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31 扇子

看著這曲離歌落幕,眾人開始嘩然,兩人的尸體被臺下刑場,一代佳人便從此隕落,她的罪名還是勾結亂黨圖謀不軌禍國殃民的妃子,藍寄柔知道,昭貴妃的事情會被當做反面教材寫進歷史,甚至幾千年后將會成為歷史讀物中的一段記載......
  藍寄柔抹著眼淚,她第一次看到身首異處是多么的血腥恐怖,可是她沒有害怕,更多的是惋惜,藍寄柔祈禱他們一家三口可以在天上團聚。
  皇上看見昭貴妃的頭顱,突然萎靡了下來,似乎又蒼老了許多,藍寄柔看見他的眼中布滿了紅色的血絲。
  藍寄柔挎著籃子,一不小心袖口中的折扇掉了出來,或許在別人看來沒什么奇怪,可是這個舉動卻被方文宣和他身旁的王碧瑤看得清楚,王碧瑤自然認得那把扇子。在她還是依紅樓的姑娘時,方文宣每次去找她,拿的就是這把折扇,因為這把折扇與眾不同,在扇子的側邊用刻著一個宣字,也就是方文宣的意思。
  王碧瑤不動聲色,而方文宣卻是異常的感動,他記得那把扇子送給藍寄柔時代表的意義是什么,看見藍寄柔依然帶在身邊,方文宣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
  方文宣看著打扮成老太太的藍寄柔,只是欣賞,不覺得身邊的王碧瑤已經離開,王碧瑤湊到藍寄柔的身旁,藍寄柔嚇了一跳,想到自己的打扮或許王碧瑤并不認得,便低著頭要走,可是王碧瑤卻大喊一聲:“不要走,你怎么撿了被人的東西不還呢?”
  剛要散去的人群突然又有了新熱鬧看,便都圍了上來,皇上也還沒走,正往這邊看來,老太太就是剛才給囚犯送行的老人,這不免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我,我沒有。”藍寄柔覺得自己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而且還有個王碧瑤在身邊,她頓時覺得不妙。
  王碧瑤說:“你怎么沒有,你的這把扇子就是我們家文宣的,他丟了好久了,我開始還以為你是善良的老人,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小偷。”
  王碧瑤自然知道她就是藍寄柔,想到前幾日宮里的陳秀好還給自己來了封信說是事情已經處理妥當,王碧瑤因為高興還托人給陳秀好送去了很多好處,現如今藍寄柔正站在自己面前還拿著方文宣的扇子,王碧瑤內心十分不甘,她知道藍寄柔是要被賜死的人,現在出現在這里,且不問藍寄柔用了什么妙計逃脫,王碧瑤單想到讓藍寄柔暴露身份她就在劫難逃。
  王碧瑤拿起折扇說:“這把扇子是我跟相公的定情之物,我家相公叫方文宣,大家來看,扇子側邊正有一個宣字。”
  有認識方家二少***都在說:“沒錯,像是方公子的扇子。”
  方文宣見大事不好,皇上正往這邊看來,他拉著王碧瑤說:“別鬧事了,快回去吧。”
  王碧瑤卻像潑婦一樣推開方文宣說:“相公現在抓到小偷了還不快報官?而且在皇上的眼皮下怎么能容忍這種手腳不干凈的人。”
  藍寄柔慌了神說:“這扇子是我撿的。”
  “你撿的?這扇子是在我們方家掉的,你能撿到方家去,你這么老了,我們方家怎么可能讓你進去?你又不是方家的丫鬟婆子。”
  王碧瑤處處緊逼只想揭開藍寄柔的偽裝。
  方文宣在一旁拉著王碧瑤說:“夠了,別說了,不就是一把扇子么?”
  “什么扇子?我掉了好多珍珠翡翠呢?現如今找到了賊人還不趕快問清楚,怎么能讓她跑掉呢?”
