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67 那些往事(四)


  第一百六十七章那些往事(四)
  老夫人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她繼續說:“我的孩子沒了,也是因為我不好,我不該不管孩子,我到現在都很后悔,后來的兩年里,太子一直住在余華山上,他假扮醫圣到處給別人看病,而師傅也音信全無,我自己一個人住在大院,每每看見院子里的落葉我就會想起那年秋天全家28口無一幸免的場面。在這段時間里,文宣他爹一只都很照顧我,雖然我沒有再見太子,但是我從文宣他爹那里知道了太子的近況,當然我想文宣他爹也會把我的近況告訴給太子的......可是皇上當時又病危了。”
  “病危?皇上病危和婆婆有什么關系?”藍寄柔問道。
  “皇上知道,皇太后殺了我家28口,所以他病危之前讓我作為和親的使者嫁到吐蕃去,一來我是無親無故的人,二來我的父親和母親都是一品頭銜,這樣也說的過去,因為沒有大臣愿意把自己的女兒嫁出去,只有我孤苦無依。”
  “婆婆,像這樣的和親不是應該有公主去么?怎么會叫大臣的女兒呢?而且皇帝竟然想到我的前面,他可真敢想啊。”藍寄柔一只以為用御賜的假公主這招出了王昭君以外就是自己的高見了,沒想到這件事情在上一代被重演了一遍。
  老夫人說:“可是皇上根本沒有女兒,所以他病危的時候怕吐蕃人倆攻打啟朝,所以先派一個人去和親,至少能牽制住他們的野心,而我就是最后確定的人選,這件事情被文宣他爹知道,他偷偷的告訴我和太子,那一天文宣他爹帶著太子來找我,我本來很生氣,可是當我看見他的時候他完全變了一副模樣,他很憔悴,而且瘦骨如柴,門牙也掉了兩顆。”
  “對對,可是夫子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因為他平時幫別人看病,到了晚上就在余華山上找師傅和孩子,他一天只吃一頓飯,而且在爬山的時候不小心跌落了下來把門牙給磕掉了,當我看見他這樣的時候我覺得他不禁是在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我,他告訴我說這些年行醫就不想再去皇宮做什么太子了,因為皇宮的錦衣玉食也比不上百姓能起死回生,他覺得他的人生才剛開始,他需要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他對我說他說他已經放下了,我當時聽了非常傷心,我以為他心里沒有我了,他說他覺得自己并沒有真正的喜歡過我,只是覺得我和普通的女子不同,當時我聽了非常生氣,我狠狠的給了他一耳光,他告訴我他連我們的詩集也贈給農戶們學寫字了,我只覺得我愛錯了,其實他是為了我好,但是我并不明白他的心意,因為他怕我不跟嫁給文宣他爹。”
  “什么,你嫁給公公,竟然是太子的想法?”
  老夫人點點頭說:“沒錯,當時他和文宣的爹一同想到只要我嫁了人我就不用去吐蕃和親了,所以他自己退出了,文宣他爹幫我出主意,說先讓我嫁給他,讓他稟明皇上其實我們早就相戀了,這樣我就不會被逼嫁去吐蕃了,因為當時聽了太子話,我的心都涼了,所以我就答應了文宣他爹,我們沒多久就成親了,當然那是做戲的,只是為了能讓我留在啟朝,我跟文宣他爹相敬如賓,從來沒有越界,就這樣我們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因為是假成婚所以我對他如同親人一般,他也很尊重我,只是在長輩面前做做戲,雖然太子說從來沒喜歡過我,但是我心里卻裝不下別人,第五年的時候,吐蕃人又來犯了,新皇當時已經等級了,就是應豐的爹,他要派文宣的爹去跟吐蕃人作戰,因為新皇登基不久,軍心還不穩,所以第一場仗便敗了,文宣的爹回來重整軍隊,我無意間看見他身上幾十處傷疤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很可能朝不保夕,作為將軍很可能戰死沙場,所以我決定給他留下后代,過了幾年之后,文宜就出聲了,他們兩姐弟名字里都有一個文字,其實我是想到我的文兒,我跟文宣他爹一直是沒有感情的,所以我一直恪守本分就當是報答他對我的照顧,可是在文宣出聲沒多久,他果真是身負重傷,被士兵抬回來的時候已經不成樣子了,腿也斷了,手也沒了,身上還全是血窟窿。”
  聽到這里藍寄柔嚇壞了,她抽搐著臉問:“公公原來受了這么多罪。”
  “是的,他一直不肯閉上眼睛就是要回來告訴我一件事,就是幾年前是太子求他跟他做一場戲,讓我傷心,讓我失望,讓我肯嫁給文宣的爹,他覺得自己一直是騙了我,還騙我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寄柔啊,其實我倒沒覺得他騙我,因為他善良,因為他很真,沒想到因為這件事情他一直放在心里,一直覺得對不起我,那時候我明白,其實是我對不起他,其實是我騙了他,當時我也有一個知心好友,我把事情都告訴了她,她讓我去找回太子,可是我最終沒有去找他,因為我覺得不管太子對我是不是真的已經不重要了,我的丈夫只有一個,我要為他守護住我的兩個孩子,所以我撐起了這個家。”
  “婆婆你真了不起。”聽著藍寄柔就抱著老夫人,因為藍寄柔覺得老夫人經歷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她是個不幸的女人,但是她還如此堅強。
  老夫人笑著拍著藍寄柔的肩頭說:“傻孩子,等你到了我這年紀那些年輕的往事都成為一個故事了。”
  藍寄柔點著頭,她相信時間會把一切的喜怒哀樂都融化掉,可是要度過這段時間是很辛苦的。
  “那夫子怎么會成為文宣的老師呢?”
