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62 醫圣

方文宣很是用功的念書,這讓王赟都稱贊他道:“愛情的力量竟然如此偉大。”
  藍寄柔跟方文宣成親之后自然不用再做丫鬟做的事情,方文宣念書的時候,藍寄柔就跟絲絲一起去研究古書上所記載九星連珠的事情......
  藍寄柔也從沒有如此用心的鉆研一門學問,這天她跟絲絲在長廊的石椅上研究古書,恰巧婉兒路過,這三少奶奶過門之后婉兒還沒和她說兩句話,如今在長廊里碰到,怎能就此過去。
  婉兒見藍寄柔用心鉆研便問:“三少奶奶,怎么在這里看書?”
  藍寄柔一聽是婉兒,便說:“這里清靜些,在屋里太悶,想事情不靈光。”
  藍寄柔的說法婉兒還是第一次聽,按照藍寄柔的思維這流動的空氣如同流動的思維是活的,若是在屋里就是死的?
  婉兒欠了欠身子算是打了招呼,便要走,藍寄柔也埋頭繼續苦讀,看藍寄柔如此用功,婉兒又回頭道:“我知道老夫人有很多這樣的書,不如三少奶奶去問老夫人借。”
  “什么?老夫人的書?那一定都是古董了是吧?”藍寄柔聽到又有書的門路,如同打了雞血,十分興奮。
  婉兒笑道:“老夫人那里的書可都是古人留下來的,只是不知道老夫人肯不肯借。”
  “她是我婆婆,怎么能不借呢?我現在就問她要去。”藍寄柔如同插上翅膀的小鳥飛也似的跑去了大廳。
  “婆婆。”藍寄柔叫道。
  老夫人正閉目養神手中念著念珠,一聽藍寄柔的聲音便問道:“有什么事么?”
  “婆婆,聽說你那里有很多古書是么?不如借我兩本看看,兒媳最近很想發奮,文宣都那么用功了,兒媳也不能落后。”藍寄柔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的身份和自己所處的時代。
  這番話馬上引來了老夫人的一番教育:“文宣讀書你也讀書?文宣是要考科舉,那你又是做什么呢?做了兒媳就應該有兒媳的樣子,過了門就是相夫教子,又不是讓你和文宣一起比個高低。”
  藍寄柔一聽這還是真是老夫人的風格,曾幾何時前面兩任媳婦也都被老夫人如此教導過,自己也該想到了,眼下再問老夫人借書是行不通了,藍寄柔欠了欠身子道:“文宣快學完了,我去給他準備差點去了。”
  藍寄柔借口灰溜溜的逃走了,藍寄柔確實回了房間,只是并沒有給自己相公弄什么差點,只是在桌旁挽著桌布生氣。
  方文宣回來見藍寄柔這副樣子自知是受了什么小委屈,便問:“是誰惹你生氣了?”
  藍寄柔瞥了一眼方文宣:“婆婆啊,連書都不借我看,真小氣。”
  方文宣笑道:“你看書?以前你跟我做書童的時候讓你幫我寫個字都不肯,現在你想看書,哈哈......”
  藍寄柔撅著嘴見連方文宣都瞧不起自己更是翻了白眼,方文宣見狀只得安慰道:“你想看什么書?我去給你買,我書房這么多書都不夠你看的么?”
  藍寄柔聽了馬上神秘的問:“有關于星象的書么?”
  “星象?你看哪個做什么?”方文宣疑惑道。
  “我就是看看,你放心我也是為你好,有么?”藍寄柔一句為你好就打發了方文宣的問話。
  方文宣想了許久然后說:“真沒有。”
  藍寄柔又一次失望了,她繼續捻著桌布嘆氣道:“哎!這大啟朝的文人家里只有八股啊,真是悲哀。”
  方文宣道:“我記得師父對這些有研究的,不如我去借師父的來給你看,只是你能看懂么?”
