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5-28)      人物簡介待續(05-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5-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40 校場

藍寄柔的淚似乎更觸碰了應豐的自尊心,他把粥扔在地上,指著藍寄柔說:“難道你覺得我當不上皇帝?”
  藍寄柔搖搖頭:“我只想嫁給我想嫁的人,而不是嫁給權勢,你變了,你不是以前的七皇子了。”
  “我一直沒變,變得是你們,我對你這么好,可是你的心卻不在我這里,我忍你,我讓你慢慢接受我,可是我卻永遠比不上那個方文宣,他軟弱、無能、**、你說,你為什么喜歡他?”
  “他是身不由己的,他以前不是這樣的。”藍寄柔辯解道。
  “他也變了對么?可是他從來沒說過他喜歡你,他喜歡那些**的女子也不會喜歡你。”
  藍寄柔用堅定的眼神說:“這樣的后果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心甘情愿。”
  應豐越聽越氣惱,似乎藍寄柔已經頑固不化、冥頑不靈了,應豐嘆了口氣,然后笑道:“好,你喜歡他是你的事,父皇馬上就要下旨了,只要你做了我的王妃,讓我看到你有不軌的行為,我第一個斬殺方文宣。”說道這里,應豐做了一個咔嚓的手勢,這讓藍寄柔心頭一顫,藍寄柔祈求說:“天下女人千千萬,為什么?”
  應豐說:“你就和皇位一樣,只有一個,我應豐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如果得不到那這個世上還有什么可留戀的。”
  “還有友情、親情啊!”藍寄柔很想感化他。
  可是應豐卻嗤之以鼻:“友情?親情?我從出生開始就不知道什么是親情,我可以告訴你,我跟啟文濤之間也沒有感情,他從被靖王爺帶回來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替我和靖王爺做事,這是他的命,藍寄柔,這些只是你們女人的想法,千萬別想讓你的男人也去信奉,我應豐相信的只有一個字,就是‘權’!”
  屋頂上的探子把看到的統統告訴了皇后,皇后拍手叫好,她自言自語的說:“皇兒,你不愿意去斗,就讓母后來激發你的斗志!”
  校場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應旭正揪起一個士兵高高的舉在空中,士兵嚇得大聲求饒,殺紅了眼的應旭依然不放手,他將士兵在空中轉了三個圈,然后扔下了高臺,士兵慢慢爬起來捂住胸口不住的咳嗽,求饒道:“大將軍,不要打了,我快死了。”
  應旭瞪著眼睛指著士兵說:“在戰場上,敵人不會管你還有沒有體力,他們的目的就是殺死你,你認為我會放過你么?來人吶,把他拉上來重新打。”
  士兵已經快要虛脫,他央求道:“別打了,將軍,我還有老母妻兒,將軍我還不想死。”
  “不想死?不想死你來參軍?滾,給我滾回去。”應旭指著院外,士兵一聽,馬上摘下頭盔,踉蹌的跑了。
  應旭的貼身侍衛上前勸道:“將軍,可不能再戰了,你已經轟走了二十多個士兵了,而且最近將軍也沒好好吃飯,我怕將軍會倒下。”
  “閉上你的嘴,什么時候輪到你來說話,父皇讓我訓練他們,我要訓練強悍的軍隊,而不是一群怕死的兵,幾天沒吃飯算什么?我在山上困了半月,還不是一樣殺出重圍?”應旭很不服氣,他拍拍手指著一個士兵說:“你來。”
  那個士兵干脆嚇得直接跪倒說:“將軍,我老婆要生孩子了,我想回家。”
  應旭聽了,氣得抽出一根長矛狠狠的折斷,他說:“怕死的都滾,不怕死的留下。”
  瞬間士兵們都扔下武器,準備一一逃跑。
  “你們這是要做什么?逃兵么?來人吶都給我記下來,誰逃走了,加重他家的賦稅,若是立了功,免除賦稅三年。”說話的正是皇后,雖然是個女人,但是穿著拖地的紅色長袍款款而來,倒真嚇退了一些士兵,加上皇后剛才說的話,那些要跑的士兵統統跪下向皇后請罪。
  “母后你怎么來了?”應旭下了校臺,給皇后請安。
  皇后摸著應旭下顎的汗珠說:“你瘦了。”
  應旭說:“不是瘦了,是結實了,母后來兒臣這里有事么?”
  皇后輕輕的點了一下兒子的肩頭,因為,應旭實在太高了,皇后只能把手放到應旭的肩膀部位,皇后說:“母親看兒子是天經地義,怎么還非得有事才能來?不過母后找你確實有些事情。”
  應旭擦擦手說:“母后有何事就說吧。”
  皇后搖搖頭說:“母后不在這里說,是關于藍寄柔的,你想聽么?”