  “那還得從文宣掉下山崖說起,文宣沒掉下山崖之前非常聰明好學,他不用什么老師教,自己也會認真鉆研,我一直不想讓方家倒下,因為文宣他爹很不容易,我沒有什么能留給他的,我只能留下這個兒子繼承他的大業,我不會讓文宣去做什么將軍打打殺殺,我不想讓文宣成為他爹那樣的下場,我只想讓文宣考科舉能有所作為,方家的匾額也不會倒下,可是沒想到文宣摔下山崖什么都記不得了,別說以前的知識,就連我這個老太婆他都記不起來了。當時文宣傷得也很嚴重,我知道如果沒有太子救他,可能他活不了多久了,最后我決心為了文宣去找太子,我根據各種線索去找他,可是繞來繞去卻發現他其實一直住在余華山下。他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后二話沒說就來救文宣,最后文宣終于脫離危險。”
  “婆婆那夫子不是很厲害么?難道他也治不了文宣的失憶癥么?”藍寄柔問道。
  “按理說是可以的,但是夫子說他已經把師父教給他怎么治療失憶的方子給忘記了,他說他早晚有一天會想起來,所以他要我留他在府里做文宣的老師,慢慢的引導他想起之前的事情。”
  “哦,原來是這樣,那老夫人經常回見到夫子會不會尷尬啊?”
  “呵呵,不會尷尬,我們都這么老了,那些陳年往事都隨風而去了,我現在只有一個任務就是替文宣他爹守住這份家業,而且我還想在我百年之后能成為神仙。”
  藍寄柔聽到這里突然臉沉了下來:看來老太太還是想做神仙啊,似乎因為這句話讓老夫人在藍寄柔的心里又大打折扣了。
  可是老夫人又說:“其實我都一把年紀了,做不做神仙也沒什么,我聽別人說見過師父成了仙,所以我也想成仙,我要去天上問問師傅,我的文兒到底在那里,到底在那里啊。”
  藍寄柔聽了肅然起敬,原來老夫人想成為神仙就是因為想找到自己的孩子,藍寄柔安慰道:“老夫人,當年沒有找到尸體就說明他們還沒死,所以老夫人千萬別灰心,說不定文兒姐姐還在世上呢,說不定她也在找你。”
  老夫人搖搖頭:“我的文兒當時那么小,她根本不認得我,就算真的和我相遇恐怕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我想問問師傅我的文兒長得是胖是瘦,是喜歡吃甜還是喜歡吃辣......”說著說著老夫人的淚就禁不住掉了下來。
  藍寄柔趴在老夫人的腿上說:“別說了,文兒姐姐一定還活著,你們一定能相認的。”
  老夫人摸著藍寄柔的頭,她能感覺到藍寄柔的淚在自己的腿上濕潤開來,那是藍寄柔發自真心的話,老夫人說:“要不是你發現了書的秘密,我也不會告訴你這段往事。”
  藍寄柔抬起淚臉說:“婆婆你放心我一定幫你保守秘密,我一定不會亂說。”
  老夫人嘆道:“我們做女人的最難,所以我覺得你跟我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像,我喜歡你和文宣好好的,好好的。”
  藍寄柔拼命的點著頭,因為藍寄柔相信自己和方文宣一定是最幸福的那對,盡管他們穿越了,盡管方文宣失憶了,但是他們還是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