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34 蕭皇后


  第一百三十四章蕭皇后
  兩人打的不分勝負,藍寄柔遠遠的看見有人正往這邊走來,藍寄柔輕聲喊道:“別比了,有人來了。”
  可是兩人正打的酣暢淋漓,那里還聽得到藍寄柔說了些什么,藍寄柔看清了來人的模樣,那正是皇上和皇后,藍寄柔馬上躲了起來。
  “你們在做什么?”皇上老遠就看見了兩個兒子在比武,而且還是不分上下勝負的,這出乎皇上的意料。
  應豐見了皇上馬上停了下來,卻狠狠的吃了應旭一掌,應旭沒有收回手腳,不想應豐突然停下,不小心給了應豐一掌。醉酒的應旭看見父皇母后都在,馬上和應豐跪了下來,只是那一掌把應豐打的直咳嗽。
  皇上問道:“應豐,你可會功夫?”
  應豐道:“我只是學了些皮毛。”
  “雖然朕不會功夫可是朕會看,你跟應旭不分上下。”皇上試探著問道。
  “皇上,應旭喝了些酒是故意讓著兒臣。”應豐辯解。
  應旭卻以為應豐謙虛,便說:“父皇,七皇兄的功夫絕對不在兒臣之下。”
  “哦?”聽完皇上挑著眉毛,上下打量著應豐。
  應豐只是低著頭也不好說什么,皇后倒是發了話,問道:“你們為什么打架?”
  應旭說:“只是切磋而已,母后擔憂了,我們是兄弟怎么會打架呢?”
  皇上又問:“應豐這等好身手怎么不早早告知父皇知道,父皇也好給你安排個差事。”
  應豐道:“這只是兒臣平日無聊所學,根本上不了臺面。”
  應豐再三搪塞,應旭也看出了些端倪,便岔開話題問道:“父皇母后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皇后看看周圍問:“剛才我見這里還有一人,她去那里了?”
  應旭、應豐聽完才想起剛才藍寄柔拼命的提示自己皇上皇后來了,怕她已經躲了起來,應旭說:“只是伺候我們的一個下人。”
  “皇上,不如我們先回去吧,臣妾有些不舒服。”皇后并未說明來意,而且還是是剛來就要離去,這讓應豐好生忐忑。
  皇上道:“應豐,明天來我的書房見我。”說完便和皇后一起離開了。
  應豐感覺不妙,他看看應旭,覺得這一切很可能是他設計的。
  應豐問:“皇后為什么會來這里?”
  應豐沒有叫母后,這是對皇后的大不敬,可是應旭也是理解他的,應旭搖搖頭說:“我不知道。”
  應豐似乎很是生氣,他覺得自己像是被蒙蔽了,被應旭憨直的外表所蒙蔽,應豐又問:“這一切是不是你設計的?”
  應旭聽的糊里糊涂,他問:“七皇兄,此話怎講?”
  應豐看著應旭,似乎那憨厚的外表下,也藏著一顆不為人知的心,他推了應旭一把說:“你走,我麟王府不歡迎你。”
  加上剛才被應旭打到的哪一掌,應豐一用力又咳嗽了起來,藍寄柔躲在水缸后面,看見皇上走了,也出來,看見兄弟兩的戰火更加明顯,藍寄柔很是不解,她問:“麟王是怎么了?麟王沒事吧?”
  應豐咳著,藍寄柔要去扶他,應豐卻連藍寄柔一把推開,說:“你們都不是好人,我不該相信你們,不該相信你們。”
  啟文濤也聞風趕來,他看見應豐受傷,馬上上前扶住應豐,他倒是什么也不說,扶著麟王走遠了。
  應旭和藍寄柔更是摸不著頭腦,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是憑她兩的腦袋是怎么也分析不出整件事情的始末。
  這一切還得從應旭提著酒壺去了麟王府說起。
  皇后來找應旭,卻發現應旭不在,找了一個平日和應旭不錯的侍衛才問出來,應旭是去了麟王府。
  便馬上給在麟王府的探子送信,讓探子把應旭跟麟王的一舉一動都如實稟告,探子果然在麟王府的一偶中找到了麟王和應旭,便告知皇后兩人在喝酒,皇后記起應旭要跟應豐比個高低,便趁機跟皇上說:“皇上,有人見到麟王王府的湖里有一條白龍,而且每逢二十八便會出現,不如我們去看個究竟。”
  皇上開始還不信,不過在皇后的央求之下,還是跟皇后穿著貂裘去了麟王府看那傳說中的白龍。
  正走到湖邊,果然看見應豐應旭兩人在比武。
  皇后終于讓應豐的功夫展露在皇上的面前。
  看到應豐會功夫,皇上心里很不舒服。
  皇上之所以會不舒服,那還是要牽扯出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也就是蕭皇后的事情。
