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30 天人永隔


  第一百三十章天人永隔
  皇上看著剛剛降生的小嬰兒想到的是昭貴妃和別的男人茍且之事,襁褓中的嬰兒似乎在自己的身上寫的是——孽種兩個字。
  皇后抱著嬰兒看著昭貴妃,懷中的嬰兒像是知道自己身邊的人帶著殺氣,一個勁的哭不停,嬰兒的哭聲和昭貴妃的求饒聲混雜在一起。
  皇上看著嬰兒氣的滿臉通紅,他伸手去抓住嬰兒的襁褓,處于某種母性和愧疚感,皇后往后躲著,一塊血布從嬰兒的襁褓中掉了出來,‘等年’兩個字赫然出現在皇上的腳下。
  皇上拿起血布:“等年?哼!朕的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這孩子身上了,等年?朕叫你去閻王殿等年去吧。”皇上迅速奪過那孩子,高高的舉起。
  “皇上不要,不要殺死我的孩子。”昭貴妃已經虛弱的趴在欄桿上嘶啞的喊著,她的下體不住的流血,手上也都是血,一只血手就這樣揮舞在牢房外面,陰暗的牢房一雙枯瘦的血手似乎在書寫著一個女人的悲哀。
  昭貴妃越是如此皇上越是來氣,他狠狠的將嬰兒拋向空中,在空中嬰兒嘶叫了兩聲重重的掉在了地上,一灘鮮血從嬰兒的頭部慢慢的流出,他不再哭了,他永遠的安靜了,一個生命只在世上停留了不到一個時辰,‘等年’將是他來到世間唯一的證明。
  看著不想看到的一幕,皇后閉上了眼睛,她在心里默念:“對不起。”
  昭貴妃慘叫一聲暈了過去,下體的鮮血還不住的流著,她面色蒼白雙唇毫無血色,如同死去一般。
  皇上指著牢里的昭貴妃:“把她救過來,明日午時處斬,罪名勾結亂黨。”
  皇上轉身而去,留下皇后一人,她撿起了那只血色的手帕蓋在了等年那幼小的身體上對身邊的人說:“好生把他安葬。”
  一名太醫跑進牢里救著昭貴妃,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救她還不如讓她現在就死掉,皇上的心腸有時候也特別狠毒,救活她是要讓她更加痛苦,救活她是要讓她面對失去兒子的痛苦......
  很快,大街小巷就貼滿了明日處決勾結亂黨企圖霍亂朝政昭貴妃的告示,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對著告示指指點點拍手叫好。
  自從救出藍寄柔之后,應豐只跟啟文濤說了一句話:“藍寄柔有什么三長兩短我馬上回去給王爺守孝,從此不再踏入京城一步。”
  啟文濤看著應豐拉著毫不知情的藍寄柔離開的時候,他再次明白藍寄柔這個女人在應豐的心里似乎是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看到大街小巷上貼滿了告示,啟文濤還是通知了他們。
  應豐說:“沒想到父皇連嬰兒也殺。”
  藍寄柔說:“一國之君帶上了綠帽子怎能就這樣忍下去呢?就像民國時的溥儀對待婉容的孩子一樣。”
  “民國是那個國家?”應豐自然不可能經歷什么民國。
  藍寄柔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只說:“那就是我們家鄉的一個傳說,沒事實根據的。”
  “哦,不管怎么說昭貴妃也是我的長輩,文濤,明天去準備些酒菜去給昭貴妃送行。”應豐道。
  “不行,你不能去,皇上本來就懷疑你和昭貴妃,你這一去不就不打自招了么?”啟文濤擔心道。
  “可是我不能當什么事都沒發生吧?”應豐堅持。
  藍寄柔拽著應豐的袖子說:“不如讓我去吧,我喬裝一下,昭貴妃知道我沒死一定會有所安慰的,讓我去送送她吧。”藍寄柔祈求到。
  應豐說:“不行,你現在不能露面,如果被人認出來你就麻煩了,我們就會前功盡棄。”
  不過藍寄柔還是執意道:“你們放心,我喬裝的功夫很是了得,我到時候會裝作一個老太太,沒有人會認出我來的。”
  應豐將信將疑的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一個老嫗拄著拐杖站在人群之中,她滿頭銀發,滿臉皺紋和老人斑,很難看出她年輕時的樣子,這個人就是藍寄柔,她的喬裝功夫確實讓應豐大吃一驚,怎么看都看不出她原來的摸樣,就這樣藍寄柔挎著一籃酒菜,鉆在人群中間等著囚車的到來。
  遠處一輛囚車往這邊開來,囚車上披頭散發的昭貴妃瘦骨如柴的站在囚車里面,兩側的百姓將爛菜葉和臭雞蛋不停的往昭貴妃身上扔去,藍寄柔挎著酒菜氣的跳腳:“不要扔她了,不要扔她了。”可是啟朝的人民似乎人人都練過投擲,砸在昭貴妃身上的垃圾不計其數,昭貴妃身上沒有一處干凈的地方。
  昭貴妃被押上刑臺,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滿滿當當的圍住了刑場,昭貴妃的嘴巴是被堵住的,她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不久皇上竟然到了,他站在刑場上指著昭貴妃說:“朕不會容忍一個奸細在自己身邊,哪怕是自己最愛的貴妃,為了百姓的安寧,朕決定今日在眾人面前處決她。”說完引得百姓一片叫好聲。
  藍寄柔心想:你還真會惺惺作態明明是家事,卻要拿出來當做大義滅親的大無私精神。
  皇上又說:“朕值知道,她還有一個同黨一定在下面,還不速速出來受罰?”
