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64 那些往事(一)

藍寄柔只覺得自己已經敗露,她跪著說:“婆婆,兒媳那里會知道里面還有秘密,兒媳開始真不知情。”
  “看來你還是看過了。”老夫人嘆了口氣。
  藍寄柔點點頭道:“我知道偷看別人的隱私是不對的,不過兒媳發誓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老夫人問:“怎么你知道什么秘密,說來聽聽。”
  聽老夫人的語氣緩和了些,藍寄柔心想:肯定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聽我發誓不會說出去,所以婆婆才松了一口氣。
  藍寄柔站起來,走到老夫人身邊,附耳道:“婆婆,你一定跟醫圣的徒弟有什么關系。”
  老夫人似乎有些緊張又問:“你還知道什么?”
  “呃!這個,兒媳還得調查。”藍寄柔支著下巴做思考狀,馬上又道:“不是,不是,兒媳對這些不敢興趣,兒媳不會調查的。兒媳的意思是說......”藍寄柔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
  老夫人自然了解藍寄柔的性格,以前當丫鬟的時候還整天忙的顧不得閑事,現在成了少奶奶什么活也不用做自然喜歡打聽這些閑事,老夫人說:“你發誓,我今天所說的,你都不會說出去。”
  藍寄柔一聽老夫人就要開始說自己的往事,藍寄柔還沒等老夫人說完,便指著屋頂道:“今日藍寄柔所聽到的絕對不會說出去,如果我說出去,如果我說出去......”藍寄柔似乎覺得拿自己的命作為賭注似乎太過時了,平日看的電視劇里都是說什么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藍寄柔想了一會道:“如果我說出去,就讓我守寡。”藍寄柔自然人為這是對自己最狠毒的懲罰,可是這卻引來了老夫人的白眼:“不許拿文宣說。”
  藍寄柔這才明白過來,人家畢竟還是母子,藍寄柔說:“婆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難道您還不相信兒媳么?”
  老夫人見狀也不好再逼什么了,既然讓藍寄柔保守秘密那么也就打定了主意告訴她聽,老夫人喝了一口茶,指指旁邊的椅子說:“坐吧,坐下來聽,這個故事很長
  。”
  藍寄柔開心極了,她的八卦欲望被勾了出來,如今就要真相大白了,她趕忙坐好,仔細聽著。
  老夫人眼神迷離,似乎把自己又帶回了那個年代。
  老夫人說:“以前我是個大家小姐,我的父親是久經沙場的將軍,而我從小跟著父親練劍,也學了些皮毛,當時我很任性,已經很大了也沒有找人家嫁了。”
  藍寄柔聽到這里想到老夫人已經那么老了,可是兩個孩子才三十幾歲,確實不符合古代的規矩。
  老夫人又說:“父親一直很尊重我的想法,只是我的母親整天逼著我嫁人,她不停的找些貴公子來我們家,說是遠方的親戚,實則來看我的,當時我那里能體會做母親的良苦用心?我很固執推了一門又一門的親事,直到有一天,母親急了,她把我許配了一個官員的兒子,可是我并不想嫁人,盡管母親把我關了起來,可是我還是逃走了。”
  藍寄柔盯著老夫人看,她怎么也想不到老夫人年輕的時候竟然如此叛逆。
  “后來,我逃到了邊疆,去找我的父親,雖說女人是不能進軍營的,但是我的父親很寵愛我,就把我打扮成男人,混在軍營里。”
  藍寄柔心想:原來是個花木蘭。
  “因為我略懂功夫,所以也跟著士兵們一起打仗,很快我就立下了戰功,將士們都叫父親替我請功,可是我的父親知道女人不能立戰功的,所以他就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因為我殺敵勇猛當時將士們和父親產生了隔閡,父親是有苦說不出,他是為了我好,而將士們卻覺得他們的將軍故意不肯提拔我,處處打壓我,后來他們聯名告到了皇上那里,那時候皇上可不是麟王的父親,他是麟王的爺爺。”
  藍寄柔問道:“那您現在功夫還很厲害么?怎么我也沒見婆婆耍劍練拳?”
  老夫人道:“因為這次事件驚動了皇宮,所以我在父親面前發誓,等結束戰事我絕對不會再用工夫,再加上許多年沒有練了,功夫早就生疏了
  。”
  藍寄柔點點頭問:“那婆婆的父親被懲罰了么?”
