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28 賜死


  第一百二十八章賜死
  被皇后硬生生的勾勒成妖孽的藍寄柔很快就要被處決了,而且在皇后的提示之下,皇上決定秘密}處決藍寄柔。
  皇后曾說:“妖孽自然會妖法,不能讓她知道自己要死了,也不能公諸于世,一定要秘密|處決,這樣她就不會使出妖法,也不會召喚妖靈。”
  聽完這些皇上就派了方萬鴻去辦這件事情,準備把藍寄柔秘密的在牢中殺死......
  一條白綾捧在方萬鴻的手中,遠遠地便能看到,藍寄柔并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著長長的甬道方萬鴻奸笑著往牢中走來,昭貴妃卻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方萬鴻走在昭貴妃的鐵柵欄外道:“奴才給昭貴妃請安。”
  昭貴妃輕哼了一聲道:“看來,皇上還是容不下我的孩子,皇上只會讓老百姓懂法守法,連自己定的規矩都要破壞,我看不起他。”昭貴妃以為那白綾是為自己準備的。
  方萬鴻笑道:“昭貴妃,這白綾不是給您的,是給藍寄柔的。”
  “什么?”藍寄柔還在思量昭貴妃待會上吊的時候自己是不是會害怕,看見方萬鴻轉向自己,牢門打開了,方萬鴻走了進來,藍寄柔嚇得直往里面躲,可是牢里就那么大點地方,再奪也多不過去,一道黑影堵在了藍寄柔的前面,藍寄柔死死的扒著墻:“不要,我不要死。”
  可是方萬鴻是何等的力氣,藍寄柔被方萬鴻死死的扣住肩膀,一條白綾就這樣纏上了,藍寄柔被勒的滿眼的淚花,似乎都聽不到對面的昭貴妃在喊些什么。一把折扇從藍寄柔的衣服里掉了出來,那是方文宣送她的,她一直帶在身邊,幾次掙扎之后,藍寄柔便和那把折扇躺在了一起。
  “為什么非得要她死?她礙你們什么事了?”看著倒在地上的藍寄柔,昭貴妃滿臉的憂傷和愧疚。
  “皇后要她死,她就不能不死,昭貴妃,我得把她拖出去了,在這里會招蟲子的。”藍寄柔被拖走了,那條長長的拖痕消失在了牢房的盡頭,方文宣送給藍寄柔的折扇躺在了沒有主人的地方......
  方府里——
  “文宣我眼睛直跳不會是出什么事吧?”老夫人在飯桌上吃著飯突然放下筷子,用手摸摸眼睛。
  方文宣說:“可能是天太陰了吧,可能快下雪了。”方文宣看看窗外,似乎真有幾點雪飄了下來。
  王碧瑤身子養的差不多了,一臉的紅光滿面,她看起來胖了很多。
  麟王府——
  “王爺別動,我來。”啟文濤拉住應豐的袖子,應豐剛才失手打碎了一只碗剛要彎腰去撿啟文濤就制止了。
  應豐看著窗外說:“快下雪了吧?京城的天真是冷啊,不知道應奎嘉晨她們怎么樣了。”
  啟文濤撿起幾片碎片說:“江南不冷,王爺想他們了?”
  應豐說:“還好,馨貴妃的事情父皇說已經查清楚了,也不知道殺害馨貴妃的到底是誰。”
  聽到這里啟文濤突然被碎片劃破了手,應豐趕忙說:“小心點。”
  啟文濤強裝微笑道:“管他是誰,只要不是你就行。”
  應豐嘆了口氣:“不管是誰,他都是皇后的替死鬼。”
  啟文濤聽了便不由的緊張起來,似乎是做賊心虛,他馬上借故出去了,應豐絲毫沒有察覺啟文濤的一樣,依然看著外面漸漸落下的大雪,想著的是藍寄柔的臉。
  藍寄柔很難再明白死就是這么容易的事情,她的身體躺在冰冷的雪地里,似乎身體和那雪是一樣冷,皇上和皇后看了藍寄柔的尸體方萬鴻問說:“她該怎么處置?”
  “燒了吧。”皇上一揮袖子便走了,皇后在后面跟方萬鴻使使眼色,叫他趕快把尸體處理掉生怕被應旭看到。
  方萬鴻又拖著藍寄柔的尸體走向了一間小屋。
  從冰冷到火焰,藍寄柔的尸體似乎要遭受最極端的考驗。
  方萬鴻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只是拖著藍寄柔進了屋里......
  畢竟皇宮人多嘴雜,藍寄柔被賜死這件事情很快就傳了出去,第一個知道的就是方文宣,快過年了,方文宣想起藍寄柔在京城還沒有親人,便去街上買了點布料想送去給藍寄柔,剛到宮門口便被侍衛攔住。
  方文宣道:“侍衛大哥麻煩您幫我把這個替我交給一個叫藍寄柔的宮女吧。”
  “她是你什么人?”侍衛問道。
  方文宣想了想說:“她是我妹妹,這塊過年了,我送些布料給她。”
  “好,放下吧,等我看到她們那里的公公就讓他們給你帶過去。”一個侍衛道。
  接著另一個侍衛揪揪說話的侍衛說:“藍寄柔,你不知道么?剛被皇上賜死了啊。”
  方文宣剛要轉頭離開,卻聽見這句話,他馬上揪住侍衛問:“藍寄柔?藍寄柔死了?”
