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47 神秘婆婆


  第一百四十七章神秘婆婆
  看著老婆婆一瘸一拐的背影,藍寄柔突然心軟了下來,她叫到:“你等等,那,那東西對你真得很重要么?”
  老婆婆回過頭來,眼里似乎含著一絲的希望,她說:“我不要了性命也要找到它!”
  藍寄柔雖然只能看見她的眼睛,但是藍寄柔讀懂了,她對那份東西的執著.
  藍寄柔偷偷的把老婆婆藏在巧兒的屋里,對婆婆說:“千萬不要讓別人發現你,否則會趕你出去的。”
  藍寄柔雖然很想知道她要找什么,可是這畢竟是人家的**,自己也不好過問。
  老婆婆,就這樣住下了,她白天躲在巧兒的屋里,晚上才出來尋找她的東西,畢竟是不知底細的人,藍寄柔吩咐巧兒好生看著老婆婆。
  這天晚上老婆婆出現在下人房,這可嚇壞了那些小丫頭,尤其是小祥,拿了一根木棒驅趕著這個恐怖的老人,藍寄柔聞訊而來,老婆婆的事情敗露了,她也只好解釋一番,說這個是來投奔自己的親戚,因為年老體弱無依無靠所以才把她安置在方家。
  這件事情被王碧瑤知道后,便死抓著不放,她跟老夫人說:“她只是個丫鬟,還是我們好心收留她的,她居然把方便當隨便,隨隨便便的就帶了陌生進來。”
  老夫人想想也是,便找了藍寄柔給她一些銀子,希望她趕快勸老婆婆走。藍寄柔自然知道銀子在老婆婆眼里遠沒有自己失去的東西值錢,似乎這請神容易送神難。
  這天晚上,王碧瑤又鼓動方文宣把老婆婆轟走,她說:“藍寄柔帶來那人,只能看見眼睛,你知道她是男是女?而且今天我看見她趴在我的窗戶邊上,沒把我嚇死,如果她再這樣神出鬼沒,我早晚要瘋掉,我見到她就心神不寧,一個藍寄柔已經夠了,難道還要**她所有的落魄親戚么?”
  方文宣被王碧瑤好生煩了一通,最后決定再讓老婆婆住三天,三天之后就趕她走。
  第二天白天的時候,老婆婆又走到了小祥的屋外,依舊喜歡扒著門窗往里看,正在換衣服的小祥嚇了一跳,還有幾個小丫頭嚇哭了,尤其是辛兒,本來膽子就小,大白天的往窗戶邊那么一看,突然看見一雙黑洞洞的眼睛瞪著自己。
  小祥實在忍受不了了,便抄起掃把把老婆婆的打了一頓。
  藍寄柔知道后,十分生氣,便和小祥去理論,藍寄柔自從回了方家還沒和別的丫鬟說過一句話,婉兒和小祥見了藍寄柔只是能躲就躲,藍寄柔見了她們十分尷尬,平日里也是低頭走路,直到老婆婆被小祥欺負,藍寄柔才第一次和她們正面對話。
  “她是老人家,你也打,你還有沒有人性?”
  “我當然有人性,因為我沒有害過人,哪像你,害死了那么多人,以為不說當我們不知道,那些因為你而死的人,人家家里多少老人,你在這里假惺惺,裝什么裝。”小祥言辭激烈,絲毫不顧及藍寄柔的感受。
  藍寄柔眼前又蹦出了那下雪的畫面,哀鴻遍野,滿地的尸首,藍寄柔哭了,一句話也不說。
  直到婉兒拉著小祥離開,藍寄柔才想起來自己是來做什么的,藍寄柔知道自己無法面對那一切,那天的事情她恨不得在記憶中完全抹去。
  老婆婆在方家已經住了三天了,三天來老婆婆趁著沒有人在,就到處找自己的東西,藍寄柔關心的問道:“東西找到了么?”
  老婆婆點點頭說:“快找到了,我在這里打擾他們很久了,我該走了。”
  藍寄柔驚訝的是,這些天老夫人和方文宣都來找老婆婆希望她能離開,可是她就是不走,沒辦法,藍寄柔才想親自來勸走她,現在老婆婆東西找到了,她真的該走了。
  (方家門口)一襲黑衣的老婆婆回頭張望著什么,似乎對方家很是留戀,藍寄柔送別道:“這里有些銀子,你先拿著,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難就來找我。”
  老婆婆十分感激,說道:“你真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我走了。”說著老婆婆就要轉頭。
  在離開的那一霎,藍寄柔突然問了一個問題:“你和方家是什么關系?”
