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175 揭秘失憶


  第一百七十五章揭秘失憶
  藍寄柔微微一笑:“就算不是婆婆親生的,他也不會不管你啊。”
  老夫人問:“你知道他不是我親生的?什么時候知道的?”
  “來方家的時候,第一次見到方文宣的時候我就知道他不是你親生的,因為他的親生父母我都認識。”藍寄柔說得輕松自然,可是沒有人能了解,藍寄柔從疑惑到接受,這里面都經歷了什么。
  老夫人說:“我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
  “什么?婆婆怎么會昨天晚上才知道呢?你不是早就知道......”藍寄柔放下老夫人。
  老夫人說:“開始我一直以為文宣是我親生的,是我以前的文宣,可是昨天晚上,我看見了夫子的筆記,上面說文宣不是我親生的,因為這樣,夫子才不肯給文宣診治,他知道如果我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個兒子會多么痛苦,他就將錯就錯,讓我把他當做文宣。”
  “婆婆,到底是怎么回事?夫子的筆記里是怎么寫的?”藍寄柔焦急的問道。
  “開始找到文宣的時候,他就十分奇怪,問他什么他都說不記得了,我明白這是文宣撞壞了腦子,我知道只有太子一個人知道治療失憶之癥的方法,所以我就豁出了老臉,去找太子希望他能讓文宣回復記憶,在太子診治的過程中,他曾經讓文宣有一炷香時間的回憶自己的身份,可是文宣一直喊著藍寄柔的名字,還說了些奇怪的話,太子知道,那一定不是我的兒子,后來他就讓文宣忘記了一切,一起重新開始,他告訴文宣我才是她的母親......”說道這里老夫人哽咽了。
  藍寄柔說:“怪不得他記不得我,不然看見我至少會想起一些事情。”
  老夫人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文宣之前是什么人,是我的錯,希望你不要怪罪太子,他是希望我有子送終,不想讓我傷心。”
  藍寄柔想了想說:“不對啊,那文宣身上的胎記怎么算呢?”
  “或許真是巧合,可能上天也可憐我,所以找了一個跟文宣一摸一樣的人來做我的兒子。”老夫人嘆了口氣。
  “婆婆,這件事情以后再說,我現在終于可以確定文宣的身份了,證明我沒有嫁錯人,婆婆,我們快回去吧,這件事情不要讓文宣知道,他還是你的兒子,我還是你的兒媳。”藍寄柔說完,老夫人已經淚如雨下。
  藍寄柔二話沒說繼續背著老夫人帶著王碧瑤往小屋走去......
  方文宣尋找未果失望的坐在門口,卻看見藍寄柔背著母親回來了,他喜出望外,趕忙上前接住母親,那一刻老夫人很想躲方文宣的雙手,可是藍寄柔會意的微笑,讓老夫人由方文宣扶著進了屋。
  “母親,您為什么要走,這樣我不就成了不孝子么?”方文宣既是埋怨也是自責。
  藍寄柔忙說:“大家都餓了吧,快,吃包子吧,要不都涼了。”
  藍寄柔打了圓場,王碧瑤看見熱騰騰的包子便奔了上去,一個勁的往嘴巴里塞。
  藍寄柔遞過去一只包子,老夫人接過包子咬了一口,一滴淚珠就這樣不經意間的滑落下來,或許只有老夫人和藍寄柔心里明白,這只包子的真正含義是什么,是接納,是比親情還溫暖的東西......
