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50 李慕慈之變


  第一百五十章李慕慈之變
  李慕慈說到驚險時刻,老夫人也替她捏了一把汗,李慕慈說:“當時我以為我就要死了。”
  老夫人道:”傻孩子,你就把包袱給那些強盜,賠了命去可不是開玩笑的。”
  李慕慈笑到:“是啊當時我就是一根筋,當時我想自己相公都送人了,我不能連隨身的東西都給別人,而且里面還有婆婆之前給我的東西,我不能把方家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也丟掉,所以我就死命的拽著不放,那幾個強盜見面我如此固執更是惹惱了他們,開始只是想嚇唬我,后來就真的對我動手了,這時候,突然有人喊:“官兵來啦,官兵來啦。”
  李慕慈捂著嘴笑道:“那幾個強盜一聽馬上嚇跑了。我轉頭一看這荒山野嶺的那里有什么官兵啊,只見到一只商隊從這里路過,帶頭的人就是他,對了,我還沒給婆婆介紹他叫王赟,是洛陽人。”
  老夫人說:“瞧你人家來了這么久,才做介紹。”
  王赟十分謙和的拱手行禮,老夫人這才仔細打量了王赟,他穿著樸素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商人,他面相平和,倒像是一屆書生。
  老夫人又說:“被王赟救下可真是你的造化,看來你這佛經沒跟我白念。”
  李慕慈在方家無聊的時候做的最多的就是跟婆婆一起念佛經,雖說李慕慈并不誠心,可是李慕慈遇到事的時候也總愛學婆婆的樣子開始阿彌陀佛。
  李慕慈說:”他救了我之后,問我要去那里,我說我要去洛陽,他說正好順道,所以我們就一起上路了,可是半道上又遇到了那兩個山賊,他們這次是帶了一群人來,我們一共十幾個人,我們哪里是他們的對手,后來他為了保住我們的性命,便把一車的財物都送給了他們,唯一的要求便是把我的包袱留下,那些人自然不會在乎有沒有我這個包袱,見他們搶走了王公子的財物我很不好意思,可是他卻像沒事人一樣還要陪我去參加表妹的婚禮,后來他跟我去了以后才知道原來他也是我表妹的遠房親戚,而且那時候我才知道他是官府派去的人,因為那里盜賊猖狂,官府為了將他們一網打盡,讓他帶著幾個伙計和一車次品上了路,準備引出他們。后來我才知道他為什么那么大方,我們剛被劫,隨后官府就把他們一網打盡。”
  “原來,王公子還是官商。”
  李慕慈說:“其實我公公在洛陽是做官的,我們啟朝不是有規定,父子不能同朝為官,這次新皇登基便廢止了這一條,我有又懷有身孕,他也不想再奔波了,所以這次來京城想住婆婆家考科舉,不知婆婆會不會不方便,因為,在京城我只認識方家了。”
  老夫人聽后一個勁的點頭,方家就是你的娘家,方家隨時歡迎你們,你們想住多久都可以。”
  李慕慈聽了馬上站起來欠欠身子,說:”打擾婆婆了。”
  老夫人拉著李慕慈的手說:”慕慈啊,是方家虧待了你,你能回京的時候再想起回方家就說明你心里還是有我這個老太婆的。看到你現在過的好我也就放心了,現在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文宣。是文宣沒有福氣啊。”
  李慕慈說:“婆婆不要擔心,其實一直都有個最好的人選,只是她們緣分沒到吧。”
  李慕慈一說,老夫人也點點頭:“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你說藍寄柔吧?”
  李慕慈會心一笑道:“沒錯就是她。”
  老夫人說:“這兩個人像是隔著一層窗戶紙,而且我一直沒開口的原因就是藍寄柔這孩子倒是不錯,可是她命中帶煞,恐怕你還不知道,新皇登基死了多少人,傳言都是因為她,而且九皇子也殞命殿上,還有袁長虎至今還......”老夫人還未說完,李慕慈就說:“可是那正說明了藍寄柔不喜歡權勢和地位,這樣的女人能有幾個?如果文宣能娶了她,那可真是正果了。”
  一句話說的老夫人打開了心結,老夫人看著曾經的兒媳,卻沒發現她竟有有這般的慧眼,老夫人一直以為她還是個孩子,可是現在她已經要為人母了,乍看起來她還是有幾分聰明的。
  方文宣聽說李慕慈來了,馬上去了大廳,李慕慈見了曾經的相公用幸福的微笑掩飾了少許的尷尬,方文宣看著她身邊的男人還有她圓潤的肚子便知道了她現在很幸福。
  “這位一定是文宣兄了。”王赟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方文宣像是回過神來說:“你一定就是慕慈的相公了,有禮有禮。”方文宣回敬這王赟,兩人相當和氣。
  王赟問道:“不知文宣兄是不是也要參加今年的科舉?”
