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74 當朱釵

住進了夫子的小屋,藍寄柔才知道,原來夫子家什么都沒有,就連一只不漏水的木桶,藍寄柔都找不到。藍寄柔十分佩服夫子的生活,似乎除了一張簡陋的**鋪、一些書還有一些破的瓶瓶罐罐,夫子家什么都沒有。
  **過去了,大家都沒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個個腰酸背痛,尤其是山中的夜格外寒冷,一行人穿著都比較單薄。只有王碧瑤不知冷熱的盤腿坐在**上,哼著還算準確的旋律。
  早上,一家老小,現在又面臨吃什么的困境,老夫人取下頭上的牡丹朱釵說:“把這只金釵給賣了吧,換些吃的回來。”
  “可是它是密室的鑰匙啊。”藍寄柔覺得可惜。
  “密室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就不算密室了,要這個也沒用,我一個老太太到這種地步了也沒什么好戴的,去,換點吃的,大家都餓了,文宣和藍寄柔一起去。”老夫人叮囑道。
  “可是王碧瑤怎么辦?母親能看住么?”方文宣擔心道。
  “去吧,碧瑤最近很聽話不會鬧事的,我自己能看住,你們快去吧。”老夫人催促著兩人。
  藍寄柔就拿著老夫人的那只朱釵跟著方文宣一起去了集市。
  集市確實很熱鬧,可是兩人經過的地方會更熱鬧,所有人都知道方家沒落了,如今見到夫妻兩灰頭土臉的走在街上,不免引起大家的指點。
  方文宣輕聲對藍寄柔說:“不要看他們,不要管他們說什么。”
  藍寄柔會心一笑道:“這正是我要跟你說的。”
  兩人似乎是心靈相通,對于旁人的側目絲毫不會構成影響,只是去了當鋪之后,才明白原來方家的大少爺沒落了之后在別人眼里是一文不值。
  當鋪的活計安排了她們坐在偏坐,以前方文宣也經常來,但不是當東西,而是買東西,還會被請到客廳慢慢把玩玉器和瓷器,而現在被一個小伙計就能安排在偏坐上排隊等著活計鑒定。
  小伙計很不屑的拿著那只朱釵道:“這個就值五十兩。”
  “什么?五十兩?這可是純金的,怎么也得值兩百兩。”方文宣道。
  “方大少爺,最近金市不景氣,最多七十兩,否則您還是去別的地方吧。”小伙計很不屑的把朱釵扔到一旁。
  方文宣剛想發作,藍寄柔在一旁揪著方文宣的袖子勸他不要急躁。
  藍寄柔說:“文宣,給我看看,這只朱釵,當時婆婆還說是傳家之寶呢,我們這次偷偷拿了婆婆的朱釵婆婆一定會罵的,走我們不要賣了。”藍寄柔說完拉著方文宣就走。
  藍寄柔故意把朱釵推到了柜臺里面,朱釵掉在地上,里面的鑰匙露了出來,小二慌忙撿起朱釵,發現里面卻是暗含了機關,藍寄柔又說:“真是的,婆婆都這么大把年紀了,竟然還不把那寶藏的秘密告訴我們,也不知道她真有開啟寶藏的鑰匙還是假有。”
  方文宣聽的一愣一愣的,小伙計聽了之后自然明白這根朱釵不是尋常之物。
  藍寄柔喊著小伙計:“快把朱釵壞給我們,價錢這么低我們不賣了,還不夠被婆婆罵一頓的。”
  小伙計賠笑道:“我是新來的,眼拙,我覺得這朱釵還能給你們漲漲,我馬上去問掌柜,畢竟放大少爺可是我們的老顧客了。”
  藍寄柔著急的敲著桌子喊:“快點,快點,我們餓死了。”
  小伙計馬上跑了出來,端出了一些糕點說:“二位在上座先用著,我去找我們掌柜,馬上就回來。”
  方文宣這才明白藍寄柔的用意,兩人會心一笑,倒也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趁著小伙計去找掌柜的功夫,藍寄柔偷偷拿了幾塊糕點藏在懷里。
  不一會掌柜滿是笑意的走了出來,看來小伙計把朱釵暗藏的機關告訴了掌柜,掌柜說:“原諒這小子剛來,不懂規矩,不看別人的面子光看方家大少爺的面子就要再加一百兩,您看怎么樣呢?”掌柜道。
  藍寄柔搖搖頭拉著方文宣說:“走吧,加起來都不到兩百兩,也不知道這傳家之寶怎么這么不值錢,我倒要拿著朱釵問問婆婆,這東西貴在那里,連掌柜都說不值錢。”
  方文宣也應和道:“母親不會撒謊的。”
  掌柜一看兩人要走,馬上攬下說:“且慢,兩位覺得什么價位合適?我就是賠了買賣我也得讓方大少爺心滿意足。”
  藍寄柔說:“至少五百,這要是叫婆婆知道了,肯定要罵我們一頓,如果五百一下,我們就不找那刺激了。”
  藍寄柔說完,方文宣都覺得價格太高,就算是買兩只這樣的朱釵都沒問題了。
  掌柜想了想說:“可以,我高價買了朱釵你們就不能來贖回去了。”
  藍寄柔想了想說:“那好,反正我準備被婆婆罵了。”
  藍寄柔跟方文宣使使顏色就簽了契約。
  帶著五百兩銀票,藍寄柔覺得陽光都是甜的,方文宣說:“這樣不好吧?那朱釵不值五百兩。”
  藍寄柔說:“我也知道不對,但是你看那小二那樣對待我們怎么也得給他一個懲罰吧?”