  “藍寄柔?”應旭把這三個字咬得格外清亮。
  皇后說:“要聽她的事,你先得陪我吃飯,吃飽了,我告訴你。”
  應旭,大手一揮道:“快,上包子。”
  聽說皇后要說藍寄柔的事情,應旭一盞茶的功夫竟然吃了二十個包子,吃完說:“飽了,母后快說。”
  皇后笑著說:“看來還真是藍寄柔才能治得了你,母后雖然不喜歡藍寄柔,可是既然應旭你喜歡,我也不能不把藍寄柔的遭遇告訴你了,母后也是女人,不能看著另一個女人就這樣毀了。”
  “母后你在說什么?藍寄柔很快就要和應豐大婚了。”說道這里應旭的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藍寄柔根本不喜歡他,你知道為什么藍寄柔寸步不出麟王府么?因為藍寄柔被應豐關起來了,不但虐待她,還不給她飯吃。”
  應旭搖頭說:“母后說笑吧?麟王可不是那樣的人,他溫文爾雅,怎么會做出土匪才做的事情來?據我所知,他為了藍寄柔都去求丞相認藍寄柔做妹妹。”
  “皇兒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母后說的對不對由你去考證,總之母后要告訴你,處處小心,千萬別低估了別人,他能這樣欺負藍寄柔就說明他是一個多狡猾多殘忍的人,母后也差點被他騙了,算了,你不信母后,母后也不強求你,只是可憐了藍寄柔那孩子,如果藍寄柔跟了你就不會有這樣的遭遇了,真不敢想象藍寄柔跟你一樣不吃不喝幾天以后還能不能等來大婚。”皇后說著說著竟紅了眼球,然后說:“我走了,別老吃包子,對身體不好,士兵也不想還沒在戰場上立功先被折磨死。”
  皇后不等應旭想問什么,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貼身侍女問道:“皇后,你說九皇子知道了以后會怎么做?”
  皇后笑道:“會怎么做?當然是來找我,應旭透明的跟一張宣紙一樣,他的心思我還不了解么?”
  果然應旭聽到了藍寄柔的遭遇,馬上緊張了起來,他提著酒壺親自去了麟王府,侍衛齊齊的攔住他,不讓應旭進王府,應旭也有所察覺,麟王府的戒備確實森嚴了,而且侍衛說:“九皇子不要為難小的們,麟王說過,有外人進來我們都要掉腦袋的,麟王還說,如有客來在大婚之日前來。”
  應旭聽了侍衛的話更是覺得里面一定有什么問題,便灰溜溜的被擋了回來......
  深夜,應旭一身夜行衣,偷偷的潛進麟王府,看見在一處無燈的房間外面竟然有三只小隊伍在來回的巡邏,應旭知道里面一定有秘密。
  和其他的探子一樣,應旭跳上了房頂,解開了瓦片,他果真看見了,黑夜之中藍寄柔手上腳上綁的白繩在黑夜里格外顯眼,趁著月光向下看去,應旭看見了藍寄柔凌亂的頭發和無助的眼神。
  應旭輕聲叫道:“藍寄柔,藍寄柔。”
  藍寄柔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馬上眼前一亮,她向上望去:“你是誰?”
  “我是應旭,你為什么會關在這里?真是麟王把你關起來的么?”
  藍寄柔道:“快救我出去,我不想嫁給他。”
  應旭說:“果真是他把你關起來的,他為什么要這樣做?”
  藍寄柔聽到應旭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便壓著火氣道:“先救我出去再說吧。”
  應旭一拍腦袋也對,現在不是嘮嗑的時間,應旭解開房瓦,準備跳下來的時候,突然外面有人喊:“誰在上面?有刺客快放箭!”接著兩只巡邏部隊都舉著火把和弓箭對準了屋頂上的黑衣人。
  嗖!嗖!嗖!數只弓箭齊齊的朝著應豐射過來。
  應豐左右兩刀,驅散了許多射向他的弓箭,可是憑應旭的功夫再好,他也對付不了這數百只的弓箭,應旭對著藍寄柔喊:“你等著,我會再來救你的。”說罷,自己就遁去了。
  藍寄柔望著瓦礫的一角,她看到了天上的月亮,月光順著掀開的瓦片照亮了她的眼睛,她說:“一定要回來救我啊。”
  應豐得知有刺客潛入,而且還是在藍寄柔的房子上面活動,應豐馬上提高了警戒,他把藍寄柔轉移到了密室里,這讓藍寄柔叫苦不迭,密室本就不透風,而且轉移到了密室,這讓應旭更找不到她了。
  應豐憑著領頭的侍衛對黑衣人的描述,知道一定是應旭做的好事,可是眼下,自己還沒有拿到皇上選大婚之日的詔書,這一切都有可能成為變數,啟文濤擔心的問:“怎么辦?被應旭知道了。”
  應豐皺著眉頭,狠狠的將拳頭擊打在廊柱上說:“沒有人能破壞我娶藍寄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