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48 鬧劇

那女人面目猙獰,除了眼睛半睜著,臉上沒有一處好地方,深深淺淺的疤痕猶如許多峽谷的重疊,又如干涸的土地。
  膽小的女人嚇得驚叫起來,膽大的也皺著眉頭不敢多看兩眼。
  那女人說:“我就是戲里的女人,我是方家的丫鬟,我叫小吉。”
  藍寄柔聽了驚訝極了,她以為小吉已經被丞相救走了,看到戲里的劇情,藍寄柔知道,小吉現在的樣子都是因為王碧瑤。
  王碧瑤瘋了似地指著臺上的小吉說:“你別胡說,我根本沒有打小吉。”
  那女人輕輕哼了一聲:“我早料到,你不會承認的,所以我才讓藍寄柔帶我回方家找證據。”
  “什么?你是那個老婆婆?”藍寄柔看到她蹣跚的腿,才想到原來她就是那個穿著黑袍的老婆婆。
  王碧瑤還是不肯承認,她說:“你肯定是藍寄柔找來誣陷我的,我怎么會跟一個下人過不去?”
  小吉指著她說:“因為你氣我害死了你肚中的孩子。”小吉說完,臺下一片喧嘩,老夫人似乎想到了自己未出世的孫子,說:“我的孫子啊,孫子啊。”
  小吉道:“老夫人,你不要傷心,因為,那根本不是你們方家的骨肉,她肚子里的還是是丞相的。”
  大家驚訝的看著呂棟,呂棟指著小吉說:“你不要血口噴人,她是我的弟妹,我們怎么會有不倫的事情?”
  似乎現在重點已經不是王員外的生辰了,而演變成方家的一場鬧劇,大家都關注著事情的發展,方文宣說:“她肚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小吉你不要亂說。”
  “方大少爺,是小吉不好,小吉現在才告訴你,以前沒告訴你是我還對丞相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他能救我,現在我要揭發他們的罪行,大家來看看吧,這就是他們通信的證據。”小吉從懷里掏出了一摞信紙,遞給方文宣看,王碧瑤見狀就要上去搶,可是被戲班的人制止住了。
  方文宣越看越激動,最后他終于了解了整個過程的真相,方文宣指著王碧瑤說:“你竟然......”
  “文宣,不要聽他們亂講,她是騙你,我根本沒有跟丞相有私情,那孩子就是你的。”
  “夠了,那晚你把我灌醉,對于那晚的事情,我還有些疑惑,現在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方文宣指著信說到。
  “文宣,那不是我的錯,是丞相逼我的,文宣。”王碧瑤,看見證據擺在面前,她只得求情。
  老夫人狠狠的閃了王碧瑤一耳光:“這一巴掌是給你這個水性楊花蛇蝎心腸的女人的。”
  “婆婆......”王碧瑤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不要叫我,文宣我們走,方家沒有她這樣的兒媳。”說完老夫人就帶著方文宣走了,藍寄柔也跟在后面,還不住的回頭看著滿臉憤恨的王碧瑤。
  此時丞相早已經趁亂溜走,偌大個場子,大家都對著王碧瑤指指點點,小吉走下臺去說:“我對不起你的,我還了,你對不起我的,你也還了,我們各不相欠!”說完小吉蒙上面紗和戲班的人也走了,大家看完了戲也都三三兩兩的議論著散了場,只有王員外跟夫人在一旁捶胸頓足:“這叫什么事啊!”
  王碧瑤只是跪著哭,哭的很傷心,邊哭邊自語道:“文宣,不要我了,文宣不要我了!”
  老夫人和方文宣回了方家,看到小吉站在門口,老夫人上前摸著小吉的手說:“孩子受苦啦。”
  小吉搖搖頭說:“小吉相信天理循環,一定是我以前做錯了許多事,所以上天要這樣懲罰小吉,小吉只想求老夫人原諒,小吉錯了。”
  老夫人點著頭,看著小吉似乎**間長大,老夫人拉著小吉進了方家的大廳,小吉跟老夫人一起坐著,婉兒和小祥很快就聽到了那些傳言,便跑著來看個究竟,再次看見小吉的時候,她們抱頭痛哭,小祥一個勁兒的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啊,我還拿著掃把打你。”
  小吉說:“我只是想看看你們過的好不好,我好想你們。”
  婉兒不忍看小吉的臉,她說:“我們上次沒去送你一程,你不會怪我們吧?”
