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45 決戰

因為新皇登基,所以應豐和藍寄柔的婚禮被推遲到了午時舉行,可是登基盛典,還未開始,便有侍衛報告說:“在五里之外發現軍隊。”^~&~&首發-~-@-
  應豐探得是應旭的軍隊,啟文濤道:“看來他是回來掙奪皇位的。”^~&~&首發-~-@-
  應豐笑道:“憑他還能跟我爭搶皇位?他有勇無謀,我們不要管他,準備我的登極大典。”^~&~&首發-~-@-
  應豐絲毫不把應旭放在眼里,而啟文濤提醒說:“我們京城的軍隊只有萬人,跟應旭的那是不相上下,而且應旭帶領的都是自己的老部下,而且勇勇善戰,恐怕京城里的兵力并不能阻擋應旭。”^~&~&首發-~-@-
  “怕什么?皇后還在我們手里。”^~&~&首發-~-@-
  啟文濤又道:“現在皇后是皇太后,萬萬不能在沒登基之前有所閃失。”^~&~&首發-~-@-
  啟文濤的提醒猶如一道道的窄門,逼得應豐沒有辦法,只得站上城樓意圖說服應旭退兵。^~&~&首發-~-@-
  應豐對應旭說道:“我們曾經是好兄弟,今日的事端恐有人從中作梗,不妨你自己將進城,我們好好商議。”^~&~&首發-~-@-
  應旭指著應豐:“你人面獸心,你為了娶藍寄柔,一直囚禁著她,讓天下人知道豈不笑話你?”^~&~&首發-~-@-
  應豐道:“藍寄柔將會是我的皇后,怎么還能囚禁她?真是天大的笑話,難道你出師無名了么?竟然用藍寄柔來做名堂。應旭快快投降,你還是我的好兄弟。”^~&~&首發-~-@-
  “呸!誰稀罕做你的兄弟,你速速把藍寄柔放了。”^~&~&首發-~-@-
  應豐笑道:“原來你是癡情種,一切都是為了藍寄柔,我的皇弟,你何必這樣呢?把事情鬧得這么大,不怕遺臭萬年么?”^~&~&首發-~-@-
  應旭大刀一指:“攻城!”^~&~&首發-~-@-
  士兵們見是皇城,竟然沒有人有所動作,這時袁長虎大喊:“今日誰斬殺了昏君,誰就能當上將軍。”^~&~&首發-~-@-
  此話一出,倒引來不少勇士,尤其是那些誓死跟隨應旭的士兵們更是力大無窮,抱著樹樁拼命的擊打的著大門。^~&~&首發-~-@-
  應豐見勢頭不妙,應旭是死了心跟自己干,啟文濤勸道:“要不把藍寄柔放了?”^~&~&首發-~-@-
  應豐道:“放了藍寄柔我不就是認輸了么?何況我放了藍寄柔他再提要求怎么辦?”^~&~&首發-~-@-
  啟文濤說:“這么僵持也不是辦法,我們得想想計策。”^~&~&首發-~-@-
  應豐道:“你想辦法給我守住,只要我舉行了登基大典,他就是亂臣賊子。”^~&~&首發-~-@-
  啟文濤說完便帶著弓箭手,在城池上擺好陣勢,誓死力保應豐完成登記大典。^~&~&首發-~-@-
  京城里面正舉行登基大典,城外便是血影刀光,兩方激戰之下,死傷無所,有從城池上掉下的士兵,也有還沒開始攻城就被射死的士兵,應旭和袁長虎,爬上了城頭跟啟文濤廝殺,場面十分壯烈......^~&~&首發-~-@-
  而皇后也接到了應旭的動向,當她知道應旭攻城的時候,她對著鏡子笑道:“只有我的兒子才是未來的皇帝。”^~&~&首發-~-@-
  藍寄柔也聽到了廝殺聲,她正在被幾個嬤嬤按住,梳妝,打扮,喝下一些補品,勉強能支持的說話,藍寄柔問道:“是什么聲音?”^~&~&首發-~-@-
  一個嬤嬤道:“聽說是九皇子殺回了京城,想要篡位。”^~&~&首發-~-@-
  “什么?九皇子?他怎么可能想要奪權呢?”藍寄柔十分驚訝。^~&~&首發-~-@-
