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5-28)      人物簡介待續(05-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5-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35 守孝


  第一百三十五章守孝
  皇上派人把應豐送到靖王府的時候,交代說:“這個孩子不能學功夫,只能學禮義廉恥,不可爭強斗狠。”
  靖王爺對這件事也是有耳聞的,只是自己從來沒有告訴應豐他的母親是怎么被冤枉的。
  應豐被送到靖王府第五年,蕭皇后便死去了,臨死之前,他告訴皇上一件事情,就是甘將軍自幼就傷及要害,根本不能生育,自己不說出來也是怕兩個孩子被奸人所害,還有就是對甘將軍的一種尊重,可是蕭皇后等了五年,等來的卻是一日不如一日的身體,她在死之前說出了實情,只是希望自己死后再也不要受到冤屈。
  皇上聽了將信將疑,便秘密的派了心腹去查探,心腹稟告說:“甘將軍幼年時掉入冰窟多時未救,可是甘將軍體質異于常人,以至于保住性命,可是要害部位已被凍爛,所以不能男女之歡,更不能繁衍后代。”
  皇上聽后,想到甘將軍確實無髯,而且一直未有婚配,皇上便覺得事有蹊蹺,定是有人從中作梗,這得利之人顯而易見,就是王洛凝,王洛凝聽到風聲,趕忙裝作自責,要求撤去皇后之位。
  皇上問道:“你為何要朕撤去你的皇后之位?”
  王洛凝哭哭啼啼說:“我和蕭皇后本是比同胞姐妹還親的,她出了事我也沒有盡力補救,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沒有徇私,前幾天蕭皇后新亡,夢中她指責我沒有替她說情,雖然委屈,但是確實有悖姐妹情誼,若是這個皇后再做下去,恐怕無顏家鄉父老,她像是臣妾的姐姐,姐姐死了,子女又不在身邊,臣妾愿意替她的孩子守孝三年,并且不再踏入后宮半步,清清淡淡的皈依我佛,只是希望皇上能照看好應連,那臣妾也就沒有牽掛了。”說完王洛凝摘下頭冠,退去長袍,露出一副素衣來。
  皇上正是兩難抉擇,可是想到先皇后或許真是含冤而亡,雖然守孝是于理不合,但是應豐尚小,三公主嘉瑩早已入住外藩,皇上便同意了王洛凝的守孝之說,只是皇上并未提到三年之后王洛凝是否依然穩坐皇后之位,王洛凝很可能地位不保,可是王洛凝只想用自己的博人同情的眼淚度過眼前這一關。
  王洛凝回去收拾行裝,嘴角依然微笑,心腹的宮女問道:“皇后啊,您都要地位不保了,怎么還笑呢?”
  王洛凝挑了挑眉毛說:“誰說我地位不保?三年之后,我肯定還是皇后。”
  宮女不解,并且勸道:“皇后啊,皇上身邊佳麗三千,您一旦不在皇上身邊,皇上對您的感情是要淡,到時候皇后回來,皇上那里還會記得三年之前的感情?別怪奴婢多嘴,到時候您只是一個出家的尼姑。而且您不在八皇子身邊,他要怎么照顧自己啊?”
  王洛凝笑道:“有你替我照顧我還怕什么?三年之后你自然會知道為什么今日我會說皇上絕對不會撤掉我的皇后之位。”
  說完,王洛凝很是瀟灑的打開大門,門口三歲的應連撲了上來,不停的哭泣。
  王洛凝見到要跟應連分開三年,便也母性大發,抱著孩子痛哭,哭完之后,吩咐宮女好生照看應連,不允許他有半點閃失,宮女唯命是從......
  王洛凝果然在寺廟一呆就是三年,皇上身邊也有了新歡,就是馨貴妃,馨貴妃為人謙和溫柔,讓皇上想起死去的蕭皇后,便有意立她為皇后,王洛凝守孝結束,便打扮艷麗入宮復命,三年沒見到王洛凝,皇上確實有些生疏,本以為王洛凝會樸素平淡,可是三年沒見,王洛凝卻更加妖嬈,皇上正在猶豫之時,跑進來一個兩歲多點的小男孩,這個小孩雖然才兩歲,但是已經長得像四五歲的個頭,他拿著一根樹枝噼噼啪啪的打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喊著:“駕!駕!駕!”
  皇上龍顏大怒,問道:“這是誰家的孩子,竟敢在朕的寢宮放肆?”
  說著幾名侍衛上前就要拿住小孩,小孩用樹枝抽打著侍衛,竟然將侍衛們打的嗷嗷直叫。
  皇上更是大怒,拍案而起,這時王洛凝卻哭著說:“皇上啊,這是你的孩子啊。”
  皇上聽了愣在一旁問道:“你說清楚,這孩子怎么是朕的?”
