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71 禍不單行


  教主眼看著兩人逃脫,心里突然一陣酸楚,便把火氣一并發向進攻而來的侍衛身上,他們并不是教主的對手,有幾個侍衛死得也算相當慘烈。
  夫子又折了回去,他在洞口喊:“你們不要再打了,既然已經把人救出來了,就不要打了。”
  聽見夫子的聲音,教主心下一時猶豫,竟然沒感覺到對面急攻而來的侍衛,不小心中了一掌。
  領頭的侍衛道:“老頭兒,現在不是救人的問題了,今日她殺了我們這么多弟兄,就算皇上不下命令,我們也得為弟兄們報仇。兄弟們上啊,她中了我一掌,好對付了。”
  果真被說中了,教主本來就傷勢未愈,剛巧中了一掌打裂了背后的傷口,不由的血從背后染透了紅色的長衣。
  夫子焦急的看著這生死之戰,雖然教主殺了很多侍衛,但是夫子從心里不想教主受傷,夫子沖到打斗的人群中去,揮舞著一只沒有脫臼的手臂:“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死了太多人了。”
  可是打紅了眼并且想要領功的侍衛哪管夫子說了什么。只要擋在面前的就殺無赦,一名大膽的侍衛朝著夫子就劈了過去,正在這時,教主用盡全力一個飛身用手臂擋住了落下的長劍,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半秒鐘,他們無法想象一個殺人狂魔竟然會救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可是沒有人知道,只有教主才知道那老頭是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人。
  “你沒事吧?”夫子看著鮮血從教主的手臂上流了下來,夫子心里十分愧疚。
  這時又一把長劍挑了過來,教主抓住夫子一個轉身,幸好,長劍沒有傷及教主和夫子,可是遮面的紅紗卻別挑了下來,所有人都愣住了。
  “她和那老頭怎么長得這么像?”領頭的侍衛問道身邊的侍衛。
  夫子看著教主的面容,的確她和自己很像,這時夫子退后了幾步,碰到了桌上的靈牌,當他趁著微弱的火光看到上面的幾個字的時候,夫子突然哭了:“你是文兒?你是文兒?”
  教主點點頭,夫子已經老淚縱橫,他說:“文兒啊,我終于找到你了,終于找到......”
  夫子還未說完,一把長劍就沖著教主刺了過來,一個瘦弱的軀體擋在了教主的面前,帶著微笑,慢慢的倒下......
  藍寄柔被方文宣被到安全的地方,焦急的等待著夫子回來,可是很久都沒有聽到動靜,藍寄柔慢慢的蘇醒,她被強烈的陽光刺到了眼睛,但是一張模糊又熟悉的臉正貼在自己面前:“你醒了,你沒事吧?”
  藍寄柔好似夢了一場,她看看四周才想起剛才的事情:“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在這里?”
  “我和夫子帶著侍衛去對付月蓮教主了,希望他們能手刃這個女魔頭。”方文宣憤恨道。
  “什么?教主出事了?”藍寄柔突然驚道。
  “是啊,你放心,皇上下了圣旨,一定會把她的腦袋砍下來,以后你再也不會有危險了。”方文宣得意道。
  “文宣,你不能啊,她是你的親姐姐,你不能啊。”藍寄柔焦急的往洞口沖去。
  方文宣聽了猶如晴天霹靂:“你說什么?誰是我姐姐?”
  “來不及跟你解釋,教主不能死。”藍寄柔說完和方文宣火速沖進山洞。
  山洞里卻異常安靜,只能聽到滴水的聲音,而地上卻滿是尸首,似乎山洞里面剛剛爆炸過,尸體上面覆蓋著一層塵土,藍寄柔和方文宣努力尋找這教主和夫子的尸首,萬幸的是他們并沒有找到。
  突然藍寄柔的腳被一只血手抓住了,藍寄柔閉上眼睛跺著腳大叫,方文宣一看,是一個重傷的侍衛,正抱住藍寄柔的腳。
  方文宣問:“教主和夫子去那里了?”
  侍衛用盡最后一口氣說:“他們都活不久了,那女魔頭耗盡元氣與我們同歸于盡,她跑不了多遠了,皇上,我們的......我們的任務......完......成了!”說完侍衛便斷了氣。
  藍寄柔和方文宣聽完,馬上沖出山洞,去尋找那對父女,沒多久,他們在一棵樹下找到了夫子和教主,兩人正奄奄一息。
  夫子捂著流血的傷口道:“文兒,我終于把你找到了,我終于在臨死之前找到你了。”
  教主虛弱的微微一笑:“爹!女兒不孝,直到現在才找到你們。”
  “你說什么?”夫子顯然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女兒。
  “我和方文宣是同母異父的姐弟!”教主說完口中開始鮮血直流。
  “老天吶!我竟然還有個女兒!”夫子知道了真相之后更是老淚縱橫。
  藍寄柔跑上前去,看見兩人已經身負重傷恐怕是神仙難救了,方文宣拉住教主的手說:“姐姐,你堅持住,夫子,堅持住啊。”
  可是這卻是方文宣和他們最后的交流,之后兩人指著天上說:“爹爹,我看見爺爺了。”
  夫子點點頭說:“醫圣!師傅!”