  因為藍寄柔總覺得老婆婆是來過方家的,不止是來過還相當的熟悉,因為老婆婆走路的時候都不需要別人帶路,就像回了自己家一樣,熟門熟路的她還能說出以前那地方本來不是魚塘而是砌成的假山,因為方家缺水,所以在那里開了一塊魚塘,還有她知道小祥和王碧瑤的名字,甚至辛兒的名字都知道,這些事并沒有人告訴她,似乎方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她都認識,這讓藍寄柔諸多猜測。
  老婆婆笑道:“我只是來我該來的地方,去我該去的地方,現在我沒什么留戀了,一切都要結束了,藍寄柔以后我們還會再相見的。”說完老婆婆詭異的一笑,便蹣跚著離開了。
  藍寄柔在門口一直張望著等到老婆婆的身影在遠處只剩下一只黑點兒的時候,藍寄柔才關上大門,‘以后再相見’是什么意思?難道她還要再回方家么?
  一切的謎團擰成了一股麻繩,在藍寄柔的心里糾結著,不過這并不影響藍寄柔的日常工作,只是閑暇時候想想罷了,因為藍寄柔領來了不速之客讓王碧瑤覺得藍寄柔是想證明一下自己在方家的地位,這幾天更是折騰她,一會讓她冒雪去買豆腐腦,買回來嫌涼了,又讓藍寄柔去買熱粥,買回來嫌淡了,在王碧瑤不停的折騰之下,藍寄柔終于實現了現代女孩的夢想——腿細了。
  可是惡人總有惡人磨,這幾天王碧瑤心神不寧,總感覺背后人跟著她,她嚇得門也不敢出,她經常做惡夢,常常在半夜被嚇醒,她夢見有人來追她,開始是個小姑娘,后來小姑娘就變成藍寄柔帶來的老婆婆了,而且經常感覺在窗邊有一只空洞的眼睛望著她......
  王碧瑤的干爹王員外要過生日了,方家可不敢怠慢,早早的就給親家張羅打點,萬事俱備,只等生辰。
  午時,王碧瑤款款而來,假惺惺的來給干爹拜壽,其實王碧瑤并沒有見過幾次這個干爹,只是在成婚之前住在王家一陣子,并且王員外明著不好說,暗地里跟夫人說:“她一個**女子,能不見她就不要見她。”
  王碧瑤也有自知之明,自從嫁給方文宣,她從未回來過,只是逢年過節,老夫人會以王碧瑤的名義送來些燕窩魚翅之類。
  王碧瑤算是第一次回門,卻顯得相當熟絡,似乎這真是她以前的家,王員外也不多想,只要有禮收收,王碧瑤想怎樣就怎樣。
  “丞相大人到!”王碧瑤聽到門口的小廝通傳,嚇得把手里的茶壺都砸在了地上,老夫人扯著王碧瑤跟王員外說:“歲歲平安。”
  王大人也不好發作,自己壽宴竟然出這種狀況,心下也不是很樂意,王碧瑤卻亂了心神,她見了丞相如同老鼠見了貓,自從小吉死后,自己再也沒有見過他,王碧瑤本來可以忘記,誰知道,這丞相大人連王員外的生辰都來了。
  王員外見丞相大人都來給自己賀壽,臉上更是笑開了花,前幾天自己送去請柬,呂棟還說自己沒空,沒想到今天這么給自己面子,王員外拉著王碧瑤一起去迎呂丞相。
  呂棟見到王碧瑤的那一刻,臉上似乎抽搐了一下,再見王碧瑤時,呂棟覺得王碧瑤比以前豐盈了許多,雖然是冬天,但是臉頰紅紅,猶如一只盛開的牡丹。
  呂棟對王碧瑤半秒的失魂落魄是沒有人能看出來的,但是王碧瑤卻能感覺得到,她便裝作有事,去廚房幫忙了。
  方文宣和老夫人正和別人敘舊,也沒空管這個王家的大小姐,一切都是那么順利的進行,直到大家酒足飯飽之后,王家請來了一個班子上臺上去唱戲,唱完《五女賀壽》之后,班主又送了一臺新戲,據說沒有人聽過,王員外更是開懷,大家能在王員外的壽宴上聽到新戲可以說是一飽耳福。
  新的故事總是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大家并不關注這班子的唱腔,更注重的是新戲的故事情節。
  老夫人見王碧瑤還在廚房,便讓方文宣去找王碧瑤一起來欣賞新戲,王碧瑤極不情愿的被方文宣拉了出來,而恰巧坐在王碧瑤旁邊的正是呂丞相,兩人對視一眼,王碧瑤馬上把眼睛移開,裝作很仔細的聽戲。
  這時,一個帶著面具的女人走了出來,她是臺上唯一一個帶著面具的女人,她腿腳很不靈便,但是還能蹣跚著演戲,她出場的時候是嗚咽著出場,大家由此推斷,她一定是個悲慘的角色。
  當整部戲演到一半的時候,呂棟和王碧瑤臉上極不自然,因為他們演的故事正是王碧瑤在山崖上鞭打小吉的情節,有的人竟然為小吉而慟哭起來,這讓整個壽宴蒙上了一層灰蒙蒙的霧氣,藍寄柔似乎也看出了端倪,正狐疑的時候,臺上的人突然把面具摘掉,這時臺下一片騷亂,與其說臺上站著的是一個女人,不如說臺上站著的是一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