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46 三具尸體

三公主倒在地上,血從脖頸處流出來,臉上依然蓋著紅蓋頭,應旭扔下刀叫到:“你,你殺了藍寄柔?!”
  應豐似乎自己也沒料到在情急之下,自己果真會傷害到藍寄柔,他驚慌的半跪著念叨:“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方文宣也奮力掙脫了兩名侍衛跑到三公主的身邊,三個男人的居然都圍在了一起,毫無力氣再爭斗,他們輕輕的叫著:“藍寄柔!藍寄柔!”
  可是那人似乎毫無反映,三公主依然蓋著紅蓋頭,誰也不敢揭開她的蓋頭,誰也沒有勇氣看到藍寄柔死去的樣子,應豐拉著她的手,似乎還能感覺到她手中的溫度。
  啟文濤這時候從后面襲來,還沒等皇后喊出:“小心。”的時候,啟文濤已經將刀刺入了應旭的后背,應旭毫無防備的被啟文濤從左側肩膀刺穿了,皇后大叫一聲昏厥過去,應豐看著應旭倒在地上,他的眼睛瞪得很圓,像是要吃了自己,應豐扶著應旭叫到:“應旭,應旭。”
  應旭的血染紅了他的鎧甲,這時候,藍寄柔跑了出來,她哭著跪在應旭面前,大家都震驚了,看見穿著宮女衣服的藍寄柔再看看躺在地上蓋著紅蓋頭的女人,應豐自言自語道:“她是誰?”說著揭開了那人的蓋頭,當看到自己的皇姐也就是三公主嘉瑩躺在地上的時候,應豐仰天大叫:“不,三皇姐,不!”
  應豐的典禮變成了葬禮,應旭虛弱的拉著藍寄柔的手說:“還好...你...還活著。”
  藍寄柔看見應旭那穿胸的道口不住的往外噴血,藍寄柔嚇得想捂又不知道怎么止住那奔流的鮮血,藍寄柔只是哭,應旭看看應豐道:“求你,求你...放過藍寄柔,她...她不屬于你,也不屬于...我。”
  應豐呆呆的看著三公主的尸體,他自言自語到:“我錯了么?我錯了么?”
  “九皇子!”隨著藍寄柔的大喊聲,應旭的緊握了藍寄柔一下,然后慢慢的落在了地上,藍寄柔再也感覺不到來自應旭的溫度,應旭死了,三公主也死了,整個大殿都是尸體,啟文濤見眾人毫無防備,他又靠近了藍寄柔,就在啟文濤動手要刺藍寄柔的時候,方文宣機敏的反映了過來,他用手臂擋住了啟文濤的刀,方文宣的手臂被劃開了一道口子。
  “你為什么要殺藍寄柔?為什么!”應豐咆哮著沖了過去,狠狠的用自己的匕首扎進了啟文濤的心臟。
  啟文濤沒料到應豐竟然會這樣對自己,他笑,他大笑,啟文濤忍著劇痛指著藍寄柔說:“她是誤國的紅顏禍水,她得死,她得...死!”藍寄柔看見啟文濤指著自己倒在了地上,殿上,又多了一具尸體。
  外面下起了鵝毛大雪,雪很快就掩蓋了殿外士兵的尸體,而殿上也已經血流成河。
  應豐看著自己的親人朋友都這樣死去,他崩潰了,他毫無力氣的跪在地上,雙手支撐著身體,悔恨的眼淚滴在地上。
  藍寄柔對著三公主叩了三個頭,說:“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三公主,死的人就是我。”
  應豐對著藍寄柔大吼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你走,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你走!”
  藍寄柔默默的站起來,往殿外走去,方文宣追去,幾名侍衛擋住方文宣,應豐說:“放他走,也放他走!”
  應豐擺擺手,似乎這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藍寄柔呆呆的走在前面,看著滿城的尸體,藍寄柔是含著淚走完的,方文宣跟在藍寄柔的身后,看著她無力的緩行,藍寄柔問自己:“這一切都是因為我么?三公主的死,應旭的死,甚至是啟文濤的死,都是因為我么?”
  她感到天旋地轉,那鵝毛的大雪拍打著自己的臉,藍寄柔仰起頭,看見那飄落的大雪像是旋渦一樣,要把自己旋入。
  藍寄柔眼前一黑,暈倒在宮門口,她只聽見方文宣似乎叫了自己一聲,然后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等藍寄柔醒來,她已經呆在方家的暖屋了,老夫人也在旁邊,老夫人說:“你醒了?”
  藍寄柔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可是她對那些恐怖的畫面還是記憶猶新,方文宣從屋外進來,他說:“你剛才暈倒了,是我把你背回來的。”
  藍寄柔聽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紅腫的眼睛再一次被眼淚給刺痛,老夫人勸道:“世事難料,現在你自由了,不要太傷心。”
  是啊自由了,換回來的自由卻是三個人的生命,甚至是用那鋪滿街頭的尸體換回來的,藍寄柔好生自責,似乎自己還能感覺到血的溫度。
  方文宣端著一碗熱湯說:“來,喝吧!”
