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7)      人物簡介待續(09-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69 身世


  “住手。”一聲厲呵,從藍寄柔的身邊傳來,兩人望去,只見絲絲正用刀指著教主,教主瞇著眼睛問道:“你這次還要背叛我么?”
  “背叛?我只是在做我該做的事情。”絲絲逼近教主。
  教主恥笑道:“憑你的功夫,能奈我何?上次沒把你殺了是我對你手下留情,我養你那么多年,你竟然跟著外人對付我?”
  絲絲說:“我跟教主已經沒有任何瓜葛,現在藍寄柔就是我唯一的親人,教主如果你想殺了藍寄柔,你就先殺了我吧。”
  “哼,你以為我不敢?”說著教主手中那道紅光暗自攢成了一道紅色的光球,隔著空氣便打了過去,絲絲粹不及防,被紅光擊中,頓時口中鮮血直流,藍寄柔擔心的叫道:“絲絲,你怎么了?”
  “先管好你自己吧。”藍寄柔;來不及反應就被教主提溜著飛上了天,藍寄柔回頭叫道:“絲絲,救我。”
  可是絲絲已經連一點力氣都沒有,用刀半跪著支撐住重傷的身體,然后昏迷了過去,余華山的草地上就這樣躺著兩個人,一個是絲絲一個是方文宣。
  藍寄柔被教主抓去了山洞,那里似乎是她的藏身之地,藍寄柔叫道:“放開我,你要殺就殺,干嘛抓我來這里?”
  藍寄柔沒想到余華山竟然還有這樣陰森恐怖的山洞。
  “哼!臭丫頭,上次竟然聯合官兵來抓我,害我受了重傷,兄弟們也四處逃散,只有行真替我在余華山療傷,都是因為你,你知道么?要重整月蓮教需要兩年的時間。”
  藍寄柔這才明白,原來那天教主飛走,官兵萬箭齊發,有一只正好射中了教主,月蓮教的教眾見教主受傷便四處逃竄,有的還歸順了官府,在行真的治療下,教主這才恢復了過來,她正好在余華山里見到了藍寄柔,馬上就想殺之,誰知道沖出了絲絲,便轉念一想,藍寄柔的血也算寶貝,不如抓了回來挖出心臟,提取心血,只是行真去了別處給教主采藥,這一天兩天還回不來。
  藍寄柔被教主綁了起來,藍寄柔聽見山洞滴答答的水聲,讓她有種想哭的感覺。
  教主一手扼住藍寄柔的下巴說:“你還算幸運,這幾天行真不在,我留你多活幾天,等行真回來,你就是我的盤中餐了,到時候我一定會稱霸天下,我要讓那個狗皇帝的子孫永遠都在我的腳下做奴隸。”
  藍寄柔問道:“到底朝廷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真么恨先皇?”
  “呸!先皇?他有資格做皇帝么?這皇帝是他騙來的,搶來的,我最瞧不起這樣的人,像狗一樣的人,盯著別人的東西像狗一樣咬住別人不放。”月蓮教住看起來恨不得吃了應豐的父親,藍寄柔想到如果現在她能找到先皇的墳墓說不定都能拖出來鞭尸。
  藍寄柔道:“你和先皇有什么故事?他怎么得罪你了?”
  藍寄柔看見月蓮教主的眼睛突然紅了一片,像是兩只憤怒的火球,她雖然蒙著面紗,但是藍寄柔能感覺到教主的牙咬得厲害,教主說:“要不是這個狗皇帝,我也不會成為沒爹沒娘的孩子,他害我父母我就害他子孫。”
  藍寄柔越聽越糊涂,她問:“你父母是誰?一定是大官吧?要不怎么會和皇上扯上關系?”
  教主指著山洞里面最干凈的也是唯一的一張桌子說:“只有他,他才是我唯一的親人。”
  因為太遠,藍寄柔只能看見桌子上放著一個牌位,上面隱約寫著醫圣兩個大字。
  藍寄柔心中一悸,心想:“醫圣?不就是婆婆和夫子的師傅么?”
  藍寄柔喊道:“教主你今年是不是四十二歲?”