  “科舉?哦,不太適合我。”方文宣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只能說他跟科舉不相配。
  李慕慈道:“我相公之前是做生意的,連讀書都沒空,這次不如你倆做伴一起考科舉,文宣身居京城那十分方便的,你看,現在匯集京城的書生有多少,何不利用這個方便跟我相公一起考科舉呢?”
  方文宣搖搖頭說:“別說我考不上,就是考上了,我見了皇上怎么說?恐怕皇上看見我的名字都要圈掉。”
  李慕慈說:“那藍寄柔回了方家,皇上還說過什么么?皇上可有為難過你們?”
  方文宣搖搖頭說:“只是現在皇上實施新政,沒空想起往事,我去考科舉那不就是提醒他么?”
  老夫人勸道:“你能考上狀元是你父親的遺愿,我看李慕慈的提議也不錯,正好你現在沒什么瑣事分心,不如一心跟著王公子一起考科舉吧,再說了,那個黃公子都不如你,人家現在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文宣啊,我看皇上也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方文宣聽了大家的勸說心里也有了些想法,便點點頭說:“那好,我跟王公子一起考科舉。”
  老夫人笑道:“好好,文宣終于知道上進了。”
  方文宣跟王赟說:“我有一個好夫子,我們可以一起跟夫子學習。”
  王赟十分感激,老夫人看到這種場面,便覺得之前的事情馬上就要告一段落了,新的希望又重新燃起,老夫人在心里想:文宣啊,忘記以前的過往,重新開始吧。
  接下來的日子,李慕慈每天都跟婆婆一起談天說笑,而方文宣跟王赟就跟著夫子左三圈右三圈搖頭晃腦的念詩。
  窗外傳出朗朗的讀書聲,藍寄柔站在樹下看著新芽心里很是愜意。
  藍寄柔回了方家之后,唯一的任務就是照顧王碧瑤的起居飲食,而王碧瑤也是比較安分的瘋子,除了吃飯的時候其他時候都是呆呆的抱著枕頭跟枕頭聊天。
  “在干什么呢?”藍寄柔正在培土,后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我正培土呢。”
  “怎么喜歡上這些東西了?”李慕慈問道。
  “恩,感覺種種花草可以陶冶身心,最重要的是,當我看到他們生根發芽的時候我很有成就感。”
  “呵呵,這就有成就感了?”李慕慈笑道,這讓藍寄柔很不好意思。
  “那你的感情什么時候生根發芽呢?”李慕慈一轉話鋒。
  “隨緣吧。”藍寄柔只能如此回答。
  李慕慈拉著藍寄柔的手說:“我難道還不是例子么?我相信愛情是命中注定的,我的夫君不是方文宣老天就會制造機會讓我找到王赟,現在我找到了,我很幸福,因為老天派了你下凡解救我,要不現在我早就跟王碧瑤一樣瘋掉了,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我和王碧瑤可能都是方文宣的過客,只是一個幸運一個不幸,我覺得,你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藍寄柔羞澀的低著頭,可是心里卻在想:“我跟方文宣領結婚證的時候你們都不知道在那呢。”
  李慕慈說:“文宣的心意我也明白,他現在跟相公也是無話不談,相公告訴我,方文宣其實很喜歡你,只是他覺得,他做人很失敗,一個我一個王碧瑤或者真的打擊到他了,所以他只能偷偷的看你。”說道這里李慕慈往方文宣的書房望去,藍寄柔也跟著望過去,果然方文宣正從窗口往外看,自己的小動作被藍寄柔發現了,方文宣馬上轉了頭過去,卻一腦門碰在了窗欞上,惹得李慕慈和藍寄柔哈哈大笑。
  李慕慈笑著說:“你看我說的沒錯吧,如果讓我總結方文宣的感情吧,我是方文宣錯誤的選擇,王碧瑤是方文宣失敗的選擇,而你才是方文宣真正的選擇,方文宣對我沒有感情,對王碧瑤只是欣賞她的才貌,只有你,才是方文宣又愛又恨的人,自從你來了方家,文宣的話比以前多了不少,而且他還特別愛作弄你,這是為什么你想過么?你在慢慢的改變他,他心里是有你的,作弄你也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李慕慈的一番話,讓藍寄柔大為吃驚,這還是那個傻乎乎又悲涼的大少奶奶么?人家都說愛情會讓人的智商變成零,而如今看來,愛情還可以提高一個人的智商,或許是因為李慕慈不再被壓抑不再整天患得患失,這人一旦有了自信,說話也變得一套一套的。
  藍寄柔邊聽邊點頭,可是那又怎樣呢?看看屋里勤學苦讀的方文宣每天跟自己說話不到三句,早上:起來啦?中午:吃了么?晚上:快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