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4 誰是嬌嬌

夫子對方文宣說教一番之后,藍寄柔也開始佩服他了,方文宣聽的很認真,似乎是唯命是從的那種。
  老夫子走后,方文宣,搖著扇子說:“夫子講的句句在理。”
  藍寄柔想:方文宣,你不會現在就要去找李慕慈贖罪吧?
  藍寄柔站在一邊,她沒想到書童就沒每天站著,她站的腿酸、腳麻、全身難受。
  這時從屋外進來一個人,這人藍寄柔也認識,他就是那天晚上跟方文宣一起的人,方文宣叫道:“黃兄,你來啦。”
  那人看起來也算挺拔,只是兩道八字眉讓人看了不舒服。
  那人看看藍寄柔問道:“這就是你的小書童?”
  “正是。還不見過黃兄。”
  “黃公子有理。”
  “你這書童長的倒是比方兄還俊俏。”
  藍寄柔心想:那當然了,我可是長得不賴。
  “但是他沒我陽剛。”方文宣竟然時刻的抬高自己貶低別人,確實藍寄柔的女聲每次說話都要刻意的掩飾回去,但是又不經意間的讓人覺得比較女氣。
  “那是,那是,他那里能和方兄比呢。”
  “黃兄,今天你來晚了,沒聽夫子說男人該三從四得的事情。”方文宣似乎意猶未盡。
  “三從四得?”黃公子用手摸摸方文宣的額頭,方文宣用扇子擋了回去,黃公子說:“方大少爺,您沒事吧?你怎么學女人三從四德?你不會是要對那李慕慈什么責任吧?別忘了你還一直沒碰過她呢。”黃公子道出了秘密。
  藍寄柔突然得知老公是清白之身,她心里只想著:這么說老公還是我的?太好了,老公,原來你沒有出軌!藍寄柔正滿心歡喜,方文宣說:“李慕慈嫁進來兩年了,只是有個名分,老太太整天催著她要孫子。”
  “方兄,我理解你,只是那李慕慈實在是沒有嬌嬌姑娘好。”說道嬌嬌那姓黃的突然眉毛上挑把嘴咧得很大,很像藍寄柔用過的一個QQ頭像,藍寄柔見了那模樣就想揍他。
  嬌嬌是誰?嬌嬌到底是誰?此時的藍寄柔的靈魂已經出竅,她幻想著自己正揪著方文宣的衣領,她恨不得拿著那把折扇敲碎他的腦袋,原來他每天想的都是一個叫嬌嬌的?這么俗氣的名字究竟是誰呢?
  方文宣一聽嬌嬌果然緊張了起來,他拉住黃公子的袖子悄悄地說:“不要在我家里提嬌嬌。”
  藍寄柔斜著眼睛瞪著方文宣在心里默念道:好你個方文宣來到古代凈學會這金屋藏嬌的事情了。看來嬌嬌不在方府,那她會在那里?
  黃公子拉著他問:“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找她?”
  方文宣想了想說:“算了吧,今天夫子剛教了我為夫的規矩。”
  “你對夫子還真是唯命是從,我就不喜歡聽他的說教。”黃公子也搖著折扇但是他絕對沒有方文宣搖的瀟灑。
  “我要溫課了,黃兄還是回去吧。”方文宣似乎是聽到他對夫子的不敬有趕人的意思。
  “你要是不去,那我去了。”黃公子要走。
  原本坐下的方文宣馬上站起來拉著要走的黃公子說:“替我把這個交給嬌嬌姑娘。”說著方文宣從花瓶里取出一副畫,他交給黃公子。
  “你怎么不親自交給她?”黃公子打開了畫軸,藍寄柔在他們身后張望著,只是他們都太魁梧擋住了她一半的視野。藍寄柔只看到那女人的上半張臉,柳葉眉丹鳳眼,一看就是狐貍精的樣子。
  藍寄柔低語:”方文宣啊方文宣,我怎么就不知道你還有這么好的繪畫天賦呢?”
