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52 再進宮

藍寄柔忙問:“那火刑是什么樣的?”
  “其實我也沒真正見過火刑是什么樣的,只是聽吐蕃人說過,火刑就是在你的上半身涂上一層特殊的蠟,這種蠟遇火不會燃燒,他們先燒你的下半身,讓你痛不欲生,等到你下半身燒成灰燼了,然后用錘子敲碎你身上的蠟,最后一點點的把整個人都融化干凈。”
  聽念真說到這里,藍寄柔渾身難受,她仔細的檢查念真問道:“你沒事吧?”
  念真笑著說:“如果我火刑了,怎么還能站在你的面前呢?”
  “那你是怎么逃脫的?”藍寄柔松了一口氣,沒想到念真在吐蕃竟然有如此遭遇。
  就在他們給我上蠟的時候,我百般掙扎,身上的牛骨就掉了出來,后來被丹杰央發現,才認出我就是那個小女孩。”
  “是他救了你么?”藍寄柔問道。
  念真點點頭,說:“盡管我和他在兒時就有淵源,可是吐蕃的國王依然不肯放過我們,吐蕃使者還說我迷惑了丹杰央,后來丹杰央就殺了那個吐蕃使者,他說他是真心愛我的,如果吐蕃國王怕我誤國,他寧可不做王子要帶著我浪跡天涯。”
  聽到念真找到了一個這么好的相公,藍寄柔也為她高興,藍寄柔說:“那他現在不是吐蕃的王子了?”
  念真搖搖頭:“我們還是感動了吐蕃國王,而且我發現其實我是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感情,直到丹杰央肯為我放棄太子之位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對我是多么的重要。藍寄柔,有時候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命里注定的,或許我和哥哥同樣坎坷,我剛剛化險為夷,就聽說哥哥出事了,所以丹杰央就陪我趕來了,這次說什么也要求出我的哥哥。”
  藍寄柔皺著眉頭道:“袁長虎是刺殺皇上的死囚,皇上怎么可能放他出來?”
  念真點點頭,拉著藍寄柔求道:“其實我也知道,哥哥犯了錯,可是,藍寄柔求你幫幫我,現在只有你能幫我,我聽說哥哥跟應旭起義也是因為你,應豐是喜歡你的,所以你說的話他肯定會聽。”
  藍寄柔搖著頭說:“我不想再進皇宮了......”
  見藍寄柔為難,念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這把藍寄柔嚇的不知如何是好:“你快起來,不要這樣。”
  這時丹杰央也進來了,他用很不流利的中原話跟藍寄柔講:“袁長虎是她唯一的親人,你不能見死不救吧?”
  見死不救?藍寄柔心里不停地重復這句話,是啊,自己怎么能為了躲著應豐就見死不救呢?而且他們兄妹倆的遭遇都跟藍寄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藍寄柔扶起念真說:“好,我去試試吧。”
  念真聽了很是高興,說:“藍寄柔你一定要把哥哥就出來。”
  藍寄柔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跟方文宣說:“念真回來了,我要把袁長虎救出來,讓他們兄妹團聚。”
  原本笑嘻嘻的方文宣聽了之后很生氣的說:“你瘋了?你進宮還能出來么?而且皇上對你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進宮獻給皇上的秀女他一個都沒看上,因為他對你還余情未了,難道你要羊入虎口?”
  藍寄柔很是為難:“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袁大哥一直待在牢里受苦。”
  “我不許你去!”方文宣很是堅決。
  “我要去。”藍寄柔同樣堅決。
  藍寄柔和方文宣對視的時候,她看見方文宣的眼神有些暗淡,藍寄柔知道自己傷了方文宣的心,方文宣聽完,只是嘆了口氣,便一句話也不說背著手走了。
  看著方文宣的背影,藍寄柔很想哭,她無法預計自己進了宮會發生什么事,也許再也不能和方文宣在一起了......
  “我是藍寄柔,我要見皇上。”皇宮門口侍衛森嚴,兩個侍衛擋住藍寄柔的去路。
  “藍寄柔?我認識你,你可是名人,你等著我去稟報皇上。”一個侍衛說著就示意另一個侍衛看住藍寄柔,自己去稟報了皇上。
  聽見藍寄柔在皇宮門口,應豐把奏折都扔在一邊,他興奮的站起來問:“真的,你確定是藍寄柔?”
  那侍衛道:“確定,我之前就認識她。”
  “馬上把她帶來。”應豐的心情突然變的很好,他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龍袍。
  帶藍寄柔進來的時候,應豐果真看見了藍寄柔,藍寄柔再見應豐的時候卻嚇得不敢抬頭。
  藍寄柔請過安,應豐問:“你怎么回來?”
