的寢宮,馨貴妃到了之后,藍寄柔便用猛蛇殺害了馨貴妃,她就把馨貴妃拖到御花園里,制造成馨貴妃被咬死在御花園里的假象,然后藍寄柔就跟應豐裝作進宮去探望六公主,假裝發現了馨貴妃的尸體,本想嫁禍于我可是誰知道,那天正值十五,臣妾早已去了普華寺齋戒。”
  藍寄柔問道:“皇后說話可要有憑據,我跟昭貴妃都沒說過幾句話,怎么還會與她勾結呢?”
  皇后輕笑到:“這正是你們的高妙之處,一個假裝破案,一個假裝傷心,你們演的把皇上都騙了,你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你們只是想確定馨貴妃死沒死,看見她死了你們才放心。”
  昭貴妃拍著手說:“皇后可真能編故事,我為什么要害馨貴妃,我要想害你何必還要害別人?”
  皇后說:“如果只是我死了,那還有馨貴妃和你可以做皇后,而馨貴妃賢良淑德,還為皇上誕下一雙兒女,昭貴妃卻無所出,在信中你還說你也要學我的樣子把十皇子收養過來做你的兒子,那樣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坐上皇后的位子了,馨貴妃死了,皇后的位置你是不二人選。皇上,臣妾這里就有昭貴妃的罪證。”說著皇后從懷里掏出一封信來,遞給了皇上。
  皇上展開信憤怒的讀著,上面確實是昭貴妃告訴藍寄柔怎么殺害馨貴妃的過程還有接頭的時間和一切應變方案。
  昭貴妃看見信的時候,她覺得天旋地轉,她認得那封信,那封自己寫東西的時候很喜歡在信里畫一朵蓮花的信紙,她倒著退后了兩步,似乎很是傷心。
  皇上見了昭貴妃的表情更是覺得皇后說的沒錯,皇上抖著信指著昭貴妃說:“你這個賤人,毀了皇家的顏面不說還勾結別人殺害馨貴妃,讓應奎和嘉晨這么小就沒了母親。”
  看著氣的滿臉通紅正在咆哮的皇上,再看看似乎什么也不想解釋的昭貴妃,藍寄柔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昭貴妃為什么不解釋?難道她就這樣承認了?難道自己沒有做的事情也要背黑鍋么?
  藍寄柔揪著昭貴妃白色的裙擺:“昭貴妃您倒是說話啊,藍寄柔從來沒有殺過人,也更沒有什么陰謀。”
  昭貴妃自然知道藍寄柔是無辜的,可是她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已經變成了木頭人,只是傻呆呆的看著那封出自自己手筆的信件。
  皇上問道:“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我無話可說。”昭貴妃面無表情。
  藍寄柔見這架勢心突然死了,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場后宮斗爭的隨葬品。
  “把她們押下去。”皇上嘆了口氣,似乎氣到了極致之后剩下的只是無奈。
  藍寄柔也沒有力氣喊什么冤枉了,她第二次被關進了大牢,而且還是死牢,藍寄柔孤獨的守著欄桿她覺得此生就再也見不到方文宣了,比起之前的興奮現在就是失落失望甚至是失魂落魄。
  同樣關在死牢里的還有昭貴妃,她坐在對面一動不動,只是偶爾會用手撫撫肚子,唱唱歌,像是在度假而不是關在死牢里。
  藍寄柔忍不住了,她問道:“明明不是我干的為什么拉我下水?”
  昭貴妃依然望著墻角,她不唱歌了變成哼歌。
  “你回答我啊,我還要出去,我還沒做完我要做的事情,我要出去,我根本沒殺人憑什么把我關在這里?”
  昭貴妃幽幽的說:“對不起,下輩子我給你當丫鬟。”
  “我從來不信那些,何況下輩子的事誰還知道?你別想蒙我了,開始我還以為你是敢說敢做的人,沒想到......”藍寄柔只是自己在發脾氣,說道這里,她看到昭貴妃流下了眼淚。
  “我錯了,可是我的孩子沒有錯,她沒有了母親不能再沒有了父親。”
  “什么?你是說你肚里孩子的父親跟這件事情有關系么?”藍寄柔問道。
  “藍寄柔,原諒我吧,下輩子我給你當牛做馬。”
  藍寄柔想聽的可不是這些:“我給你當牛做馬好不好?我不想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我還要回方家,我還要......”藍寄柔似乎每次說話都要被人打斷,這種感覺很是不好,她心中的怒火和委屈總是沒辦法完全釋放,剛要說下去,便聽到了門口一道熟悉的聲音:“在死牢也不安分,怎么那么吵?”
