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76 謎團


  第一百七十六章謎團
  漫山遍野的尋找,方文宣似乎憑空消失了一樣,老夫人心下一陣陣的慌亂,似乎覺得是出了什么事,馬上回去告訴藍寄柔,藍寄柔想到剛才在懸崖邊上的那一幕,她在心中咒罵自己:為什么不再勸勸他?
  兩點黃色的燈籠,三個人的叫喊,藍寄柔走在前面,后面王碧瑤揪著藍寄柔的一角,三個女人一深一淺的從山上往山下走。
  隱約之中,藍寄柔看見一條湛藍色的絲帶憑空飄揚,走過去仔細一瞧,正是方文宣帽上的絲帶正繞著樹枝隨風擺動。
  藍寄柔看見后的第一反應就是:“文宣出事了。”
  她急的想哭,她朝著那根絲帶飛奔過去,看見方文宣傷痕累累的仰在一堆雜草之中。
  “快來啊,文宣在這里。”藍寄柔扶起方文宣的時候還能感到他的體溫,這是藍寄柔慶幸的。”
  老夫人走上前去給方文宣把了把脈道:“文宣還活著,快帶文宣回去。”
  方文宣的**點離夫子的小屋并不是很遠,所以藍寄柔一鼓作氣把方文宣背回了屋里,昏黃的燈光下,方文宣顯得十分痛苦,微弱的呼吸讓大家還有一絲希望,藍寄柔只是自責自己為什么要離開,之后方文宣發生了什么事自己都不知道。
  老夫人道:“現在他還是昏迷,等過幾天應該會好轉。”
  藍寄柔含著淚花,握住方文宣的手說:“我們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你千萬不能有事,一定要好起來。”
  方文宣的臉上除了痛苦,藍寄柔找不到一絲能回應她的東西。
  接下來的幾天,藍寄柔十分細心的照顧方文宣,看著方文宣的氣色似乎有些好轉。
  終于,方文宣慢慢蘇醒,他覺得自己頭疼欲裂,腦海里一片白茫茫,卻有無數的畫面穿插其中。
  藍寄柔正端著水要喂給方文宣,看見方文宣捂著腦袋起身的時候,藍寄柔大喊:“文宣你終于醒了。”
  方文宣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似曾相識又好像陌生至極。
  看見方文宣的眼神,藍寄柔以為自己臉上沾了鍋灰,她摸摸臉問:“我臉上臟了么?”
  方文宣搖搖頭,他似乎動一動腦袋都覺得要掉下來了。
  “小姐你是?”方文宣的禮貌讓藍寄柔心中一涼,藍寄柔心想:“難不成方文宣再一次失憶了么?”
  藍寄柔跑上前去,拉住方文宣的手,那一刻,方文宣把手縮了回去道:“男女授受不親。”
  藍寄柔不由的流下兩行淚,問道:“你不認識我了?你不認識我了么?”
  方文宣仔細搜索著自己見過的人:“不認識,小姐這里是你家吧?一定是你救了我,謝謝你了,我被人推下山崖,我現在得回去了,我要找......”方文宣蹣跚著要下**。
  老夫人聽見聲音,便跑了進來:“文宣,你醒了,你這是要去那?”
  “母親?你怎么在這里?你一定是來接我的。”方文宣竟然還記得老夫人。
  “接你去哪?這不就是我們的家么?”老夫人拉著方文宣坐在**邊。
  方文宣皺著眉頭環顧了四周:“母親別開玩笑了,這里是這位姑娘的家,我們走吧,我們回家去。”
  老夫人問:“你叫藍寄柔叫什么?叫小姐?她是你的夫人啊。”
  “母親,你說什么?她是我夫人?我還沒娶親呢?母親不要亂說毀了小姐的清譽。”
  老夫人聽見方文宣這樣說話,她便料到方文宣一定是不記得一些事情了,老夫人說:“你還記得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么?你是怎么受傷的?”
  “我是跌落了山崖,母親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情,我知道兇手是誰。”方文宣義正言辭,一口一個母親叫著。
  “文宣你不記得我了么?你怎么還記得老夫人?記得方家?你只是不記得我了么?”藍寄柔聽了很久,最后失望的問道。
  “小姐,不要開文宣的玩笑,看小姐穿著也算知書達理,你不要這樣,或許文宣和小姐有過一面之緣,不過還望小姐見諒,文宣確實不認識小姐的。”方文宣文質彬彬,很是禮貌。
  藍寄柔拉著王碧瑤說:“她呢?他你也忘記了吧?”
