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41 三公主(一)


  第一百四十一章三公主(一)
  應旭回了宮中,他本想把應豐囚禁藍寄柔的事情告訴皇上,可是皇上卻已經病入膏肓,滴水不進,這時候朝中一片混亂,所有的孩子都回來看自己父皇最后一面,六公主和十皇子也從舅舅家被急詔回來,還有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女人也站在皇上的榻前,有人問:“這人是誰?”
  可是沒有人知道那個女子是誰,她一身素衣,穿著猶如街頭婦女,可以說十分寒酸,在眾位皇子和公主的面前大失顏色,甚至還有人以為她是哪里的嬤嬤,揪著她的衣領就要讓她離開,可是那女人力氣很大也很固執,竟然沒有人能再趕走她。
  直到皇上慢慢的蘇醒,他環顧圍繞在自己**前的兒女,他看到那中年婦女,突然坐了起來:“你是我的三公主?”
  說道這里,在場的人全部嘩然,有人嘰嘰喳喳的問道:“這就是三公主,她不是嫁娶外藩了么?就算哪里再窮,也不能穿成這樣啊。”
  還有人說:“皇上的詔書還沒到外藩吧?而且守城的侍衛也沒有看見過她的詔書,公主入城怎么也應該成群的丫頭跟隨。”
  頓時大家對這個中年婦女猜疑聲起。
  皇上老淚縱橫,他似乎真的覺得站在眼前的就是三公主嘉瑩,就是那個只跟她有過三年父女情誼的女兒,這時那女人也忍不住了,撲倒在自己父皇的懷里說:“我就是嘉瑩啊,我就是嘉瑩啊。”
  皇上摸著嘉瑩的頭:“父皇對不起你,父皇并沒有把你忘記,父皇一直記掛著你。”
  “那父皇為什么不召嘉瑩回來?”嘉瑩這一問,讓皇上有些尷尬,是啊,怎么說也是自己的女兒,現在想想為什么非得把嘉瑩送出去?在宮里做她的美善公主也不會礙誰的事,這個女兒自己扔了二十多年,是皇上最愧對的人。
  應豐從外面進來,他因為忙婚禮的事情所以到的比較晚,應旭在一旁瞪著他,本想發作,可是被身邊的母后揪著衣袖,示意他不要亂來,又看看了皇上,意思是說:現在皇上病重,不要鬧事,有什么事情私下里說。
  應豐自然看見應旭瞪著自己,可是他視若無物,他叫著那個女人:“姐姐,皇姐!”
  嘉瑩轉過頭去,看見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正朝著自己走來,他長相英俊,頗有幾分像蕭皇后,嘉瑩撲上去:“弟弟,你一定是我的親弟弟。”
  “姐姐,我終于見到你了。”應豐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姐姐,可是那種親生的血緣和同樣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痛苦遭遇,讓應豐并不覺得生疏,反而覺得她很親切,應豐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對自己的姐姐訴說,兩人抱在一起,在場的人好不感動。
  皇上虛弱的說:“嘉瑩,你回來吧,我馬上派人去外藩通知她們,讓你留在京城陪我,陪我走完......”
  皇上還沒說完,皇后就上前一步哭著說:“皇上您不會的,您不會的,您還要活一萬歲呢。”
  雖然這句話很虛偽,可是還是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在場的所有人都跪了下來說:“皇上萬歲,皇上萬萬歲。”
  皇上聽完竟然大笑道:“萬歲?我連五十年的江山都沒坐完,想我一生竟然有許多遺憾,其中有三大遺憾讓我終生難忘,第一:就是嘉瑩,我的美善公主被我送去外藩早早的嫁人;第二,就是應豐,剛剛出生就被我送去齊都,跟著靖王爺生活,這第三,第三就是,我不該不相信你們的母親蕭皇后,我知道,她一定是無辜的。”
  聽到這里,王皇后的表情很不自然,可是皇上并不管她怎么想,只是一個勁的后悔,一個勁的想道歉,可是作為帝王,他們是不會道歉的,甚至,他們沒有道歉的權利,這很可能被史官寫進史書然后被千萬代的人去嘲笑,去評判。
  嘉瑩說:“父皇,我不回去了,我死也要死在這里。”
  皇上點著頭說:“好好。”
  剛一說完就吐了一口鮮血,太醫上前把著脈卻一個勁的搖頭,皇后問道:“皇上怎么樣?”
  太醫說:“皇上是積勞成疾,所以才會吐血。皇上......”太醫還沒委婉的說出皇上快不行的時候,皇上揮揮手說:“朕知道了。”
  兒女們個個低著頭落淚,皇上說:“你們先下去,我要跟應豐和應旭談點事情。”
  皇上一說,眾人馬上明白皇上很快就要立太子了。
  等到眾人出去,只留下應豐和應旭,可是二人都不想多見對方一眼,剛才是有好多人遮掩,可是現在兩個情敵站到一起不免有些眼紅。
  可是皇上卻不知道他們的事情,皇上說:“你們知道我留你們要做什么么?”