  老夫人嘆道:“一切都是因為這件事而開始的,當時吐蕃不停來犯,朝廷有任人唯賢的政策,只要有能力就會得到提拔,當時的皇帝很重視賢能的人,如果知道那個官員打壓別人,那可是要嚴懲的,但是啟朝當時還有規定,女子絕對不能參戰,若是違法會株連九族。”
  藍寄柔問道:“怎么這么嚴重啊?”雖說藍寄柔早知道古代是不讓女子從軍打仗的但也罪不至死啊。
  老夫人道:“因為吐蕃人,啟朝開始是有一個女將軍的,她能征善戰,可是竟然跟吐蕃的皇子互生情愫,出賣了國家機密,所以當時的皇帝覺得很受恥辱,所以就下了命令,不能有女人參戰。”
  “哦,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婆婆的父親要極力隱瞞。”
  “朝廷對這件事情十分重視,派了當時的太子下來調查。”
  “太子?就是麟王的父親對嗎?”藍寄柔自以為是的問道。
  老夫人搖搖頭說:“當時的太子不是麟王的父皇,當時的太子叫啟崇章,他來到邊疆就開始調查這件事情,他經常問我一些關于軍營的事情,而我們談的也很投機,他把我當做兄弟看待,而且我也跟他說明,是我自己不想做官的,與將軍無關,很快他的調查就要結束了,眼看吐蕃兵力衰退,這仗也快打完了,我們做好了凱旋的準備,而我也知道,很快就要跟太子分開了。那天夜里,吐蕃人趁我們放松了警惕,竟然來偷襲父親的軍營,我從睡夢中驚醒,還沒來得及穿上衣服就被吐蕃的士兵團團圍住,軍營外面也是刀山火海,我也顧不得披著長發,就跟他們打了起來,這個時候太子也來救我,當看到我的長發時,他知道我是女兒身了,很快吐蕃被我們擊退,父親因為這次偷襲也受了重傷,而太子也要返回京城稟明他所看到的一切。”
  “父親忍著傷痛帶著我追上返回京城的太子,希望他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訴皇上,可是太子卻是一個秉公辦事的人,據說他一輩子都沒有撒過謊,他還是拒絕了父親,當時我們就準備回家受死,因為我們也很理解太子,當時正是老皇帝要傳位的時候,老皇帝也是想借這件事情,讓太子在百姓心里立下威信,所以如果太子欺瞞這件事情很可能他就做不了皇上。”老夫人說道這里似乎有些哽咽了,她抿了一口茶,舒緩了一下情緒
  。
  藍寄柔道:“他也太不仗義了,用你們全家的性命來鞏固自己的太子之位,虧他還跟你是好兄弟。”
  老夫人搖搖頭說:“我們都以為回去就要受死了,那一天我永遠難忘,我們全家一身白衣準備自殺,跪著迎接皇上的圣旨,可是圣旨卻不是要誅我們九族的,反而是對父親的嘉獎,說他因公受傷,極力保護自己的士兵,當時我們都愣住了,死而復生的感覺恐怕沒有人能體會到。”
  “婆婆,我能,我死過好幾次了,我理解。”藍寄柔會想起自己的經歷,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生生死死多少次了。
  老夫人點點頭:“那天我們全家都很高興,后來父親打聽到,這一切都是太子做的,因為他最終選擇保守秘密,其實太子跟九皇子很像。”
  藍寄柔沒料到老夫人竟然會提到九皇子,突然被提及了傷心事,藍寄柔的眼眶也濕潤了。
  老夫人說:“九皇子對你的恩情你一輩子都不能忘記啊。”
  藍寄柔點著頭,她準備回到現代就把這件事情記下來,等自己得了老年癡呆的時候就是把方文宣忘了,也不會忘記在啟朝還有這么一個難能可貴的人,九皇子雖然長得高大且黑,但是他的內心卻比任何人都純凈。
  老夫人說:“其實太子對我,就像九皇子對你一樣,太子和我已經暗生情愫,他不忍心看著我和我的家人被株,就這樣我們一家進宮去感謝太子,那天我們剛到屋門口,正看見他發脾氣,我知道他是個性格溫和的人,沒有天大的事情是不會發脾氣的。”
  “那是什么天大的事情?”藍寄柔問道。
  “終身大事,那時候皇太后將她的親戚非要許配給太子,如果太子娶了他就有了皇太后的支持,那么對于他就沒有任何的壓力了。”
  “可是他心里有婆婆是么?所以他發脾氣,所以他不愿意?”藍寄柔似乎能猜到一些。
  老夫人點點頭,但是她卻是微笑著點頭的。
  藍寄柔沒想到,這個整日以自己夫君為重的封建女人,竟然在年輕的時候也有一段如此美麗的愛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