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65 那些往事(二)


  第一百六十五章那些往事(二)
  “當時我知道,他的身份和其他人不同,我可以任性、不聽母親的話、離家出走、父親也會縱容我呆在軍營,可是我知道,他不行。他的身份和他未來的前途,緊緊的和這個要嫁給他的女子聯系在一起,雖說后宮不得干政,可是當時的皇太后還是有些權利的,就算是皇上也得給她些面子。”
  “那結果怎樣?他娶了那個女人了么?”
  “當然沒有,他悔婚了,因為太子不肯娶皇太后指定的那個女子,所以那女子就跳河自盡了,皇太后知道后,覺得是太子害死了自己的遠方親戚,皇太后也開始疏離太子了,而且她還暗中派人調查太子為什么不肯娶那個女人。”
  “皇太后調查出來了?”藍寄柔能想到,如果是權力很大也很有野心的皇太后,這點事情還是能查清楚的。
  老夫人點點頭:“是的,我們并沒有防備,那時我們花前月下,而且太子還答應了會娶我,因為我也算名門之女,所以皇上那邊是沒有問題的,可就是因為皇太后,她一邊離間我和太子,一邊離間太子和皇上的感情,讓皇上覺得太子時刻都想趕快成為新皇,就算是皇上有心讓位,可是遇到這樣的事情,他也會心生反感,所以太子那段時間過的很不好。”
  “皇太后是怎么離間你們的?”藍寄柔對這些宮廷斗爭還是很敢興趣的,只是沒想到平日里電視劇上的情節在古代也不停的演繹來驅趕歷史的進程,正所謂——來源于生活。
  “太后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個人說跟我有私情,太子不信,可是太后到處偽造假證據,用來離間我們,后來我的事情被傳的沸沸揚揚,就連母親都以為我真的跟人有私情。”老夫人似乎有些激動,她對當年的事情還耿耿于懷。
  可是藍寄柔聽了下面的話,就明白老夫人為什么那么激動了,老夫人輕輕嗓子,壓低了聲音說:“后來,太子喝醉了酒來找我,他說都是他不好讓我被人傳的風言風語,其實我并沒有怪他,反而我感謝他,感謝他這樣信任我。他告訴我,他一定要娶我,一個太子娶一個被流言掩埋的女人,是多么大的笑話?最后我還是決定離開他,那天我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了她,然后我又一次離家出走了。”
  藍寄柔聽的目瞪口呆,沒想到的是,老夫人年輕的時候竟然是一個性情女子,讓藍寄柔佩服不已。
  老夫人說:“那時候年輕,為了證明自己沒想到以后,我走了,太子就到處找我,他是找不到我的,因為我做了男裝打扮,去了大漠,在那里,沒有人認識我,更沒有人對我有任何流言蜚語,我在大漠生活的很開心,可是......”
  藍寄柔緊張的問:“可是什么?”
  “可是我發現,我已經懷有身孕。”
  “啊,有孩子啦,一次就......”藍寄柔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老夫人瞪了她一眼藍寄柔馬上不說話了。
  老夫人嘆了口氣說:“那是個生命啊,而且他的父親是我最愛的男人。”
  藍寄柔雖不做聲但是在心里卻豎起了大拇指。
  “我在大漠整整六個月,可是大漠風沙太大,那次我們遇到了龍卷風,我幸免遇難,這時候正好碰到一支軍隊從大漠經過,他們救了我,給我喝的,帶頭的將軍就是文宣的爹。”
  聽到這里,藍寄柔就能猜到下面的事情了,她說:“原來大姐是太子的孩子。”
  老夫人又一個白眼道:“先聽我說下去。”
  “好好好。”藍寄柔心想:怪不得大姐這么丑,那里會像文宣的親姐姐呢。
  老夫人說:“我跟著軍隊,做了廚娘,沒事給她們做做飯縫縫衣服,終于我在軍營里生下了我的第一個孩子。文宣他爹一直都很照顧我們母女,那時候正好他們要返回京城,沒有辦法我只能跟著他們回京。”
  “那文宣的爹,哦不,我說我公公,知道你的事情么?”