  王碧瑤一呼百應,許多百姓都圍了上來,指著藍寄柔大喊:“小偷,小偷。”
  藍寄柔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低著頭不敢說話。
  “是么?你確定這是你的扇子?”從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這人正是應豐。
  應豐的出現讓藍寄柔突然有一種安全感。
  “對,就是我們家文宣的,這扇子側邊就有一個宣字不信你看看。”王碧瑤指著扇子。
  “來,給我看看。”應豐伸出手來。
  藍寄柔猶猶豫豫的遞給應豐,應豐拿著扇子看了半天說:“的確有個宣字。”
  “就是,麟王可是明理的人,這扇子就是我們方家被偷的扇子。”王碧瑤心下得意著。
  “你說這是你們方家的扇子,還有什么證據么?”應問道。
  “證據?光憑這刻著的宣字就足以證明是我們方家的東西,麟王,我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不是因為這把扇子,而是我們方家最近丟了好多東西,都是跟著這把扇子一起丟的。”王碧瑤的謊言方文宣也有些狐疑,他倒是沒聽說自己家里少了什么東西。
  “你只說這側邊是一個宣字,那另一邊呢?”應豐問道。
  “另一邊?奇怪了,我自己的扇子當然知道,另一邊什么也沒有,你休想考我。”王碧瑤很是自信。
  “你確定什么都沒有?”應豐問道。
  “確定,不信你給大伙看看。”王碧瑤覺得麟王只是拖延之計。
  “那好,大家來看,這扇子對面還有一個‘柔’字。”應豐把另一側給大家看,果然有一個‘柔’字。
  “怎么可能?給我看看。”王碧瑤奪過扇子,的確看到了一個‘柔’字。
  “有一個‘柔’字也說明不了什么,這就是我們方家的東西。”王碧瑤氣急敗壞的說。
  “方家二少奶奶,我看你是想扇子想瘋了吧?其實這個老人家我是認識的,她剛從外地而來,她拿著這把扇子是來尋找失散多年的老伴,正巧碰上了我,老人家是誠心的人,她知道今天有人行刑便好心送上飯菜,這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老人只是為了積德能早日找到自己的老伴。”說到這里大家都伸出大拇指夸老太太心善。
  應豐又說:”這把扇子正如方夫人所說,的確是定情之物,可是它不是你的,是老人家的定情之物,老人家叫王柔,老人家的老伴叫胡宣,對不對?”應豐問道藍寄柔,藍寄柔低著頭蒼老的說:“對!對!”
  聽完大家不免對藍寄柔報以同情并且數落著王碧瑤冤枉老人。
  方文宣見此情景說:“我也覺得這把扇子不像,怕是我夫人眼花了,跟大家道歉了,快走。”方文宣拉著王碧瑤沖出人群。
  王碧瑤還是不甘心回頭望著得意洋洋的應豐,還不死心的說:“那就是我們的扇子。”
  看著王碧瑤走后,藍寄柔才放下心來,應豐打發了周圍的人散開之后拉著藍寄柔也回去了。
  回到王府之后,應豐才松開藍寄柔的手,藍寄柔問道:“這個柔字是怎么多出來的?剛才明明還沒有的。”
  “文濤,拿藥來。”應豐伸出手指,他的手指正在冒著血。
  “怎么回事?你受傷了?”藍寄柔握著應豐的手。
  “怎么樣?我用手刻字的功夫還不錯吧?”應豐的手指不但冒著血,而且指甲也已經裂開,呈紫黑色。
  藍寄柔一陣感激,啟文濤已經拿著藥來要給應豐包扎。
  “我來吧。”藍寄柔剛要結果啟文濤手中的藥膏,啟文濤很是不屑的說:“走開,都是你害的。”
  原本藍寄柔愧疚的心如今被啟文濤一奚落更加難過,而且最近她住在麟王府,啟文濤沒有少給她臉色看,藍寄柔只知道啟文濤不太喜歡她,本來人生在世上又不是非得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可是啟文濤的臉色讓藍寄柔更加自責。
  “文濤,怎么說話?又不是她害的。”應豐替藍寄柔辯解。
  啟文濤聽到這話,如同生氣吃醋的小媳婦,扔下藥一聲不吭的走了,啟文濤似乎對應豐失望了,他重重的關上門離開了。
  藍寄柔看著啟文濤的背影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應豐笑笑說:“別管他,他就這脾氣都是以前在王府慣得,來給我上藥。”
  應豐伸出受傷的手指,藍寄柔一邊給應豐上藥一邊輕輕的吹著,應豐看著藍寄柔認真的樣子再看看她老太太的打扮覺得很有趣。
  “如果到老了我們也能這樣坐在一起就好了。”應豐道。
  藍寄柔自然制止不了應豐的想入非非,而且應豐又救了自己一次,出于自責,藍寄柔只是笑了笑。
  應豐看到桌上的那把扇子問:“你不會怪我吧?”
  藍寄柔問道:“怪你什么?”
  “我把扇子加上了一個字。”應豐似乎覺得那像是個第三者。
  藍寄柔搖搖頭說:“還得謝謝你呢,讓這把扇子更富有故事。”
  應豐只是笑笑,可是心里的苦卻沒有人知道,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在藍寄柔的心里永遠不可能是第一,這把扇子一只戴在藍寄柔身上,可見藍寄柔對這把扇子看的多么重要,而且今天才知道這把扇子正是方文宣的......
  小兩口吵架是常事,可是這次吵架在方文宣和王碧瑤中間帶來了永遠不可磨滅的影響,這也是王碧瑤和方文宣的第一次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