  說話的正是皇后,她得意洋洋的疾步走來,高傲的拖著身后垂地的長袍。
  藍寄柔看著皇后走到昭貴妃牢門外停了下來,她趾高氣昂的說:“怎么樣?”
  昭貴妃輕蔑的哼了一聲:“還能怎么樣?你的地位又牢固了。”
  皇后說:“你為了你的孩子,我也為了我的孩子,我答應你,我會保住這個孩子,我會把他帶去給他的親生父親。”
  昭貴妃聽了居然感激的站起來走在柵欄邊伸手就要揪住皇后的長袍說:“求求你,讓他(她)活下來,千萬不要讓皇上......”
  “我明白,你起來吧,我一定會讓你順利生下孩子。”
  藍寄柔聽了一頭霧水,這兩人是在干什么?明明是皇后陷害昭貴妃,反而現在昭貴妃又在乞求皇后。
  昭貴妃說:“他沒事吧?”
  “哼!皇上如果聽見了他還不氣炸了?你放心他沒事,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保證你肚子里的孩子和他都沒事。”
  藍寄柔似乎明白兩人口中的‘他’就是那個奸夫,昭貴妃問:“皇后為什么還要牽扯藍寄柔?”
  皇后轉頭看看藍寄柔說:“現在告訴你們也無妨,藍寄柔背后是應豐,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應旭,那個傻孩子不知道自保,我就只能這樣做了,而且我不能讓藍寄柔毀了我的孩子,應旭喜歡藍寄柔我早就知道了,一直沒有對付她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現在只有把應豐也拉下水應旭才能坐上太子,若是我不害你,恐怕你生下孩子之后借機送出宮去我就沒機會了。”
  皇后把自己陷害別人說的大義凜然,似乎一切都是出于母愛,都是逼不得已的,藍寄柔也明白一些,她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呢?說是自己運氣不好還不如說皇后太過陰險,她這一下把自己所有的敵人都統統拉下馬,被皇后一提醒,藍寄柔覺得應豐也快要出事了。
  昭貴妃又問:“那封信是他給你的么?”
  皇后點點頭:“他是個孝子,是我讓他這么做的。”
  藍寄柔越來越迷糊,昭貴妃突然軟了下來:“原來他沒背叛我。”
  昭貴妃含淚的微笑讓人看了心酸,藍寄柔喊道:“皇后,我沒有殺人,你不能這樣冤枉我。”
  皇后又輕又奸的說:“為了應旭,你只能去死。”說完一擺長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藍寄柔抓著欄桿還在大叫著。
  昭貴妃說:“別喊了,皇后想做的事情沒有她做不到的。”
  藍寄柔問:“這是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昭貴妃摸摸肚子說:“你安靜點,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藍寄柔癱坐了下來,她想就算是要死也得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昭貴妃說:“我進宮之前是江南大戶人家的小姐,皇上出游江南的時候看上了我,雖然我的家事并不顯赫,但是皇上還是讓我坐上了貴妃的位子,可是我跟他并沒有感情,他的年紀都可以做我的爺爺了。只是女人的命運哪能自己控制?我來到宮中皇上就再也沒有**幸過我,他的身體也一日不如一日,萬般無聊之下,我請了一個戲班來宮里唱戲給我解悶,這個戲班里有一個人,他唱的特別好,甚至讓我有了學戲的**。可是身為貴妃是不能跟他學戲的,所以我就經常把他們叫來給我唱戲,他們在臺上唱,他就在臺下教我,慢慢的我喜歡上唱戲了,也喜歡上他了,后來我就懷上了他的孩子......前幾日他說他想給我演一出新戲,只是為我演的,所以他草擬的劇本說是里面的人物都是按照皇宮里的真人來演的,有一段戲是說昭貴妃設計要謀害別的貴妃嫁禍于皇后,但是他說他不懂得寫怎么跟同伙通信的內容,所以讓我草擬一下,到時候他給我改改,我毫無提防的寫了這封信,沒想到這封信竟然是用來害我的。”
  藍寄柔大罵道:“他怎么能對你這樣,在宮里這么危險的地方你都替他懷了孩子,他怎么可以這樣。”
  “是啊,我還等他來教我新戲呢,可是我等來等去也等不到他來,我知道可能是他出事了,我便派人去打聽,他說他的爹娘在老家跟官府的人有些過節被抓起來了,過幾天就會回來,現在看來是皇后把他的爹娘抓了來威脅他,所以他才騙我寫了那封信。”昭貴妃依然相信那個戲子沒有背叛過她。
  藍寄柔說:“他也不為他的孩子考慮?他太自私了,他根本就是騙你。”
  可是昭貴妃依然搖著頭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