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56 月老


  第一百五十六章月老
  藍寄柔在樹下一坐就是一下午,漸漸的最后一抹夕陽就要隱到山后,藍寄柔卻依然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突然眼前一道很強的光射入藍寄柔的眼睛里,藍寄柔看見那道光下似乎有一個人。
  “藍寄柔,藍寄柔。”
  藍寄柔聽見那人在叫她,而且這聲音如此熟悉,藍寄柔想到剛才就是撞她的那個人,也正是在現代賣給她蛋糕的那個人,藍寄柔并不能看清那人的長相,只是認得他的聲音。
  “你告訴我,我老公到底在那里?”藍寄柔猛的站起來,想跑過去,可是她越是往前走,那光就越強烈,藍寄柔的眼睛就越睜不開,沒辦法,藍寄柔只能站在原地。
  “藍寄柔,你很想找到周俊豪么?”那道光里的聲音讓藍寄柔極其憤慨。
  “我不管你是誰,你怎么能拆撒我們這么久,你知道么?我差點就嫁給別人了。”憤慨之后藍寄柔又放緩了聲調:“我求你,求你不要折磨我們了,讓我老公出現吧,我要帶他回去,這里不是我們的家。”
  那人又從光環中發出笑聲:“藍寄柔,你不是都要嫁給方文宣了么?”
  “是,那是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我老公,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拋棄周俊豪。”
  “你對方文宣沒有一點感情么?”
  “我......”藍寄柔似乎被問住了,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之前的感情都是基于他是失意的周俊豪而言,現在藍寄柔知道她認錯了,可是藍寄柔又說不清自己對方文宣到底有沒有感情。
  “我不管,你得告訴我周俊豪在那里,我要找到他。”藍寄柔搖著頭,不想面對關于方文宣的一切。
  “如果我說周俊豪永遠回不來了呢?”
  “你這個老頭怎么這樣?這大半年來我們被你折磨的已經夠慘了,你怎么能拿別人的感情當兒戲呢?”藍寄柔真是憤怒了,她想到自己為了找到周俊豪所經歷的一切原來是個錯誤的時候,她已經接近了崩潰。
  “緣分是天注定的,如果方文宣不是周俊豪,那么只能說你跟周俊豪沒有緣分,或許是月老牽錯了紅線,現在想引導你去走正確的路呢?”
  “喂,你別告訴我你是月老。月老不會做你這樣的事情,我的紅線不用誰去牽,我就是要找到周俊豪。”
  “藍寄柔,如果你執意要找到周俊豪的話,可能你會孤獨終老,你要面對周俊豪的從此消失,也要面對方文宣帶給你的新的婚姻。”
  “求你告訴我,周俊豪到底在那里?那告訴我他現在怎么樣也行。”
  看見藍寄柔著急的樣子,那人突然笑了。
  藍寄柔深深的壓下了自己的怒火,她跪下(似乎在古代藍寄柔已經習慣了下跪求人,因為藍寄柔知道,有些時候這種辦法只能說是對別人的一種尊敬而不是求饒。藍寄柔的下跪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藍寄柔道:“那你告訴我,他現在是死是活,好不好?”
  “他亦生亦死,說他死了也行,說他活著也可,你還是回去跟方文宣成親吧。”那人勸道。
  藍寄柔大為光火,指著那人道:“我不會丟下周俊豪的,你不告訴我,我自己去找,我一定會把他找到,沒有人能分開我們。”藍寄柔站起身來就要走。
  “等等。”那人叫住藍寄柔,想了想說:“你要找到周俊豪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快告訴我。”藍寄柔似乎看見了希望。
  “辦法就是你要跟方文宣成婚,如果你不跟方文宣成功,你就永遠找不到周俊豪。”說完那道光突然不見了。
  那人就這樣在藍寄柔的眼前消失了,藍寄柔痛苦萬分,她哭了,哭得很傷心,藍寄柔覺得很冷很冷......
  等到藍寄柔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做的只是一場夢,可是那夢境卻又那么真實,天已經暗了下來,野狼也開始在山頭嚎叫,藍寄柔的心亂了,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個地方讓她安靜一下,可是藍寄柔肚子已經開始抗議,藍寄柔決定往山上走,去找絲絲。
  絲絲看見藍寄柔果真來找了她,絲絲問:“不想回方家么?”
  藍寄柔一臉疲憊的點點頭,絲絲給藍寄柔煮了面,藍寄柔一邊吃卻一邊流淚,藍寄柔把自己夢都告訴了絲絲,絲絲才知道,原來藍寄柔是來自遙遠的未來,絲絲說:“怪不得你說話和行為都和京城人不一樣,開始我還真以為你是鄉下來的。不過這件事情也太神奇了。”
  藍寄柔說:“為什么非要選中我呢?為什么就不能讓我好好的在未來生活呢?”
