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61 敬茶


  第一百六十一章敬茶
  藍寄柔越喝越興奮,竟然撩起裙子站在椅子上跟別人劃拳,老夫人頓時覺得頭疼難耐,看不下去也就叫婉兒扶著進了房間。
  方文宣在一旁扯著藍寄柔的袖子說:“快下來,這樣多不好看。”
  藍寄柔傻笑著看著方文宣道:“老公,我們結婚的時候不也是這樣么?你還跟我一起劃拳呢。來,一起來。”藍寄柔已經醉了,她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在現代還是古代。
  方文宣只得搖搖頭,去招呼別的賓客去了。
  終于客人散去,只有藍寄柔一人舉著杯子準備繼續邀明月,可是怎奈已經酩酊大醉,就連方文宣看起來都變成了兩個腦袋,藍寄柔伸出手去摸方文宣的臉,方文宣一把抱起藍寄柔送入房間。
  因為在啟朝只有正房才有掀蓋頭的禮節,到了妾室乃至像藍寄柔這樣的第三房,直接就省去了這些禮儀,直接跟著新郎官一起回敬賓客,所以藍寄柔才能如此放開懷的跟賓客們暢飲,何況讓藍寄柔自己躲在洞房等著方文宣那也不合她的性格。
  藍寄柔喝的滿臉通紅,迷迷離離,她一把摟住方文宣,竟然把方文宣推到在**上,好吧,方文宣準備迎接自己的春天,他摸著藍寄柔的臉,藍寄柔也摟著方文宣的脖子,兩人準備好來一個纏**綿。
  可是!藍寄柔似乎是喝的太多了,這氣氛一上來胃里一股熱浪,把藍寄柔吃喝的東西統統推了上來,還沒等方文宣俯下臉去,藍寄柔如同藍鯨一樣,把胃里的東西一并噴出,難免濺到了新被、新衣和方文宣這個新郎上......
  第二天,藍寄柔睜開眼睛,看見紅色的紗帳,她還記得自己昨晚跟方文宣成親了,她的身子是靠著墻的,她側著臉問:“文宣,我們成親了,你開心么?”藍寄柔往后蹬了蹬腿,可是沒踢到東西。
  “文宣?”藍寄柔轉過身去,卻發現一只大手搭在了**邊,藍寄柔嚇了一條,剛要大喊,卻看見方文宣頂著一雙熊貓眼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怎么睡在地上?”藍寄柔扶起方文宣問道。
  方文宣睡了一晚地板渾身酸痛,他說:“還不是因為你,昨晚你吐了我一身,我好不容易幫你換完衣服,以為可以休息了,誰知道你那么不老實,一次次的把我從**上踢下去,最后,我就直接睡在地上了。”
  藍寄柔似乎想到了昨晚自己喝的酩酊大醉,她不好意思的笑道:“原來我這么沒酒品啊。”
  方文宣看了看藍寄柔,他累壞了,睡了一晚的地板,似乎腰都要斷了,看見藍寄柔醒了不會再踢他下**,方文宣抱起枕頭就要繼續睡覺。
  方文宣閉上眼睛才一會,便覺得自己的臉上正有一股熱氣襲來,方文宣瞇著眼睛看了看,原來是藍寄柔正在他臉上搞小動作——吹氣。
  方文宣道:“讓我睡會兒,別鬧。”
  可是藍寄柔卻趴在方文宣的肩膀上問:“你昨天豈不是什么都沒做?”
  “我做了啊,我幫你換衣服,換**鋪,換......”說道這里方文宣才意識到藍寄柔說的是那種事情。
  藍寄柔說:“不如,我們現在......”藍寄柔用手指勾了勾方文宣的下巴,毫無疑問她正在挑逗自己的丈夫。
  方文宣說:“不要吧!”
  “要,怎么不要,我要你做昨天沒做完的事情!”說著藍寄柔就蒙上了被子,后面自然就是......
  天亮已經很久了,老夫人坐在大廳苦等這兒媳婦茶,可是等了半天卻不見人影。
  “老夫人,要不要我去叫叫三少奶奶?”婉兒問道。
  “虧她還做過丫鬟,也見過王碧瑤入門,怎么還這么不懂規矩,算了,再等等吧。”老夫人咽下一口茶,這叫兒媳婦給自己敬茶怎么也說不過的。
  時間又過了一會,老夫人望著門口,除了幾個小丫鬟走過,還沒見到藍寄柔和方文宣的影子。
  “太不像話了,婉兒去叫他們來。”老夫人似乎已經沉不住氣了。
  婉兒走到藍寄柔的門口,卻見許多下人圍在門口往里看著,婉兒以為發生了什么事,便扒拉開家丁們:“什么事情?”
  從屋里傳來兩人的嬉鬧聲,婉兒聽了不由的臉上火辣辣的,替她們害羞,婉兒假裝咳嗽了兩聲,屋里的聲音才有所收斂,過了一會方文宣問道:“誰啊?什么事?”
