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38 賜婚


  皇上勃然大怒道:“你說朕不分青紅皂白?你們竟然為了藍寄柔王爺不是王爺,將軍不是將軍,朕怎么養了你們這樣的孩子?”
  皇上說完,突然暈了過去,眾人馬上跑上前去扶,可是老皇帝依然昏迷不醒。
  皇后守在皇上的床邊,眾位皇子和公主也都相繼趕來,十幾名太醫聚集在一起,討論著皇上的病癥。
  皇后指著應豐說:“都是你,你帶藍寄柔走就好了,干嘛還要來氣皇上,皇上已經再也經不起你們折騰了。”
  應旭上前扶住母親的肩膀說:“母后,不要怪七皇兄。”
  皇后指著應旭說:“還有你,你說你喜歡什么人不好,偏偏喜歡這個妖孽,母后替你操碎了心,你還不知道。”
  藍寄柔猶如眾矢之的,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她身上原發的,藍寄柔低著頭很是委屈。
  “咳咳,咳咳。”皇上似乎被吵醒了,皇后馬上撲了上去,哭著叫著:“皇上,你醒了,你醒了就好了。”
  可是太醫們卻頻頻搖頭,皇上看著眼前的這些兒女,突然問道:“嘉瑩呢?我剛才看見嘉瑩了,她來了,她來了。”
  嘉瑩就是七皇子的親生姐姐三公主,自幼便被送到外藩,和自己的母親弟弟相隔一方,現在她也應該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少婦了,只是她從未被允許進入京城,和應豐一樣,也有二十多年沒有見過自己的父皇了。
  皇上突然提起這個被人遺忘的嘉瑩公主,眾人都十分驚訝,都很奇怪皇上怎么會想起嘉瑩來。
  皇上看到周圍并沒有嘉瑩,他閉上了眼睛說:“你們都下去吧,應豐和藍寄柔留下。”
  皇后說:“你們還不快下去?讓皇上好生休養。”而自己還是坐在旁邊不動,皇上說:“你也下去。”
  皇后聽完很是不悅,還是一步三回頭的避開了。
  應豐跪在床邊哭著說:“都是兒臣不好,兒臣惹父皇生氣了。”
  藍寄柔也覺得因為自己害的這個老人跟兩個兒子差點鬧翻,也跟著跪下說:“藍寄柔絕對不是妖孽,以后藍寄柔一定規規矩矩的。”
  皇上說:“藍寄柔,你到底喜歡我的那個孩子?”
  藍寄柔被問得一驚:“我......”
  藍寄柔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藍寄柔,你知道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會是什么么?”皇上問道。
  “什么?”藍寄柔輕聲問道。
  “沒有殺了你,你不會給啟朝帶來國運。”皇上道。
  藍寄柔聽了,不免有些害怕,沒想到躺在床上的一國之君竟然整天惦記著怎么結果了自己,藍寄柔自己并不覺得是妲己或者是褒姒,自己只是任性了那么一點點,竟然成了霍亂朝廷的妖孽?
  皇上對應豐說:“剛才我見到你的母親和你的姐姐了,他們問我為什么要把你趕走,她們說她們受了很多苦,只是希望你好,希望我能好好對你,應豐你留下吧,擇日你跟藍寄柔舉行大婚。”
  皇上似乎對他們網開一面,藍寄柔更是驚呆了,應豐跪在地上:“謝父皇。”
  “皇上我......”藍寄柔著急道。
  可是皇上揮了揮手,說:“你們都下去吧,朕要休息了。”
  應豐拉著藍寄柔就出了門,不給藍寄柔解釋的機會。
  藍寄柔跟著應豐回到王府,應豐說:“父皇赦免了你的罪,現在你不用躲躲藏藏的了。”
  藍寄柔說:“可是我......”
  隨著啟文濤的一句話,藍寄柔又被打斷了。
  啟文濤拉著應豐說:“我有話跟你說。”
  就這樣,藍寄柔感到有口難言是多么的痛苦。
  啟文濤拉著應豐去了房間關上門,問:“計劃怎么樣?成功么?”
  應豐得意的拍拍啟文濤的肩膀說:“過幾天我就要跟藍寄柔大婚了,你說成不成功?”