  小吉摸著淚說:“怪,當然怪,當時只有藍寄柔去送我,那時候我知道什么叫以德報怨,我對不起藍寄柔,那一刻我就想對她說對不起,只是我一直沒機會說。”
  說著小吉轉向藍寄柔跪了下來,藍寄柔受**若驚,馬上扶起小吉說:“舉手之勞,不要這般客氣。”
  小吉說:“藍寄柔替我跟丞相求情的事情我都知道,可是誰知道王碧瑤卻不肯放過我,逼著丞相把我交給她,我死了不要緊,那一刻,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活著回來,告訴你們真相,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老夫人嘆了一口氣,說:“小吉,你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怎么會在戲班呢?”
  小吉說:“當時我**懸崖的時候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可是我卻被一根樹枝給掛住了,后來我就昏了過去,醒來以后才知道,我被好心人救了,后來我就在他的村子里養傷,可是臉上的傷疤卻始終好不了,小吉也不能總在人家家里蹭飯,后來村里路過了一個戲班,他們聽說了我的事情之后便收留了我,還讓我演我自己的角色,其實我本不想讓這件事情公諸于世,我只想茍且偷生的活著,直到那天,我在馬路上看見了藍寄柔,她跟王碧瑤一起出門,王碧瑤一直都在欺負她,我實在看不下去,就跟班主說了藍寄柔的事情,后來班主說,藍寄柔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我不能置之不理,而且我一直隱瞞王碧瑤跟丞相的事情也是對方家的不忠,在班主的鼓勵下,我們安排這次計劃,正巧王員外的生辰請的戲班是我們的戲班,所以,我們就......”
  說道這里,老夫人看看藍寄柔,老夫人說:“藍寄柔,我一直是誠信向佛的,你再一次驗證了好人有好報這個事實,阿彌陀佛。”老夫人捻著手里的念珠,念叨著。
  而方文宣卻一臉痛苦,知道自己的妻子懷的是別人的孩子,恐怕沒有一個男人可以當做沒事發生。
  藍寄柔也一直關注著方文宣的表情,藍寄柔跪下說:“老夫人,藍寄柔請您原諒,其實,其實藍寄柔也知道二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是丞相的。”
  老夫人聽了生氣的問道:“那你為什么不說,難道你要看我們文宣戴綠帽子么?”
  藍寄柔直搖頭,她說:“我知道的時候,二少奶奶已經流產了,一個女人失去了孩子是多大的打擊,她已經夠可憐的了,如果我說出來,那不就是雪上加霜么?而且,我覺得二少奶奶還是喜歡大少爺的,所以我就沒......”藍寄柔膽戰心驚的還沒說完。
  方文宣突然扯起藍寄柔大吼道:“你們都知道,都知道我戴了綠帽子,就是沒有一個人告訴我,你們想瞞我到什么時候,為什么,為什么要騙我?”
  藍寄柔被扯的生疼,他知道方文宣此時心里一定很難過,藍寄柔只是心疼的落淚,老夫人見狀馬上拉開方文宣,說:“文宣啊,你冷靜點,事情已經發生了,也無法挽回,既然我們知道王碧瑤是個什么樣的女人,我們方家也不能留她。”
  方文宣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似乎覺得今天只是一場夢,躺在自己身邊的女人竟然是壞過別人孩子的,方文宣怎么也不能相信這一切。
  可是事實終究是事實,方文宣還是垂頭喪氣的走出了大廳,老夫人對藍寄柔說:“藍寄柔去看看大少爺,別讓他做傻事,這孩子一根筋,你勸勸他去。”
  是人都能看出來,老夫人想撮合藍寄柔和方文宣,藍寄柔卻沒多想,因為她真的很擔心方文宣。
  雪又下了起來,方文宣落寞的走在街上,街上只有三三兩兩的人,但是他們都在指點著方文宣,似乎王碧瑤的事情就一中午的時間便傳遍了整個京城,藍寄柔跟在方文宣后面,看著他的背影,卻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
  而方文宣也知道藍寄柔一只跟在后面,方文宣突然停了下來,這讓緊跟其后的藍寄柔撞了方文宣一個滿懷,藍寄柔一只道歉,卻一只手捂著額頭,因為她剛剛正好撞在了方文宣懷中的一只懷表,方文宣掏了出來,那是他準備送給王碧瑤的禮物,因為再過兩天也是王碧瑤的生辰,方文宣問道:“疼么?”
  藍寄柔見方文宣還會正常的說話,便笑著說:“不疼。”
  方文宣看著雪地里的藍寄柔,他覺得,一直一直都在自己身邊的的確就是藍寄柔,她像是冬日里堅強的冬梅,不屈不撓的一直在自己身邊,方文宣,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摸著藍寄柔撞紅的額頭,兩人碰觸到的時候似乎雪和時間都在那一刻靜止了,聽不到任何聲音,可是就在這時,卻傳來了極其熟悉又刺耳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