  婉兒支走那些看熱鬧的家丁丫鬟們,依然很不自然的說:“大少爺,您該去給老夫人敬茶了。”
  聽到這里,藍寄柔跟方文宣像是想起了什么,兩人火速的尋找著衣服,方文宣邊穿邊道:“壞了,母親一定是等急了。”
  方文宣急忙抓起衣服就往身上穿,可是怎么穿都和不死衣襟,藍寄柔見狀又是哈哈大笑:“你怎么穿了我的衣服?”
  方文宣一看的確,那件白色的內衫上還繡著花呢,那件衣服穿在方文宣身上中間還露了一縷肉色,藍寄柔在屋里指著方文宣哈哈大笑,門口的婉兒越聽越覺得火辣,最后實在呆不下去了,就回了老夫人那里,把自己所聽到的統統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聽完臉也是紅一陣綠一陣,最后只能總結道:“太不像話了。”
  沒多久,方文宣領著藍寄柔進了大廳,兩人齊齊的跪下,給老夫人敬茶,茶已經被婉兒換了好多次了,只為等兩人來敬茶。
  老夫人剛要喝茶,卻看見自己兒子臉上的熊貓眼,她白了一眼藍寄柔,然后吞下茶去,象征性的給了兩位新人紅包,然后囑咐道:“文宣啊,你自己可得注意點身體啊,什么事都不能過度啊,過度對身體不好。”
  這下換了藍寄柔臉上一陣陣火紅,引得方文宣只是忍著笑點頭。
  藍寄柔和方文宣的事情很快就被小丫頭傳了出去,全府上下都在談論藍寄柔和方文宣的閨房之事,藍寄柔大呼冤枉,方文宣則勸道:“誰叫你晚上吐的一塌糊涂,讓別人還以為我們到了早上都意猶未盡呢。”
  藍寄柔瞥了方文宣一眼道:“好,你晚上別碰我。”
  方文宣那里肯聽,只得揪著耳朵說:“我錯了,我錯了。”
  藍寄柔看見方文宣的窘相,更是笑得開懷,現在她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來到啟朝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可是眼下,她還有一件事情要考慮——就是怎么帶著方文宣回到現代!
  藍寄柔看過無數電視劇或者電影,上面都在說什么穿越時空而來的人可以等到九星連珠或者七星連珠就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藍寄柔對此深信不疑,她找了很多關于星象的書看,而且連道觀里的道士都不放過,只要是長胡子的她都得問問。
  絲絲也每天跟藍寄柔呆在一起,一來自己沒地方可去,方家除了藍寄柔,絲絲誰都不認得。二來為了藍寄柔的安全,絲絲充當起了女保鏢,絲絲也為藍寄柔想要知道那天會來個九星連珠或者七星連珠什么的奔波著,可是她們的得到的結論是:要想連珠要等到十年以后,藍寄柔聽了之后馬上崩潰,她來啟朝一年不到,就已經被折磨得九死一生了,如果在這里呆十年,她可沒功夫跟老夫人維持十年的婆媳關系。
  方文宣并不明白藍寄柔為什么會對星象這么感興趣,成家之后,方文宣得做的事情就是繼續跟著王赟一起好好念書,相對于沒結婚之前,方文宣認真了許多,因為那天方文宣突然接到信說藍寄柔有危險的時候,方文宣也急瘋了,老夫人提示方文宣去找皇上想辦法,方文宣硬著頭皮再次進了皇宮。
  與皇上再次相見,方文宣是跪了很久之后皇上才同意見他的,看見方文宣的傷勢未愈,應豐也覺得自己做的過份了些,自從方文宣被藍寄柔背走之后應豐想了很多,突然他像是想開了一樣,自言自語道:“愛情是強求不來的。”
  方文宣為了藍寄柔的安危只能祈求皇上相救,應豐問:“如果藍寄柔死了怎么辦?”
  方文宣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會跟她一起死。”
  應豐用手拍著龍椅似乎在思量些什么,他轉過頭來說:“朕就做不到,朕想開了,藍寄柔不是朕的,朕只能祝福你們,朕給你一支弓箭手,速速去救藍寄柔吧。”
  方文宣沒想到皇上并沒有為難自己,他謝了恩就要沖出門口,應豐突然叫道:“站住。”
  那一刻,方文宣在心里祈禱:不要反悔啊。
  應豐道:“朕,朕記住你的話了,以后你和藍寄柔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也別想活,你一定要讓藍寄柔活著回來。”
  方文宣從沒有如此堅定的說:“皇上放心吧。”
  看著方文宣沖出去的身影,應豐嘆了口氣:“藍寄柔你的選擇是對的。”
  當然這件事情方文宣并沒有告訴藍寄柔,而藍寄柔也不想知道方文宣是怎么跟皇上借兵的,而最重要的就是現在皇上已經不會再糾纏藍寄柔了,自己也可以不避嫌的去參加科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