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5 一副鞋墊

晚飯大家都沒吃好,下人干脆不給吃的了,原本就饑腸轆轆的藍寄柔,現在竟然被安排在方文宣和李慕慈的房間里放紅燭,他們這不是將刀尖尖直接插在她的心窩窩上么??
  老太太找人把他們的房間打扮的和新房一樣,藍寄柔想:方文宣你可有福了,你這一輩子光入洞房去了?
  還算方文宣有點良心,他表情凝重,似乎也是萬般無奈,藍寄柔現在好想拉著方文宣跑,可是她又以什么身份呢?他們又憑什么私奔呢??
  方文宣進了屋,李慕慈坐在床邊上,儼然像一個勾魂的小媳婦,藍寄柔被眾人拉出去,家丁們咯咯的笑著,而那笑聲在藍寄柔的耳邊像是諷刺,刺的她好心痛?
  藍寄柔跟他們躲在屋外,假裝偷聽屋里的動靜,她說:“你們這么無聊?人家成婚都兩年了,你們還這么稀罕?”?
  阿壽說:“這可不一樣,要知道男人和女人圓房是最美的事情了。”看著阿壽那表情藍寄柔就想給他一記栗子。?
  藍寄柔推說自己不舒服,回了房間,家丁們都躲在方文宣的門口,而藍寄柔只能坐在床上看著外面的月亮說:“那個屬于我的周俊豪,你現在在那里?你可知道我看到你們圓房之后有多么辛酸么?”?
  藍寄柔抹著眼淚不停的抽泣,她想到李慕慈,想到那老太太,就連那老夫子她都恨得牙癢癢,要不是他們老公不會和李慕慈圓房的。?
  哭著哭著她就睡著了,那幾個男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回來的,他們竟然把手和腳都搭在她的腿上,害的藍寄柔清早起來就全身發麻。?
  藍寄柔捶著腰,突然想到昨天的事情,不由的又悲從中來。?
  “阿貴,少爺叫你過去呢。”早起的家丁過來傳話。?
  死方文宣自己快活了還不讓別人睡個好覺,竟然這么早就起來了。?
  藍寄柔整理好衣服跑到書房,看到李慕慈在里面,藍寄柔想:方文宣的書房不是誰都不讓進么?難道李慕慈經過昨夜馬上就成了例外了??
  李慕慈喂著方文宣吃飯,他們那膩膩的表情讓藍寄柔作嘔,她站在一旁耷拉著臉說:“少爺找我什么事?”?
  “來,這是打賞你的。”李慕慈從桌子上拿了一個紅包遞給藍寄柔。?
  藍寄柔并不接說到:“沒什么好打賞的,還是您自己留著當私房錢吧。”?
  李慕慈看著方文宣撲哧一笑道:“你這小書童還真有趣,給你錢你都不要。來拿著,到時候娶了媳婦就知道錢好用了。”說道這里藍寄柔看到李慕慈很有深意的看看方文宣,似乎有些挑逗的意味。?
  藍寄柔攥著紅包,摸起來里面也沒有多少銅錢,方文宣拍拍李慕慈的腰說:“你出去吧,一會夫子就要來了。”?
  李慕慈把身子輕輕的往方文宣身上一頂說:“我走了,你好好跟夫子學習。”當然了,要不是那個夫子教方文宣什么為夫之道,李慕慈哪來今天的榮光煥發??
  李慕慈一出門便和夫子打了個照面,李慕慈深深的給夫子作了一揖,夫子連忙道:“少夫人不必行此大禮。”?
  是人都看得出來她是在感謝夫子。?
  李慕慈春風得意的走了,夫子說:“看來你已經懂得為夫之道了。”?
  方文宣說:“我對她卻有虧欠。”?
  沒想到經過一晚上,方文宣的臉上似乎找不到對她的厭惡感了,反而更多的是憐愛,沒想到李慕慈看起來呆呆傻傻瘋瘋癲癲的,沒想到還是有手段的。?