  嬤嬤道:“那個皇子不想當皇帝啊,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首發-~-@-
  藍寄柔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應旭不會是因為我吧?^~&~&首發-~-@-
  大典的最后一項就是應豐穿上龍袍祭天,就這樣,在廝殺聲中,應豐艱難的完成了祭天,成為了大啟朝的又一代皇帝。^~&~&首發-~-@-
  應旭聽到了號角,那號角意味著新皇已經登基......^~&~&首發-~-@-
  馬上將要舉行的就是應豐和藍寄柔的婚禮,藍寄柔被披上了長長的喜服,當她被扣上皇冠的那一刻,藍寄柔只覺得自己是在夢里,她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馬上就要從一個現代人變成一個古代的皇后,說不定還會留在史書之中,可是藍寄柔并不喜歡當今的皇帝,她默默的流著淚,但是沒有人管這個皇后高興不高興,就這樣,淚水被一條紅色的蓋頭遮了起來。^~&~&首發-~-@-
  應旭和袁長虎帶著將士殺進了皇宮,新皇正跟藍寄柔行拜禮,應旭喊道:“藍寄柔,你不能跟他結婚。”^~&~&首發-~-@-
  可是藍寄柔口中已經被人塞了麻核桃,她現在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她用力的把自己的蓋頭扯下,應旭和所有人看到的是一個淚人。^~&~&首發-~-@-
  應豐在一旁輕聲提醒道:“小心方文宣的腦袋。”^~&~&首發-~-@-
  是啊,方文宣,這正是藍寄柔無奈的原因,為了方文宣,她別無選擇,而應旭的出現,多少讓藍寄柔看到了希望。^~&~&首發-~-@-
  “快行拜禮,拜禮結束,你就是皇后了。”應豐提醒道,并不管,手執大刀的應旭。^~&~&首發-~-@-
  突然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不能行拜禮。”^~&~&首發-~-@-
  說話的正是方文宣,他手中一把長劍,威武的拿在手中。^~&~&首發-~-@-
  “方文宣,你也跟著搗亂么?快把他就地正|法。”說著幾個士兵上前就要刺他。^~&~&首發-~-@-
  藍寄柔突然嗯嗯的叫著,意思是:不要傷害他。^~&~&首發-~-@-
  應豐見狀說:“先,先把他抓起來,我先對付應旭。”^~&~&首發-~-@-
  幾個侍衛兩三下,便把手無縛雞之力的方文宣給抓了起來。^~&~&首發-~-@-
  藍寄柔沒有想到,方文宣竟然會出現,她知道,方文宣心里是有自己的,看著方文宣那視死如歸的眼神,藍寄柔彷佛看到了周俊豪在婚禮上對神父所說的誓言。^~&~&首發-~-@-
  應豐指著侍衛說:“給我擋住他,我要跟藍寄柔拜禮。”^~&~&首發-~-@-
  侍衛聽到圣旨,馬上一起蜂擁而上,應豐使勁按著藍寄柔的頭準備行拜禮,可是藍寄柔死死的抬著頭不肯底下。^~&~&首發-~-@-
  眼見應旭殺死了最后一個抵擋他的侍衛,應豐顧不得藍寄柔了,抽了一把長劍跟應旭廝殺開來,兩人的開戰真正的開始了。^~&~&首發-~-@-
  藍寄柔被兩個嬤嬤押在一旁,說也不能說,動也不能動,只得看著兩人廝殺,方文宣在一旁叫道:“放開她,你們放開她。”可是方文宣自己都生死難料,嬤嬤們用蓋頭把藍寄柔的臉繼續擋住。^~&~&首發-~-@-
