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159 遺愿

絲絲一臉歉意,藍寄柔并未責怪,只是問:“你早知道教主要害我么?”
  “不,藍姐姐,我也是剛剛知道的,那天我跟你分手之后被教主急招回到山上,教主又一次走火入魔,本來教主是要閉關的,所以才緊急把我們叫了回去安排接下來的事情,而且我也知道教主在用天山雪蓮療傷,可是效果很不明顯,后來元正告訴教主說你的血可以做藥引,我才知道原來元正早就知道你的血跟別人的不同,我正擔心你來找我的時候,你果真來了,但是我又不能把教主的事情告訴你,就想隱瞞著你們,反正他們也不知道你在那里,所以我才不叫你到處走動,心想與其讓教主到處找你,不如你就留在余華山,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安全。可是我錯了,沒想到你碰到的正好是元正。”絲絲說完只是一臉的自責。
  藍寄柔輕笑一聲:“這就叫造化弄人吧。不過絲絲,你肯為了我和教主翻臉,我......”
  “藍姐姐,都是我不好,我早該告訴你的,因為你和教主我都難以取舍,所以才成了現在的局面。”絲絲低下頭。
  藍寄柔走過去,摸摸絲絲的頭,說:“好妹妹,別擔心,我會求教主放了你。”
  藍寄柔終于想到最后的愿望是什么了,絲絲和藍寄柔抱頭痛哭起來。
  兩人就這樣哭了**,第二天黑護法來給她們送早飯,看見兩人眼睛又腫又紅也有些于心不忍,還沒說話,就被絲絲施以白眼,黑護法道:“我也是沒有辦法,你們不要怪我。”
  “虧我還把你當做親哥哥一樣看待,沒想到你竟然和教主一起抓藍姐姐。”
  “絲絲去跟教主認個錯,教主不會為難你的。”黑護法努力的出著主意。
  “不,我不能眼看藍姐姐任人魚肉。”絲絲并不領情。
  “絲絲你再固執也于事無補啊,教主決定了的事,那是無法改變的。”
  “你走吧,帶走你的飯,我們不會吃的。”絲絲滿口的怨氣,讓黑護法嘆了口氣。
  “絲絲,小黑也是沒有辦法,你也不能怪他。”
  “藍姐姐,他太讓我失望了,原本我以為,在月蓮教只有黑護法和我才是最親的人,可是沒想到他會幫著教主對付我們。”絲絲似乎對黑護法寄予太多的希望。黑護法不忍再看絲絲的眼神便灰溜溜的走了。
  “姐姐你如果我們出不去,你想好了遺愿了么?”
  “想好了。”
  “是什么?”絲絲問道。
  “以后你會知道的。”
  “你們倒是姐妹情深,在這里聊起來了啊。”行真從門口進來,藍寄柔和絲絲都不看他。
  “藍寄柔,你以前到底吃過什么?或者遇到過什么事,能告訴我么?”行真對藍寄柔充滿了好奇。
  “行大叔,藍姐姐就算是吃過什么也不會告訴你的,她怎么會告訴一個要害他的人呢?你還是走吧,雖然這里是牢房,但是這里也不歡迎你。”
  “哈哈,哈哈。”行真笑道:“絲絲,你還叫我行大叔就是還承認我是你的長輩,不如你告訴我,藍寄柔的血為什么會這樣奇怪?”
  “藍姐姐的血沒什么奇怪的,行大叔,就算是老醫圣都有可能看錯,何況你呢。我想你肯定是看錯了,藍姐姐跟我們根本沒什么兩樣,一定是你嫉恨藍姐姐什么,所以才跟教主說藍姐姐的血不一樣,如果藍姐姐真跟我們不一樣,那她不就是神仙了?怎么還會被關在這里?”絲絲分析道。
  “你別想扭曲事實,她的血不一樣我早就知道了,還記得上次她拿千年人參來的事情么?她的手當時劃破了,血滴在千年人參上,教主服用之后效果百倍,我當時就看出她的血有所不同了,后來我查了醫書,她的血不但可以做藥引,而且還可以增強藥效。絲絲,我看你是不知道藍寄柔的來歷才這樣說的吧,你把藍寄柔當姐姐,可是她什么也不告訴你。”行真話鋒一轉。
  “藍姐姐的事情我怎么會知道,她是從未來來的......”絲絲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中計了,絲絲馬上捂上嘴巴。可是一切都被行真聽去了。
  “什么?未來來的人?怪不得她的血跟我們不一樣。”行真雖然有些驚訝,但是看了絲絲的反應,他不得不相信,絲絲的話就是真的。
  “我是胡說的,藍姐姐怎么會從未來來的呢?”絲絲掩飾道。
  “你不用狡辯了,我想藍寄柔也應該有什么奇特之處,沒想到未來的人長得是這幅摸樣。”行真瞧了瞧藍寄柔的臉顯出一副不屑的樣子。
  藍寄柔見了行真的表情就想揍他,藍寄柔抓著欄桿說:“你說清楚,什么叫這幅摸樣?”說著藍寄柔就脫下鞋子扔在行真身上。
  行真見惹怒了藍寄柔,他指著藍寄柔說:“你等著死吧。”說完就跑了出去。
  藍寄柔氣道:“可以打我,可以罵我,竟然懷疑我的長相,我這長相怎么了?”