  “真是的,什么叫學問啊,就是從看不懂到能看懂,相信我,憑我的智商這些都沒問題的,快去給我借來。”藍寄柔像是看到了希望,希望之余又不忘把自己夸贊一通。
  第二天方文宣果真借來了夫子的書,而與此同時絲絲也拿來許多關于星象的書。
  藍寄柔問道:“絲絲,這些從那里搞來的?看起來很值錢啊。”藍寄柔翻著發黃的書頁,但是能看出來,這些書被人保護的很好。
  絲絲笑道:“是問你婆婆借的。”
  “什么?我婆婆都不借我,竟然借你?絲絲你太厲害了。”藍寄柔興奮的翻看著這些被成為傳奇的書籍。
  絲絲撇撇嘴:“我是偷來的。”
  “什么,你偷我婆婆的東西?”藍寄柔驚叫道。
  絲絲聽了馬上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藍寄柔不要張揚,絲絲道:“既然是你婆婆的東西,你看完就還給她好了,這,這不叫偷。”
  藍寄柔和絲絲對望了一眼,兩人都笑了,藍寄柔看著滿桌的書籍,更是樂開了懷,她覺得自己一定能從這些書里找到回到現代的方法。
  藍寄柔為了不混淆,她把兩人的書都規規整整的碼放在兩個箱子里,尤其是老夫人的書,顯然被老夫人保存的非常好,連邊邊角角都很平整。
  藍寄柔準備通宵達旦的研究這些文字,因為她現在每時每刻都想帶著方文宣趕快回到現代,來到啟朝這么久,她十分想念現代的親人,而且藍寄柔相信只要方文宣回了現代一定能喚起他失去的記憶。
  藍寄柔就這樣一本一本的看,可是她卻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是老夫人和夫子都有同樣的一本書,開始藍寄柔還以為自己搞亂了,可是經過檢查藍寄柔發現,這兩本書是在不同的盒子里的,也就是說老夫人有和夫子一樣的書。
  按理說這么點小事不足以引起藍寄柔的好奇心,畢竟天下文人的書都是那么幾本本,可是藍寄柔卻驚奇的發現,書里都有提到一個叫醫圣的人,藍寄柔還記得曾經被提起過的醫圣,當藍寄柔以為自己能在上面找到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時,她又發現,原來那本書并不是醫書而像是詩集,里面都是一些**的情話,如果說醫圣也需要有感情的話,那么在兩本書頁里藍寄柔又驚奇的發現了一樣東西——一塊很舊的綢緞。
  這塊綢緞經過藍寄柔的斷定是出自一個男人身上的,而且這塊綢緞的主人一定有著顯赫的地位,因為綢緞質地上乘,繡的圖案也都是皇親國戚所用,這點還得感謝藍寄柔去了制衣坊之后所學的,尤其是自己給皇后繡了鳳凰以后自己更加對這些繡紋小心謹慎了。
  藍寄柔發現了綢緞也不足為奇,許是看書的人有特別的嗜好喜歡用綢緞當書簽,可是藍寄柔卻發現兩本書里夾著的是同一塊綢緞,像是被撕開的,那塊綢緞并不規則,被夾在兩個不同人的書里,藍寄柔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藍寄柔覺得這兩本書的主人一定是很有故事的,便在研學星象之余會問方文宣關于醫圣、夫子、和婆婆的事情。
  方文宣并沒有對藍寄柔的反常放在心上,只是把自己知道的統統告訴了藍寄柔......
  方文宣并不了解醫圣,只是偶爾聽別人說過,方文宣說:“醫圣可是神人,他現在也應該有一百多歲了,五十年錢他十分普通,每天種種田耕耕地,甚至五十多歲了連老婆孩子都沒有,膝下無子的他在一次上山砍柴的時候救了一只怪物。”
  “怪物?”藍寄柔不得不打斷方文宣的敘述。
  “是的,就是一只怪物,這只怪物長的十分奇怪,因為它的臉長得像馬、頭上的角像鹿、脖頸很像像駱駝、而尾巴就像驢,沒有人見過這種東西,只有醫圣才見過。”方文宣解釋說。
  藍寄柔聽了心中暗笑道:“這不就是麋鹿么?中國人又叫它四不像。”不過藍寄柔覺得啟朝似乎還沒有給這動物真正的定義,所以也假裝奇怪的問:“真的啊?那后來呢?”
  方文宣清清嗓子興奮的說道:“醫圣救了這只麋鹿之后竟然發現他是神仙的坐騎,神仙為了感謝他就給了他超凡的醫術,自此之后,醫圣就救活了好多得了不治之癥的人。”
  “等等,你說醫圣多大了?”藍寄柔問道。
  “到現在也得一百二十多歲了吧。”方文宣算到。
  “哪不對,他一百二十多歲,認識婆婆的時候都**十歲了。”藍寄柔自言自語道。
  “這跟母親有什么關系?”方文宣問道。
  “哦,沒,沒關系,只是我在想這一百二十多歲能長成什么樣子啊,那么醫圣現在在那里?”藍寄柔又問道。
  “他早就升天了啊。”方文宣打答道。
  “哦死啦!”藍寄柔有些失望。
  “什么啊,升天做神仙去了。”方文宣的話讓正抿了一口茶的藍寄柔突然噴了出來,藍寄柔心想:方文宣啊方文宣,你現在是方文宣還相信有神仙只說,你知道你在現代的時候么?你連人死了有靈魂都不相信,竟然現在對這種事情這么篤信,真是一代造就一代人啊。
  方文宣并不理睬藍寄柔的夸張反應,他似乎很是崇拜醫圣接著又往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