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142 三公主(二)


  第一百四十二章三公主(二)
  三公主此時已經迷離了雙眼,似乎是在回憶什么,她說:“其實我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回來了,我自幼長在外藩,他們知道我是被大啟遺棄的孩子,所以他們從來沒有把我當做公主看待,我在那里幫他們放牧,喂羊,他們像對待奴隸一樣對待我,我二十一歲那年,按照慣例就要嫁給外藩的太子了,可是太子并不喜歡我,太子早早的娶了別的女子,本來我想在那里就這樣孤獨的過一輩子也不錯,可是他們卻要把我嫁給一個傻皇子,我不從,他們就逼我,不給我飯吃,后來我就逃了出來,他們追我到山崖邊下,我就跳了下去,可是你皇姐命大,皇姐沒有死,被人救了,而他們以為我死了,所以他們就不敢稟告父皇,就這樣,我又回到了京城。”
  應豐聽了,他狠狠的攥起拳頭說:“我一定要替皇姐報仇!”
  三公主又說:“我自己偷偷的跑回來之后,一直隱姓埋名,過著平常的日子。原來我是想就這樣茍活在京城的,可是直到那天我遇見了你,那天我看到你在金鋪外面跟一個女人說話。當我聽到別人喊你七皇子的時候。我知道我的弟弟還沒有死。那一刻,我多想認你。可是我不能那樣做。如果我和你相認的話他們就會把我送回去。”
  “皇姐可以私下來找我啊。”應豐道。
  “我本想找你的,可是我卻發現你的背后總是有人盯著你,我知道我的皇弟也不好過,一定是一直被別人監視,我不想連累你,所以,我放棄了和你相認的念頭。”說到這里,三公主撫著應豐的臉說:“我只要看著我的皇弟好好的就行了。所以我就進了王府。做了一個婆子,每天我都可以給皇弟做飯,皇弟每天都有吃我做的飯。”三公主很是滿足的微笑。
  應豐聽完后便哭著說:“原來我的皇姐就在我身邊,我卻還不知道。我把皇姐當作下人使喚,是我不對。皇姐,現在你回來了。你就安心的住在王府,以后沒有人敢欺負,也沒有人會把你送回去。”
  三公主聽完,含著淚不住的點頭。
  應豐替皇姐擦著眼淚說:“皇姐,過兩天我就大婚了,你的皇弟要成家立室了。”
  三公主,聽到這里。突然臉色變了,她說:“藍寄柔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這幾天是我給她送的飯。皇弟啊,你可不能這樣。你把她囚禁起來,她的心也不會屬于你的。”
  應豐的臉色陰沉,他說:“皇姐,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三公主拉著弟弟的手說:“不管怎么樣,你也不能那樣做,你這樣跟強盜土匪有什么區別?”
  應豐拿著詔書,對三公主說:“父皇的詔書都已經下來了,全啟朝的人都知道藍寄柔是我的王妃,藍寄柔只能嫁給我。”
  三公主搖著頭說:“、我給藍寄柔送飯的時候,聽她說過你和她的事,你知道要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是多么的痛苦嗎?難道我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么?”
  應豐說:“皇姐,第一我不是傻子,第二。”說著應豐輕聲說:“第二,我是太子的人選,以后我就會是皇上,就算不做皇上我也是王爺,我能給她地位和名譽。”
  三公主拉著應豐的手說:“皇弟,女人要的不是這些,她們要的是愛,你懂么?”
  應豐突然顯得很不耐煩,他說:“姐姐,我們不要討論這些,藍寄柔太傻太笨,等她嫁給我,自然就不會這樣了,皇姐,我們剛剛見面不要談論這么掃興的事情了,走,我帶你參觀我的王府,還有我要給你換一身行頭,讓你做回真正的三公主。”
  三公畢竟和弟弟有二十多年沒見了,她并不了解弟弟的脾氣秉性,見他不肯放手,也就不想多說什么了。
  三公主是流落在外的苦命公主,而且基本上是有名無實的公主,所以她的氣質和行為都不想是公主的做派,見到人也總是低著頭,而且看起來也比實際年齡老很多,有幾個下人從三公主身邊路過,竟然嘲笑她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應豐聽了馬上怒斥了多嘴的丫鬟們,三公主勸道:“應豐,她們說的也沒錯,每個人的活法不同,那些華麗的外表并不能代表什么,皇姐現在很開心,自從進了王府就一直很開心,因為皇姐每天都能見到自己的弟弟。”
  應豐看著如此善良的姐姐,想到她近二十多年的遭遇,讓應豐心里陣陣痛楚......