  “被他們發現怎么辦?”方文宣突然婆媽了起來。
  藍寄柔說:“發現什么?發現那不是真金的?還是那不是一把鑰匙?你放心吧,既然都說是寶藏了那有那么容易找到?”藍寄柔會心一笑拍了拍懷中的糕點說:“今天收獲不小,回去給婆婆和碧瑤吃去。”
  看著藍寄柔快樂的背影,方文宣呆在原地,突然心中一陣酸痛,自己的夫人要跟著自己受這份苦,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自己什么都給不了她,甚至賣件東西都要藍寄柔親自去做。
  藍寄柔轉頭看著方文宣,她明白方文宣一定是在自責,藍寄柔挎著方文宣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是上天對我們的考驗。”
  藍寄柔安慰著方文宣,兩人買了一些糧食和幾個包子就回了余華山。
  “婆婆,我們回來了,看看我們買了什么,今天收獲不小呢。”藍寄柔想鳥兒一樣沖進了屋里,可是屋里卻空蕩蕩的沒有人影。
  藍寄柔心中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不會出什么事吧?”
  兩人在附近都找遍了,就是不見老夫人和王碧瑤的身影。
  終于藍寄柔在水缸旁邊發現了老夫人留下的一封信:“我走了,我帶著碧瑤一起走了,你們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有我們兩個在就會給你們添麻煩,你們好好的生活吧,文宣,母親不在的時候一定要有擔當,珍重!”
  藍寄柔念完信,方文宣積極火燎:“怎么辦?她們去了那里?這里都是山林,別再出什么意外。”
  藍寄柔說:“她們沒吃飯,一定走不遠,我們分頭去找。”
  說完兩人飛快的跑了出去,順著山邊藍寄柔大喊著:“婆婆!碧瑤你們在那里?”
  果然因為路滑,老夫人帶著王碧瑤沒走多久就滑倒了,原本老夫人腿腳就不靈便,這些更是寸步難行,只是拉著王碧瑤希望她不要亂跑。
  王碧瑤也跟著坐在老夫人旁邊哼著歌,老夫人聽見有人找她們,知道是藍寄柔回家發現了信,便捂著王碧瑤的嘴巴叫她不要唱歌。
  藍寄柔找的滿頭汗水,想到老夫人身體還沒好還帶著一個瘋子一定不會走遠,她放慢了腳步仔細的聽著聲音。
  王碧瑤被捂的嘴巴太緊,不由的推了推老夫人的手說:“疼!疼!”
  藍寄柔聽到了聲音,跑過去一看,老夫人和王碧瑤就坐在一個小坑里,看來老夫人是摔壞了腿,動彈不得。
  藍寄柔跑過去拉起老夫人,卻發現老夫人已經扭傷了腳走一步都疼的要命。
  藍寄柔二話不說背起老夫人就走。
  老夫人說:“放我們走吧,我們不能連累你們。”
  藍寄柔背著老夫人,還用手拉著哼歌的王碧瑤說:“你是文宣的母親也是我的婆婆,你怎么能說這樣的話,那不是顯得我們太不孝了?”
  老夫人說:“不,不是這樣的,你還是讓我們走吧。”
  藍寄柔生氣了:“不許走,誰都不許走。”
  王碧瑤突然哭了,她摸著肚子喊:“餓,餓。”
  是啊,他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又走了這么多的路,王碧瑤都知道喊餓了。
  藍寄柔馬上從懷中掏出幾塊糕點,塞給王碧瑤和老夫人說:“快吃吧,別餓壞了。”
  看著王碧瑤吃的香,老夫人的淚又流了下來,藍寄柔背著老夫人繼續走,邊走邊說:“馬上到家了,婆婆。”
  藍寄柔能感覺到自己的后背有一滴熱淚在身上暈開,老夫人哭著說:“放我下來,我不能連累了你們倆,我不能啊。”
  “婆婆,你整天教育文宣要孝道,可是怎么自己又不遵守呢?你生養了文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啊。”藍寄柔只覺得有些奇怪,這老太太今天怎么這么客氣。
  “我,我不是文宣的親生母親!”老夫人說出了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