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55 胎記

送走了念真,藍寄柔就開始準備自己的婚禮,這讓她想到了現代,只是沒想到的是,藍寄柔又要為了自己的婚禮忙的不可開交。
  現在方文宣不能和自己一起準備婚禮,因為他受傷了,而且他還是方家的大少爺,這小姐身子少爺命都統統跑到方文宣那里去了,藍寄柔卻是感慨萬千,能跟方文宣修成正果可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這種想法要是放在現代,朋友們一定會笑話藍寄柔:“花癡!”
  藍寄柔每天忙忙碌碌,方文宣每天都被藍寄柔喂飯,如今兩人的感情正是如膠似漆,藍寄柔只覺得自己和方文宣又回到了過去美好的時光,雖然方文宣還沒有恢復記憶,但是藍寄柔始終是完成了來啟朝的目的,雖然經歷了許多坎坷,藍寄柔也篤定再也沒有什么事情能讓她跟老公分開了......
  “婉兒,我臥室的紅帳買了么?”藍寄柔一邊檢查著老夫人找京城最出名的工匠打造的龍鳳**,一邊問著婉兒。
  自從小吉出現之后,方家的大小丫鬟們都對藍寄柔另眼相看了,她們覺得自己開始都是誤會了藍寄柔,藍寄柔的對小吉的善良和對應豐的無情,讓婉兒和小祥徹底顛覆了她們對藍寄柔的厭惡感。
  如今藍寄柔馬上要成為三少奶奶了,雖然被冠以小三的頭銜,但是這在啟朝是不影響人格修養的,名為三少奶奶,可是老夫人曾經對藍寄柔說過:“如今李慕慈已經嫁人,再也不是什么大少奶奶了,王碧瑤又瘋又傻,所以方家,你的地位就是大少***地位。”
  藍寄柔其實并不在乎那些虛名,只要讓她跟老公好好的生活在一起,管它小三小四,這些在藍寄柔的眼里都是浮云。
  藍寄柔的幸福生活馬上就要開始了,可是她的幸福生活卻因為一條紗帳而打亂了她的思緒。
  婉兒看看**頭,然后一拍腦門道:“難道辛兒忘記了?辛兒,辛兒。”
  婉兒在院子里喊著辛兒,辛兒啃著一只西紅柿跑了過來問:“婉兒姐姐,找我什么事?”
  “我叫你去買的紅紗帳你買了沒有?”
  辛兒,正要大咬一口西紅柿,突然停住了,她低著頭說:“我給忘記了。”
  “你,就知道吃!”婉兒用手指點了點辛兒的腦門,然后對屋里的藍寄柔說:“三少奶奶我這就去買。”
  藍寄柔道:“算啦,還是我去吧,老夫人那里還要去伺候,現在已經晌午了,還是去伺候老夫人用膳吧。”
  婉兒點點頭道:“三少奶奶快去快回啊。”
  藍寄柔走在街上,覺得那些陽光都是幸福的,街上站著的小販,看起來都那么順眼,尤其是紅色的頭巾啦,朱釵啦,都會把藍寄柔的眼球吸引過去,藍寄柔看得不亦樂乎,似乎什么都想往自己的身上戴。
  “哎呦!”并不專心走路的藍寄柔突然被一個中年男人撞了一下,這讓瘦弱的藍寄柔跌倒在地,男人忙扶起藍寄柔問道:“沒事吧?”
  藍寄柔拍打著身上的泥土,心想:算了,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計較。
  可是聽到那人的聲音時,藍寄柔愣了一下,似乎這種聲音在那里聽到過,等到藍寄柔在想轉頭去尋的時候男人已經走了。
  這件事情,讓藍寄柔心神恍惚了一下午,藍寄柔總覺得心里沉甸甸的,似乎那人跟自己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盡管藍寄柔把自己的七大爺八大叔的聲音都在腦海里比對,可是藍寄柔始終想不起來這聲音像誰的。
  藍寄柔抱著紗帳回了方府,去看方文宣的時候,婉兒正在給方文宣喂飯,方文宣見藍寄柔回來了,忙說:“給三少奶奶,讓她喂。”
  方文宣不知從哪里學來的壞毛病,似乎是撒嬌,這讓藍寄柔輕笑了一聲道:“來,我喂他吧。”
  藍寄柔一口一口喂著,心里卻始終盤旋著剛才那人的背影,突然藍寄柔大喊一聲:“我想起來啦。”
  這一喊,讓方文宣嚇了一跳,也被藍寄柔激動的把手中的熱粥打翻在方文宣的身上。
  方文宣被燙的把眉毛擰成了麻花,藍寄柔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熱粥已經空了,方文宣的身上都是熱粥,藍寄柔趕忙放下碗說:“來,我給你清理干凈。”說著就要脫掉方文宣的衣服。
  方文宣卻十分緊張:“別,我自己來。”
  藍寄柔心下想:我們本來就是夫妻,你還怕看么?
