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4)      人物簡介待續(08-04)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4)     

跟著老公去穿越151 失眠

李慕慈拉著藍寄柔的手說:“女人要爭取,這是你教我的,你別說你不喜歡方文宣要不我可不信,既然喜歡就要爭取,對吧?”
  李慕慈的話深深的刻在藍寄柔的心里,從早上一直考慮到晚上,似乎李慕慈的話突然成了圣經,讓人百讀不厭,藍寄柔總是笑自己,明明是自己的老公卻要離他那么遠,若是在現代兩人每天都會擁抱告別,可是現在方文宣連她的手都沒碰過,若是在現代,方文宣敢看別的女人一眼,藍寄柔就會鍋碗瓢盆的砸在他腦袋上,而且還會讓他的臉上貼滿了ok綁,可是現在自己的老公三妻四妾還不停的被女人甩,自己仍然默默的支持他,藍寄柔越想越可笑,不由的嘲笑了自己一聲。
  輕笑引得方文宣歪著腦袋看過來,藍寄柔嚇了一跳,藍寄柔問:“這么晚了還不睡覺?”
  方文宣搖搖扇子說:“我突然詩性大發。”
  “那做首詩來聽聽。”
  “不可,不可,你可是高手,我可不能在你面前再出丑了,這詩只能留在我的肚子里。”方文宣開始賣關子,從他的話語看來,他的情緒恢復的很好。
  藍寄柔疑惑道:“我是高手?少爺別開玩笑了。”
  “好,好,我喜歡,你有多少日子沒叫我少爺了?”方文宣突然聽到這熟悉的‘少爺’兩個字,讓他彷佛回到了過去和小書童調侃的日子。
  藍寄柔嘆道:“是有三個月沒喊少爺了。”想到這三個月,恐怕是方文宣的噩夢,同樣更是藍寄柔的噩夢。
  方文宣看著藍寄柔,腦海里突然出現了好多畫面,藍寄柔還是書童的時候他們一起翻過墻,方文宣也打過藍寄柔的屁股,那一次還非得扒了藍寄柔的褲子看看她的傷勢,還有藍寄柔經常被自己拿著折扇敲腦袋的畫面,這些都讓方文宣美美的回味著。
  藍寄柔似乎和方文宣想到一塊去了,兩個人就站在院子里在月色下傻傻的笑著,這也就是在古代,若是在現代,恐怕在這月黑風高的夜色里突然有兩個人傻笑,恐怕他們的下場不是去公安局就是去瘋人院。
  “你不會再走了吧?”方文宣問道。
  “再走去那里?先皇都讓我安分一些,我想我確實太任性了。”藍寄柔想到下雪的那天,尸橫遍野,她的心境又突然變涼了。
  方文宣見藍寄柔的臉色不好,便用扇子啪的一下打在藍寄柔的腦袋上,說:“不許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藍寄柔摸著腦袋,心里罵道:你個死方文宣,現在我回來了還是這樣對待我。
  藍寄柔問道:“你打我腦袋干什么?”
  方文宣搖著腦袋說:“只有這樣才能把你不快樂的記憶打走。”
  “是么?”藍寄柔等著狡黠的眼睛問道。
  方文宣點點頭,心想:傻丫頭,你不會真信了吧?
  藍寄柔一把搶過扇子,狠狠的敲在方文宣的腦袋上,方文宣捂著腦袋喊:“你做什么?”
  “我有不愉快的記憶,少爺同樣也有,現在藍寄柔是替少爺打走那些記憶,哇,看來我打的還不夠重,來,我在用力點。”說著藍寄柔就拿著扇子敲著方文宣的腦袋。
  這下方文宣可吃了自己的虧,捂著腦袋抱頭鼠竄,兩人好不開心,在這寂靜清冷的夜里,似乎只有這兩人心是暖到一塊去的......
  藍寄柔躺在被窩里,不停的傻笑,一會用被子捂住嘴巴,一會又瞪著眼睛看著房頂,似乎那房頂有無比稀奇的東西,讓藍寄柔百看不厭,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方文宣的房里,他也望著屋頂咧著大嘴傻笑,兩人就這樣制造一場巧合的失眠。
  第二天,方文宣偷偷的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只有王赟在認真的聽夫子講課,夫子剛剛念到李白的詩,卻發現方文宣正用書擋住自己的臉偷偷睡覺,夫子走到方文宣桌旁敲著他的桌子,方文宣馬上站起來,閉著眼睛搖頭晃腦的念叨:“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念完之后引得王赟一陣嘲笑,方文宣這才清醒過來跟夫子道歉,當夫子看見方文宣那比鍋底還黑的眼圈時,也就沒怎么為難他,只是叫他抄一百遍詩句。
  而藍寄柔同樣沒有精神,似乎走著路都能睡著,藍寄柔正跑著一匹布要給李婆子送去,不巧自己撞上一個人,那人被藍寄柔撞得人仰馬翻,趴在地上直**,藍寄柔這才睜開眼睛,看見自己正撞上了夫子,藍寄柔見自己撞了老人家,馬上上前去扶:“夫子對不起啊,我沒看見你。”
  夫子本想訓斥藍寄柔一番,可是看到藍寄柔同樣的黑眼圈時便搖搖頭,摸著屁股一瘸一拐的走了。
  自從李慕慈住進方家,似乎方文宣和藍寄柔多了很多見面的機會,當然這些機會不是偶然的,都是李慕慈跟王赟安排的,李慕慈會找藍寄柔去給王赟送些糕點,自然見到王赟就見到了方文宣,而下了學,王赟也會拉著方文宣去花園散步,這就又碰到了種花草的藍寄柔,兩人如同初戀的小青年,還會在別人面前害羞......