  可是藍寄柔一點胃口也沒有,她推了推遞過來的熱湯,老夫人說:“我們出去吧,讓她休息一會。”
  方文宣關上門扶著母親出來,老夫人問:“你有什么打算?”
  方文宣說:“現在她那里都不能去,只有我們方家可以收留她,難道母親要趕她走么?”
  老夫人說:“她是我們方家的丫頭,我自然不會讓她走,只是王碧瑤會怎么想?”
  方文宣說:“一切由我來處理吧。”
  老夫人自言自語道:“好,你來處理吧。”
  方文宣走進屋里,王碧瑤正背對著自己,似乎在生悶氣,方文宣說:“就讓藍寄柔住下吧。”
  王碧瑤說:“不行,她不能留在這里,她是禍害,她或害死多少人了?我可不想她來禍害我們方家。”
  方文宣說:“她現在孤苦無依,你不能見死不救。”
  王碧瑤道:“她留下可以,但是你得發誓你不能對她有任何感情。”
  方文宣猶豫了一會,還是點了點頭說:“只要你讓她留下。”
  就這樣,藍寄柔又成為了方家的丫鬟,她依舊做著原來的事情,只是因為她的故事,讓許多小丫鬟都不敢跟她說話。只有李婆子和巧兒是她唯一的朋友......
  不久從皇宮傳來消息,王皇后瘋了,應豐沒有賜死她,只是在北苑給她安了處地方,讓她頤養天年。
  隨著應旭的死和皇后的瘋似乎讓許多事情都成了謎團,沒有人知道,應豐的母親在二十多年前到底遭遇了怎樣的陷害,應豐過一段時間就會去探望王皇后,他算是替應旭盡一份孝道,每次應旭詢問過去的事情時,王皇后總是一邊說一邊唱:“我只是不能男兒身,讓多少亡魂為我鋪就皇后路......”
  應豐回去之后便把皇上的遺照給燒毀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成帝的路上又有多少人犧牲流血,應旭是這樣,啟文濤是這樣,還有許多許多的啟朝將士也是這樣,袁長虎一直被關押在死牢,可是應豐卻一直沒有發落他。
  藍寄柔以為安穩的生活就要開始了,她剛剛忘記之前的陰霾,可是隨著一個人的出現,這一切又亂了......
  藍寄柔跟巧兒一起去買綢緞,路上藍寄柔給巧兒買了一支冰糖葫蘆,兩人走到胡同口的時候,藍寄柔突然聽見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喊她的名字。
  藍寄柔慢慢的尋過去,之間一個穿著黑袍蒙著黑面紗的女人在叫自己。
  藍寄柔讓巧兒先回去,自己去找了黑袍女人。
  “你認識我么?”藍寄柔問道。
  黑袍女人用極其沙啞的聲音回答著:“我認識你,藍寄柔。”
  藍寄柔問:“老婆婆,我有什么能幫你的么?”
  “老婆婆?”黑袍的女人似乎很驚訝藍寄柔這樣叫她,隨后便笑道:“我不需要人幫,我看你是挺需要人幫的。”
  藍寄柔疑惑道:“怎么說?”
  黑袍女人說:“你在方家,王碧瑤是不是整天欺負你?”
  說道這里,藍寄柔回想起自己回到方家之后,王碧瑤整天給自己臉色看,而且還在她的飯里放沙子,在她的洗臉盆里涂辣椒粉,因為這樣,藍寄柔的眼睛三天都紅紅的。
  藍寄柔問:“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我的事?”
  黑袍女人說:“你以后自然會知道。明天這個時候還在這里相見,你不會失約吧?”
  藍寄柔覺得自己似乎從沒答應過她自己會來,可是人家都這樣說了,藍寄柔點點頭道:“好,明日這里相見。”
  藍寄柔回到方家,整日思索著那個黑袍老婆婆到底是誰,可是她的記憶里始終沒出現過那么蒼老的聲音。
  第二天藍寄柔如約而至,那女人依然一身黑袍,這讓藍寄柔更覺得她十分神秘,女人說:“很久以前,我在方家丟了東西,我要去找。”
  藍寄柔問:“丟了什么?我去幫婆婆找。”
  “你是找不到的,這個東西只有我能找到,只是麻煩你幫我進方家,那東西對我很重要。”
  藍寄柔想了想說:“方家不許外人進的,若是我帶你進去是要受罰的。”
  黑袍女人聽了十分沮喪,她默默的低著頭,藍寄柔聽得出她很無奈:“好吧,那就不麻煩你了。”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跟著老公去穿越豆豆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