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32 吵架

方文宣揪著王碧瑤回到方家,王碧瑤依然不舍棄,還想跑回去跟藍寄柔理論,她說:“我知道了,那個‘柔’字一定是剛才麟王刻上去的。我得回去理論。”
  看見王碧瑤潑婦般的樣子,方文宣大喊:“夠了,你鬧夠了沒有?”
  王碧瑤第一次被方文宣呵斥,她委屈的指著方文宣問:“你說,那扇子是不是你送給藍寄柔的?”話剛出口王碧瑤馬上知道自己說錯了。
  方文宣問:“你知道她是藍寄柔?”
  “我,我。”王碧瑤思量了一會說:“我后來才知道的。”
  方文宣說:“得饒人處且饒人,你何必對藍寄柔窮追不舍呢?”
  “我對她窮追不舍還是你對她窮追不舍?她只是一個卑賤的丫鬟,你和麟王居然都拿她當寶?她有什么好?她賤人一個......”王碧瑤還沒碼夠,突然啪的一聲方文宣的巴掌就摑在了王碧瑤的臉上。
  王碧瑤突然住了口,她握著臉留著淚委屈的指著方文宣喊:“你憑什么打我。”
  看見王碧瑤傷心的樣子,方文宣也覺得自己做得太過分了。
  老夫人也見到了這一幕,說:“文宣,她是你的妾室,你怎么能打人呢?”
  方文宣剛才不知從哪里竄出的火,手也不受控制的就打了王碧瑤,方文宣說:“我太沖動了,碧瑤你沒事吧?”
  王碧瑤捂著臉,見家丁丫鬟都看見了,更是覺得沒面子,她惡狠狠的指著方文宣說:“其實你喜歡藍寄柔我早就看出來了,沒想到她命這么大,竟然還沒死,剛才真應該告訴皇上那個小賤人到底是誰,藍寄柔該死。”
  “你知道藍寄柔被賜死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所以剛才故意要讓她暴露在皇上面前?”方文宣突然了解到王碧瑤的用心。
  王碧瑤氣得跺腳喊:“你只能有我一個女人,我不許你再有第二個第三個......”王碧瑤的氣勢凌人讓老夫人很是看不慣。
  “你給我住口。”老夫人一搗龍頭拐杖氣得站都站不穩,她指著王碧瑤說:“藍寄柔的事情我也知道,她現在在風口浪尖上你不但不幫她,還故意落井下石,你這個蛇蝎心腸的女人,文宣要娶你我是不同意的,要不是你懷了孩子,我是絕對不會讓你進門的,沒想到你今天終于露出你的秉性,別忘了你也只是妾室,我的慕慈也是被你逼走的,你這個女人野心太大了。”
  放在以前方文宣肯定會替王碧瑤說話的,可是現在,他似乎真認清了王碧瑤的真實面目,既寒心又后怕,后怕剛才對虧了麟王的出現才不致藍寄柔失去性命。
  王碧瑤此時已經被仇恨沖壞了頭腦,女人似乎醋意一上來所有的偽裝都會扯下,她怨恨的看著這對母子,方文宣說:“在場的人,今天的事情都不準說出去,如果讓我知道誰說了出去,馬上趕出方家。”
  眾位丫鬟家丁聽了連忙保證:“大少爺放心。”
  王碧瑤見方文宣時刻想著是藍寄柔的安危,她大喊了一聲,摸著眼淚跑回了房間。
  方文宣和母親去了大堂支開了所有的人,兩母子沉思了一會,還是老夫人先開了口:“王碧瑤心眼小,我早就看出來了,不過她還是你的妾室,怎么說也給你懷過孩子,女人掉了孩子就會變得不正常,她也不容易啊。”雖然剛才老夫人是數落王碧瑤的,可是老夫人還是接受了她,老夫人還是希望自己的兒子家庭和睦。
  方文宣感激的看著母親說:“母親,文宣是不是真錯了?”
  “傻孩子,這感情的事那有什么對錯之分?王碧瑤一定是因為藍寄柔所以才吃醋了。”
  “母親,我覺得碧瑤變了,她以前不是這樣的。”方文宣覺得王碧瑤似乎和李慕慈比起來沒什么兩樣,反而李慕慈更可愛些。
  “文宣你是不是真喜歡上藍寄柔了?”老夫人話鋒一轉,讓方文宣不知如何是好。
  “文宣也不知道,只是想她不要再受到傷害。”方文宣取出自己的折扇,讓他想起了自己送給藍寄柔的折扇。
  “文宣,如果讓你在王碧瑤和藍寄柔兩人之中選擇你會選擇誰呢?”老夫人問道。
  方文宣沉默了一會說:“若是放在以前,我會選擇王碧瑤,可是現在......”