  藍寄柔邊罵邊看絲絲,只見絲絲驚訝的看著激動的藍寄柔,藍寄柔和絲絲一對眼,竟然兩人都笑了,可是笑著笑著兩人又哭了,藍寄柔抱住絲絲說:“以后我們就要永別了,絲絲你要好好活下去,以后不要呆在月蓮教了,不要跟著他們做壞事了。”
  絲絲點著頭說:“姐姐,我一定不會再呆在月蓮教了,我看清了月蓮教,藍姐姐,你不要死啊。”
  說著兩人又痛哭一場......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到了,藍寄柔跟絲絲跪在月蓮教的堂下,教主問:“藍寄柔你想好了么?”
  “藍寄柔說,我想好了。”
  “說來聽聽,我盡量滿足你的愿望。”
  “我要絲絲離開月蓮教,你們不許打擾她,不許再傷害她。”說著藍寄柔看了看絲絲,絲絲驚訝極了,她沒想到藍姐姐死到臨頭想著的居然還是自己。
  “好,絲絲可以離開月蓮教,只是你難道就不為自己求點什么么?”
  “我沒什么好求的,如果我說讓我走,你們能同意么?”藍寄柔十分不屑,明明是來要自己命的人,居然還要求著要殺死自己的人。
  “好,我來然你做一個選擇,你知道,我要你的心血,可是行真告訴我你的心血必須是活的,也就是說,當把你的心從你的身體里取出來的時候你還是活著的,如果你收回你的遺愿,那么行真可以把你迷昏,這樣你就感覺不到疼了,絲絲和迷藥兩者選一,你選擇什么?”
  藍寄柔心想:這不就是讓我收回讓絲絲離開月蓮教的愿望么?看來教主還是想懲治絲絲,不,我不能留下絲絲,絲絲怎么說也是為了我才得罪月蓮教的。
  可是絲絲在一旁喊:“藍姐姐,你不要管我,取出心臟是很疼的,你受不了的,教主,藍姐姐愿意用迷藥。”
  “還輪不到你說話,你讓她說!”教主一掌打在桌子上,頓時桌子顫抖了兩下。
  藍寄柔想了想說:“只要你讓絲絲離開月蓮教,我可以不用迷藥。”
  “果真?”教主似乎有些不信。
  “只要你說話算話,我可以不用迷藥。”藍寄柔心想反正也是一死,如果能用短暫的劇痛換回絲絲的自由也對得起和絲絲的姐妹情誼了。
  “藍姐姐,不要,教主,我愿意受罰,求你不要讓藍姐姐痛苦。”說著絲絲就掙扎著壓住她的人。
  教主說:“好,把她們待下去,我要親眼看見藍寄柔你是怎么痛苦而亡的。”
  藍寄柔啐了一口,她大有一副劉胡蘭英勇就義的架勢。
  見兩人被押了下去,行真問道:“教主果真要放了絲絲?以老夫對絲絲的了解,如果教主放了她,以后必定是月蓮教的后患。”
  “哼!我沒那么笨,等殺了藍寄柔之后,也把絲絲解決掉,只要是背叛月蓮教的人,不會有好下場的。哈哈哈哈。”一道冷厲邪惡的笑聲穿透了整個月蓮教......
  晚上,黑護法給兩人送來了最后的晚餐,他把飯菜擺在牢門口說:“吃吧,這是你最后一頓飯了。”
  藍寄柔端起飯菜還不忘說聲:“謝謝。”
  坐在墻角的絲絲瞥了一眼黑護法什么話也沒說,看著藍寄柔吃飯,黑護法說:“明天好走。”
  藍寄柔點點頭,雖然眼前都是大魚大肉可是她卻嘗不出任何味道,她只覺得是苦的。
  “等我出去,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絲絲掰斷了一根稻草,十分氣憤的看著黑護法。
  黑護法并不敢看絲絲的眼睛,因為那眼神足以讓他做好幾晚的噩夢......
  藍寄柔轉過頭說:“絲絲,等你離開了月蓮教一定要好好做人,不要為我報仇,如果為了給我們報仇你再有什么三長兩短,那么我做鬼也不會安心的。”藍寄柔自然知道這世界上是沒有鬼的,可是她只是希望絲絲能重新做人,這樣自己的犧牲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