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158 心血

絲絲走在回房間的路上,剛才任她百般勸說,教主就是不同意,現在藍寄柔正面臨著危險卻不自知。
  “絲絲回來啦?今天我看見行大叔了,他說他會幫我買些綢緞,你看你身上的衣服太素了,等行大叔給我帶來綢緞,我給你做一件衣裳吧。”藍寄柔邊說邊整理自己從絲絲屋里翻騰出來的針線,目前只有這些事情還能讓她打發時間。
  藍寄柔絲毫感覺不到絲絲的心事重重,絲絲看著認真纏線的藍寄柔,她嘆了一口氣說:“姐姐,我不需要好衣服,我們行走江湖有衣裳蔽體就行,做了好衣服也是浪費。”
  聽見絲絲這樣說,藍寄柔放下絲線,雙手拉住絲絲的手臂說:“絲絲,你是個漂亮的姑娘,每天都穿這么素,就是你自己沒看煩,別人也會審美疲勞啊。聽我的,我一定要給你做一件漂亮的衣服,讓你一鳴驚人。”藍寄柔十分自信自己的手藝,自從來到啟朝,跟李婆子學了裁縫才是她最大的收獲。
  絲絲倒是沒聽進去藍寄柔說得什么審美疲勞,她只是看著眼前這個活蹦亂跳的藍姐姐,很可能就要成為月蓮教的犧牲品,可是身為月蓮教的護法,絲絲始終不能說出教主的事情......
  夜深了,藍寄柔在門口張望著,轉頭問道坐在**上發呆的絲絲:“行大叔會不會忘記啦?還是下山的人還沒有回來呢?”藍寄柔如今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給絲絲縫制一件衣裳,她已經迫不及待了,可是現在連材料都沒準備好。
  絲絲突然站起來,說:“姐姐,我不要衣裳,不如你回方家吧,就算方文宣不是你以前的丈夫,他也不會害你啊。”
  “絲絲,你怎么這樣說呢?我是那種濫情的人么?我不能回去。”藍寄柔聽到方文宣這三個字,以為自己已經遺忘了,可是被絲絲提起,藍寄柔又覺得心中一陣酸痛。
  絲絲此時的心態藍寄柔怎能理解,絲絲拉著藍寄柔說:“走,我送你下山,你不能呆在這里了,這里不適合你。”
  藍寄柔聽了一臉慍怒,她沒想到自己的小姐妹竟然連兩三天的時間都不給自己呆,藍寄柔說:“好,我走,我不打擾你們了。”
  說著藍寄柔就收拾了包袱,她狠狠的瞪了絲絲一眼,說:“以后我再也不會來煩你了。”
  絲絲搖著頭很想解釋,可是她現在只想讓藍寄柔趕快離開,就算她誤會,自己也認了。
  藍寄柔氣憤的沖出房間,可是正巧碰到行真,行真果真抱著一匹絲綢,藍寄柔說:“行大叔,這些絲綢我不需要了,我要走了,后會有期吧。”說著就要走,行真一聽馬上道:“你這是要去那里?我絲綢都給你帶來了。”
  “行大叔,有人不喜歡我在這里,我也不礙人眼了,再見。”藍寄柔看看門口的絲絲,她覺得自己做人真的很失敗,連自己認為最好的朋友都要趕走自己。
  行真看著藍寄柔去意已決,他突然扔下絲綢,拉住藍寄柔說:“你不能走。”
  藍寄柔被突如其來的拉扯驚住了,她沒想到行真的反應會這么大,絲絲說:“行大叔,你放開她,你們不能傷害藍姐姐。”
  藍寄柔又是一頭霧水,她只是覺得來自行真的力量絕非善意,藍寄柔下意識的往后扯,可是她的手臂已經被行真死死的扼住。
  “白護法,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想是誰把你養大的?你今天竟然敢背叛月蓮教?”行真一手拉著藍寄柔一手指著絲絲。
  絲絲說:“藍姐姐,對不起,教主要殺了你,我是沒辦法,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的。”說著絲絲使出功夫,向行真襲來。
  行真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藍寄柔還是不在話下的,可是對付武功高強的絲絲,行真這個老頭卻是招架不住的,行真受了絲絲一掌,疼得他捂住肩膀,另一只手也放開了藍寄柔,絲絲一只手抓住行真對藍寄柔道:“藍姐姐你快跑,他們要害你。”
  藍寄柔這才明白,原來絲絲剛才不是要趕走自己,而是要救自己,可是那些感謝的話藍寄柔已經沒空跟絲絲說了,只是背著包袱跑。
  后面行真一直在指責絲絲是一個叛徒,藍寄柔嚇壞了,她現在只能拼命的往山下跑。
  還好,一路上藍寄柔沒有被月蓮教的人發現,藍寄柔的耐力只夠四百米之用,現在她才知道,從小練習長跑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因為自己小時候經常偷懶,以至于藍寄柔跑了沒多久就氣喘吁吁。