  藍寄柔問楞了教主,她問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年紀?”因為平日教主都蒙著面紗,所以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年齡。
  藍寄柔點著頭說:“我終于找到你了,你就是我的大姐啊。”
  “呸!死到臨頭居然還敢亂認親戚?你是不是想快點死?”教主用手狠狠的抓住了藍寄柔的脖子,似乎是使出了鷹爪功,讓藍寄柔覺得自己的脖子快要被戳破了。
  藍寄柔啞著嗓子難過的說:“我......我知道......你的親生父母......在那里。”
  “你竟然敢胡說八道!”說著藍寄柔又感覺到來自教主那邪惡的力量。
  藍寄柔繼續道:“你的父母......父母是......他的徒弟。”藍寄柔覺得自己已經要窒息了,慢慢的把手指向牌位。
  教主聽了,她突然愣住了,慢慢的松開手,藍寄柔終于透過起來了,她不停的咳嗽著,臉和眼睛都被勒的通紅。
  教主抓住藍寄柔的肩膀問:“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
  藍寄柔說:“你就是方文宣的親姐姐,你的母親就是方文宣的親娘,你的父親就是方文宣的師傅——夫子。”
  教主搖著頭說:“不會的,你騙我,他們都死了,怎么會還在世呢?而且他們也不是父親,對!一定是你騙我,竟然被你猜中了!”教主并不接受事實,她以為藍寄柔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藍寄柔說:“夫子是太子,你恐怕還不知道吧?你跟著醫圣掉下了懸崖,你的父母一直在找你,就是因為你掉下了懸崖所以他們這輩子都不能在一起。”
  教主聽了搖著頭說:“你怎么知道?你聽誰說的?”
  藍寄柔叫道:“大姐,你本名叫文兒,方文宣,方文宜的名字里都有一個文字,就是因為老夫人一直想著你,一直想找到你啊。”
  教主聽了突然大哭起來,匍匐著爬到醫圣的牌位前,哭訴道:“爺爺,我終于知道我的親生父母是誰了,爺爺。”
  藍寄柔還是第一次見到教主如此激動,她暗自慶幸,自己知道這個故事是在被教主抓住之前,要不自己早成為她的盤中餐。
  教主哭了半天,突然回過頭來,問:“你馬上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否則你還要死。”
  藍寄柔只覺得可笑,告訴她自己的身世藍寄柔本來就沒想隱瞞,藍寄柔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教主。
  教主聽完說:“原來是這么回事。”
  藍寄柔好奇的問道:“教主跟醫圣摔下懸崖到底是去了那里?你們到底怎么樣了?”
  教主說:“當時我還是這么大的嬰兒。”教主用手比劃著。
  又說:“醫圣當時用身體護住我,所以我沒有受傷,但是醫圣的雙腿都斷了,我們摔下了山崖之后,很奇怪,被一只大雕給叼了上來,就在這個山洞里,醫圣的腿斷了。他每天爬著去山洞的附近給我采果子吃,我就是這樣才把我喂大的,他的手上全是傷痕,手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但是他每天都用手給我吃的喝得,因為這個山洞是在余華山的中央,除非有輕功的人才能出去。”
  “我和醫圣就一直以爺孫稱呼,醫圣跟我說,我的父親母親是因為皇帝而不能在一起的,也是因為這樣,父親被逼瘋了,被逼到了絕境,醫圣把他拉了回去,而自己卻掉了下來。我們在這個山洞里一直生活,當我知道他就是醫圣的時候,卻是在他臨死前,他說,他只把我當孫女看,不想把自己的醫術傳給我,因為,他的兩個徒弟就是得到了他的真傳,一樣生活的不好。”
  “醫圣只教我強身之術,所以我的身體比一般人更好。后來醫圣死了,那時候我才12歲,我以為,我也會和醫圣一樣死在這山洞的時候,突然又有一只大雕把我叼了出去,后來我才見識到什么是街市,什么是房屋,什么是糧食,我投奔到了一個門派下面,努力學功夫。終于我學會了輕功,我終于可以回到余華山了,我回到余華山,把師父的尸體給背了下來,然后滿藏了師傅,后來我跟這我們的門派去了別的地方,后來我殺了我的師傅搶了他的武功秘籍,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為我父母報仇,如果不是狗皇帝和狗皇太后,我的父母不會不能在一起的......”
  藍寄柔看著這個命運更加悲慘的教主,便叫道:“姐姐,現在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誰了,這就是上天要你過回正常的生活,你現在回頭還不晚,婆婆一直在找你,如果讓婆婆和夫子都知道你的存在,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姐姐跟我回去吧,不要再報仇了。”
  教主邊哭邊看藍寄柔從下往上大量,藍寄柔以為教主就要給她解開繩子了,可是教主卻是狠狠的一掌把藍寄柔打暈了過去......
  且說方文宣和絲絲,絲絲受了教主的重掌之后便心肺具裂,口吐鮮血,命不保夕,方文宣醒來,也覺得自己的后背如同被打穿了一般,看到這種情景,方文宣知道藍寄柔出事了,他馬上背著絲絲回了方家,方家上下亂成了一鍋粥,著手救治生命垂危的絲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