  絲絲用手支著自己的下巴仔細的端詳這個來自未來的姐妹,說:“其實,我覺得那人說不定是神仙,說不定你真的和方文宣有宿世的因緣,所以才會把你帶到方文宣身邊,不過這人也太過分了,至少應該在你沒遇到周俊豪的時候再把你帶來嘛,現在把你搞的一團糟。”
  “神仙?有這樣的神仙么?我說他是魔鬼才對,我的因緣不用他們掌管,我只想跟周俊豪平平靜靜的過一輩子,難道我這點心愿他們都不能成全么?絲絲,我好累,我好怕,我好怕周俊豪他已經不在人世了。”藍寄柔提到周俊豪這三個字,就讓她不由的悲從中來。
  “藍姐姐,你相信那人說的么?只有你跟方文宣成婚了,周俊豪才會出現?”
  “絲絲,我不能那樣做,如果我那樣做了,周俊豪會傷心的,而且我也會對不起方文宣,這在我們那里叫重婚罪,是很不道德的。”
  “藍姐姐,那方文宣那邊怎么辦?你們就要大婚了,聽說老夫人把喜帖都放出去了,你消失了,方家大少爺會不會為你擔心啊?”絲絲似乎提醒到了藍寄柔沒想到的事情。
  藍寄柔嘆了一口氣,她現在是左右為難,她覺得世界上最復雜的事情竟然被她給碰到了,藍寄柔說:“我寫一封信,你把這封信帶給方文宣吧,讓我再想幾天。”
  就這樣,藍寄柔提起筆來,寫了很久,之所以寫了很久是她不停的扔掉寫完的信,因為她每次寫完都覺得信里充滿了傷害方文宣的言語,就這樣寫了撕,撕了寫,一直折騰著身邊的絲絲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第二天絲絲被雞鳴聲叫醒,卻看見藍寄柔還在寫信,絲絲搖搖頭說:“藍姐姐,其實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說清楚好了。”
  藍寄柔聽了,呆了半晌,絲絲又提醒道:“藍姐姐**未歸,方家大少爺一定擔心,我勸你還是回去吧,我想在你成婚之前把這件事情考慮清楚就好了。”
  藍寄柔點點頭說:“我不能用一封信就打發了方文宣,可是我回去,我就再也無法面對方文宣了。”
  絲絲說:“這樣吧,我跟你回去,讓你跟他們道別,然后你就說按照你們家鄉的規矩要祭拜祖先,方文宣重傷在身一定不能跟你去,你就先住在月蓮教,到時候想通了,再回去。”
  藍寄柔點點頭,她現在自己連思路都沒理好,就算見了方文宣也不知道改怎么說,不如就按照絲絲的辦法,先給她一段時間去整理。
  藍寄柔回了方家,剛到門口,就看見方文宣被下人抬著坐在椅子上,在門口張望,藍寄柔跑過去擔心道:“你怎么出來了,大夫不是說不讓你見風么?萬一著涼怎么辦啊?”
  方文宣問:“你昨天去那里了?出了什么事?方家的人到處去找你都沒有你的消息,你真讓人擔心。”
  藍寄柔剛要伸手去整理方文宣的衣服,被方文宣一提醒,;藍寄柔想到自己是來做什么的,藍寄柔馬上把手縮了回去,低著頭不敢直視方文宣說:“我,我昨天突然想到要買些東西,后來碰見了家鄉的小姐妹,就在她那里住了一晚。”
  “真的?”方文宣想到昨天藍寄柔的反常,并不敢確定藍寄柔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藍寄柔點點頭說:“我昨晚真的跟小姐妹在一起的。”
  看見藍寄柔認真的眸子,方文宣知道藍寄柔并沒有說謊。
  方文宣說:“看你憔悴的樣子,一定是跟小姐妹說了一宿的悄悄話吧?快進去吧。”方文宣說著就被下人們抬進了院子,藍寄柔跟在后面,看著方文宣因為傷勢和受了風害而不停咳嗽的樣子,藍寄柔的心被刺痛了一下,眼淚就不經意的流下了臉頰。
  “藍寄柔,你昨天怎么一聲不響的就跑了出去,你知不知道,方文宣在門口等了你一晚上啊。”李慕慈見藍寄柔回來便拉著藍寄柔的手關心的問道。
  藍寄柔說:“都是我不好,誰知道遇到小姐妹就興奮的忘記了。”
  “你要記住你是方家的人,也是文宣的老婆,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跟我老太太說,也要跟你相公說啊,文宣大病未愈,為了你昨天受了**的風寒。”老夫人埋怨著藍寄柔。
  藍寄柔看看臉色蒼白的方文宣,便伸手去摸摸方文宣的額頭,突然藍寄柔叫道:“文宣,你發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