  夫子教方文宣的東西她一定都沒聽進去,藍寄柔總是在想昨晚的事情。?
  中午方文宣用餐的時候,他們互相夾菜,老太太心滿意足的笑著說:“這才像是夫妻嘛。”?
  藍寄柔使勁盯著方文宣,她要看看現在的周俊豪到底有多幸福。?
  而老太太身邊的婉兒卻一直盯著藍寄柔看,就這樣幾個人的眼神默默地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眾人吃完飯后,婉兒示意藍寄柔去找她。?
  藍寄柔站在廊上,婉兒朝她走過來,藍寄柔問:“什么事?”?
  婉兒從袖子里拿出一雙鞋墊遞給藍寄柔說:“我給你做了雙鞋墊,你整天跟著大少爺東奔西跑一定很累,我給你加了一層絨,穿起來舒服。”?
  沒想到婉兒還是貼心人,她馬上脫下自己的布鞋換上,大小正合適。?
  “婉兒,你怎么知道我腳的尺寸?”藍寄柔問。?
  “這個保密,而且知道你的尺寸也不難,只是沒想到你堂堂的大男人腳竟然這么小。”?
  藍寄柔摸著頭嘿嘿笑,她說;“小時候不喜歡撒丫子跑所以腳沒怎么長。”?
  “恐怕也是你以前沒活動開,所以也沒長什么個子。”她竟然笑話自己個子矮?藍寄柔還比她高半個頭呢,不過想想也是藍寄柔可是眾家丁中最矮的一個了。?
  “我得回去了,老夫人今天要念經,我得在一旁伺候著。”她走遠了還一步三回頭的看藍寄柔,看來藍寄柔這張俊俏的臉真是把她迷住了,不過這樣也挺好,還有人給自己縫鞋墊,藍寄柔跺著腳道:“還挺舒服的。”?
  藍寄柔回屋之后鞋里的鞋墊被阿壽看見,他無聊到拿著她的鞋墊觀察半天,藍寄柔懶得理他,依然躺在床上休息,阿壽突然問:“這個是婉兒姐姐做的吧?”?
  “是啊,怎么了?”沒想到阿壽還有這等本事,看看就知道是出自誰的針線。?
  阿壽突然大叫一聲:“為什么?為什么婉兒姐姐給你做?”?
  “看上我了唄。”藍寄柔坐起來,這家伙完全攪擾了自己的清夢。?
  他大叫著:“不可能,這不可能。”?
  是瞎子都能看出來阿壽是吃醋了,藍寄柔管他怎么想的,她繼續睡覺,任憑阿壽拿著鞋墊自己端詳。?
  只是幾天以后她才想起來那鞋墊似乎從阿壽看過就沒見過了,藍寄柔想一定是阿壽那小子妒忌所以偷走了自己的鞋墊。?
  方家隔三差五就愛把上下都清掃一遍,幾個家丁都忙得不亦樂乎,還好藍寄柔是書童身份和他們還不一樣,藍寄柔只要看好方文宣就行。她們在屋里聽夫子講課,遠處婉兒風風火火的跑過來,她手里提著那雙鞋墊。?
  婉兒在門口大叫:“阿貴你出來。”?
  或許婉兒是老太太身邊的人方文宣沒有指責她的大吵大鬧反而讓藍寄柔出去看看。?
  “婉兒,什么事?”她走出去卻挨了她一個巴掌,她哭著說:“你竟然把我給你的東西送給別人。”?
  藍寄柔正要發火,她正捂著自己灼熱的臉,卻看見婉兒已經梨花帶雨了,藍寄柔解釋說:“我沒有。”?
  婉兒把鞋墊扔給藍寄柔,自己哭著跑了,藍寄柔撿起鞋墊莫名其妙的看著跑走的婉兒:為了這個破鞋墊自己竟然挨了一巴掌,她轉頭望向書房,方文宣和那老頭正像看戲似地嘲笑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