  侍衛支支吾吾的說:“你是她家人我才告訴你的,今天是她的忌日,我剛才都看到她的尸體了,你這布料也拿回去吧,就當沒有過這個妹妹。”
  “藍寄柔啊,她叫藍寄柔你有沒有看錯?”方文宣很是激動,拉扯著侍衛不肯放手。
  “你小聲點,藍寄柔誰不認識啊,護送念真公主出城的那個,還有先前皇上還給她比武招親呢,真是的,也不知道她怎么得罪了皇上,現在就處決了,我們要換班了,你快走吧,別在這里了。”侍衛推了推愣在那里的方文宣。
  寒冬里,方文宣手中拿著那塊給藍寄柔買的布料任憑鵝毛大雪飄打在自己的身上,方文宣在宮門口呆呆的站著,他覺得自己已經空了,自己已經感覺不到冷了,盡管手已經凍得通紅。
  半晌,方文宣才動了動腿,似乎是有了意識,他眼圈紅紅的,竟突然忘記自己該從那個方向回去,可是他并沒有回方家,而是跑到了麟王府,侍衛認得方文宣,麟王府的侍衛說:“方公子您稍等,我去通傳。”
  可是方文宣并不等侍衛通傳,自己扒開了侍衛闖了進去,侍衛也不便動武,只是盡量攔住方文宣。
  “麟王,你在哪?出來,麟王!”方文宣在麟王府大喊著,雖然麟王府很大,但是卻很安靜,方文宣那劃破長空的叫喊還是把正跟啟文濤聊天的應豐喊了出來。
  應豐覺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還沒多想,方文宣就跑了過來說:“麟王,藍寄柔死了。”
  聽到方文宣的話,啟文濤泛起一絲笑意,麟王問:“你再說什么,她在宮里好好的,怎么會死?”
  方文宣說:“我也想知道,今天我想給她送點東西,可是侍衛告訴我藍寄柔今天被刺死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訴我啊。”
  應豐聽后猶如晴天霹靂,他皺著眉頭搖頭:“不可能,父皇怎么可能刺死藍寄柔?她犯了天大的錯也不能不宣判就把她刺死啊。”
  應豐和方文宣腦子充滿了悲哀的問句,他們不知道活蹦亂跳的藍寄柔究竟發生了什么事,要被皇上馬上賜死?
  應豐說:“你跟我進宮。”
  應豐馬上要進宮去,啟文濤立馬攔住:“你不能去,你去了就說明你和藍寄柔是同黨。”
  “什么同黨?藍寄柔是因為牽連到了馨貴妃的事情么?”應豐早就想過這些,不過被啟文濤打斷也就沒多加思考。
  “馨貴妃,就是前幾個月死掉的那個貴妃么?”方文宣問道。
  應豐無暇回答方文宣的問題,他看著啟文濤的眼睛說:“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啟文濤嘆了口氣:“我是為了你好。”
  聽了啟文濤的話,應豐愣住了:“你知道藍寄柔犯了什么事?”
  應豐揪住啟文濤的領子搖晃著喊:“你知道是不是?快說啊。”
  啟文濤慢慢的說:“總得有人去死。”
  “混蛋!”應豐抬起手來,可是并沒有落下,他松開啟文濤推了他一把,然后對方文宣說:“跟我進宮,哪怕是藍寄柔的尸體也得要回來。”
  就這樣兩個男人氣勢洶洶的進了宮。
  應豐帶著方文宣如入無人之境,兩個來勢洶洶的男人把在書房看書的皇上嚇了一跳,侍衛已經在書房把他們包圍,可是皇帝見是自己的兒子也就吩咐侍衛退了下去。
  “父皇為什么要刺死藍寄柔?”
  皇上聽了明白了兩人的來意。
  “你的病好了?”皇上并不回答,反倒看見應豐如此氣勢不想是剛剛吐血的人。
  “父皇,兒臣問您,為什么要把藍寄柔刺死?”
  “有這么跟父皇說話的兒臣么?”皇帝似乎有些惱怒。
  方文宣馬上跪下說:“皇上,藍寄柔犯了什么錯?您為什么要讓她死?藍寄柔她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啊。”方文宣此時滴下了一滴淚來。
  皇上說:“她是誤國的罪人,是她殺死馨貴妃的。”
  應豐道:“什么誤國的罪人?她單純善良去那里誤國?!”
  應豐激動的把自己的聲音放到最大,突然門口又進來一個人,他指著應豐問:“你怎么能如此跟父皇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