  蕭皇后賢良淑德,在皇后的位置上做了十幾年,贏得了百姓的一致認可,皇上也十分疼愛蕭皇后,尤其是嘉瑩也就是應豐的親生姐姐出生的時候,更是打破了有人惡意中傷皇后不會生育的傳言,嘉瑩兩歲的時候就被冊封了美善公主,取意跟自己的母親一樣美麗善良,而這一切又因為皇后的懷孕變得撲朔迷離。
  當時只是眾多嬪妃之一的王洛凝是蕭皇后的同鄉,蕭皇后自己得**自然不會忘記姐妹,每日在皇帝耳畔說王洛凝如何如何善良,王洛凝如何如何賢德,后來王洛凝果真當上了貴妃,可是,當上了貴妃卻始終要屈居蕭皇后之下,王洛凝不知感激,只是覺得蕭皇后總是在自己的面前顯威風,一次在御花園的時候,蕭皇后突然干嘔不止,王洛凝馬上猜到蕭皇后是已經懷孕了,她卻知而不言,還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幾日正好皇上去了別處親治水患,蕭皇后便想在皇上回宮之后再告訴皇上這個好消息,可是這卻被王洛凝設計上了。
  她先是找到自己的另一個同鄉——甘將軍,甘將軍是駐守邊疆的大將軍,幾月前因為殺了吐蕃的一個王子,便被召回了宮大加封賞,停留了幾日又駐守邊關去了。他同樣也是蕭皇后的兒時好友,王洛凝放了假消息出去說蕭皇后被幾個妃嬪逼宮,而且當時的宰相圖謀不軌,暗自招兵買馬準備趁皇上治理洪水之時奪取皇位,遠在邊疆的甘將軍聽說后馬上率領十萬大軍返回京城準備救皇后于水火手刃圖謀不軌的宰相。
  可是另一封秘信也同樣發給了治理水患的皇上,上面說蕭皇后跟甘將軍有奸情,并且一直私通,正準備趁皇上出巡之時帶領軍隊火速趕往京城,手刃駐守的宰相,奪取皇位,而且許諾蕭皇后還會是新皇后。
  皇上看到這封告密信的時候很不相信,可是王洛凝為了把事情傳的逼真,竟然找人化成白龍在洪水里翻騰,并且扔下一句話就是:“江山不保,啟朝罪人。”
  皇上本想看清楚那白龍,可是白龍潛入水底再也不見了,見此情景皇上提早了半月趕回了京城。
  剛剛回到京城,便見到甘將軍的軍隊駐守在城外,對著城池上的丞相叫囂著,丞相見駐守邊關的將軍帶著大隊人馬趕了回來,而且還沒有皇上的詔書,便死活不開城門,在王洛凝的多次挑撥之下,兩人已經在城頭對罵了幾天,而且甘將軍三番兩次想要攻城,而當時的蕭皇后卻被王洛凝下了迷藥一直昏迷,甘將軍擔心蕭皇后的安慰,在城下喊道:“把蕭皇后請出來,我見她沒事就回去。”
  丞相卻叫道:“你個亂臣賊子,蕭皇后豈能是你想見就見的?”
  “你為何總是推脫,一定是蕭皇后出了事。”甘將軍越說越急,一只弓箭放了上去,射掉了宰相的一只胳膊。
  宰相在城頭大罵并說自己誓死保衛京城,而此時王洛凝走上城頭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哭,甘將軍看了,更是覺得蕭皇后已經被害,他揮刀準備攻城,卻看見皇上的軍隊也在城外,皇上大聲斥責甘將軍圖謀不軌,可是甘將軍已經有口說不清,丞相見皇上提早回京,馬上開了城門出門迎接皇上,甘將軍見此情景便知道自己已經被人陷害。
  而此時蕭皇后也已經蘇醒,聽王洛凝說了甘將軍造反之事知道必有內情,便深夜去了死牢探監,卻被早已算計好的王洛凝又一次下藥將兩人赤身**呈現在皇上面前,皇上見了很是氣憤。
  蕭皇后已是有理說不清,便知道一定是王洛凝設計陷害自己,此時,皇后的孕吐已經相當明顯,蕭皇后告知了皇上肚里已經有了龍脈,可是在王洛凝的又一次挑撥之下,皇上覺得這個孩子很可能是甘將軍的,為了以絕后患,馬上下令把甘將軍處死,就這樣一代勇將甘將軍含冤而亡,而蕭皇后卻被囚禁冷宮,直到她把孩子生了下來。
  滴血認親之后,皇上知道,那或許真是自己的孩子,可是王洛凝卻假裝偶然提到自己曾經見過有一種人的血跟誰的都能融合,為了證明這一點,王洛凝派人調換了血樣,找了事先安排好的一對父子的血樣,再把應豐的血樣掉換成那兒子的血樣,再找了老父來做這個實驗,看見血都融合在了一起,皇上勃然大怒,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本想放蕭皇后自由之身,可是被王洛凝這么一攪和,皇上馬上下令廢除了蕭皇后永世打入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