  藍寄柔突然覺得后面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兩個嬤嬤的手也松開了,藍寄柔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推了出去。^~&~&首發-~-@-
  藍寄柔跟著一個人跑,因為臉上有蓋頭,所以她只能看著腳下方寸的土地,也不知道來人是誰,只是被她揪著跑。^~&~&首發-~-@-
  等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來人摘下她的蓋頭說:“沒事了,你自由了,你快走吧。”^~&~&首發-~-@-
  藍寄柔并不認識那人,那是一個年輕的姑娘,藍寄柔思索著自己所有的記憶,她斷定自己沒有見過她,藍寄柔口中的麻核桃被那人取出,自己只能含糊的問:“你是誰?這是怎么回事?”^~&~&首發-~-@-
  “我是三公主的人,三公主趁亂把你換了下來,你快走吧。”^~&~&首發-~-@-
  藍寄柔問:“三公主是誰?”^~&~&首發-~-@-
  那人說:“還記得給你去送飯的婆子么?她就是。”^~&~&首發-~-@-
  說道這里,藍寄柔才想起來,這幾天自己被應豐關了起來,都是這個人來給自己送飯,這人也經常勸道藍寄柔:“多少吃點吧。”^~&~&首發-~-@-
  可是藍寄柔為了明志,死也不吃,倒是跟這人感覺特別有緣,有時還能跟她聊聊天。^~&~&首發-~-@-
  藍寄柔沒想到給自己送飯的竟然是三公主,她接過一套宮女的衣服,換下了喜服,可是藍寄柔并不能就這樣走了,因為方文宣還在里面。^~&~&首發-~-@-
  藍寄柔偷偷的溜了回去,混在宮女中間,應旭跟應豐兩人打的不可開交也不分勝負,這時候皇后突然來了,她大喊:“應旭啊,你一定要殺了他,你殺了他,你就是皇上了。”^~&~&首發-~-@-
  應旭聽了母親的助威,他更是使足了力氣,應豐眼看就要不行了,已經開始抵擋不住來自應旭的力量,他突然轉向藍寄柔,用刀指著藍寄柔的脖子說:“你敢往前一步,我當場刺死她。”^~&~&首發-~-@-
  刀抵在蓋著紅蓋頭的三公主的脖頸上,應旭并未停止攻擊,他反而大步的往前沖去,應豐,突然一刀劃開了三公主的手臂,鮮血從三公主的手臂上流了出來,喜服也被紅色的液體濡|濕了一片,可是三公主并不做聲,應旭紅著眼大叫:“你竟然拿藍寄柔做擋箭牌,你這是真正愛她么?”^~&~&首發-~-@-
  聽了應旭的話,應豐突然一愣,是啊,自己傷害了最愛的人,為的是保自己的命,應豐說:“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殺了她,你什么都沒有。”^~&~&首發-~-@-
  應旭說:“藍寄柔啊,你看看吧,你身邊的人并不愛你,他只愛他自己,危急關頭,竟然拿你來保他的命。”^~&~&首發-~-@-
  看見應旭猶豫,皇后大喊:“快殺了他,你現在不殺他以后他就來殺你,他不會傷害藍寄柔的,他只是嚇唬你。”^~&~&首發-~-@-
  應旭看看皇后,他正猶豫著要不要聽母后的話,可是眼前的藍寄柔手臂的鮮血已經滴了下來,自己是攻還是退?^~&~&首發-~-@-
  袁長虎道:“快殺了他,否則你和藍寄柔都活不了。”^~&~&首發-~-@-
  袁長虎的話讓應旭又上前幾步,應豐見狀,驚慌的拿刀抹了三公主的脖子,血從她的脖頸噴出,她倒在了地上......^~&~&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