  教主和夫子死了,兩人是含笑而亡的。
  方文宣把兩人的尸體運回了方家,老夫人得知事情真相之后一病不起,她捶胸頓足:“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文兒啊。”
  藍寄柔跪在兩人的尸體旁很久很久,深深的負罪感,讓藍寄柔十分自責。
  方文宣拍拍藍寄柔的肩膀:“不要傷心了,不該你的事。”
  藍寄柔抱住方文宣痛哭道:“為什么我總是在不經意間就能把人害死?上次的九皇子這次的夫子,上次的皇宮侍衛,這次救我的隊伍,文宣,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此時藍寄柔一股腦的只想到是自己害死了他們,方文宣抱住藍寄柔摸著她的頭說:“不要再出事了,不要再出事了。”
  藍寄柔趴在方文宣的肩膀上,似乎把所有的不幸都哭了出來,和著這悲傷的日落,方家一直關在東廂房的王碧瑤也扶著那唯一熟悉的琴律,似乎也在彈奏著方家的哀傷。
  唯一給方家帶來生機的是,絲絲被救活了,她得知教主的死訊之后,決定回到余華山去替教主搭理遺留下來的房屋。
  可是事情并沒有結束,老夫人受了太大的打擊,已經多日昏迷不醒,家中的事物都靠方文宣和藍寄柔搭理,這天,藍寄柔正準備給老夫人送去藥湯,突然聽到門口吵吵嚷嚷,藍寄柔和方文宣一同出門看個究竟,卻發現方家的大門已經被農戶們堵得水泄不通。
  兩人并不知道為何自己的佃戶會圍住方家大門,方文宣問:“你們不在家種地跑這里做什么了?”
  其中一個帶頭的佃戶說:“我們也想在家種田,可是你們把我們的地給收了,我們去那里種去?而且我們剛交的租子就把我們的地給收了回去,還把我們都趕了出來。”
  “什么?你們的地方家沒有要收回啊,這是怎么回事?是誰把你們趕出來的?”方文宣疑惑道。
  帶頭的佃戶說:“就是你們的管家元正,他說這些地已經賣給別人了,說不許我們種了,讓我們跟方家討要租子,方大少爺,地是我們的命根子啊,我們一直種的好好的,怎么說收就收呢?您不能讓我們餓死啊。”佃戶說完,接著所有的佃戶都齊聲的喊:“是啊,是啊,不要收地了。”
  方文宣壓根就不知道這回事,他說:“元正呢?把元正叫來。”
  可是下人們找遍了整個方家都沒有見到元正的影子,方文宣卻不開竅道:“他是不是出去了?”
  藍寄柔揪揪方文宣的衣袖說:“恐怕是管家攜帶私逃了。”這種事,藍寄柔在現代見多了,所以很快就找到了癥結。
  方文宣聽了直搖頭:“不,管家不是那樣的人。”
  藍寄柔說:“都這種情況了,你還不相信,先打發他們回去吧。”
  方文宣對佃戶說:“你們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的,三天之后給你們答復。”
  “為什么不叫老夫人出來呢?”突然一個佃戶叫道,其他的佃戶也應和道:“叫老夫人出來,我們只相信她說的話。”
  現如今,方文宣才覺得自己對方家是在不上心,遇到這種事情沒有一個佃戶肯相信他。
  老夫人似乎是聽到了外面的吵鬧聲,被婉兒攙扶著,披著一件衣裳就走了出來。
  方文宣馬上上前扶到:“母親,你醒了,快回去吧,這里讓我來解決。”
  老夫人拍了拍方文宣的手說:“還是我跟大伙兒說吧。”
  老夫人說:“最近方家出了些事,恐怕大家也聽說了,看來元正是把方家的地契賣給了別人,不過我老太太說話算話,一定會把你們的錢退還給你們,不過方家需要三天的時間籌錢,你們先回去吧,有我老太太在,你們的錢就瞎不了。”
  老夫人的一席話讓方家門口的佃戶們議論紛紛,最后領頭的佃戶說:“那好,我們三天之后再來,我們信得過老夫人。”
  說完便帶著佃戶們散開了,老夫人望著疏散的佃戶們,突然往后一仰,又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