  藍寄柔的日子過得也算不錯,每天的事情就是給王碧瑤送送飯,然后打理打理花園的花花草草,偶爾會出門去幫李婆子進些布匹,當然最重要的是每天晚上藍寄柔和方文宣都會花前月下,然后深夜統統興奮的失眠。
  這天,藍寄柔出門采購,依然一臉疲憊,正低著頭走路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人擋在自己的面前,藍寄柔低著頭看見那人的鞋子和裙擺很是奇怪,可是藍寄柔并不因為她的穿著而抬起腦袋,她側了身子準備沖過去的時候,突然有人叫住了她:“藍寄柔。”
  這聲音好生熟悉,藍寄柔轉頭看過去,念真正站在自己的面前,旁邊還有一個男人。
  藍寄柔興奮的拉住念真的手問:“念真,我好想你啊,你過的好不好?”
  念真拉著藍寄柔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第一句話就問道:“聽說皇上死了,我哥哥被應豐抓起來了?”
  藍寄柔又被提到了傷心事,他點點頭說:“你哥哥跟應旭兩人殺進皇宮,所以......”
  “藍寄柔,我這次回來就是要救我哥哥的。”
  “什么?你救他?你可千萬別冒險啊,你嫁去吐蕃是跟皇上和九皇子的承諾,現在新帝登基,恐怕他不會實施以前的計劃,你去了不但起不了作用,很可能把你也抓起來。”藍寄柔擔心道。
  “哎!世事難料,袁長虎是我哥哥,我不能見死不救,我一定得見應豐一面。”念真篤定的說。
  “念真,這件事情從長計議,我安排你住在客棧吧,到時候我們再想辦法。”藍寄柔見念真一臉急躁生怕她鬧出什么亂子。
  “恩,我們走吧。”念真跟著身旁的男人說著話,藍寄柔這時才想起來問:“這位是?”
  “他叫丹杰央,是吐蕃的太子,也就是我的相公。”念真一介紹沒把藍寄柔嚇壞了,藍寄柔趕忙拉著念真小聲問道:“我剛才說你跟先皇的計劃,他不會聽出來什么吧?”
  念真搖著頭笑笑:“我怕他聽出來就不會帶他來了。”
  藍寄柔也不敢說什么了,只覺得念真很奇怪,似乎那里不一樣,身邊的丹杰央竟然會跟著念真來中土,這讓藍寄柔覺得這兩人也太不把自己當人物看了,一個是囚犯袁長虎的妹妹一個是吐蕃的太子,若是被啟朝的百姓知道了還不把她們大卸八塊?
  直到藍寄柔給她們找了客棧,藍寄柔才發現,念真正在孕吐,藍寄柔拉著念真說:“你不會給他懷了孩子吧?”
  “是啊,藍寄柔,我馬上就要當母親了。”念真一臉幸福,似乎已經把自己的身份給忘了。
  “你為什么......”藍寄柔一臉的疑惑。
  念真看出了藍寄柔的疑惑,便打發了丹杰央去了另一間客房,不緊不慢的拉著藍寄柔坐下,訴說著自己在吐蕃發生的事情。
  念真說:“你還記得當年救我的小孩么?”
  藍寄柔點點頭:“你找到他了么?”
  “他就是丹杰央。”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我們兩人都有彼此的信物,其實本來我沒想告訴他,可是我跟大啟皇帝通信的時候被丹杰央發現了,對了,你還記得那個吐蕃使者么?”
  藍寄柔點點頭:“他發誓不把你的事情說出去的。”
  念真搖搖頭道:“上次我們沒殺了他,他卻落井下石,原本這件事情只是被丹杰央發現,可他卻偷偷的告訴了吐蕃的皇帝,原本丹杰央念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要把我放走,可是吐蕃的皇帝聽說我并非大啟公主的時候,我又被抓了回來,第二天我就要被火刑,藍寄柔你知道火刑是什么么?”
  藍寄柔道:“是被燒死么?”
  “沒有那么痛快,火刑是很殘酷的。”念真說道這里臉上劃過一絲驚恐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