  啟文濤拍著手道:“真是以身犯險啊,你先是裝作一個情圣,只為藍寄柔好,而且還肯放棄離王爺的位子,還為了藍寄柔說了自己對京城毫無感情的話,再次讓皇上覺得因為送你出京城而愧對于你,讓皇上減少戒心,頂多會覺得你是感情用事的人,而不是喜歡權位,然后再讓我放出風去故意讓應旭知道,憑他的性格,他一定不會推卸責任,而且聽說藍寄柔要大婚,也一定不肯罷休,所以你早早的帶著藍寄柔在皇上面前演了一出好戲,不但應旭還要感謝你替他頂罪,還會讓皇上覺得你很重情義,肯背黑鍋,不出賣兄弟,然后再把應旭的錯誤暴露出來,讓皇上對應旭失去信心,這樣皇上于情于理肯定不會讓你離開京城了,而且還對你有了更深的認識。”
  應豐拍著手說:“知我者文濤也。”
  “不過,那藍寄柔不就成王妃了?”啟文濤覺得藍寄柔真是走狗屎運。
  應豐說:“我說過魚與熊掌可以得兼。”
  “可是藍寄柔她上不了臺面,她的*很可疑,這樣的人當王妃不但會被人非議,還會影響你的。”
  應豐說:“還記得王碧瑤怎么嫁給方文宣的么?方家老夫人給了我主意,藍寄柔會很風光的嫁進麟王府。”
  “你要給藍寄柔什么身份?”
  “你說丞相的妹妹怎么樣?”
  “這,這不好吧?丞相是皇后的人,這誰都知道,而且我們跟丞相沒什么往來,他肯么?”
  “藍寄柔只有這種出身,我才能往上爬,文濤,并不是藍寄柔攀龍附鳳,是我們要利用藍寄柔來穩固我們的地位,如果藍寄柔做了丞相的妹妹,那么你說丞相還會站在皇后的一邊么?”
  啟文濤聽完拍手道:“對,好主意,這樣藍寄柔不但不能拖我們的后腿,而且還會做我們的橋梁,不過,九皇子也喜歡藍寄柔,他會不會......?”
  “你放心,應旭喜歡藍寄柔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做事有一個缺點,就是太光明磊落,像他這樣的人很好對付,而且還可以用藍寄柔牽制住他。”
  “藍寄柔會照做么?”啟文濤問道。
  “藍寄柔做了王妃無論怎樣她都要輔助他的夫君不是么?”應豐很是堅定。
  兩人的談話,突然被巨大的聲音打斷,藍寄柔把門踢開指著應豐道:“你竟然利用我,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方才藍寄柔見啟文濤拉了應豐去談話,本想在屋外等到兩人說完在找應豐談的,可是藍寄柔越聽越不對勁,干脆偷聽了起來,應豐的那些話,讓藍寄柔覺得自己像是一只皮影人,被人家擺來擺去,原本就不想嫁給應豐的藍寄柔,聽后更是氣惱了起來,她想到應豐之前的所作所為說不定都是計劃好了的,藍寄柔突然看清了應豐,或許世界上最虛偽的人就是他。
  應豐沒想到自己說的話竟然被藍寄柔聽到,不免有些尷尬,啟文濤笑著上前說:“你肯定是誤會了,我們沒有別的意思。”
  “不要說了,我都聽到了,我現在就離開王府,以后我們不再相欠。”藍寄柔說著就扭頭要走,突然她覺得自己的后背一熱,人就失去了知覺......
  等到藍寄柔醒來的時候,她躺在床上,手和腳都被綁了起來,床邊坐著應豐,藍寄柔大喊:“快放開我,快放開我。”
  應豐說:“你聽到的那些話不是真的,因為我喜歡你才會想要娶你,可是做我應豐的女人就要付出,難道你不想當王妃,難道你不想做皇后?”
  藍寄柔突然覺得應豐像是變了一個人,他以前的沉穩善良和那種安全感統統沒有了,有的只是一顆禍心。
  藍寄柔搖著頭說:“你懂得什么叫愛么?你把所有人都當做階梯,就算不是階梯的也把他們變成階梯,我不會做你的階梯,你放了我,你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我不想做王妃,更不想做皇后,我只想做一個老百姓,過平淡的日子,你放了我,好么?”
  應豐說:“我的確是沒有愛的人,我從出生那時起,我就沒有資格去愛誰,直到遇到了你,你是讓我第一個有心動感覺的人,只有你才有資格做我的王妃,只有你才有資格做未來的皇后,我是不會放你走的,我不會把你讓給應旭,我更不會把你送給方文宣。”應豐把’方文宣‘三個字說的格外重,接下來的事情,讓藍寄柔措手不及,他突然扒開了藍寄柔的衣服。
  藍寄柔大叫著:“你干什么,你走開。”藍寄柔白色的內衫都暴露了出來,隱約的從肩膀處還能看見粉色的肚兜。
  應豐扒開了藍寄柔的衣服,把整個身子都湊了上去,藍寄柔用捆綁住的雙手使勁的拍打著應豐的胸口,可是應豐就那么把胸口貼近,藍寄柔被壓倒了,應豐整個身體都壓在了藍寄柔的身上,藍寄柔使勁的扭著頭大叫著。
  應豐把手伸進了藍寄柔衣襟,那細滑的肌膚被應豐觸碰到了,藍寄柔一邊叫一邊哭:“你走開,求你,不要......”
  應豐用一雙大手輕輕的摸著藍寄柔的淚臉,他皺著眉頭說:“我是那么喜歡你,我哪里不好?”
  藍寄柔已經嚇的沒有了力氣,她只會抽泣著說:“求你,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