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68 夢境

藍寄柔從老夫人房里出來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后的事了,那確實是一段很長的故事,是老夫人用了一輩子去演繹的故事。
  藍寄柔滿懷心事的回了臥房,方文宣問:“去那里了?”
  “文宣,如果婆婆有一天和你分開,你會怎么樣?”藍寄柔凝重的問道。
  “什么?母親出事了么?”方文宣一臉緊張。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萬一有一天你們母子要分開了,你會怎么樣?”
  方文宣送了一口氣,說:“不會的,我會給母親養老送終,當然你也得盡孝啊。”
  藍寄柔搖搖頭:“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那好,我問你,如果我和婆婆你只能選擇一個,你會選擇誰?”
  “你怎么問這么奇怪的問題?病了么?”說著方文宣就把手按在藍寄柔的頭上。
  藍寄柔依然嚴肅的問:“你會選擇誰?”
  “為什么會分開?母親的生我養我人,你是我最愛的夫人,誰都不能把我們分開。”方文宣依然堅定。
  藍寄柔一句話也沒說,她側臥在**上,想了很多事情,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夢里又見到了那個人......
  夢里藍寄柔還是在余華山的樹林里,那人依舊從一道白光里走了出來,但是藍寄柔看不清他的臉,似乎他只是一道光,一道十分刺眼的光。
  藍寄柔問:“這一切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用蛋糕來害我,我和方文宣哦不,周俊豪就不會經歷這么多坎坷了。”
  聽了藍寄柔的控訴,那人笑道:“你還認為他是周俊豪?我告訴過你,他不是。”
  “你撒謊,他是有胎記的,怎么會不是,我相信他就是周俊豪,他就是我老公,這不是你能說得算的。”藍寄柔道。
  “他的脾氣秉性那點和周俊豪像呢?我勸你安心的呆在方家,你的宿命就是方文宣而不是周俊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費,命有天注定,你無須多做功夫。”那人似乎是規勸,他嚴肅的樣子讓藍寄柔嚇了一跳。
  “你說他不是,那你能證明他不是么?你給我找出一個周俊豪來,我就信你。”藍寄柔心里也開始打鼓。
  “由不得你不信,一切讓時間來證明吧。安心做你的三少奶奶,否則你會很危險。”那人勸道,藍寄柔還想再問什么的時候突然天地搖晃,藍寄柔馬上就要陷進地下......
  藍寄柔驚叫這醒來,發現原來是方文宣一直在晃著她的肩膀,藍寄柔說:“我剛才睡著了么?”
  藍寄柔覺得自己還在夢里,似乎那余華山淡淡的青草味兒自己還能聞得到,方文宣皺著眉頭問:“誰是周俊豪,你剛才一直叫著他的名字。”
  藍寄柔騰的坐起來,問:“周俊豪,對,是周俊豪,你對這個名字有印象么?”
  方文宣說:“我都不認識他,對了,他跟你什么關系,做夢都在叫他的名字,我可會吃醋呢。”
  藍寄柔不停方文宣的抱怨,她繼續問:“你真想不起來誰叫周俊豪了么?你好好想想。”
  方文宣在腦海里搜遍了所以他認識的人,可是周俊豪這人人自己真的不認識,方文宣突然說:“我想起來了。”
  藍寄柔睜大了眼睛,興奮的說:“你想起來了?你終于想起來了。”
  方文宣說:“你是小乞丐的時候就那么叫我來著,好像是叫周俊豪的。”
  藍寄柔聽完覺得五雷轟頂,自己白高興一場,她嘆了口氣說:“周俊豪,是我以前養的小狗,我離開家鄉這么久了,我想他了。”
  方文宣聽了撲哧一笑道:“那天雖然是夜里,你也不能見誰都是你家的小狗吧。”
  藍寄柔無心跟方文宣玩鬧,她突然整理了衣服說:“我要出門,一會回來。”
  方文宣總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頭,藍寄柔這樣奇奇怪怪的事情就是離家出走的時候,如今藍寄柔又說要走,方文宣并沒有攔她......
  藍寄柔并不是要離家出走,而是她要去找一個人,這個人就是住在余華山腳的夫子。
  藍寄柔敲開了夫子的門,一個瘦弱干癟的老頭出門迎接,夫子會意的笑了笑,迎了藍寄柔進去,夫子家的東西都是破的,只是找了一只尚為完整的碗給藍寄柔倒了茶水,雖然夫子是背對著藍寄柔的,但是藍寄柔還能看出來夫子只是用自己的袖子把碗口擦了擦,這讓藍寄柔又開始作嘔。
  夫子遞給藍寄柔的茶水,藍寄柔并沒有喝,甚至覺得碗里定然有萬千的細菌,但看夫子那陳舊且臟的袖子,藍寄柔就直皺眉頭。
  夫子問:“方老夫人都給你說了?”