  聽到這里,明白整件事情的人才知道,原來皇上不甘心不明不白的戴了綠帽子,非得把跟昭貴妃有私情的人抓出來,昭貴妃在刑臺上使勁的搖頭示意他不要出來。
  果然過了許久都沒有人站出來,皇上對著昭貴妃說:“看到了吧?你的同伙連見你一面的勇氣都沒有。”
  過了一會,又說:“朕為了處置亂國的貴妃,雖然她已經懷了朕的孩子,可是朕始終要把民族的大義放在前面,所以朕連自己的孩子都失去了。”聽到這里臺下更是一片嘩然,罵昭貴妃的聲音四起。
  藍寄柔知道,這是皇上引奸夫出來的手段,告訴那個奸夫他們的孩子已經沒了。
  可是效果依然不怎樣,皇上氣呼呼的坐回龍椅上,天上飄下了雪花,昭貴妃跪在雪地里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衣,藍寄柔走上臺去說:“皇上,老嫗是念佛之人,這女人戾氣太重請讓我送些酒菜給她吃,她吃飽了說不定冤魂就不會危害人間了。”
  藍寄柔說完臺下有人說:“是啊,這樣的女人死了萬一變成厲鬼來禍害我們怎么辦?好生把她送走吧。”
  皇上聽了也只得擺擺手隨藍寄柔去了。
  藍寄柔半跪在昭貴妃的面前,昭貴妃看著藍寄柔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藍寄柔替昭貴妃摘下口中的破布,讓昭貴妃好好的喘了一口氣,昭貴妃幽幽的說:“謝謝您來送我最后一程。”
  藍寄柔裝作不慌不忙的擺著酒菜,然后小聲說:“你別驚慌,我是藍寄柔,我沒死。”
  聽了這話,昭貴妃睜大了眼睛,她的聲音果然是藍寄柔的,她的身形也很像是藍寄柔,驚訝了片刻說:“你沒死就好了,沒死就好了,藍寄柔謝謝你,我以為我要背負這你這條命去陰曹地府跟閻王報道。”
  藍寄柔一口一口的把飯喂到昭貴妃的口中,看著她居然連牙齒都掉光了,藍寄柔忍不住哭了出來:“你怎么連牙齒都沒了?”
  昭貴妃笑道:“牙齒沒有了又算什么呢?我的心都死了,要牙齒還有什么用?”
  喂完飯,藍寄柔遞上一杯酒,給昭貴妃灌了下去,昭貴妃的淚滴在酒中,蕩起了小暈,藍寄柔盡量不讓自己抽泣的身體被別人看出來,昭貴妃說:“藍寄柔,我懷里有一樣東西你拿出來。”
  藍寄柔用身體做掩護從昭貴妃的懷里掏出了一件東西,這件東西正是方文宣給藍寄柔的折扇。
  藍寄柔看著折扇滿是感激的目光,她以為這把扇子再也找不到了,昭貴妃說:“這把扇子的主人一定是你真正愛的人,我本想帶上它給你送去陰間,沒想到現在可以還給你了。”
  藍寄柔趕忙把扇子塞進自己的袖口中,這時儈子手上來了,已經到了午時三刻,很快昭貴妃就要天人永隔了。
  藍寄柔被帶下了刑場,昭貴妃長嘆一聲:“死而無憾啦!等年,你等著母親,母親這就去找你。”
  儈子手在昭貴妃的脖后比量了兩下,大刀就要砍下去的時候,突然一聲歌曲唱響,從臺下尋去,一個穿著青衣的男人從臺下走的細步上了臺,昭貴妃顯然認得這個男人,男人的臉畫的看不清原來的模樣,但是看他的眉宇間的確是個英俊的小生。
  昭貴妃沒有阻止他上臺,并且跟他合唱了一曲,這個人的出現讓大家摸不著頭腦,紛紛指指點點的議論的,可是皇上卻知道他就是昭貴妃的姘夫。
  一曲歌罷,兩人的唱功竟然引來了懂戲人的好評,那男人跪著摸著昭貴妃的臉,兩個侍衛馬上上前去趕,可是剛剛抓著他就看見那個男人口吐鮮血倒在昭貴妃的面前,昭貴妃沒有哭,她大笑著,她說:“等我,你們等我。”
  皇上見此情景,臺下已經非議一片,馬上站起來指著刑場上的昭貴妃說:“還不快行刑!”
  儈子手剛才似乎也沉浸在那完美的對唱之中,被皇上一提醒馬上回過神來,大喊一聲,昭貴妃的腦袋就滾了下來,身體重重的跌倒在那青衣的身旁,她的臉依然帶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