  方文宣說:“這畫一定要親自交給嬌嬌小姐。”
  “知道啦,方兄我走啦。”黃公子踏出門去,藍寄柔也跟著他走了。
  藍寄柔卻被方文宣吆喝回來:“你去那里,快回來。”
  她灰溜溜的又跑了回來,藍寄柔說:“少爺上完課了,我就沒事了啊。”
  “誰說的?你不知道書童就是要一直跟著主子的么?”方文宣厲聲道。藍寄柔心想:好你個方文宣,竟然在我面前自稱主子。
  方文宣見藍寄柔不作答,又大聲問道:“知道了么?”
  “知道了啊。”藍寄柔心里竄出一股無名火:方文宣竟然敢這么對我。
  方文宣見藍寄柔惱了,他自己坐在椅子上,悠閑的看著屋頂,藍寄柔看看屋頂沒有漏水也沒有破洞,看方文宣那副色迷迷的表情藍寄柔知道他一定是在想那個嬌嬌姑娘了。
  方文宣問:“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不知道,應該是十一點了吧。”藍寄柔手上又沒有手表連手機都沒帶。
  “十一點?”方文宣問。藍寄柔差點忘了這里是古代,他們可沒那些先進的玩意。
  藍寄柔說:“大約午時。”
  “哦,該用膳了。”方文宣一屁股從椅子上跳起來,看來他想到嬌嬌是比較興奮的,這讓藍寄柔醋意大發,她忍著不生氣,因為現在生氣也沒用,方文宣已經不記得自己了。
  席間李慕慈站在一旁等著,方文宣給老太太請了安就坐下吃飯了,李慕慈給方文宣遞上一碗飯,藍寄柔只能看著他們吃飯,因為按照規矩下人們是要等主子們吃完之后才輪到他們吃的,看著那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藍寄柔還真是覺得肚子在打抱不平了:方文宣吃的那么好,憑什么自己就要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吃?
  李慕慈不停的給方文宣夾菜,方文宣也不好意思,他也給李慕慈夾了一只雞腿說:“吃吧。”
  李慕慈感動的看著方文宣,一旁的老太太說:“宣兒長大了。”
  小機靈鬼呂齊在一旁喊:“外祖母舅舅早長大了,呂齊也長大了。”
  老太太看見呂齊,又開始借題發揮了,她說:“就是我的外孫都這么大了,你們什么時候給我抱個親孫子啊。”
  李慕慈又低著頭,她說:“婆婆不要總是針對我,你也要說說他啊,我跟他成親兩年,他連我的手都沒碰過。”
  這一說不要緊,老太太馬上把筷子扔在碗上,筷子蹦在地上,大家都驚慌了,方文宣皺著眉頭說:“不是叫你不要說么?”
  李慕慈說:“婆婆整天逼我,我有什么辦法,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么?”李慕慈摸著眼淚。
  老太太馬上將李慕慈攬在腰間,李慕慈坐在椅子上委屈的抱著婆婆的腰哭著,老太太指著方文宣全身哆嗦道:“你個畜生,竟然還沒跟慕慈圓房,你毀了我的孫子。”老太太似乎是用氣過度突然被自己嗆了一下,她不住的咳嗽,自己跌坐在椅子上,李慕慈馬上扶著她問:“婆婆,你沒事吧?”眾多丫鬟也上前去攙扶,捶背的捶背,撫胸的撫胸,老太太緩了過來,方文宣站在一旁自知理虧。
  “你今天馬上跟她圓房。”老太太指著旁邊的李慕慈,藍寄柔瞥見李慕慈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李慕慈正中下懷。
  方文宣沒有過多的解釋,或許他聽了夫子的話本來就是要給李慕慈一個說道的。
  藍寄柔攥著拳頭想:老天爺啊,你為什么要讓我看到自己的丈夫被逼要和人家圓房呢?我剛知道他們還沒圓房的消息,而現在卻破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