  藍寄柔躲在一棵樹下喘著粗氣,她又怕又累,尤其是這夜里的森林,顯得格外恐怖。
  藍寄柔在大腦里迅速的回憶著剛才的事情,有一點她是可以肯定,絲絲沒有嫌棄她,反而絲絲還救了自己。
  休息片刻,藍寄柔突然聽見腦袋上有嗖嗖的聲音,像是風聲,而更像是藍寄柔以前聽過的聲音,當藍寄柔意識到這聲音很像是絲絲用輕功飛走發出的踩踏聲時,藍寄柔下意識的往后面看去,她看見一襲紅衣的女人正往自己這邊飛來。
  藍寄柔扔下包袱,繼續奪命而逃,可是很快就被身后的紅衣女人反超上來,她穩穩的站在藍寄柔的面前,寒風吹動著那條紅色的紗巾,藍寄柔似乎看見了自己血紅色的下場,藍寄柔轉頭又往后面跑,可是背后卻傳來教主的笑聲:“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藍寄柔看見前面有一條黑影,那就是黑護法,如今前有狼后有虎,藍寄柔只能被黑護法押著回了月蓮教。
  月蓮教堂上,藍寄柔看見絲絲早已被綁著跪在地上,看見藍寄柔也被壓來,絲絲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她喊著:“藍姐姐。”
  藍寄柔被黑護法扔在了地上,藍寄柔奮力爬起來指著教主問:“我跟你有什么仇恨,你為什么要抓我。”
  月蓮教主什么話也不說,只是一撩身后的紅色裙擺,穩穩的坐在椅子上:“那讓行真告訴你吧。”
  說著行真撫著肩膀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不用說身上的傷就是被絲絲打的。
  行真看看藍寄柔說:“教主沒跟你有深仇大恨,只是你的血跟其他人的不一樣,教主需要你的血,還記得上次的千年人參么?那是教主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就是天山雪蓮配上你的血。”
  “千年人參不是給絲絲吃了么?”藍寄柔想到之前絲絲重傷所以自己從方家偷了千年人參來給絲絲,只是沒想到,服用的人并不是絲絲而是月蓮教主。
  絲絲低下了頭,她對藍寄柔十分愧疚,上次的事情也是因為教主走火入魔需要千年人參調理,所以她才和黑護法騙了藍寄柔,讓她去偷來方家的千年人參,誰知道教主吃了之后功力大增,只是還需要第二階段的天山雪蓮加強鞏固。
  藍寄柔看到絲絲的表情似乎一切都明白了,她點點頭說:“為什么非要我的血?”
  行真說:“藍寄柔,老夫行醫多年,一看就看出來你并非凡人,你的血跟我們的不一樣,我們的血會把天山雪蓮腐蝕掉,只有你的不但不會降低天山雪蓮的藥效,還會增強天神雪蓮的持久功效。”
  “我的?我也是人,怎么會和你們的不一樣?”藍寄柔一頭霧水,她覺得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行真搖搖頭說:“雖然我還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是,很有可能跟你從小的生活習慣和所吃的食物有關。”
  行真的一番話,突然讓藍寄柔明白了些什么,行真指的能保持天山雪蓮的功效不會就是因為自己從小吃防腐劑的原因吧?
  藍寄柔想到這里,她覺得又可恨又可笑,藍寄柔問:“你們要我的血可以,我給你們就是,不就像上次一樣劃開我的指尖么?對了讓我自己來好不好?”藍寄柔心想只是要自己的血又不是要自己的命,血而已,就當捐獻了。
  行真笑了起來,引得教主也一同大笑。
  “我說的不對么?”藍寄柔能感覺到一股殺氣從教主那邊襲來。
  行真說:“我們要的是你的心血,如果你被拿掉心臟都不死的話,那么你可真是神人了。”
  “什么?要心臟的血?不行,你們休想。”藍寄柔護住胸口,她想到自己被人從胸口處掏出心臟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藍寄柔這由不得你,我答應你,你為了我們月蓮教犧牲之后,我一定會好好安葬你。你還有什么遺愿,趕快說吧,我一定幫你辦到。”教主問道。
  藍寄柔哪里還能想到自己的遺愿?只是覺得胸口隱隱作痛,好像真的被人拿掉了心臟一樣。
  “好,我給你兩天時間考慮,這兩天時間你可得想好了,不要死了之后還后悔。”教主揮了揮手,馬上跑來四個人,把藍寄柔和絲絲給架到了牢房。
  藍寄柔再一次跟絲絲關在了一起,讓藍寄柔想起了自己剛來到啟朝第一次見到絲絲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