  老夫人笑道:“文宣啊,母親開始還以為你對王碧瑤多么鐘情,可是現在看來你也是花心的人啊。”
  “母親,不是這樣的。”方文宣急忙解釋,他說:“我對藍寄柔的感情是朦朧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喜歡她,只是看見她就覺得很歡喜,看見她就總想跟她說話,就算不說話讓我看著她也好,我只是希望她能幸福,當我知道她要死的時候我的心也跟著死了,我覺得我可以用生命去保護她,只要上天給我這個機會,她對我總是若即若離,我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我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想看著她跟她說說話就好。”方文宣似乎是第一次和母親促膝而談。
  老夫人想了一會說:“傻孩子,我知道了,你也會去勸勸王碧瑤吧,別讓王碧瑤疑神疑鬼這樣對藍寄柔也不好。”老夫人沒把話挑明,但是方文宣知道王碧瑤如同一顆定時炸彈很有可能傷害到藍寄柔,便告辭回房了。
  方文宣一推開門就看到王碧瑤要自盡,她手里拿著剪刀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劃,方文宣趕忙上前阻止,一只手拉著王碧瑤說:“你這是干什么?為什么要尋死?”
  王碧瑤說:“我不活了,你現在不愛我了,你喜歡藍寄柔,我成全你。”說著用了力氣又要往手上劃。
  方文宣馬上搶過剪刀說:“誰說我不愛你了,誰說我喜歡藍寄柔了?”
  “你不喜歡藍寄柔?”王碧瑤的問句讓方文宣突然不知如何作答。
  可是撒謊也是人的天性,在王碧瑤的自殘之下,方文宣也值得說謊:“我怎么會喜歡藍寄柔呢?”
  “你不喜歡她為什么還把你的折扇送她?”王碧瑤步步緊逼。
  “那是因為,那是因為她要進宮去救念真公主的時候,我很佩服她的膽量,我告訴她逃出來以后如果沒有銀子可以去錢莊以方家的名義取,我怕她說的話別人不信,就給她那把折扇為證。”方文宣說完,王碧瑤才軟了下來。
  “真的?”王碧瑤問。
  “真的,難道你還不信我?”
  “可是你為什么為了藍寄柔打我?”王碧瑤又委屈起來。
  “你差點害死一條人命,難道我不打醒你?不要說是藍寄柔就是一個不認識的老太太我都會制止你的。”方文宣道。
  “文宣是我不好,是我迷了眼睛,我以為這世上的女人都是跟我來爭你的,文宣原諒我吧,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多疑了,自從失去了孩子,我真怕你也不要我了。”王碧瑤拿出孩子來博取方文宣的同情。
  方文宣聽到孩子的確更覺得對不起王碧瑤,他把王碧瑤摟在懷里安慰道:“我怎么會不要你呢?你想的太多了。”
  王碧瑤依偎在方文宣的懷里以為這件事情就此平息了,可是方文宣通過這件事卻突然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自己真正喜歡的又是誰......
  “讓我進去,不用通傳。”應旭站在麟王府外大喊著。
  侍衛又撓頭了,最近總有人以為自己跟麟王很熟就不用通傳了,那樣還要侍衛做什么,侍衛說:“九皇子,您就稍等一會讓小人進去通傳一聲,省的麟王怪罪小人。”
  應旭笑道:“我見七皇兄還用通傳么?讓開我找他有事,等你通傳黃花菜都涼了。”
  應旭也像方文宣那樣闖了進去,被啟文濤看見,啟文濤罵道:“九皇子來了居然還敢攔他,他可是大將軍小心他劈了你。”啟文濤嚇唬守門的侍衛。
  侍衛一聽連忙跪下請罪,應旭說:“什么將軍不將軍,我只是士兵一個,七皇兄在么?我找他有事。”應旭問道。
  啟文濤不敢怠慢,連忙帶著應旭去了麟王的書房,啟文濤把應旭帶進了書房,麟王正在那里作畫,啟文濤馬上小聲提醒著麟王說:“萬萬不可比武。”說完陪著笑臉便出去了。
  應豐見應旭來了問道:“九皇弟可有事情?”
  “怎么?沒事情就不能來了?正巧應旭最近被撤了官職無官一身輕,這不提著兩壺酒來討饒了。”應旭把手中的酒壺一提放在桌上。
  應豐說:“正好,最近沒人陪我喝酒,走我們去廳里,我叫下人做幾個小菜我們不醉無歸。”
  應旭說:“七皇兄,只有我們兩個人不太好吧?不如叫上藍寄柔一起。”
  應旭從不拐彎抹角,他來自然不是單純的想找麟王喝酒,只是他想來看看藍寄柔。
  應豐叫道:“那我們去藍寄柔那里喝吧,府里的人還不知道她在麟王府住。”
  就這樣,兩個兄弟一起去了藍寄柔居住的那間偏僻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