  藍寄柔跪下道:“藍寄柔想請皇上放了袁將軍。”
  “恩?你來是給袁長虎求情的?”應豐有些失望。
  藍寄柔點點頭,應豐臉上飄過一絲不悅,應豐說:“他要弒君,朕把他放到現在沒殺他已經是對他仁至義盡了,你讓朕放了他?哼!天大的笑話。”
  藍寄柔早就料到應豐會這樣說了,她說:“袁將軍也是效忠九皇子,所以才會跟隨九皇子......”藍寄柔盡管為自己打了萬般的勇氣,可是提到應旭的時候,她的腦海里就會浮現出尸橫遍野的情景,最后自己也說不下去了,甚至是帶著哭腔。
  應豐也沒忘記那一天,他親手殺掉啟文濤,看見啟文濤的尸首,應豐派人將他以王爺之禮厚葬,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都會失神想到自己和啟文濤兒時的事情。
  應豐告訴自己,藍寄柔是誤國的妖孽,因為她,所以才讓自己的路如此坎坷。因為她,所以才讓自己和兄弟天人永隔,可是再次聽到藍寄柔這個名字的時候,應豐卻是按耐不住的興奮,這被藍寄柔一提醒,應豐也想到了當天的事情,用血染紅的金鑾殿上,布滿了尸首。
  應豐的眼神不再溫存,而是惡狠狠的等著藍寄柔:“你還好意思說,為你,死了多少人,啟文濤和應旭,為了你袁長虎才有今天的下場,你還好意思來找朕求情?朕沒有殺了你對你也是情至義盡了。”
  藍寄柔聽了,臉上火辣辣的,藍寄柔趴在地上說:“一切都是我的錯皇上放了袁將軍。”
  “不可能,你走吧,朕不想再看見你。”
  “不,皇上不放了袁將軍,藍寄柔不走。”
  看見藍寄柔把頭使勁的往地上磕,應豐突然心疼起來:“夠了!別磕了。”
  可是藍寄柔依然喊著淚將頭重重的磕在地上,咚咚的聲音讓應豐心里感到痛楚。
  應豐從座位上站起來,狠狠的拉起藍寄柔:“告訴你不要磕了,你竟然敢違抗我的命令。”
  藍寄柔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額頭上的血慢慢的從兩邊滑落,淚水和血水讓應豐心像被扎一樣。
  應豐下意識的用手去擦拭藍寄柔額頭上的血,藍寄柔也同樣下意識的往后躲,應豐被藍寄柔的小動作激怒了,他扶住藍寄柔的肩膀惡狠狠的問道:“你為什么就是不喜歡我?朕是一國之君,朕那里比不上方文宣?他就是一個草包,他就是一個懦夫。”
  藍寄柔也不說話,任憑應豐拼命搖著自己,讓他發泄內心的憤怒。
  藍寄柔越是不說話,應豐就越來氣,他一把推倒藍寄柔,藍寄柔摔了個趔趄,應豐重新坐上龍椅說:“好,你不說話是吧?朕就讓你跪著,你跪倒朕同意你起來,朕就答應你把袁長虎給放了。”
  藍寄柔果真安靜的跪在一旁,應豐繼續看著奏折,盡管應豐一個字也看不進去,只是用奏折擋住自己的臉偷偷的看著藍寄柔的表情。
  藍寄柔就這樣從中午一直跪倒了晚上,應豐也一直看著她到晚上,直到有小太監提醒皇上該用膳了,應豐才把目光從藍寄柔的身上收回,看了藍寄柔一個下午,應豐也想了一個下午,他想自己怎么就會這么迷戀藍寄柔呢?她到底有什么好?雖然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可是應豐就是喜歡藍寄柔,看著她跪在地上應豐陣陣心痛,他幻想著藍寄柔如果是自己的皇后該多好,他痛恨世界上為什么還有比自己將更讓藍寄柔留戀的人?
  在離開書房之前,應豐問道:“藍寄柔你要跪著么?”
  藍寄柔堅定的點點頭,雖然她的腿已經沒了知覺,應豐說:“好,朕不會叫你偷懶的,我會叫你看著你,如果你敢休息,朕馬上把袁長虎推出去斬首。”
  藍寄柔并不說話,依然堅毅。
  應豐嘆了口氣,便去用膳了,果真有兩個小太監一直盯著藍寄柔,藍寄柔動彈不得,與其說動彈不得不如說已經不會動彈了,她的腿從麻木感到針刺感,最后她只感覺到上半身子是自己的,為了袁長虎,她不能有任何休息的念頭,若是因為自己松懈了,袁長虎就要被斬首,那么念真會恨自己一輩子。
  可是藍寄柔也不是鐵打的,又累又餓的她就是跪在地上也覺得天旋地轉,她搖搖晃晃的對自己說:“堅持住啊,藍寄柔。”
  可是那一刻,她還是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