  王洛凝說:“三年前臣妾已經懷有龍種,為了給姐姐守孝,臣妾一直不敢說,怕被世人認為臣妾不是真心替姐姐守孝,所以,臣妾除了庵里的師太之外誰都沒有說過,這孩子是長在庵堂的,所以性子野,臣妾平日無暇看管只為姐姐和他的孩子祈福,這孩子就如此野性,還望皇上不要怪罪。”
  “這?這真是朕的孩子?”皇上看著對著侍衛怒目圓睜的小孩,覺得有些地方還真是像自己。
  接著庵里的師太上前作證,并且說出孩子的生辰,皇上掐指一算知道這就是自己的孩子。
  皇上很是佩服王洛凝含辛茹苦的養育孩兒誦經念佛,這只能表現出王洛凝的一片赤誠,皇上被打動了,馬上恢復了王洛凝的皇后之位,并且對待八皇子應連格外溺愛。
  王洛凝雖然和她之前所預料的一樣,并沒有失去皇后的寶座,可是她卻沒有算到自己的應連因為被宮女們小心保護,處處**愛已經把應連變成了一個懦弱膽小的孩子,應連尤其懼怕打雷,每次打雷都要抱住宮女的腰睡覺,直到長大,王洛凝也沒有給他改過這個毛病來。以至于,那日在殿上封太子的時候,一聲巨大的冬雷竟然把他驚嚇至死,因為他的身邊沒有宮女可以抱,突然的驚嚇,讓應連斷送了性命。
  后來每次想到為蕭皇后正名,可是看到王洛凝,皇上又打消了念頭。王洛凝回宮之后,便有一年輕人闖入皇宮要求做大將軍,皇上問道:“你為何要做大將軍?”
  那人說:“我是將軍之后,必然要子承父業。”
  皇上問道:“原來你是將軍的孩子,那你父親是誰?”
  那年輕人道:“我父親就是甘將軍。”
  皇上聽了滿臉詫異問道:“你父親?甘將軍他,他是無后的。”
  年輕人笑道:“我豈能連自己的父親都能認錯?皇上且看,這塊玉佩正是父親送給我的。”
  皇上接過玉佩,看見那正是自己二十多年前傷給立了大功的甘將軍的,并且告訴他:“以后這塊玉佩就在甘家世代相傳吧。”
  見到玉佩皇上依然不信,接連問了甘將軍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而那年輕人卻一一作答毫無錯處。
  皇上打發了他回去,便又開始了凌亂的思索,他不知道誰對誰錯,明明甘將軍不能生育卻偏偏挑出來一個跟他如此相似的年輕人,還有甘將軍的家傳之寶,皇上思來想去就把應豐接回來的念頭又打消了。
  那年輕人自然是皇后秘密訓練的,并且找了易容大師為他易容,把他變得如同甘將軍再生。
  經過了幾年皇上徹底把應豐的事情給忘記了,可是二十年之后隨著應豐的到來,皇上又想起了他來,覺得很是對不起應豐,可是這卻讓王洛凝感到了深深的壓迫感,她想盡辦法處處派了眼線盯住應豐。
  應豐習武的事情讓皇上想到了甘將軍,雖然皇上可以斷定應豐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可是會武功的應豐又讓皇上心中刺痛,而且皇后還傳言應豐的王府里有白龍出沒,這又讓皇上想到了自己治理水患的時候那條白龍,白龍不是帝王的象征,金龍才是帝王的象征,民間有種說法出現白龍就要降下災禍,這是因為在人間的金龍,也就是皇帝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得罪了玉帝,所以玉帝派下白龍來警告金龍。
  雖然是迷信的說法,可是這的確是有記載的,當然,若是記載是什么黑龍或者綠龍那么皇上所見的也一定是那對應顏色的龍,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王洛凝做的。
  話說皇上回到宮中,王洛凝又是多番挑唆,說應豐是有意欺瞞皇上,應旭也太過憨直,還整日跟應豐混跡,怕應旭吃虧,皇上一聽,馬上招了應旭進宮問道:“應豐會功夫你早就知曉么?”
  應旭見剛才應豐發作,便覺得事有蹊蹺,馬上說:“兒臣知道是知道,只是七皇兄確實只是會些皮毛,剛才只是應旭跟他鬧著玩的。”
  皇上何等眼里,自然知道應豐的功夫在應旭之下,此時又見應旭袒護應豐便覺得應豐定然很有手腕,竟然讓應旭替他說話,應旭的憨直皇上也自然了解,皇后也明白皇上的秉性,皇上心里早已有數,皇上便道:“應旭上前聽封。”
  應旭慌忙跪下,皇上說:“朕特命應旭為護國大將軍,即日上任,即日起負責招募訓練軍隊,不得有誤!”
  護國將軍可是跟丞相平起平坐的,一個文官一個武官,這讓應旭絲毫沒有心理準備,怎么自己剛剛被撤職馬上又平步青云了?
  颯颯推薦:醉月吟風之作品《繚亂君心》前世情竇未開,今生桃花撲面。有人以江山為聘,許她千古承諾。有人舍榮華清譽,為她平安無憂。有人舉天下尊貴,博她傾城一顧。有人傾一世柔情,換她寸寸芳心。……云煙散盡處,荊棘漫布;華袂翩躚中,繚亂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