  “那時候還不知道,我做了化名,我只說我是死了丈夫,無依無靠,所以文宣他爹一路上都很照顧我,后來我們來了京城,我原本想抱著孩子見太子一面,可是我居然聽到消息,太子馬上就要大婚了,而這個女人也是皇后的遠親,我當時很生氣,覺得他說的一切都是假的,他說他不會屈服的,可是他還是要娶皇太后給他指定的太子妃。”
  “那他也真是的,會不會有什么誤會呢?”藍寄柔問道。
  老夫人點點頭:“的確,當時我誤會他了,因為這個誤會我犯了終身的大錯,我以為他要成婚了,我帶著孩子就跑到了山上,本想就此跟著孩子一起去了,可是就在我跳下去的時候,我聽到一個老人叫我,我只是聽到聲音,等我帶著孩子落地的時候,什么都不知道了。”
  “懸崖?那掉下去還不摔壞了?”藍寄柔擔心的吸了一口涼氣。
  “可能當時我下意識的抓住了一根樹枝,因為那孩子在我懷里不停的哭,我突然后悔了,可是我還是掉了下去,等我醒來的時候腿腳都斷了,臉上也布滿傷痕,我的女兒還好,我一直把她摟在懷里,所以傷的不是很嚴重。我醒來的時候也是女兒的哭聲把我喚醒的,那時候我看到一位老人,他頭發胡子全都白了,很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架勢,我以為我的腿腳都斷了,會成為廢人,可是他卻說,我三個月后會和正常人一樣,而且臉上的傷也會回復,我不信,我以為他是不想我尋死,可是后來,我看他給人治病救活了好多要死的人,我信了,而且他還讓我觀察他診治病人的過程,慢慢的我竟然對學醫產生了興趣,后來我就成為了他的徒弟。”
  “什么?婆婆就是醫圣?婆婆能起死回生?”藍寄柔如獲至寶般的拉著婆婆,她覺得這個女人真不簡單。
  老夫人笑道:“什么起死回生,我學藝不精,不過對于外癥,還是有些了解的,其實文宣的那款胎記是我給祛掉的,他摔下山崖,我覺得那塊胎記不好,所以我就趁他傷重睡著了之后就給他祛掉了,只是他不知道是我做的,我騙他說是求了醫圣來處理的。”老夫人道。
  聽到這里,藍寄柔心里又是一沉,她想:明明方文宣是從現代來的,老夫人霸占了自己老公做兒子,現在竟然還在撒謊,不如旁敲側擊一下。
  藍寄柔問道:“文宣以前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不如婆婆告訴,他當時是怎么掉下山崖的。”
  老夫人說:“我也不知道文宣為什么會去余華山。”
  余華山,又是余華山,藍寄柔覺得余華山這個地方一定很不簡單。
  老夫人說:“文宣被人發現的時候,已經斷了氣,我是找了醫圣的另一個徒弟,他對內癥十分在行,所以把文宣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
  藍寄柔一直盯著老夫人的臉,她覺得老夫人的表情一如平常,似乎沒有半點心虛和緊張,這是怎么回事?
  “那文宣掉下山崖的時候是穿的什么衣服?”藍寄柔問道。
  “是青色的褂子,那件衣服他一直都很喜歡,只是掉下了山崖那件衣服壞了,對了,不如你給文宣做一件吧。”老夫人絲毫沒有感覺到藍寄柔的用心。
  藍寄柔越聽越糊涂,自己老公來的時候應該是西裝革履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藍寄柔的心里充滿了問號,她覺得現在似乎還不是找什么星象帶著方文宣離開啟朝,反而應該查清楚方文宣是怎么來的,在他墜崖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藍寄柔清楚的記得自己來到啟朝的時候身上明明是現代的衣服,自己沒有變,而老公卻變了。
  老夫人又說:“我病好之后,師傅為了我不惹閑言碎語,所以我的孩子一直在師傅那里,經過了生死之變,我明白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又是多么的可貴,我決定放下包袱去宮中和那個負心人做一個了斷。”
  “婆婆,你不會殺了太子吧?”藍寄柔想到太子那時候萬無一失的話應該做上了皇帝,而不是應豐的父親。”
  “沒有,我經歷了生死,那里還想奪取別人的性命,雖然我恨他,但是我還是下不了手的,我只是想告訴他,我自己會勇敢的活下去,我也不打算告訴他,我們有一個孩子。”
  藍寄柔點點頭說:“對,女人就應該堅強。”
  老夫人嘆了口氣:“堅強!那都是女人淌過了苦水才能真正的堅強起來,我化妝成小太監的摸樣進宮去找太子,可是我還沒跟他對質,我就看到文宣的父親竟然跟太子是好友,他們正在一起喝酒。我聽見文宣的父親提到我問太子有沒有找到我,太子說:他一直都在找我,而且我還了解到他跟那女人成婚的真正原因,原因就是皇太后威脅太子說要把我當時跟隨父親作戰的事情告訴皇帝,那樣,我們全家都要抄斬。”
  藍寄柔聽了之后,濕潤了眼眶:“婆婆,原來他沒負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