  因為書是父子給老夫人的,所以夫子見藍寄柔來找自己一定是知道了她們的往事。
  藍寄柔盯著夫子看,卻怎么也看不出他曾今有太子的痕跡,普普通通的糟老頭一個,不是這并不是藍寄柔來余華山的目的,藍寄柔問:“夫子,您能把文宣的病治好么?文宣記不得以前的事情了,文宣的記憶對我非常重要。”
  夫子先是一愣又說:“哎,記起以前的事情有什么好,現在你們不是都挺好的么?”
  “夫子,老夫人太不容易了,聽說文宣以前的學業極好,但是因為跌下懸崖竟然變成這樣,如果夫子能治好文宣的失憶之癥,那他很有可能考上狀元的,這樣老夫人也會安慰了。夫子,你們的事情我都聽老夫人講過了,老夫人真是太不容易了,我知道,這世界上能救文宣的就只有您了,求求您把以前的方子想起來,治好文宣好不好?”藍寄柔乞求道,現在藍寄柔只能拿老夫人說道,因為藍寄柔知道老夫人在夫子心中的分量。
  夫子問:“你是不是之前認識文宣?”
  藍寄柔瞪大眼睛奇怪的問:“夫子為什么會這樣說?”
  “實不相瞞,我給文宣治病的時候,他做夢會叫你的名字,但是那是三年前的事情,那時候你和文宣是不認識的,但是他卻一直叫你的名字,我開始還以為是那個**女子的名字,直到你出現我才想起來,我總覺得你跟方文宣關系非同一般。”
  藍寄柔聽了大喜,她高興的問:“真的么?真的是叫我的名字么?是叫藍寄柔?”
  夫子點點頭:“這個名字在他摔下山崖的時候一直在叫,所以我記得非常清楚。”
  藍寄柔心中暗想:看來方文宣真的是周俊豪,人家都說夢是反的,看來夢中的臭老頭說的一定不是真的,方文宣之前掉下懸崖的時候是叫著自己的名字,就是說那時候他還有一些周俊豪的記憶。
  藍寄柔說:“對,其實我跟方文宣是認識的,我真的很想讓文宣記起來他跟我的過往,夫子能不能成全我們?”
  夫子搖搖頭說:“最佳的治療時機已經過去了,我幫不了你,你還是走吧。”
  “什么最佳治療時機,醫圣連死人都能救活,這么點失憶癥都不行么?”藍寄柔疑惑道。
  最終夫子是把藍寄柔轟出了屋子,藍寄柔拼命的敲著夫子的門,盡管那門一敲總有些塵土跑出來,可是夫子依然不肯給藍寄柔開門,藍寄柔終于失望了,她低著頭準備回去,可是這時候突然看見一只熟悉的大腳,藍寄柔抬頭一看:“文宣,你怎么來了?”
  方文宣自從藍寄柔離開方家以后就一直跟著她,方文宣知道自己不能再讓藍寄柔跑了,他便偷偷的跟蹤藍寄柔,剛才藍寄柔跟夫子的話方文宣都聽到了,方文宣十分驚訝,他問:“你跟我之前真的認識么?”
  藍寄柔聽到方文宣的發問,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藍寄柔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解釋給方文宣聽,方文宣說:“我們真的認識么?那為什么你不告訴我?為什么要晚兩年才來看我?為什么?告訴我怎么回事?我要知道。”
  方文宣看起來十分激動,連他自己也不記得剛掉下山崖失憶的時候喊過誰的名字,眼前的三夫人實在是太神秘了,她的動機、她的目的讓方文宣突然心生懷疑。
  藍寄柔不知道怎么跟方文宣解釋,總不能說我們以前就是夫妻吧,藍寄柔只覺得自己把事情越弄越糟,藍寄柔腦袋里突然空了什么也想不起來,她說:“你別問了,以后你想起來一定會明白我的。”
  方文宣那里肯不在追問,他追上了走在前面的藍寄柔問:“告訴我吧,我要知道我們以前的事情。”
  藍寄柔剛要說什么,突然覺得自己手臂一沉,方文宣已經倒在自己懷里,藍寄柔定睛一看發現月蓮教主竟然站在方文宣的后面,剛才教主打昏了方文宣,藍寄柔問:“你怎么還敢在余華山?”
  教主道:“今天終于讓我碰到你了,你千萬別想活著回去,余華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說著教主似乎在發功,她的掌心有一團火紅的光,藍寄柔覺得那光馬上就要逼近自己了,教主的尖笑、方文宣的昏倒,這一切都讓藍寄柔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