  應旭果真去找了王皇后,王大人已經把應旭怎么從皇上屋里出來的事情告訴了王皇后,王皇后正閉目養神,應旭的舅舅也站在旁邊。
  還沒等皇后說什么,王大人就跑上前去問道:“應旭啊,皇上到底跟你說什么了?有沒有說立太子的事情。”
  應旭搖搖頭,王大人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問道:“妹妹啊,這皇上眼看就要不行了,我們得想辦法啊。”
  應旭說:“太子當不當無所謂,我現在只想求母后一件事情。”
  皇后慢慢睜開眼,她笑著說:“好,母后答應你。”
  應旭驚訝的問:“我還沒說,母后就知道什么事情?”
  皇后說:“還不是藍寄柔的事情?”
  應旭急忙問道:“難道,母后有辦法么?”
  皇后說:“我可以幫你救出藍寄柔,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應旭毫不猶豫的說:“母后請講。”
  “你要當上太子,母后就把藍寄柔救出來。”
  “什么?太子?父皇是不可能冊立我為太子的。”
  聽到這里,皇后輕輕的把頭轉了過去,然后揮揮手說:“我累了,你當不上太子,就只能讓藍寄柔嫁給應豐了,這藍寄柔的命就是太子妃的命,哎,我無能為力。”
  應旭撲在皇后的**邊焦急的問:“母后難道兒臣當不當太子對你有這么重要么?”
  皇后側過臉來說:“對我有什么重要的?你當不當太子對藍寄柔倒是很重要,你當上太子以后你想要藍寄柔,應豐還敢不給你?聽說初六他們就要大婚了,我估計皇上冊立太子一定會在初六之前,所以藍寄柔的生死就看你的了,我相信藍寄柔絕對不會心甘情愿的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恐怕又是一個紅顏薄命嘍!”
  應旭聽著母后的話,半天沒做聲,想了一會問道:“母后我該怎么辦?我怎樣才能當上太子?”
  聽到應旭終于肯掙太子之位的時候,皇后和王大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皇后馬上坐了起來,認真的說:“想要當太子就要出京城。”
  “出京城?母后此話怎講?”應旭很是不解。
  “你聽說最近在南邊出現了一支軍隊么?”
  “是的,母后,我聽說過,開始這支隊伍不足百人,后來竟然壯大到五千多人,他們的背景卻沒有人知道,但是兒臣敢肯定他們不是吐蕃人。”
  “母后也覺得這支部隊絕對不是吐蕃人,但是我們周圍的小國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軍隊的,這只軍隊猶如從天而降,他們個個驍勇善戰,我們的將士死傷無數,而且他們已經占領了一座小城,這件事情你父皇也知道,在他病前,他一直在部署怎么鏟除他們,現在他病了,也就放下了。”
  “母后,兒臣做不做太子跟這支部隊有什么關系?”
  皇后說:“大有關系,只要你肯聽母后的,你就一定能當上太子,藍寄柔也一定不會嫁給應豐,你愿意事事都聽我的么?不能有一點違背。”
  聽了皇后如此說話,應旭覺得很是尷尬,自己的母親居然會問孩子愿不愿意聽自己的,應旭想了想說:“只要能救出藍寄柔我愿意聽母后的。”
  皇后笑道:“母后不信,你一直都是大將軍,母后可不信一個大將軍愿意聽一個女人的話。”
  “母后,你是兒臣的母親,您不是普通的女人,兒臣一定聽您的話。”應旭多少有些巴結的嫌疑,要叫以前恐怕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指揮他。
  皇后說:“你發誓。”
  “母后,我是您的兒子啊,難道連您自己的兒子都不信么?”
  皇后搖搖頭說:“事關重大,我必須讓你發誓。”
  應旭指天發誓到:“我應旭萬事都聽母后的,如有違背,天打雷......”應旭還沒說完,皇后馬上說:“你說,如有違背,藍寄柔不得好死,你永遠都不能跟她在一起。”
  “母后,這......”皇后確實抓住了應旭的弱點,似乎看出藍寄柔就是他的死穴。
  “你不肯就算了,我也不指望你了,就讓藍寄柔嫁給應豐去吧,反正她怎樣都是太子妃,就算死了,墓也在我們皇家。”皇后使出了激將法,這讓應旭咬著牙發誓道:“如有違背,藍寄柔不得好死,我永遠不能和藍寄柔在一起。”
  發完誓,皇后才松了一口氣說:“來,我告訴你該怎么做。”
  皇后伏在應旭耳朵上小聲耳語,應旭不住的點著頭,聽完,應旭說:“好,母后,兒臣馬上去辦。”
  說完如一陣旋風一樣消失了......
  王大人悄悄的問道:“妹妹,你說他以后還能聽你的么?”
  皇后說:“那得看藍寄柔在她心里有多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