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60 成婚(第二卷完結)


  第一百六十章成婚(第二卷完結)
  絲絲聽了這些話格外感動,她跑過去抱住藍寄柔哭著說:“藍姐姐,你不要死該多好,我現在只有你一個親人了,月蓮教的人再也不是我的親人了。”
  這時站在一旁的黑護法,看到如此情景,心中又是一痛。
  兩姐妹正生死離別,突然兩人聽見砰的一聲,只見牢房的鐵鏈已經被黑護法斬斷,他說:“你們快走吧,教主說藍寄柔死后也不會放過你,你們快逃吧。”
  絲絲卻愣住了,藍寄柔二話不說拉著絲絲就跑,黑護法護送兩人逃走,眼看就要離開月蓮教的地盤了,教主帶著人卻沖了上來,黑護法說:“你們快走,我來掩護。”
  兩人在前面跑,后面黑護法奮力抵抗,教主道:“沒想到我養了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今天誰都別想出余華山。”
  說著就腳一蹬地飛上天去,去抓藍寄柔了,黑護法見事情不妙,馬上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把正攻擊自己的月蓮教眾統統踢倒,教主很快就追上了她們,一襲紅衣的女人再次站到藍寄柔面前,藍寄柔十分驚恐。
  “沒想到你接二連三的背叛我,你這個叛徒。”教主指著絲絲道。
  “是你做的不對,現在想想我以前跟著你害死多少人,現在我就要離開月蓮教。”絲絲堅定的說。
  “你們有命出去再說吧!”說著教主就出了招,藍寄柔自然是不會功夫的,只有絲絲去抵擋。
  絲絲顯然不是教主的對手,一招一式都艱難的對付。
  藍寄柔站在一旁只能干著急,看著絲絲一掌一掌的受著,不一會絲絲就傷痕累累跌倒在地。
  后面月蓮教的人也趕了上來,正要把兩人抓住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喊:“你們逃不掉了,還不快住手。”
  這道聲音,無疑成了藍寄柔的希望,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卻看見方文宣站在對面,藍寄柔喊:“這里危險,你快離開。”
  可是方文宣卻紋絲不動,緊接著后面沖上來無數弓箭手,把月蓮教的人團團圍住,弓箭手統統官兵打扮,這讓教主十分憤恨,她揮著手說:“快走。”
  月蓮教的教眾馬上跟在教主后面,方文宣對藍寄柔喊:“快過來,快過來。”
  藍寄柔雖然還弄不清楚,方文宣怎么會帶了官兵來救自己,可是眼下,她只能拉著絲絲跑到方文宣的身邊。
  月蓮教的人跑光了,只留下黑護法站在中間,他不知是回月蓮教還是跟藍寄柔一起走。
  正當官兵收弓的時候,突然月蓮教主殺了回馬槍,一枚飛鏢奔著藍寄柔和絲絲而來,警覺的黑護法馬上跳起身來,用身體擋住了那枚飛鏢,他在空中劃了一道半弧,便落了下來,所有人的人都驚呆了,絲絲歇斯底里的喊到:“黑護法!”
  弓箭手朝著教主的位置不停的猛射,可是還是被她逃了,絲絲拉起黑護法的時候,他的嘴角不停的流著黑血。
  “這是怎么回事?”藍寄柔問道。
  “飛鏢里有毒。”絲絲哭著回答,她奮力的拉起昏迷的黑護法搖著他。
  黑護法慢慢的睜開眼睛,對絲絲說:“我們還是好朋友么?”
  絲絲使勁的點著頭:“你是我的好哥哥,你是我的親哥哥。”
  黑護法微微一笑:“我...不想...不想做你大哥。”
  說完那一抹微笑便永遠的停在了黑護法的臉上,絲絲抱著黑護法哭的傷心,藍寄柔也默默的流淚,方文宣把藍寄柔摟進懷里拍著藍寄柔的肩頭。
  一行人回了方家,藍寄柔問:“你怎么會帶著官兵去余華山?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險?”
  方文宣說:“我收到一封神秘的信,把你的事情都告訴我了,我處于無奈就進宮找了皇上,這些弓箭手就是皇上派來的。”
  藍寄柔問:“什么樣的信?”
  “就是這個。”方文宣遞給藍寄柔一張紙,上面果然把藍寄柔遇到的危險交代了清楚。
  “本來我是要帶著他們攻上山去的,誰知道在山下就碰到了你們。”方文宣解釋道。
  藍寄柔暗自慶幸若是沒有這封信恐怕他們都要死在教主的手下。
  “你為什么要走?”方文宣忍不住問道,藍寄柔也知道,自己去了月蓮教,當時留給方文宣的那封信也就不攻自破。
  藍寄柔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她不知道怎么跟方文宣解釋,難道說:你根本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不會跟你成親的?