  兩人皆搖頭,應旭搖頭是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可是應豐搖頭卻是在掩飾內心的興奮和喜悅。
  皇上說:“我講要在你們中間選出一個太子,他將會成為大啟朝的皇帝。”
  應豐應旭兩人皆不做聲,只是默默的站著。
  皇上看看兩人的表情又說:“應旭你太莽撞,又缺少智謀,可是你卻赤膽忠心,將來會是個肯為民的好皇上。”聽到皇上兩個詞,應豐惡狠狠的瞪了應旭一眼,心想:“不會父皇要把皇位傳給他吧?”
  皇上又對應豐說:“你沉穩機智,以后一定能促進民族融合,國家會越來越強大。”聽到這里應豐似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可是皇上的最后一句話卻讓應豐大吃一驚,皇上說:“可是朕始終都看不透你。”
  最后皇上擺擺手說:“你們再讓朕想想,朕一定要撐過這幾天去,朕要為應豐做件事情,就是親眼看著他成婚,應旭啊,不要怪父皇偏心,因為你的大婚恐怕父皇是等不及了,對了,應豐,朕還沒下詔吧?”
  應豐聽后馬上點頭說:“父皇,您沒下詔,兒臣不敢成婚。”
  “來拿紙筆來,我要寫詔書。”
  “父皇!”聽到皇上要寫下詔書,應旭馬上喊住皇上,皇上呵呵笑道:“應旭啊,該面對的始終都要面對,你們兩人都喜歡藍寄柔,可是卻只能有一個娶她,應旭,以后讓你母后給你物色一個更好的女人吧,你下去吧,朕寫完詔書就要休息了。”
  應旭本想說什么,可是眼看自己的父皇已經體力不支,應旭也就不好再說什么了,默默的退了下去。
  誰知道一出門,眾位大臣就涌了上來問道:“皇上跟九皇子說了什么了?”
  應旭看不慣這群見風使舵的官員們,便瞪著他們也不說話,只是自己沖開了一條路,氣呼呼的走了。
  應旭的舉動讓大臣們猜疑:我說,皇上一定不會把皇位傳給九皇子的,你看他臉上沒有喜悅之情,竟然有些憤慨,而且七皇子到現在都沒有出來,恐怕七皇子才是我們未來的皇帝啊。”
  在官員之中的王大人聽了馬上灰溜溜的回去找自己的妹妹王皇后商量事情去了。
  等到應旭拿著詔書出來的時候,先前的那群大臣們又涌了上去,看見應旭得意洋洋便覺得未來的皇帝一定選出來了,而且手中還拿著詔書,一定是立太子的詔書,以丞相為首的馬上上前去恭賀道:“恭喜麟王賀喜麟王。”
  應豐說:“感謝各位關懷,正月初六應豐和藍寄柔大婚,大家一定要到場啊。”說完自己笑呵呵的走了。
  聽了應豐的話,大家一頭霧水,明明說的是太子之位,怎么又提到大婚的事情了?這又讓大臣們好生猜疑:難道皇上沒有立太子?
  丞相覺得自己的舉動太過明顯,便馬上收斂了起來說:“我知道今日皇上會下旨賜麟王大婚,看來我們的太子還要等嘍!”說著自己就踏著官步走遠了,現實應旭再是應豐然后是丞相的話,這讓這群愛順著風跑的小草官員們滿頭的問號,沒辦法,大家只得散去。
  應豐走到宮門口,看見三公主正在那里等著他,他連忙下轎,三公主說:“我有事情要跟你講,你有空么?”
  應豐點點頭說:“姐姐我們回王府再說吧。”
  可是應豐卻覺得姐姐似乎表情凝重,他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應豐跟姐姐回到王府門口,剛到門口,侍衛便馬上把應豐圍了起來,應豐嚇了一跳,厲聲道:“你們這是干什么?你們是要造反么?”
  領頭的侍衛說:“我們是來抓她的。”侍衛指指嘉瑩。
  應豐奇怪的問:“你們抓她做什么?”
  侍衛道:“啟稟麟王,她是我們王府里的婆子,今日竟然扔下活計逃跑,被人告發,我們正準備去找她,沒想到她自己倒回來了。”
  應豐聽了大驚失色,他轉過頭去問著姐姐:“姐姐。你是王府的婆子?”
  侍衛聽到麟王叫那婆子做姐姐,更是奇怪,只見嘉瑩很淡定的說:“我一直都是麟王府的婆子,只是你從沒有見過我,我以前只能偷偷的看你,卻不能跟你相認!”
  應豐問:“為什么?你不是一直在外藩么?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