  王碧瑤正自己認真的擺弄這手中一塊白面,她嘴里還哼著依紅樓時**讓她跟客人唱的曲,方文宣仔細打量著王碧瑤,王碧瑤見方文宣盯著自己看,也給方文宣報以傻乎乎的微笑:“呵呵,吃,吃。”
  王碧瑤伸出手中的一團面,那面已經變成灰色了,方文宣說:“我想起來了,她是嬌嬌。”
  藍寄柔聽了更是傷心,方文宣連王碧瑤都記得,甚至還記得王碧瑤的藝名,老夫人見藍寄柔一臉委屈便拉著方文宣問道:“文宣,你別開寄柔玩笑了,你掉下山崖也是她把你背回來的,男人千萬不能小氣,以后寄柔不會去賣東西了,以后我們就靠你了。”
  方文宣拉著母親的手問:“母親,你說什么呢?我跟本不認識這個小姐,你們為什么都說我認識她呢?還有嬌嬌,她不是依紅樓的姑娘么?怎么母親也讓她在這里?母親是最不喜歡這種人的啊,還有,我覺得這個嬌嬌神志不太清楚,她是不是生病了?”
  老夫人聽方文宣這么說,似乎是他只認得嬌嬌這個人,而不記得跟嬌嬌發生過的事情。
  老夫人突然問:“你還記得你五歲的時候我第一打你的事情么?”
  方文宣笑道:“當然記得,那次因為文宣不聽話,把姐姐推到了池塘里,因為這事,姐姐病了三天,母親第一次打我,還把我關進了止憂房。”
  老夫人突然眼睛一亮,又問道:“我再問你,你七歲的時候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我們家門口要見你?”
  “文宣不才,當時偶然做了幾首詩歌,便被人夸贊,所以那些人都聚在方家門口像讓我作詩。”方文宣想起小時候的事似乎還有些害臊。
  “文宣?你是文宣?我的兒子啊,你是我的兒子啊,小時候的事你都記得,說的一點沒錯。”老夫人抱住方文宣,方文宣莫名其妙。他拍著老夫人的肩膀說:“母親我一直都是您的兒子。”
  藍寄柔瞪大了眼睛,這一幕無疑對她是天大的打擊,她沖了出去,她閉上眼睛,努力的梳理自己的思緒,她問自己:“他是方文宣,那么周俊豪是誰?他的胎記,還有他失憶時所說的話,還有夫子說過他失憶的時候唯一叫著的是我的名字啊。”
  藍寄柔亂了,她不再一次懷疑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方文宣,她著急,她難過,她從未有過的無助和無力,藍寄柔蹲在地上哭,哭的很傷心,她又一次被上天作弄了......
  “寄柔,你沒事吧?”老夫人追了出來。
  “婆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藍寄柔爬在老夫人的懷里抽泣著,老夫人說:“我的兒子回來了,你的相公也快回來了,我想文宣有些錯亂吧,過幾天一定會想起你來的。”老夫人拍著藍寄柔的肩膀,告訴她無論發生了什么事,自己永遠站在藍寄柔這一邊。
  蘇醒后的方文宣了解到自己摔下山崖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老夫人問:“文宣,你當年摔下山崖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文宣像是訴說昨天的事情,他說:“那天,我發現元管家鬼鬼祟祟的溜到你的屋里,好像在翻什么東西,我就進去制止他,后來,我們發生爭執,他就跑了,我就一直追他,一直追到余華山,那天陽光很刺眼,他背著光,而我卻看不清他的臉,他說他一時貪念想偷點東西給他遭難的親戚,我告訴他只要他把東西交出來我們方家絕對不會追究的,他說他做了這種事情現在很后悔已經沒臉見母親了,說著就要往下跳,那天烈日當空,實在很難睜開眼睛,我情急之下就想上前拉住他,可是我跑過去的時候他卻躲閃了一下,而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推了一下,后來我就掉下了山崖,推我的我敢肯定絕對不是元管家,我想一定是他的同伙,母親我告訴您,您一定要小心元正啊。”
  老夫人說:“元正偷了我們家所有的地契,把佃戶的地都給賣了,我們家賠了銀子,連宅子也賣了,現在這里就是我們的家了。”
  方文宣嘆道:“這個元正真是死不悔改,母親沒關系,天大地大豈能沒有我們容身之處?”
  老夫人摸著方文宣的臉說:“文宣你變了,變的跟以前一樣了。”
  方文宣說:“兒子沒有變,只是兒子實在想不起摔下山崖后的幾年都做了什么?不知道兒子有沒有給母親添麻煩?”
  “別這么說,你沒給母親添麻煩,你給母親添了一個好兒媳,就是她。”老夫人拉了拉一旁不語的藍寄柔。
  方文宣仔細打量了藍寄柔偷偷摸摸的拉著老夫人到一旁說:“母親,我怎么會和她?她是出身望族還是那家的小姐?我以前怎么沒見過她?”