  可是方文宣卻堅持自己換衣服,他自己慢慢的脫掉白色的長衫,并且他還讓藍寄柔扭過頭去不要看他,藍寄柔只能照做,心想:方文宣啊,你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你現在還害羞什么啊?
  可是方文宣始終是重傷在身,剛剛要脫掉長衫,突然背后的傷口裂了一下,讓方文宣痛的大吼了一聲,藍寄柔趕忙轉過頭來說:“瞧你,疼了吧?還是我來吧。”
  方文宣滿臉羞紅,說:“好吧,你可不要亂看啊。”
  “怎么把我說的跟**似地?”藍寄柔笑出聲來,方文宣卻說:“這樣不好,畢竟你還沒過門。”
  藍寄柔忍著笑說:“好好好,我不會亂看的。”
  可是當藍寄柔扒下方文宣的衣服時,她突然愣住了,她把手在方文宣的腰部亂摸,邊摸邊問:“哪去了?哪去了?”
  方文宣被撓的發癢,便笑這說:“叫你別亂看,你都摸上啦。”
  方文宣笑著看藍寄柔的臉,可是方文宣卻覺得藍寄柔很不對勁,藍寄柔盯著自己的腰部仔細的查看,臉色已經變成鐵青,方文宣關心的問道:“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藍寄柔搖著頭,似乎有她接受不了的事實,并且自言自語的說:“你不是,你不是。”
  方文宣問道:“我不是什么?”
  可是藍寄柔并沒有回答方文宣的問題,只是像是受了什么驚嚇,跑了出去,方文宣就這樣**著上半身要喊住跑走的藍寄柔,可是藍寄柔的耳朵什么也沒聽見,她只是重復著:“他不是我老公,他不是我老公。”
  藍寄柔一口氣跑了很遠,直到她跑累了,萎靡的坐在樹下,她捶打著草地:“為什么?為什么老天要這樣折磨我?”
  “藍姐姐,真的是你?”藍寄柔聽到背后有人說話,她含著淚轉過頭去,看見絲絲正往自己這邊走來,藍寄柔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跑到余華山上了。
  絲絲本是笑臉相迎,可是她卻發現藍寄柔的臉上掛著兩行淚珠,絲絲趕忙問道:“你這是怎么了?我剛從外地辦完事回來,這一走兩月沒想到你發生了這么多事,不過我聽說你就要嫁給方文宣了,你為什么哭呢?”
  藍寄柔再次見到絲絲,更是哭得厲害,她把頭邁進絲絲的肩頭,哭著說:“我不能跟方文宣成婚。”
  “為什么?你來到京城這么久,不就是要找到他么?現在找到了,還要跟他再續前緣,你怎么又要反悔了?我知道這件事以后不知道替你多高興啊,你是守得云開見月明了,為什么你現在說不能嫁給他了?”絲絲很是不解。
  藍寄柔抽泣著說:“他,他根本不是我的老公,他根本不是周俊豪。”
  “怎么會不是呢?再說你怎么可能連自己老公都認錯呢?”絲絲不解。
  藍寄柔說:“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今天我看到他的腰了。”
  “腰?他的腰怎么了?”
  “我老公腰上是有一顆紅色胎記的,可是方文宣的腰上卻沒有。”藍寄柔咬著嘴唇,表情很是痛苦。
  “你會不會記錯了?是在左邊還是右邊,你看清楚了么?”絲絲仔細詢問道。
  “我當然看清楚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的紅色胎記,我以為我們可以回去了,我以為我可以永遠跟老公在一起了,可是我錯了,我根本就沒找到我老公,我還在啟朝惹了這么大的禍。”
  絲絲說:“難道天下真有如此相像人的么?可是你都答應要嫁給方文宣了啊。”
  “絲絲,我現在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你幫幫我吧。”藍寄柔現在腦中一片空白。
  “藍姐姐,你都來京城這么久了都沒有看見你的老公,反而上天讓你遇到方文宣,你說這冥冥之中是不是早有安排呢?難道你對方文宣就一點感情都沒有么?”
  藍寄柔搖搖頭說:“不,因為開始我就以為他是我老公,所以我傾注了所有的感情,我承認我愛方文宣,可是那是因為我以為他是我老公,現在我知道他不是,他不是我老公,我......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我不能跟方文宣成婚,那樣我就對不起我真正的老公。”
  “藍姐姐,萬一你永遠找不到你老公呢?你忍心讓方文宣再受一次傷害么?”絲絲問道。
  藍寄柔腦海中不停的盤旋著方文宣和周俊豪兩個名字,藍寄柔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爆炸了,藍寄柔除了搖頭什么也說不出來。
  這時候天空中劃過一道光,藍寄柔認得那是月蓮教有事要召集人的暗號,絲絲拍拍藍寄柔的肩膀說:“藍姐姐,我要回去了,教主有事找我,藍姐姐,如果你沒想好要不要回方家,不如去找我,還在老地方。”說完絲絲騰空一躍便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