  方文宣說:“上次你在我腰間找什么東西?”方文宣顯然想到上次藍寄柔的反常,所以猜測很可能是那件事情引得藍寄柔出走。
  “我,我沒找什么。”藍寄柔根本不想告訴方文宣她的是什么,因為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做好讓方文宣傷心的準備。
  方文宣問:“你在我腰間是要找胎記么?”
  聽了方文宣這句話,藍寄柔驚訝的抬起了頭。
  “我猜的果真沒錯。”方文宣突然笑了起來。
  藍寄柔問:“你怎么知道我找的是胎記?”
  “因為我腰間本來就有一塊胎記啊,還是紅色的胎記。”方文宣說的十分淡定。
  “什么?可是我沒見到啊。”藍寄柔說著就要扒開方文宣的衣服檢查。
  這個舉動讓方文宣覺得癢,方文宣笑著說:“你找不到了,這塊胎記沒有了。”
  “啊?為什么會沒有?你的腰上一點疤都沒有。”藍寄柔有些懷疑,因為上次在方文宣的腰間看到的是完好無瑕的皮膚。
  方文宣說:“這胎記是醫圣給我祛掉的。”
  “醫圣?”藍寄柔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覺得很熟悉,終于她想起來絲絲也曾經提到過醫圣。
  “因為我跌下了懸崖,所以母親覺得是這塊胎記給我帶來了厄運,所以找了醫圣幫我祛掉了,醫圣不但能妙手回春,而且他還能把傷口處理的完好無損。”方文宣道。
  藍寄柔聽的傻了眼,難道這個人真是自己的老公?真的是周俊豪?因為自己沒看到那塊胎記就斷定他不是周俊豪,藍寄柔突然很后悔,因為自己的疑惑,竟然又捅出了這么大的簍子。
  方文宣抱住藍寄柔說:“我腰上的胎記對你真的這么重要么?”
  藍寄柔哭了,她抱住方文宣不停打著他的肩膀,說:“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為什么不早告訴我?”
  方文宣傷口還未愈合,被藍寄柔這么一折騰又是一陣鉆心的痛疼,藍寄柔含著淚問:“傷口又疼了么?”
  方文宣忍著疼笑著搖搖頭,他抓住藍寄柔的肩膀說:“我求求你,你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
  藍寄柔看著方文宣,這明明就是自己的老公,那張熟悉的臉還能有什么疑慮呢!藍寄柔拼命的點頭。
  方文宣一把摟住藍寄柔,抱著她,兩人的心終于貼在了一起......
  絲絲安葬了黑護法,在墓地上,藍寄柔看著黑護法的墓碑問:“小黑的真實姓名叫什么呢?”
  絲絲搖搖頭說:“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我和黑護法都是被教主收養的,所以黑護法沒有名字。”
  “小黑,你安息吧,希望你下輩子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幸福的好人。”藍寄柔用手摸了摸小黑的墓碑。
  “藍姐姐,黑護法真的會投胎好人家么?”絲絲的眼圈紅紅。
  “會的,因為他是好人,這輩子他是不幸的,下輩子一定會投胎好人家的。”藍寄柔雖然不信這些,可是現在她寧愿選擇相信世界永遠是公平的。
  “藍姐姐,其實我一直很喜歡黑護法,只是我從來沒有說出來,就連他死的時候我都沒有告訴他。”說著絲絲靠在了小黑的墓碑上。
  “你放心,他會知道的,現在他一定在天上看著我們呢。”藍寄柔這個無神論者徹底被打垮了,她覺得相信這些是可以使人釋去包袱的。
  “可是他死了,我又孤苦伶仃了。”
  看見絲絲如此痛苦,藍寄柔說:“你放心,小黑以后照顧不了你,還有我,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就是你的姐姐,我們死也不分開,好不好?”
  絲絲點點頭,兩姐妹又一次抱在一起,藍寄柔拍著絲絲的肩膀說:“以后我們會開始新的生活。”
  二十八號......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藍寄柔終于跟方文宣成親了,宴席上,方文宣不停的被客人灌酒,藍寄柔勸著方文宣道:“你少喝點,你的傷還沒好呢。”
  方文宣笑道:“今天是喜事,怎么能不喝呢?”
  藍寄柔接過方文宣的酒,對著正在灌方文宣的賓客說:“我替他喝。”說完一仰頭一股腦的把酒都灌了下去,一群賓客不停的拍手叫好,方文宣見藍寄柔沒頭沒腦的喝酒,反而換了位置說:“你別喝了,再喝你就要醉了。”
  藍寄柔滿臉通紅的看著方文宣。那一刻,方文宣被藍寄柔的猴子屁股給嚇了一跳,沒想到藍寄柔只喝了兩杯酒就這德行了。
  藍寄柔推了推方文宣說:“我沒醉。”然后對著起哄的賓客說:“來,今天不醉不歸!”
  方文宣在一旁搖頭:“她這是喝上癮來了!”
  第二卷結束。第三卷會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