  那一晚,藍寄柔趁著方文宣睡著了,跟老夫人攀談了**,藍寄柔把自己和方文宣的身份告訴了老夫人,老夫人十分驚訝,沒想到自己還能看到幾千年之后的人。
  老夫人也知道,這兩個不屬于啟朝的人,恐怕還是要離開的。
  第二天,天亮了,艷陽高照,方文宣伸了伸懶腰,他說:“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了?”藍寄柔扭著頭看著方文宣。
  “我要養活這個家,以前我只知道吃喝玩樂,現在我是這家里唯一的男人,我一定要用我的雙手養活你們。”方文宣的話,讓藍寄柔心頭一陣陣的感動。
  “文宣,你要去做什么?馬上就要科考了,難道你不想考了么?”老夫人問道。
  “母親,那東西不適合我,我決定今天出去轉轉看看,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情。”方文宣胸有成竹并且充滿了期待。
  “我跟你一起去吧。”藍寄柔提議。
  “你在家照顧好母親碧瑤就行,我一定找一份工作再回來見你。”方文宣說完,拾起桌上的一只包子含在嘴里就跑了。
  這種場景藍寄柔也曾遇到過,那是在現代的某天,因為家里的鬧鐘失靈了,周俊豪迅速的準備好早餐,用吻喚醒熟睡的藍寄柔,然后叼著一只面包換上皮鞋,咕咚咕咚的跑下樓去了,藍寄柔會慵懶的伸伸腰,趁著周俊豪關門的一剎那囑咐道:“老公,開車小心點。”
  夜幕再次降臨,天上的星星告訴藍寄柔現在已經很晚了,她焦急的站在門口等著方文宣回家,可是等了很久卻不見方文宣的影子,藍寄柔心里著急,便趁著黑夜出門去找方文宣,卻發現方文宣一直坐在離家不遠的小石頭上,看起來十分沮喪。
  不用說,藍寄柔也知道,方文宣找工作的事情失敗了。
  藍寄柔拍了拍方文宣肩膀道:“回家吧。”
  方文宣搖搖頭:“我沒用,連工作都找不到。”
  其實藍寄柔早就想到了,方文宣平日里什么都不會做,現在去找工作不碰釘子才怪,可是藍寄柔覺得啟朝的方文宣被慣壞了,應該讓他碰碰釘子。
  藍寄柔蹲在地上說:“如果事事都如意世上就沒有煩心的事情了。我們回去吧,家里還有銀子,明天說不定就有機會了呢。”
  方文宣聽了藍寄柔的話,想想也是,自己已經不同與往日了,今天去找事做,很多人只是想看看這個方家落魄的大大少爺的糗樣,而不是真的想找伙計。
  趁著方文宣出門找工作,藍寄柔也跑去了街上,她并不是漫無目的,而是設想好了用剩下的銀子買了布匹和繡線,藍寄柔準備用自己在啟朝的一技之長做刺繡的事業。
  藍寄柔決定先繡一些小東西譬如絲帕和肚兜,方文宣出去找工作藍寄柔就在家里繡東西,第二天就會擺攤去賣。
  藍寄柔沒想到自己想到的圖案很多人都掙著要,有的售空還要跟藍寄柔預定,因為藍寄柔繡的不是中國傳統的牡丹和百合,而是一些不多見的花,譬如蝴蝶蘭等等,因為在現代藍寄柔和周俊豪戀愛那會,周俊豪每逢過年的時候總會買幾盆蝴蝶蘭去孝敬未來的岳父大人,以至于藍寄柔對蝴蝶蘭情有獨鐘。
  幾天下來,藍寄柔腰包鼓鼓,而方文宣卻越來越頹廢,他的脾氣越來越大,似乎是一只將要爆炸的皮球。
  這天方文宣在街上像只沒頭蒼蠅一樣,突然看見路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在擁擠的人群中也能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快來看吶,蝴蝶蘭絲帕,上等材料,做工精細,晚一步就賣光了。”
  方文宣推開人群,藍寄柔的生意實在是太好了,以至于藍寄柔都沒有發現正有一個人站在她的面前盯著她看。
  “看看這個吧,送給心儀的小姐......”藍寄柔剛剛把絲帕遞過去,卻發現對面的那個人正是方文宣。
  藍寄柔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文宣。”
  方文宣卻什么話都沒說,又沖出了人群,藍寄柔顧不得什么,交代了旁邊賣菜的大嬸幫她看好攤子,自己追方文宣去了。
  方文宣只是往前走,像是后面有瘟神一樣,終于,方文宣走上了余華山,藍寄柔氣喘吁吁的喊道:“聽我解釋啊文宣。”
  走上山頂,方文宣狠狠的洗了一口氣,他回頭望著藍寄柔:“我在你眼里根本養不起一個家是么?還要你來養我們母子,不需要!”
  方文宣沖著大山也沖著藍寄柔大喊大叫,藍寄柔心里很明白,這是方文宣的大男子主義作祟。
  藍寄柔走上前去:“有事我們回去說吧,這里風大。”
  “你別過來,讓我靜一靜。”方文宣蹲在地上搖晃著雙手,他的腦袋很疼,他似乎能看見有人指著他的背說方家的大少爺還會讓女人出來做事。
  方文宣腦袋里回蕩著這些聲音,藍寄柔只覺得方文宣的步子在慢慢的往前移動,似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藍寄柔喊:“我不過去,你冷靜一下,其實文宣,這沒什么。”
  方文宣聽不清藍寄柔說的話,他只覺得藍寄柔在笑。
  藍寄柔回去了,只有方文宣留在山崖上,很久之后,已經月明星稀,方文宣似乎是想通了什么,站起身準備往家走,可是方文宣沒想到自己已經蹲了很久,腿腳似乎不太靈敏,腳底一滑便沖下了山崖......
  藍寄柔看著窗外,她開始擔心起方文宣來,老夫人說:“我去把他勸回來吧,我的話他會聽的。”
  藍寄柔點了點頭,這時候王碧瑤也搶著說:“找他回來,找他回來。”
  可是藍寄柔卻怎么也沒想到,找回來的將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